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花旗变天

第三百五十二章 花旗变天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8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49

  

  在西方,欲望牧场发展的顺利程度,还要超过柳生元和早些年预料。

  随着人工智能的推广,开源的人工智能源代码不可避免的被泄露出来,各国人工智能水平得到迅猛发展。

  雷格夫妇拥有一座农场和一座牧场,加在一起大约有一万八千亩地,原本他们夫妇需要有二十名长期雇员、在农忙时节,还需要另外雇佣三十名帮工。

  他们农场的主要农作物是大豆、小麦、玉米和荞麦。雷格夫妇共拥有185头母牛和8头公牛,所有这些牛都是肉牛。

  他们的牛都是放养的,每头牛的两只耳朵上都戴着一个橘黄色的塑料卡片。

  雷格说:“这是牛的身份证,上面有牛的出生日期、亲属关系及编号等信息,所有信息都可以通过电脑一览无余。”

  雷格家的全部家当包括农场、牧场、房屋、牲畜、农机具等在内,总价值约为120万花旗币。

  为了打理这120万花旗币的家产,他以前忙得不亦乐乎——他需要同时扮演许多种角色:农民、经理、会计、机械师、焊工、木匠、兽医、化学家、农艺师、教师(向帮工演示如何当农民)、市场营销师、投资者、餐馆老板(雷格一家与别人合作在华盛顿开了一家高档餐馆,专门经营北科他州的本地菜)、电工等等。

  雷格夫妇一年到头都没有时间休息。

  但是从去年年初以来,雷格夫妇的生活产生了变化。他们贷款购买了一套人工智能控制系统,并将自己的农业机械进行智能化改造,一共花了二十万花旗币。

  虽然这笔资金投入很大,但是因为不再需要支付几十个人的工资,这笔投入仅仅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收回。

  现在,雷格夫妇几乎不用出门,只要坐在房间里,就可以完成一切牧场、农场的日常工作。

  联合收割机、四轮驱动拖拉机、智能机器人、农用轨道拖车、捆草机、播种机,这些机械设备在人工智能的控制下,几乎可以自动完成所有农场中的活计——除了不能自动签订售卖农产品的合同以外。

  每隔一个小时,无人机会自动巡视雷格夫妇的牧场,如果有异常情况,雷格夫妇房间里的智能机器人会及时通报给他们。

  除此之外,雷格夫妇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机器出现问题的时候打电话报修。

  现在的雷格夫妇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生活实在太闲了。

  现代科技进步速度让这对五十多岁的夫妇有些措手不及——他们还没有适应这种闲下来的生活。

  而且,比起现在提高许多的收入,雷格夫妇更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回来继承牧场——他们夫妇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在都离开农村去大城市闯荡了。

  比起大城市来,农村缺少娱乐,年轻人喜欢追求刺激,所以不愿意留在农村。

  另外一个原因是附近的农场都进行了智能化改造,雇工数量比以前少了许多,工作机会少了,不但是年轻人,甚至是许多老伙计也不得不去别处讨生活。

  雷格夫妇不知道这种生活变化是好是坏,他们的收入的确提高了,打理牧场也不需要那么费力。

  可是这里的小镇已经人去楼空,本来大家辛苦一段时间以后,总会驱车到小镇酒吧里去喝一杯酒,可是现在,空空荡荡的酒吧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附近几家牧场主还住在这里,其他人都走了。

  有时候,夫妇俩驱车经过空无一人的小镇,雷格夫妇甚至想要把农场里的人工智能设备砸掉,恢复辛苦劳作、但是热热闹闹、大家一起干活的日子。

  ——已经回不去了,即使他们愿意恢复原来的生活,也没有人可以雇佣了。

  ————————————

  在花旗,人们对雇佣关系和个人交情分得非常清楚,城市比农村也更容易感受到时代的变化。

  像雷格夫妇这样的农场主都解雇了他们的雇员,在城市里,受到人工智能冲击,岗位消失的行业更是数不胜数。

  东方的亚共体,由于文化原因,还需要对下岗的工作人员进行再培训、再就业;在西方可就干脆多了,什么再就业,那是看你自己本事了,找不到工作,直接就去领失业救济金好了。

  失业救济金可以领两年,如果两年还找不到工作,饿死也没人管你。

  不过现在,这些社会失败者有了一条新出路。

  从前年开始,在花旗政府支持下,花旗各州各地纷纷引入欲望牧场。

  这个伟大的宗教会为人们(不限于教徒)无偿提供饮食、住宿,哪怕不是欲望教派的信徒,只要遵守欲望牧场的规矩,也可以申请成为欲望牧场的居民,从此不再受到经济压力——当然也没什么经济收入就是了。

