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八章 闪人

第三百五十八章 闪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14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58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生元和揉了揉自己太阳穴,随口向跟在身边的国安局美女学妹小王问道。

  今天白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直到半夜九点,柳生元和才算是清闲了下来。这还是他推辞了一大票盛情邀请的结果,要是他肯答应,那光是今天的各种吃请,计划行程都能排出两个月去。

  柳生元和自问,自己前来赤旗虽然没有特意掩饰,可也没有广而告之,怎么才刚到这里第二天,就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似的。

  今天白天上门拜访的人中间,甚至有几位根本就不是京城人。仔细想想,柳生元和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柳生大师,因为您的份量比您自己想得要重的多,说不定明天人还会更多呢。”

  在小王同学看来,这种事一点也不稀奇。

  小王的潜台词是:您这样的危险人物来赤旗,盯着您的人多了去了,既然关注您的人多,知道您行踪的人也多,自然消息也传的快。要不是国家规定不许公务人员前来打扰这位人间神祇,恐怕想要拉关系的人还要多出十倍八倍不止。

  这位人间神祇的个人力量暂且不提,光是他的金鳌岛,就已经代表着世界最高医疗水平,人们可以不练武、不做生意,可是对金鳌岛这个可能是大家生命最后保障的地方,谁不想和它的主人混个脸熟?

  要知道金鳌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进去的,没有这位点头允许,你就算是船开到金鳌岛也上不去。

  今天来的人还算是少的呢。

  这些都是恰好在京城附近,又与这位多少有些关系,才能进入宾馆拜见,要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在国安这一道关口就被挡在了。

  不过等到明天,恐怕外地也有人听到消息赶来了。

  ——————————

  “柳生大师?柳生大师?柳生大师?”小王敲了敲总统套房的房门,已经是上午十点,她是第三次来敲门了。

  “小王,柳生大师还没起来吗?”电话打了进来。

  “对不起,套房里的电话没人接,柳生大师的手机也打不通。”

  今天来拜见柳生大师的人,有许多人已经在宾馆大厅中等着。有些人就算是国安局也得卖几分面子,小王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催促柳生大师起床。

  “小王,你先别挂,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领导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

  ————————————

  “帮我查查柳生大师的位置。”

  国安局的处级领导想要查手机定位是很简单的事情,只不过柳生元和身份特殊,所以还得先向上级申请一下才能调用相关情报。

  “柳生大师的手机于凌晨两点离开京城,目前在g0987次高铁第三节车厢中。”

  “什么?!这种情报怎么不立刻通报我们?”

  “按规定,柳生大师相关情报密级已经超出您的权限。”

  “——————”要是对面是个人,领导一定破口大骂对方脑残,柳生大师的情报密级高,但那指的是柳生大师的研究成果监控和政治动向预测。

  至于他来赤旗的行踪,这本来就是交给国安系统他们这个部门负责的,这也算高密级情报?

  可问题是,对面做出回答的,是情报系统刚刚启用的人工智能,对着人工智能破口大骂?领导又不是智障。

  人工智能就这点不好,要是原来的负责人老李在,他就一定会分清楚情报等级,主动把相关情报提供给需要的人。

  可是对人工智能来说,规定才是最优先的,什么需求要排在规定后面,至于情报细分,对不起,程序上既然没写,人工智能就不会去做。

  当然,这时候领导早已忘记,就是自己在去年年终工作总结会议上点名批评老李,批评的内容就是老李工作效率低,情报检索速度慢,不能满足情报实时响应需求,给国安系统的工作拖了后腿。

  结果老李下岗接受再培训,国家另有安排,现在换人工智能上岗了。

  ————————————

  “经过调查分析,我们认为,柳生大师是因为不耐烦白天的应酬拜访,才在半夜跳楼离开京城。”

  “哈哈哈哈哈哈,这位柳生大师居然夜跳楼逃跑,这可真是——”

  国家领导大笑起来。要知道,柳生元和的赫赫威名是实打实、打出来的,他所到之处,就连赤旗政府都要慎重对待,可是如此人物,居然因为害怕与人应酬,连夜跳楼脚底抹油,这可真是天下奇闻。

  “好吧好吧,既然他没有扔掉手机,说明他并不准备私下做些什么,我们也要配合一下,这是我们的贵客嘛。

  叫同志们没事不要去打扰他。当然,必要的时候也要及时为客人解决些小麻烦,别闹出像高句丽崔家那样的幺蛾子。你注意安排一下。”

