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六章 前路莫测,开灵锁心

第三百五十六章 前路莫测,开灵锁心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2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55

  

  柳生元和的叹息不只是为了大岛慧,也是为了自己。

  柳生元和走到了前人未曾到达的高度、看见了前人未曾见到的风景,却也感受到前人未曾感受到的危机。

  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大岛慧的今天,未必不是自己的明天。在漫漫求索的道路上,谁也不敢说自己走的这条路就是对的。

  剑道修行之路蜿蜒曲折,并非一条笔直的通天大道。

  大岛慧的一颗剑心可以说坚定如金刚、纯净如水晶,在剑道追求方面,连柳生元和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大岛慧才走上了这条一往无前、急功近利的绝路。

  事实上,区区人体所能提供的精气是有限的,毕竟人体不是永动机,在没有与天地能量共鸣之前,哪怕是剑圣级别的高手,所使用的每一分能量,也都是从细胞中榨取出来。

  人力终有穷尽之时。

  大岛慧将自身精气提炼为一道剑气,杀伤力固然强横一时,但是这些人体精气精华,却不再具有滋养身体的能力了。

  本来,大岛慧借助柳生元和度过三九天劫时的帮助,不但恢复了自己身体健康,也顺带治好了常年习剑、比武、拼杀造成的各种暗伤,若是没有其他意外的话,大岛慧活过百岁毫无问题。

  可是,她强行在修为不够的情况下修炼剑气,却是对身体潜力的极大压榨,在柳生元和看来,就为了炼成这一道剑气,大岛慧至少已经折寿十年。

  这种武道在道门传承中不稀奇,什么‘火焰刀’,‘剑罡’之类的技巧,全都是强行在境界未到的情况下,用自身潜力为代价、换来的越级杀伤秘技。

  柳生元和当年的‘白虹贯日’剑,其实也属于这种邪道,只不过他控制的好,没有一味强行凝练剑气,所以没有伤到自己的根本。

  “大岛老师,你——”柳生元和欲言又止,这条路是大岛慧自己选择,而且精气可以凝练成剑气,剑气却无法散化成精气返还人体,这是一种不可逆的变化。

  “柳生老师,还请您指点!”大岛慧看见柳生元和面色有些不对,连忙请教。

  柳生元和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柳生老师,以您看来,我还有多少寿数?”

  “依我看,你恐怕很难活到九十五岁了。”

  “————”

  大岛慧长出了一口气,连跪在一边,满脸担心的广田和子都微笑起来——她们还以为是什么严重后果呢。

  别说作为一个刀头舔血的剑客了,就算是常人也不一定能活到九十五岁,对寿命这么看重,这位云空殿可真不像是一位决死向前的日本剑客。

  大家追求的,其实不是同一种东西。

  ————————————

  解开了误会以后,柳生元和随口指点了一些剑气修行方面的要点和注意事项。

  实际上,剑气修行的正路乃是先要成就天人合一,用外界的天地力量结合本身先天一炁凝结先天剑气,这样才能尽量减少自身损耗。

  先天一炁并非精气。

  先天一炁不增不减,本身至清至纯,并无多少威力,只有与各种能量结合以后,才能具备强大的力量。

  不过要想天人合一,成就先天真人是何等艰难?

  大岛慧提炼本身精气化作剑气,这条路在以前也不是没人走过,或者说,野史传说中,口吐剑气的剑仙,倒有一大半是走这条路的。

  这条路的最高境界,是通过不断打磨剑气,直到这一道剑气打磨到精纯无比、虚实如意、出入无间的时候,再以这道剑气为本,人剑合一寄托元神,那时候,剑气才是本体,躯壳不过是容器。

  到了这一步,论起战力来说,比起一般的先天真人说不定还要胜过三分,这也是剑仙号称道门战力第一的由来。

  但这也不过是一条不得长生的死路罢了,柳生元和自己是绝对不会去走这条路的。

  不过大岛慧听到柳生元和指出的方向,两眼顿时亮的似乎要放出光来——这才是她追求的剑道方向。

  ————————————————

  “小方,金鳌岛的那位想来赤旗走一走,你们觉得怎么样?”忙完了手头的工作,领导靠在座椅上,用食指和拇指捏着眉心,随口问道。

  “我觉得没什么,根据专家组分析,那位本质上是一位研究者,对政治权利野心不大。”

  坐在另一张办公桌的秘书小方想了想,回答道。

  “呼,他的政治野心是不大,可是他还有家人,柳生和岛夫妇倒也算了,他们是商人,对政治权利胃口不大,可是那位小林樱——,当初下面决定与小林樱合作,引入樱*学堂,现在看来有些问题。”

  “领导,小林樱女士也没有表现出对政治权利的诉求。”

  “小方啊,人是会被环境推着走的。有时候有这样的资源,哪怕自己不想,别人也要推着你向前走。”

  “那领导,不批准那位来赤旗?”

