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局已定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局已定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2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51

  

  说句实话,柳生元和自己都没想到一切竟然如此顺利。

  他一直把花旗当做一个完整的、庞大的巨人,世界第一强国并非浪得虚名,只要看看花旗的工业、商业和科研实力就知道。

  柳生元和认为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后图穷匕见的时刻,花旗的旧势力与欲望之主分身之间,必然要撕破面皮大家做过一场。

  革命哪有不流血的?

  到时候,哪怕是核武器漫天飞都有可能,柳生元和甚至做好了花旗死亡百分之五十以上人口的准备——反正隔着太平洋呢,死不到东方来,他把欲望牧场放在花旗,不也是为了防止这一天的到来吗?

  这五年来,柳生元和为了能应付花旗的全面反扑,早已做好了各种准备。

  但凡是已经成长的分身,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潜入花旗、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了大量基层职位——不但在军队、警察队伍、商业机构和各种行政机构中都大有人在,就连负责花旗总统安全的心理专家开特*博文,都被他的分身悄悄取代。

  这也是当年,那位前往迪特尔试探欲望之主态度、史特尔总统的心腹特使——艾特*兰登大律师不知不觉泄露了机密的原因。

  事实上,当年的柳生元和,本来是真的打算好好警告一番史特尔总统的,只不过在分身悄悄取代了开特*博文以后,他发现这个位置很重要,柳生元和为了保留下这个关键位置,才没有让这个分身出手。

  当年欲望牧场号称有十二位传奇在暗中出手,但是为人所知的却只有十一次警告,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

  至于真正的开特*博文,自然早已人间蒸发。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他一旦确认敌我阵营,不挡路的,柳生元和也许还懒得招呼,但既属于敌对阵营还挡了路,那他出手绝对毫不犹豫。

  别说是开特*博文这种大老爷们,就算是三岁孩童、百岁老人,柳生元和也是一样要干掉的。

  芝兰挡道,不得不除。

  更何况在柳生元和眼中,这些人还远远称不上什么灵芝仙兰。

  ——————————————

  这些年来,柳生元和在许多技术上都有所突破,其中在花旗应用最广泛的,莫过于生化昆虫技术。

  这玩意的原版是柳生元和给自己的小侄子、侄女开发的宠物系统。白鹿在柳生家意外的受小孩子欢迎,地位之高几乎都要超过弟弟明光了。

  为了让三个小萝卜头玩的开心一些,柳生元和继续做了猫、狗和鸟的改造试验,其中鸟类改造不太成功,原因是鸟类的颅骨太小,想要通过手术连接生物智脑,鸟类的颅骨根本无法容纳。

  所以柳生元和模仿分布式计算机,开发出分布式神经节型微型智脑,一个神经节处理能力有限,但是多神经节联合起来,可以起到生物智脑的作用。

  后来柳生元和一想,如果能用神经节技术改造昆虫,那岂不是天生的监控者和刺杀者?

  对于当时,已经有数名分身渗透进花旗国家税务系统的柳生元和来说,想要知道在花旗那些人有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柳生元和全面撒网,在三年内,对花旗收入最高的千分之零点五的富豪阶层,身边都埋下了用生化技术制造的昆虫监控者。

  这些小东西从外观到生理结构,都与它们的原版亲戚一模一样,除非被拿到实验室仔细的解剖分析,不然就算被一巴掌打死,也不会发觉有什么不同之处。

  不一样的是,其中一部分特别调制的小东西,体内含有强烈的生物毒素。

  如果被这些小东西咬上一口,在一分钟内,没有对症药剂注射进血管,人基本就没救了。

  而这些小东西由于体积太小,所携带神经节等级的生物智脑,提供的智能处理能力并不高,只能接受一些简单命令,比如说击杀目标和短距离跟踪目标。

  但是,借鉴了蚂蚁、蜜蜂等昆虫行为方式,柳生元和布置的虫群系统,可以在短距离内通过生物智脑联网形成分布式生物智脑,产生足够的智慧来执行任务。

  同样,这些生化昆虫群落也像正常昆虫群落一样,具备觅食和分工合作的能力。

  唯一可惜的是,柳生元和还没开发出,能让这些生化昆虫自行繁衍的技术。要繁衍也不是不行,但是下一代昆虫就是真正的昆虫了。

  像是白鹿那种基因层面的彻底融合完全则是可遇而不可求,柳生元和到现在也没弄懂这种基因融合机制是如何产生的。

  ——————————————

  以上只是柳生元和在花旗进行渗透和控制方面的准备工作,在其他方面他还做了更多的准备:

  如神经节级生物智脑智能导弹、可以通过空气传染,针对特定基因结构的靶向毒素、生物智脑搭配机器人制成,负责正面战斗的战斗机器人部队、寄生在树木上,像是树枝和树瘤一样的生物监控设备等等等等。

  在花旗,有欲望牧场这个掩护,他想要弄到什么材料很容易,只要别明目张胆的收集核原料,其他什么高能炸药、化工材料都可以在市场上直接买到。

  有了这些准备,就算和花旗军事力量正面冲突,柳生元和也不怎么虚,或者说,这些准备就是为了与花旗全国的军事力量,进行正面对抗所准备的。

  可是,柳生元和苦苦准备了四五年,满心准备要面对一场大战。

  结果当他觉得时机成熟,图穷匕见推出自己的总统候选人,目的已经如此明确了,可是整个花旗,居然只有少数反对者冒出头来采用暴力手段反击,当这些人被他轻而易举的干掉以后,其他势力竟然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柳生元和有些失望。就像自己弄出了好东西,但是却不能拿出来和人分享炫耀,很是让他有些锦衣夜行的感觉。

  花旗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巨人,它只是无数商人统合的集体。

  也许从外面看,它显得如此强大有力,但是从内部看来,花旗不过是一个互相矛盾、派系众多的群体。

  尤其糟糕的是,这些群体内部成员还各有利益诉求,有利的事情大家争先恐后,需要付出牺牲的事情却没人去干——建设道路桥梁等非收益设施,在花旗总是难以获得拨款,就是这个原因。

  只要柳生元和还没有影响到大家赚钱,他要面对的就只是个别对手,根本不是花旗的总体力量。

  现在大局已定,掌控了行政权力的欲望教派,拥有花旗三亿人口中,三分之一以上的铁杆支持者(信徒);

  在民意调查中,对新政府和欲望教派联合起来,一同建设花旗抱有极大期待的人,占据全花旗公民人数百分之九十以上。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对于宗教涉足政治权力抱有警惕,认为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但是即使这部分人,也认为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以后再下结论。

  ——————————————

  “约瑟夫,我主对你没有其他要求,只要你公平执政,不要阻碍欲望牧场的发展就可以了。”

  约瑟夫*特伦迪忧心忡忡的找到乔纳森,想问问欲望之主的下一步安排。

  所谓‘卸磨杀驴’,首先条件是杀得掉驴才行,要是自己没本事杀驴,但是这头驴却有本事杀得掉自己,那还是老实点抱着大腿吧。

  “可是,马上就要组阁了,这个人选问题——”

  “我主希望获得FIB、教育部、卫生部、国土管理局和航天局这些部门的掌控权,至于其他方面,我主并无要求。”乔纳森胸有成竹的说。

  “没问题,这些都只是小事,只是我主就没有其他要求了吗?”约瑟夫*特伦迪的眉毛舒展开来。

  “我主的降临是为了承载人类文明,选中你、选中花旗,是因为承载人类文明需要一个能够包容一切的国家,你作为黑人,打击种族歧视、加强花旗的包容度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我主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需要所有人的力量。”

  “文明的进步,关键在于教育和科研。我主认为,拿到这两个部门的主导权就够了,我主要求FIB的权力,只不过是希望不要有人来打扰他对这两个部门的改革。”