  “明白。”国安局的领导转身出去安排了。

  “不喜欢应酬好啊,这个性子好!他要不是这个性子,恐怕还麻烦了。”看着国安局领导转身离开,国家领导放松的靠在椅背上,自言自语的说。

  ——————————————

  火车一路飞驰,柳生元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着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景。

  据说因为高铁速度太快,所以一直盯着窗外景色的话,会产生头晕目眩等不适感——不过柳生元和倒也没有这种感觉。

  在京城,当他听说还有一大波拜访者正在路上,柳生元和顿时决定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连夜溜之大吉。

  至于这会给赤旗方面的工作人员带来什么麻烦,那就不在柳生大爷的考虑范围了——那些人是来给他服务的,不是让他老人家去服务他们的。

  赤旗的交通系统大概是世界上最发达的交通系统。

  与花旗和欧盟的发展重心不同,赤旗当年科技相对比较落后,在高精尖的领域里无法和花旗、欧盟竞争,为了快速提升国力,赤旗集中力量发展了基础重工业。

  由于国家政策倾斜,短短三十年,赤旗的重工业跃居世界第一,大量钢材和重型机械除了销往世界各地以外,也推动了赤旗国内的基础建设。

  交通体系一直是赤旗重点建设项目,当年还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是三十年过去,用各种铁路、公路和运河连成一片的东部沿海地区,经济与科技发展都呈现出显著的集群效应,远远超过交通困难的西部地区。

  这也证明了当初赤旗领导人的高瞻远瞩——若要富、先修路。

  这句话现在是常识,但是当年,由于建设交通系统的投入巨大而获益微薄,推行政策的阻力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正确的道路并不一定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真理从来不是看人多人少。

  所以,自己在花旗将要推行的政策,即使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但是为了文明上升的伟大目标,这些政策依然必须推行下去。

  至于手段方面,可能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好啊小帅哥,你一个人?到哪一站下车啊?”柳生元和座位对面是一对中年夫妇,开口打断了柳生元和的思绪。

  “我到昆明下车,你们呢?”柳生元和只是厌烦各种应酬,但是和陌生人随便聊聊天,他倒也不反感。

  “巧了,我们也到昆明,你从哪里上车的?”说话的一直是那位中年妇女。

  “京城。”

  “啊,那你不是很辛苦?这趟车路过京城的时候还是半夜两三点钟。”

  “还好吧。”

  “对了,小帅哥你还在读书吗?是什么学校?”

  “京城大学,已经毕业了。”

  “啊,看不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九。”

  “啊——”

  反正柳生元和也没事,就与这对夫妇一路闲聊到了昆明。

  虽然主要是对方说,他在听,一路下来柳生元和虽然没有刻意打听,但还是知道了这对夫妇的一些情况。

  比如说他们是家在昆明的白族人,夫妇两人是做餐饮业和灯具生意的、家里有四个女儿却没有一个儿子(少数民族不受计划生育政策限制)。

  昆明是云南的省会,在赤旗,云南不算是一个发达省份,不过拜这几年经济大发展的福,大家的生活都好过了许多。

  以前一说到云南和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可以算是穷山恶水的典范。

  但是这些年随着‘小型化无人耕种技术’的发展,云南、贵州一带大力投入开发了智能机器人耕种技术,使得梯田、山地的利用率大增。

  同时建设高架桥、打通山体隧道,让云南的交通环境大幅改善。

  云南并不缺乏能够产生效益的经济作物和矿物,只是原本交通艰难,这些资源难以产生经济效益。

  现在建设起完善的交通网,云南已经是赤旗排名前三的旅游大省——穷山恶水反过来说,就是自然环境保护良好,到处悬崖峭壁,峡谷川流,气魄雄伟。

  他们夫妇的二女儿就是厦门大学旅游专业应届毕业生,上个月刚考出了导游证。

  “爸、妈,这位是?”来接站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应该就是这对夫妇说的二女儿了。

  “这位是我们在车上认识的旅伴,是个来中国旅游的日本人,还是京城大学的高材生呢,叫柳生元和,小伙子帅气吧!”