  “批准,怎么不批准?呵呵,他真的要来,这么长的国境线,我们还能挡得住他不成?这申请只是给大家一个面子罢了。”

  领导苦笑一声。

  放在二十年前,有谁能想到,宣扬唯物主义、破灭迷信的赤旗,居然有一天,不得不对个人超自然能力进行妥协。

  ————————————

  “元和,这边。”柳生元和走下飞机,就看见师兄张镇岳等在停机坪上。

  柳生元和是坐正常民航航班过来的,并没有坐自己的私人飞机。

  现代科技之下,客机早已实现了无人驾驶,不过驾驶员还是有的,他们坐在驾驶舱里,纯粹是为了以防万一应付各种突发意外情况。

  “柳生先生,欢迎来到赤旗,哈哈哈,您也不是第一次来赤旗了,您当年还在京城大学求学过,这两位美女是小王和小张,说起来,她们还是您的学妹呢!”

  “柳生学长好!”两个小姑娘甜甜的笑。

  “嗯。”柳生元和只是点点头,没说什么。

  不过这两位小姑娘可没有半点碰了钉子的样子,她们热情的接过柳生元和背包,笑颜如花的跟在后面。

  到停机坪上来迎接柳生元和的一共有五个人,除了柳生元和的师兄张镇岳之外,另外还有四人同行。

  其中一个外交部的官员抢着开口,向他介绍了两位美女,不过柳生元和压根就没兴趣听。

  “元和,你的身份有些敏感,这两位小姑娘都是国安部门的,你在赤旗的时候,她们会跟在你身边——不是为了监视你,只是为帮你处理些事情,免得遇上不必要的麻烦。”

  直到张镇岳开口解释,柳生元和才微微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一些。老师的身体怎么样了?”

  “还不错,现在老师每天早晨起来还能练一个小时剑,精神健旺的很。”

  “那就好,我这次来,主要就是看看老师的情况如何。”

  一路无话,无论是柳生元和还是张镇岳,都不是多话的人。

  ————————————

  京城,郊区,长明道人的花园别墅。

  长明道人的住所面积当然没法和柳生元和的金鳌岛相比,也没办法和柳生家祖宅比大小。

  不过在赤旗,这也算是不错了,不但有一座独栋的两层别墅,还带有一个近两百平方米的院子。

  长明道人的院子里,种着的不是鲜花绿树,而是各种蔬菜、中药和瓜果,每种虽然不多,可长势都不错。

  柳生元和远远望见长明道人的时候,他正蹲在地里摆弄东西呢。

  “长明老师!”柳生元和看上去依然是不紧不慢一步步前行,可是身影却冉冉而逝。

  “天,这真是通天教主!”

  柳生元和如此臭屁,对人家两个小姑娘热情马屁不搭不理,两个小姑娘心中没有怨气那是假的,两人年轻貌美大长腿,高学历高智商,追求者就算没有一个连、至少也有一个排,平时谁还不是个小公主了?

  今天被指派来为这位通天教主服务,见面就撞了一鼻子灰,那个腹诽就不必说了,心中也不知道扎了多少小人。

  只不过由于国安部工作人员训练有素,两个小姑娘才能保持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可是现在柳生元和短短几步,轻轻松松就跨越了百米距离,这等速度可是比什么奥运会百米记录要吓人多了。

  虽然早知道这位乃是人间神祇,突破了人类极限,可是听说和亲眼看到完全是两个感受。

  “嗨,这个家伙——”张镇岳摇摇头,没去管他,至于身边这四位,想追也追不上啊。

  “诶,元和你怎么跑过来了?你这小子现在要来一次赤旗不容易吧,整个一个人形核弹,是谁放你进来的?”