  对约瑟夫这位新任总统来说,这些要求一点都不过分,虽然这些体系在花旗也都是关键部门,但是关键部门也分一二三等。

  FIB还可以说是关键部门,但是在花旗人心中的地位,比起花旗金融储备部、花旗金融管理局这些核心部门还差得远。

  至于其他几个部门更是等而下之,那几个部门甚至连关键部门都不能算。

  国土管理局也许还勉强称得上热门,卫生部、教育部和航天局这些单位,别看每位花旗总统都反复强调卫生、教育和科研的重要性,但是只要看这些年他们的经费削减情况,就知道这些部门到底是什么待遇了。

  现在,航天局几乎连发射探索卫星的经费都快不够了。

  原计划去年发射七颗一组航天器,从不同角度观察火星、绘制火星全貌的计划,由于经费原因,现在变成发射一枚航天器了。

  当年,挑战者号航天器升空就爆炸的悲剧,其中也有很大原因的是经费问题。

  资本主义国家总是希望投资就能见到收益,可是有些研究项目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产生收益,这种项目在花旗是不受待见的。

  至于教育部,更是自从有了欲望牧场的免费教育以后,就大量裁撤教职员工(可算有了接盘侠),导致教育部下面员工怨声载道。

  原来的教育部长承受不了这种压力,两个月前已经辞职了,现在教育部压根没人愿意接手。

  上一任总统史特尔先生是个标准的商人,无利可图的事情他才不干呢——航天局和教育部经费削减,他就是主要推动者。

  ————————————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当欲望教派拿到这些职位以后,欲望牧场在花旗的发展就是一马平川、再无阻碍。

  尤其是拿到航天局的领导职位,就意味着花旗在太空探索领域、甚至几乎所有最尖端的研究领域,对他来说都不再有秘密可言。

  既然已经扫平一切障碍,那么剩下的只是按照最初计划一步步发展下去就行,不再需要时时关注了。

  五年来的种种辛苦,虽然大部分都做了无用功,但结果总算是还是让人满意。

  安排好了对花旗军队、警察和各大财阀的监控,柳生元和松了一口气,到现在这个地步,花旗再产生变化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自己只需要等这些任命正式下达,控制住教育科研和医疗部门,下面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扭转花旗发展轨道,让更多人投入自己需要的研究方向,为自己的长生之路添砖加瓦。

  以花旗举国之力,为自己推开长生之门!

  嗯,对了,自己的主要目标是推动人类进步,长生不死只是夹带的一点小小私货。

  柳生元和对自己强调了一遍自己的崇高目标,自我感觉好了很多。

  “伯伯、伯伯,妮妮阿姨和樱阿姨有消息了吗?”三个小家伙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在他们身后,大白鹿驮着另外两个更小的孩子走了进来,还有三条大狗跟在白鹿身边。

  这些都是陪着孩子们长大的宠物,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动物也是孩子身边的保镖。

  五年时间过去,原本三个小萝卜头,现在已经八岁了,他们还多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柳生家的第三代队伍逐渐壮大起来。

  “妮妮阿姨和樱阿姨在赤旗,给你们寄来的礼物在伯伯这里。”

  莱拉妮这些年,总会有事没事给柳生元和寄来稀奇古怪的食物点心,柳生元和倒没吃多少,多半都落入这几个小萝卜头嘴巴里。

  柳生家当然不缺吃的,可是日本特色就是如此,越名贵的食物,就越讲究食材新鲜和保持食材的天然风味。

  比起清淡的日本食物,小萝卜头们更喜欢莱拉妮寄来的各种中国小吃,至少味道要浓郁多了。

  莱拉妮听说几个小萝卜头喜欢吃她寄来的东西,每隔两三天就会给这些小家伙寄上十种八种小吃过来,都不带重样的——赤旗的快递行业号称世界第一,寄送东西方便的很。

  当年,莱拉妮立志吃遍天下。

  在第一个月,她吃完了英国本土所有特色小吃;半年后,她品尝了法国的所有可以摆上餐桌的物品;一年后,欧盟各国都留下了她的足迹。

  然后,她就去了赤旗这个美食国度。

  整整四年了,据说才扫荡完四川美食,此时正在向云南一路进发。

  柳生元和希望她不要去广东,不然,估计此人还得在那里办个常驻户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