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人脉、烦恼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人脉、烦恼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6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57

  

  “老师,就是这三种力量,以龙文开灵为核心,结合脑部的局部改造、造成这里这里和这里,一共五处地方进行神经性联动,外加一点催眠术,就是这样了。”

  长明道人虽然早就退休了,但他老人家门人弟子们遍布学术界,所谓‘三个书生谈诗,三个屠佬谈猪’,这些学者来看老师的时候,也常有些学术上的争论。

  所有长明道人的书房格外宽阔,在书房里,用来帮助讲解说明的、表述公式的白板、三维投影屏幕什么的一样不缺。

  柳生元和一边在白板写写画画,一边上把自己这一指‘开灵锁心’的具体原理细细讲来。

  长明道人一生都算是光明磊落,年过百岁,居然为这个曾孙动了走后门的念头,想必老人家对这个孩子颇多宠爱,柳生元和虽然是一番好心,但是不把这一指的其中原理和利害关系讲明白,估计长明老师晚上睡觉都睡不好。

  毕竟这一指直接扭曲人心,实在不是一般武道可以形容。

  “竟然是这样,元和,你已经完全弄明白人脑的运行机制了?对了,是我老糊涂了,你推出的人工智能明显是模仿人脑运作的,如果不是研究透彻,你一个搞人体工程的怎么可能弄出人工智能来。”

  长明道人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从你这个解释看起来,这个效果似乎不稳定啊——”长明道人看着白板上的关系图,想了想,说道。

  “嗯,给您老的曾孙动手,我当然小心又小心,这部分细胞代谢周期是一年,”

  柳生元和指着白板上的一个框图说道:

  “等这部分细胞代谢更新完毕,就会引起连锁反应,这部分神经联动机制会渐渐恢复,锁心功能崩溃,然后再过半年左右,开灵符文也会因为基础消失而渐渐失效。因此您不用担心小灯他精神被扭曲。”

  “有这一年半的时间,应该足够他考上一所像样的大学,养成良好学习习惯。”

  “老师,如果您还是不放心,我可以送他去日本读大学,名校随便他挑,只是日语他得学起来。”

  长明道人有些动心,但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自己的曾孙是什么样子他还不知道?

  这孩子的日语倒是不错,但那是用来看卡通漫画的。

  在赤旗,在父母面前他还收敛着点,但是到了日本,自己这个学生发句话,日本方面估计能把这孩子供起来,这孩子自制力差,日本那种地方诱惑又多,以元和他的性子也不可能时时看顾管教,到时候这孩子可就毁了。

  “对了老师,我看远灯只练习过一些基本拳脚,您没传他道门武道?”

  长明道人一身道门武学虽然在现在的柳生元和眼中看来也不过如此,但是在渊博方面却也少有人比,就算挑挑拣拣,也能找出十门八门合适那小子修行的武道。

  可是在刘远灯的身上,柳生元和只发现一些空手道、跆拳道的练习痕迹,还是很基础的那种。

  “唉,现在这个社会,肯沉下心修行的人越来越少了。不说别的,打坐、炼气、养神,哪一样不是要花上两三年才能入门?空手道、跆拳道什么的,练三天就能像模像样的摆出架子来,你说道门中有哪门修行法能这样立竿见影?”

  “呃——”柳生元和遇见的人,不是靠剑道吃饭的剑客,就是狂热的武道爱好者,就算不是这等人,至少也是心志坚毅的精英人才,哪里会想到是这个原因。

  这种个人价值取向的问题,他也是没办法的。

  “元和,你这个时间来看我老头子,是担心延寿一纪的效果快过去了吧?”

  “嗯,不过看起来老师您身体还不错,到底是修成先天真气的有道之士啊!”