  刘长明今年已经一百零七岁了,却一直精神不错,尤其解除了心中块垒以后,说话是越发随心所欲了。

  “哈,长明老师,弟子如今也算是大人物了,来看您还得直接由赤旗的最高领导批准,才能登陆呢!”

  “你哪是什么大人物?你这是大号的危险人物!要是我是赤旗领导,就不该放你这种祸害来赤旗。”

  “老师啊,您这样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弟子好歹也是历经千辛万苦,不远万里迢迢来看您的。”

  “好、好,老师不说了。走,我们进去喝杯茶,老师自己种的茶叶。”

  “这是我的曾孙刘远灯,小灯,叫柳生爷爷。”别墅里有个十八九岁的男孩,正在拿着一本书认真阅读。

  “曾爷爷,这位就是通天教主柳生、呃——爷爷?”

  柳生元和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不过一来是岁数真的当不起爷爷这个称呼,二来柳生元和十七岁踏入先天,成就真人以后,基本上形象不再变化了。

  让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管他叫爷爷,也难怪人家有些开不了口。

  柳生元和微微一笑,这小子手里拿着高等数学,数学书里夹着一本漫画,瞒得过别人还瞒得过他?

  “小灯学习很辛苦吧?”

  “可不是,今年小灯就要考大学了,孙子工作忙,就把他放我这里让我老头子监督他学习,这孩子学习还算努力,就是成绩一直上不去。”

  “老师您说句话,他还不是想上那所大学就上那所大学?”

  “丢不起这个人!现在都是人工智能阅卷、人工复核,大学录取各项指标都用人工智能严格执行,操作也不方便了,唉——”

  长明道人前一句掷地有声,下一句顿时就转了弯。

  赤旗这些年大力推广人工智能,在很多领域都取得成果,带来效率提高、成本降低的正面效果。

  可是,以往享有各种特权的人群,渐渐也发觉人工智能的不便之处。

  比如说领导优先的潜规则啦、比如说领导子女优先的潜规则啦、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享有优先的潜规则等等,在人工智能服务的情况下,这些都是扯淡。

  没人敢将这种潜规则写进人工智能处理程序里去——这些程序(不是源代码,而是执行过程逻辑图表)可都是要经过多部门反复审核的,最后还要公开执行程序争取民众意见,谁写进去不是找死吗?

  所以现在,哪怕像是刘长明这等学术界的老祖宗,曾孙想要上一个好大学,也得自己实打实去考试,顶多可以弄个特长加分什么的。

  “唔,第一次见面,我也没带什么合适的礼物,就送给你一个努力学习的性格吧!”

  柳生元和想了想,伸出食指在刘远灯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啊!”

  刘远灯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身手不错,在学校里运动全能,一个打十个就算打不过至少也跑得掉。

  可是这一指点来,明明速度不快,可是他连躲闪的念头还没升起,脑门上就感到一阵清凉。

  这一瞬间,刘远灯只觉得自己从未有过如此神清气爽,从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学习欲望。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似乎自己不立刻学点什么,五脏六腑都要一起离家出走似的。

  刘远灯一把翻开沙发上的高数课本,顺手丢掉夹在里面的漫画——这种扰乱学习的东西看起来就让人厌恶——认真看起高数例题,这种难受的感觉才缓解了一些。

  可是心里怎么有另外一种不妙感觉?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似的?

  被丢在一边漫画书的封面上,一个身材前凸后翘、只穿了一条布条v型比基尼的妙龄女郎正在搔首弄姿。

  柳生元和手微微一摆,一股无形的力量悄悄托起这本漫画,无声无息朝沙发底下飞了过去。

  “老师,让小灯在这里安静学习,我们去那边聊吧。”柳生元和伸手去搀扶老师。

  “咳咳,元和你给我讲一讲,你这一指是什么名堂。”长明道人朝沙发下瞥了一眼,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哈哈,这一指叫开灵锁心,专门能开启智慧,锁定思维习惯!这可是弟子这些年来的得意之作,五年来改进了整整二十次,如今才确认没有任何副作用。”

  柳生元和一边说,一边搀着长明道人朝另一间房间走去,他虽然很久没来这里了,但只要在他感知范围内,别墅里的任何布局都瞒不过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