  (柳生元和在各种新闻报道上,名字都是柳生元や,倒也不怕别人从名字上听出他身份,至于长相,别说他只是武道大家,而且长年累月窝在实验室里,就算是电影明星,四五年不在媒体上露头,也要被人忘记了。)

  “哇,你可真够帅的,比电影明星都帅多了,你好,我叫杨悦。”

  “你好。”柳生元和微微点头,算是答谢了赞美。

  “你很酷诶,来,咱们加一下微信呗?”

  “唔——好吧。”

  “你要去哪里,如果路不远的话,我把爸妈送回家以后,顺便送你过去。”杨悦是一个笑容很爽朗的女孩,当然也许是因为看见帅哥才这么开朗。

  ————————————

  “那位就是通天教主?竟然这么年轻,像个高中生似的?这是在泡妞吗?”

  “切,你以为人家像你长得这么困难?泡妞?那位的资料你看过没有?人家从小到大只有被妞泡,从来不泡妞!”

  “那我们过去?”

  “过去个屁,上面发过话了,我们只要远远跟着就行,顶多他需要的时候,我们出面解决麻烦。京城的同行已经吃了批评了,我们只要完成任务就好,别凑上去自找麻烦。”

  —————————————

  昆明,位于云贵高原中部,是云南的省会,这里四季如春,还有一个美名号称‘春城’!

  不过,这个称号最近让杨悦有些闹心。

  她是旅游专业毕业,又刚考出了导游证,正符合云南省大力发展旅游产业的政策导向。

  可不知道是那个傻逼想出一句云南旅游的宣传语,还特意花钱在各大电视台打广告,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昆明,一座叫*春的城市!’

  这到底是谁想出来城市旅游宣传广告语,脑残片吃多了吗?

  今天去火车站接老爸老妈,发现老爸老妈居然拐了一个大帅哥回来,帅到什么程度?

  帅到杨悦一眼看到他,顿时就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这不,杨悦正在发挥自己做导游锻炼出来的口才,企图进行一次摸底调查。

  “我们昆明这里三面环山、气候宜人,南临滇池——滇池是我们云南省最大的高原湖泊,也是全国第六大淡水湖泊。你到这里是来旅游的吗?”

  “也算是吧。”

  “你想去哪里旅游?我可以当你的私人导游,只收你每天两百,怎么样?对了,你先尝尝我们白族的特色美食,都是各种花做的菜哦。”

  他们现在正坐在杨悦家开的饭店里,这家饭店有个奇怪的名字——鲜花食谱。

  店面布局很精致,从柳生元和坐的地方望出去,可以看到小竹桥下,两尺多宽的小溪潺潺流动,里面还有些红色鲤鱼游动。

  这条小溪蜿蜒环绕,让整个店堂里都充满了自然的气息。

  店面里的座位都藏在一丛丛鲜花和灌木中,被这些植物隔离成一个个小小的天地。

  他手中拿着的食谱,果然没有愧对这家饭店的名字——第一页上的菜名就是白杜鹃花,随手翻了翻,后面更是什么南瓜花、兰花、松花、攀枝花,林林总总,反正都是以花为主食。

  柳生元和虽然算是见多识广,但是这种以鲜花为主的菜肴却也没吃过。

  “我们云南有玉龙雪山、香格里拉、泸沽湖、洱海、蝴蝶泉,每一处都是赤旗最著名的风景区,保证让你觉得不虚此行!你多大了,是一个人出来旅游吗?”

  “杨悦!我又拉来一帮冤大头来给你家饭店捧场了。啊,好啊,你什么时候偷偷藏了个小帅哥?”

  柳生元和还没来得及回答杨悦的问题,背后有一群年轻人涌了进来。

  “靠,什么叫冤大头,我们也是来给小悦悦捧场的好不?”

  “对了悦悦,明天组织对歌比赛,老大点名要你参加。”

  “不是吧,就因为我是白族?”

  “对啊,我们都是冒充的,总得有个真正的白族压阵吧?酒水酒水,要是没有你,那就真是水了。”

  “我虽然是白族,可我这破锣嗓子你也知道,根本唱不好啊!”

  “哈哈哈,悦悦你落伍了吧,现在都什么时代,科技已经进步啦。你以为我就会唱歌吗?看看这是什么,日本未来机器人公司推出最新产品——ktv神器——智能和声器!”

  “只要你带上这个,哪怕是一头猪叫它都能给你和出一首歌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