  “唉,我老头子身体还行,大概还有十年好活,不过老方他估计只有两三年了。”

  长明道人和方十年交情超过八十年,年龄也相若,可方十年虽然是中医大家,擅长调养身体,可到底岁月不饶人,哪怕再擅长调养,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终究还是走向衰败。

  事实上,人体的衰老病亡,从来不是所有器官一起衰败。

  人体是一个完整的循环,衰退往往是从某一部分身体组织开始,然后衰退的组织不能完成它的本职工作,渐渐影响到其他部分,最终打破人体平衡。

  长明道人修成先天真气,可以时时在体内循环周转,让全身处于平衡状态,所以哪怕延寿一纪的效果消失,他也还能维持健康。

  但是方十年却已经出现身体衰退迹象了。

  “老师,方老师现在还能行动吗?如果方便的话,请方老师来一趟我看看——您也知道,我进京城有些麻烦。”

  “知道你要来,我已经通知过老方了。”

  “老师,元和。”推门进来的是张镇岳。

  刚才柳生元和与长明道人讨论学术问题,张镇岳就没进来打扰,反正进来也听不懂,他唯一留意的就是,长明老师刚才说到,柳生元和已经掌握了人类大脑运行机制。

  “镇岳,你来的正好,你去看看方师叔怎么还没到。”

  “好的老师,我已经安排人去查方师叔的位置了。元和,你真的掌握了大脑运行机制?”

  “八九不离十吧。”

  “那你不是能制造化劲武者了?”张镇岳大喜,在赤旗军方,卡在暗劲武者顶峰的高手可不是一个两个。

  “不行,脑部治疗和突破化劲是两码事,其中还牵涉到秘不可测的精神升华过程,我没把握护持别人突破化劲。”

  柳生元和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他倒是真有几分把握帮人突破化劲,可是干嘛给自己找麻烦呢?

  更何况突破化劲这种事生死一线,就算是有柳生元和出手护持,把握也不超过五成,到时候人死了,自己出力还要落个埋怨。

  “原来是这样——”张镇岳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

  从长明道人家里出来已经是半夜时分。

  方十年前辈倒是很豁达,人家自我感觉良好的很,甚至已经通过自己的小小特权,为自己安排了安乐死。

  (赤旗安乐死还没有立法批准,但是方十年乃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以科研名义为自己安排安乐死,别人只会觉得他是为医学研究贡献最后一点光和热。)

  柳生元和施展全身本领,硬生生在方十年体内构建了一道剑气大循环,这道剑气大循环养生的功能是半点都没有,唯二的效果就是均衡人体气血和刺激人体潜力——是的,没有这道剑气大循环,方十年大概还能活上七八年(算上卧床不起的时间)。

  可是有了这道剑气大循环,方十年就只有四年的寿命了。

  柳生元和并非恶意,事实上这是方十年主动要求的。

  健康的生活四年,要比手脚渐渐不听使唤,拉屎拉尿都不由自主,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七八年要强的多了。

  前世的柳生元和也曾经经历过如此阶段,他对这种身体一点点走向死亡,但是自己却全无办法的感受,印象极为深刻。

  事实上,今生柳生元和追求长生的决心如此坚定,也是因为那段病床上生活的影响。

  ————————————————

  此间事了,柳生元和拒绝了张镇岳师兄邀请他去军方招待所落脚的邀请,让国安部的小张驱车带他找了一家五星级大饭店,那里早订好了总统套房。

  军方招待所条件是不错,但是柳生元和可不想明天早上一起来,就被这位师兄拉去给北斗上课。

  “小樱,你们到哪里了?”柳生元和虽然行李带的不多,手机还是有的。

  “啊,元和,你来赤旗了?我们在云南——额,这是哪里?”小林樱好像在问别人。

  “汽锅鸡的原产地。”电话里传来莱拉妮含含糊糊的声音,嘴巴里多半含着东西。

  “汽锅鸡的原产地在哪里?”柳生元和转头问小张。

  “云南建水。”小张能被派来陪柳生元和,各种功课可都仔细做过,就算她不知道,耳朵上的无线耳机也会把专家团的答案传过来。

  “汽锅鸡好吃吗?”

  “好吃,我们刚吃了八只不同口味的汽锅鸡,据说在南边有一家老手艺,能做九十一种不同风味的汽锅鸡呢,妮妮姐说明天去那家吃。”

  “——————,莱拉妮那个饭桶怎么吃都不会胖,小樱你可别学她。”

  “我每天都有练剑,不可能胖的!”说到这个话题,、小林樱的嗓门也大了起来,可见她还是很在意这个话题。

  “对了,你考察的怎么样了?”

