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章 悄悄变化的欲望牧场

第三百六十章 悄悄变化的欲望牧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2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00

  

  一石激起千层浪,史蒂文*莱特的就职演说轰动了整个花旗——他是花旗历史上第一位、在就职典礼上正面炮轰花旗整个金融业的教育部长。

  这位新鲜出炉的教育部长并非是柳生元和的分身。

  事实上,凡是需要与别人频繁打交道,混迹政界、商界,需要八面玲珑手段的岗位,柳生元和一向不会安排分身上阵。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柳生元和自己不擅长与人交往,难道他的分身就擅长与人交往吗?

  如今欲望牧场大势已成——在任何一个国家里,如果一个团体势力,拥有占该国家百分之三十人口的铁杆支持者、拥有该国家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口的好感,同时,还拥有足以保卫自身利益的武装力量。

  这个团体要是不能成为国家的主导者,那才叫见鬼呢。

  五年的经营下来,欲望之主(柳生元和)手下济济一堂,像史蒂文*莱特这种人才虽然不能说是车载斗量,但也绝不仅仅只有一个。

  史蒂文*莱特就职演讲只是柳生元和计划的开始。

  ————————————

  在这个世界上,花旗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和实施联邦政府制度。

  当然,和上个世界一样,花旗也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经济危机,不过,引爆经济危机导火索与经济危机发生的时代,与上个世界有些不同。

  毕竟这个世界f,欧盟、花旗和赤旗三足鼎立,并没有什么世界霸主的说法。

  政治格局不同,经济格局也有所不同,经济危机爆发的方式也不一样。

  比如说上次花旗发生的经济危机,是因为花旗的工业生产走上了大工业、规模化生产的路子,这样可以最大的降低成本。

  无论汽车产业还是其他工业,为了降低成本打价格战,全都在极力扩大生产规模。

  可是,民众口袋里的钞票是有限的。

  毕竟工人再怎么领高工资,也不可能比老板赚的多——不然资本主义制度肯定是出问题了。

  被高效率、大规模生产出来的产品无法销售出去,只能堆积在仓库里等待报废。

  别相信什么销售员神话,当销售对象手里没钱的时候,什么销售员都不管用。

  工厂资金链断裂,纷纷破产,然后工人纷纷失业,大家口袋里更没钱了,市场萎缩带动了市场恐慌,没人敢轻易进行投资,失业的工人想要再找到一份工作异常艰难。

  那次经济危机直接导致花旗去工业化——大型工厂纷纷倒闭,小型工厂转移到用工成本更低的国家。迪特尔也是那个时代开始衰落。

  在那之后,花旗经济整整停滞了二十年,要不是计算机行业在花旗崛起,还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

  不过,在那次经济危机中,最招人恨的并不是那些工厂主,毕竟人家都破产了。

  哪怕是被解雇的工人,在工厂要破产的前提下,也不会埋怨老板解雇自己——老板自己都要破产了,解雇工人也是没办法的。

  最招人恨的,其实是银行!

  并不是所有工厂都撑不过经济危机的,无论是破产的工厂主,还是撑过去的工厂主,在经济危机期间,必定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银行这种金融业核心产业有一个非常恶劣的习惯——它喜欢把钱借给不缺钱的人;然而真正需要钱来救命的企业求上门来,它却总是把钱袋子攥得紧紧的,绝不漏出半个硬币。

  只要想想,在经济危机没爆发以前,银行经理对工厂主的亲妈态度;

  再对比一下经济危机中工厂遇到困难时,那些银行经理的后娘面孔,就不难想象,为什么花旗人对金融大佬们没什么好印象了。

  这还不算银行趁火打劫,用各种理由破坏别人的资金链,然后用低价拍卖破产者的产业;

  并夺走那些无法偿还贷款者的房屋,将人家一家老小都赶到大街上过夜。

  具体情况可以参考花旗哈里活著名卡通片《超人3》,连超人一家失去了工作收入,也照样被半夜赶出家门,一家人只能挤在狭小的汽车旅馆里。

  可想而知,这种事情在花旗是多么普遍了。

  《皇帝的新衣》中,揭露皇帝什么都没穿的小孩,不会得到大家的夸奖,而是会被皇帝绞死——哪怕皇帝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利益,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孩子。

  不过,花旗的金融家们,现在可顾不上一个小小的教育部长了。

  以史蒂文*莱特的就职演说为导火线,花旗掀起了一场关于金融产业的大辩论——金融业到底是不是必须的。

  要在以前,这是无需讨论的话题——资本主义国家讨论钱是不是必须的,这简直是个笑话。

  然而,现代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导致无现金时代已经露出了曙光,虽然花旗比不了东方的亚共体,但是这种无现金,通过手机支付方式也已经颇为普遍。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钱现在只是手机里的一个抽象数字,那么钱的本质到底是什么?金融业的本质到底又是什么?为什么这个小小数字可以主宰整个花旗?钱到底在社会运行中起到什么作用?金融业获取如此高额报酬是不是合理?

  ——————————————

  在花旗掀起金融大讨论的同时,欲望牧场正在悄悄改变。

  欲望牧场并非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因为一切供应名义上都是由欲望之主承担,所以不存在发工资的说法。

  毕竟白养着大家已经是莫大的慈善了,还要欲望之主给大家发钱未免太过分。

  这五年来,欲望牧场内部制度也改良了很多次。

  一开始,欲望牧场主要收留一些失业者、流浪者、无法照顾自己的老人和一些被抛弃的孩子。

  这些人原本就处境恶劣,能够吃饱并有尊严的生活就很满意了,欲望牧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堂。

  然而五年后的今天,欲望牧场遍布花旗,正式居民更是接近一亿人。

  现在的欲望牧场里,可不是只有当初那些走投无路的弱势群体了。

  有人是因为在社会上生存困难,才来到欲望牧场;也有人是因为信奉欲望教派,主动投入欲望牧场;还有人认为,欲望牧场才是人类未来社会的理想形态,他们投入欲望牧场的原因是希望进一步推动欲望牧场发展,最终能够将整个人类社会都包含进来。

  这些人中,不但多是理想主义者,而且还包括各行各业的专家级人物。

  这五年来,在大家的努力下,欲望牧场已经变成了一个完整的社会。

  这个社会与外面的世界不同,所有人面对的都是同一个平台,整个社会全面扁平化。

  社会的金字塔结构,在欲望牧场中被打破了。事实上,金字塔结构社会本来就是人类信息处理能力缺乏的结果。现在有了人工智能,原本的社会结构已经不存在必要性。

  这也就是在欲望牧场里面才可以推行,在外界,任何一个既得利益者,都不会希望社会金字塔结构被破坏。

  欲望牧场有一个统一的智能化服务平台,所有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任务、领取任务。

  ————————————

  有人希望请一位钢琴教师为自己的孩子进行一对一的指导——别奇怪,欲望牧场虽然大规模使用人工智能,但是有些方面还是人更有优势——他就可以用自己的贡献点在平台上发布任务。

  平台会自动筛选那些提供钢琴教导服务能力的人,并按不同关键字——比如收取贡献点数量、教学效果、甚至性别——排成列表供他挑选。

  看着很眼熟是吗?的确,这玩意就是照搬网络搜索引擎,只不过名义上,该系统属于欲望牧场的内部交流平台,当然也的确是欲望牧场内部技术人员自行开发的就是了。

  而不存在利润追求的欲望牧场智能平台,决不会干出收钱推荐的混账事,这种排序是绝对公平的。

  ——————————————

  欲望牧场里的科研人员的科研方式也和外界不同,他们提出一个想法,设计一组实验,不需要亲自操作,甚至不需要看到实验设备。

  他只要发布实验验证任务在平台上,自然有人会将实验数据提供给他,支持他进行下一步研发。

  而该科研人员取得成果以后,平台会估算该成果对人类文明的推进作用,折算成贡献点,打入该科研人员账户中。

  这种贡献点支付并不是一次完成,而是随着该技术推广分多次打入,直到该技术被社会进步所淘汰。

  ————————————

  对于一些并无扎实知识基础,但是却偶尔有灵感产生的普通人来说,也可以在人工智能平台辅助下设计出自己的产品。

  他既不需要申请专利,也不需要找厂家合作生产。他只需要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人工智能平台经过可行性审核之后,自然会制作出三维影像放在平台上供人选择。