  “我觉得樱*学堂还是要建在大城市里才能帮助更多的人,我们打算去省会城市看看再说。”

  “那你们什么时候去省会城市?”

  “这要看妮妮姐什么时候搜集完资料。”

  “说的这么好听,你干脆说她什么时候吃完算了。对了,你们在建水还要吃多久?”

  “不知道啊,让我看看妮妮姐准备的表格!嗯,还有糯米揣莲藕、彝族蟠桃乳饼、建水草芽、狮子糕、广南烤乳猪、竹筒烧肉、甜石榴,羊奶菜扣肉,平头席、上头席、荔枝酥、元江朵朵糕、建水燕窝酥、元江傣家糯米花、石屏烧豆腐、蒙自过桥米线。

  只有这点没吃了,我们大概再过半个月就要离开建水了。”

  小林樱很肯定的说道。

  挂掉电话,柳生元和无语的看着手中的手机——自己来和这两个吃货汇合,是不是一个错误?

  原来的小樱不是这样的吃货啊,都是莱拉妮把小樱带坏了!

  ————————————

  早上柳生元和刚刚下楼,就看见酒店大堂里坐着几条大汉,为首一人他见过,当年他度过三九天劫时候治疗了两名病人,一个是大岛慧,另外一个就是这位了。

  不过这位身份保密,柳生元和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救命之恩、无以言谢,您来赤旗我说什么也得来见您一面。小姓周,周路沉,您在赤旗有什么需要,我还是能出把力气的。”

  周路沉对柳生元和的感激难以言喻,他本来已经认命了,国家为了治疗他花了多少代价他自己心里有数。

  那是比用纯金铸造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金人还要昂贵的代价。

  本来周路沉已经绝望了,可是就是眼前这个少年——是的,十几年过去了,可是眼前这位少年的容颜没有丝毫改变——将他从轮椅上拉了起来,让他能够重新金戈铁马,横行天下。

  当年和他在耶路撒冷两败俱伤的比阿特丽切,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估计多半是死了。

  如果从长明老师那里算起,这位柳生元和其实还是自己的师弟。不过周路沉可没那么大的脸自称师兄。

  他不像是张镇岳师兄,张镇岳除了军方身份之外,还是道门护法,而他周路沉则完全是军方的委培生,压根不算道门中人。

  也正是那天,借着这位度过三九天劫的光,自己获得了帝流浆洗练身体,才能让他不但沉疴得愈,而且修为更进一步,将白蟒真气化为白龙真气,这一字之差,却代表着先天真气、法有元灵!

  对于周路沉来说,这简直是再造之恩。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恩,听说柳生元和与高句丽发生冲突以后,周路沉才一意孤行,坚持要去日本给柳生元和撑腰。

  他乃是代号北斗的北斗部队第一人,这个身份非同小可,只要他站在柳生元和这边,高句丽崔家就算如何势大,也不敢动柳生元和一根毫毛。

  只是事情后来发展实在太过离奇,让周路沉的一番报答之心没起什么作用。

  从周路沉开始,这一天下来,来拜访柳生元和的人络绎不绝,这些人有的是受过他帮助的道门学者、有的是在金鳌岛治疗绝症的富豪权贵;

  还有的是曾经在武魂决上夺取好名次,甚至获得武魂杯的武道大师,这些人曾经登上金鳌岛受到过柳生元和的亲自指点,甚至被他亲自调理过身体(当过试验品),说起来和柳生元和都有半师半徒的关系。

  赤旗闲散武者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开武馆、保全公司之外能够从事的职业不多,但是能混到武魂决前几名的大师那是另外回事,有本事的人在哪里都不会混的太差,哪怕给人当健康顾问也能赚的飞起。更何况光是武魂决的奖金,已经可以保证他们过上优裕的生活。

  柳生元和接待的烦不胜烦,偏偏这些人一个个毕恭毕敬,自己还不好翻脸——他现在觉得也许只有实验室才是自己应该呆的地方,这种待人接物实在不适合自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