  如果选择的人很多,那么该项产品将作为欲望牧场同类产品的更新换代产品提供使用,设计者得到大量贡献点;如果选择的人很少,那么该项产品将作为奢侈品少量提供,设计者得到少量贡献点。

  (成功案例:以眼镜为屏幕、以手机为核心、特制电子手套为力反馈系统兼鼠标,整合全套可穿戴设备,进行虚拟增强的超现实系统。这玩意只需要一个灵感,但是如今已经成为欲望牧场中人人必备的随身装备。)

  如果没人选择,自然也就没有贡献点可言,该灵感将被记录入数据库,直到某天重新被人想起、并加以改进。

  (通常只有柳生元和会定期翻阅这种数据库,作为自己的研发灵感来源。)

  而欲望牧场也正是靠这些经过内部试用的产品,进行包装、申请专利后推向外界,才能赚取大量金钱,维持购入各种原材料的花费。

  欲望牧场这种‘我的市场你够不着,你的市场我也有份’经营手段,在花旗饱受各方非议——只不过在欲望牧场内部,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免费提供,属于花旗定义的慈善事业、才没有被强制开放市场。

  (这也和欲望牧场拥有的选票和政治影响力、以及恐怖的武力后盾有关。)

  ————————————

  欲望牧场中也有犯罪情况发生,由于欲望牧场禁止私人保有枪支,具备全面监控体系,欲望牧场的犯罪率极低且破案率保持在百分之百。

  但是不可否认,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亿人口的欲望牧场中,各种奇葩屡见不鲜。

  有人会因为争风吃醋而冲动杀人,这种心血来潮的冲动作案,就算是欲望牧场的人工智能都来不及阻止。

  和外界社会法律精神讲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不同,欲望牧场内的法律精神是文明补偿(胖子理想中的法律精神)。

  这种文明补偿的法律精神是指:

  在个人行为对人类文明造成伤害的情况下,这个人必须补偿人类文明所受到的伤害。

  具体到案例来说:

  假如某人利用对方的恶意进行诈骗,该罪行对人类文明来说并非只有坏处,甚至从另外一方面说是有益的,那么该罪犯的处罚将被减轻。

  比如说一个小姑娘被人贩子拐卖,然而反过来卖掉了人贩子,这位小姑娘就可以通过三天到十天的社会义工,来对人类文明作出补偿。

  而反过来说,某人利用对方的善意进行诈骗,比如被扶起的老人,反而讹诈救助者,那么此类行为极大损害了人类文明,拉低了人类道德下限,消灭了人类的善良本性。

  该罪犯需要直接进入神秘的欲望牧场实验室,为人类文明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切,才可以补偿人类文明受到的伤害。

  (欲望牧场内部早已文明的取消了死刑,最重的刑罚也就是进实验室,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罪犯从实验室里出来过——连尸体都没出来过。)

  在如此具有人情味的法律精神面前,欲望牧场的整体道德水准一直在上行,也怪不得很多人认为,只有欲望牧场才是人类社会未来应该具有的形态。

  ——————————————

  由于欲望牧场只有一个人工智能平台,并无政府存在,因此每当出现法律争端需要裁判、需要作出政策性改变时。人工智能平台会强制发布任务,该任务只面向贡献点达到欲望牧场前百分之三十的成员发放。

  对于法律争端,人工智能平台会做出基本判决,并将其保密发送到随机抽取的陪审团成员手上,陪审团背对背(互相并不交流)的提出意见,最后在陪审团内部公开判决结果,如果超过百分之三十陪审团成员反对,那么该判决无效。

  对于政策性改变,基本原则是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

  人工智能平台会征求全部贡献点排名前百分之三十的人建议,最后由欲望之主亲自决定。

  在这一点上,欲望之主可以说是欲望牧场的独裁者。如果有反对者,唯一下场就是保留意见并离开欲望牧场——欲望牧场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实际上,都是欲望之主的私有物。

  至于贡献排名后百分之七十的人?对不起,既然你对社会贡献不足,那么你就没有决定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