  而让欲望牧场声望高启的事情还不止于此。

  凡是欲望牧场进驻的地方,社会风气顿时焕然一新——欲望信徒们会通过以身作则和打击不道德行为,净化社会风气。

  欲望牧场内有免费的教育机构,对于花旗人来说,免费的东西一般不能指望质量太好,一分钱一分货对于建立在商人文化基础上的花旗,那是深入人心的常识。

  但是欲望牧场扭转了这个常识。

  第一座欲望牧场,是位于迪特尔欲望教派圣地。

  从这里走出去,考上世界名校的孩子们,成绩优异的让人有些难以置信!要是一个学生成绩优异也就算了,但是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孩子,都超过各大名校的录取要求,这就很让人吃惊了。

  (欲望牧场有学业贷款,可以通过贡献点偿还。)

  为此专门有研究者进行了统计调查,结果发现并不是这些孩子的智商如何高超,而是他们的学习态度与一般学生截然不同,这些孩子似乎并不把学习当做一种努力和负担,而是当做一种快乐!

  为此教育界还掀起了一股‘快乐教育’是否可以持续一生的学术讨论热潮。

  看到这种争论的时候,柳生元和只是微微一笑。

  现在,花旗境内共有七十三座欲望牧场;在欧洲境内,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里也分布着十五座欲望牧场。

  在花旗,通过欲望牧场,柳生元和直接控制人数超过两千万,间接影响人数达到一亿以上,至于对欲望牧场抱有好感的人们,更是占据花旗人数的百分之九十九。

  时机——————已到!

  ————————————

  “约瑟夫,你不要紧张!”

  “嘿,我当然不紧张,我镇定的很。”

  “你已经摸了十一次领带,喝了五杯咖啡。等下上台发表感言的时候,你要是紧张的尿了裤子,你会成为花旗历史上,第一位因为成功竞选而尿裤子的总统!”

  “Oh,fuck,迈克尔,你他妈的嘴里能说出些好话吗?”

  约瑟夫愤怒的大力挥舞着双手,威胁自己的竞选团队骨干。

  不过。他的嘴角怎么也掩饰不住笑容,让他挥舞胳膊的震慑力下降了许多。

  等约瑟夫冷静下来,迈克尔端起酒杯像他致意,说:“约瑟夫,我们终于走到这一步,不是靠说好话说出来的——这他妈、这他妈的、我们黑人也有当上花旗总统的一天!”

  迈克尔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卡住了,他的眼角开始湿润起来。

  花旗从来不是一个种族平等的地方——事实上,越强调什么往往就越缺失什么,这是人类的通病。

  强调社会道德,说明当地社会道德不怎么样;强调人口重要性,说明出现了老年危机;强调种族平等,那说明种族歧视严重。

  比如说,赤旗那边就从来不说什么种族平等——五十六个民族,人家有五十五个vip。

  这几十年来,迪特尔经历的风风雨雨,作为土生土长的迪特尔人,约瑟夫和迈克尔经历过许多,他们的成功背后,谁知道有多少汗水和——血水!

  “嘿,老伙计们,也有我的功劳,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过我们还没有住进白殿,还不是庆贺的时候。”

  乔纳森也是约瑟夫竞选团队的一员,还是非常重要的一员。

  作为迪特尔灰狼帮的老大,他曾经想过自己将来是什么下场,其中最好的那个结局,也不过是脚底抹油,找个安全的地方当一个无名富豪。

  至于其他下场就不怎么美妙了——事实上,迪特尔的黑帮老大更替速度非常快,一般都活不过四十岁。

  要不然,当初乔纳森也不会把自己的住所打造得像是龙潭虎穴。那可不光是为了装逼,主要是为了保命!

  前迪特尔市市长约瑟夫*特伦迪,在总统大选中成功击败所有对手,打破了近一百年来总统由民心党和联合党轮流执政的循环,以独立候选人的姿态(而且还是黑人),成功当选花旗总统。

  这件里程碑一般的事件,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

  “特伦迪总统先生,请您准备好,您的就职演讲马上就要开始了。”有服务生进来通报。

  “如果还有人仍在怀疑花旗是否是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国度的话,如果还有人仍在疑虑我们花旗缔造者的梦想是否还存在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话,如果还有人仍在质疑我们民主的力量的话,今晚你就可以得到答案!”

  “世界上有很多人指责花旗的种族歧视根深蒂固,但是今天,我站在这里,这些指责都烟消云散、不攻自破了,马丁*路德的愿望,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接近现实,事实证明,花旗是一个包容且对任何人都公平的国家,他可以接纳任何一个抱有伟大理想的人。”

  “现在,花旗正处在一个极端关键的时刻,一方面是新能源、新技术的进步让我们生产力得到极大飞跃;另一方面是许多岗位被人工智能取代,许多人失业、许多花旗家庭的正常生活受到了威胁。”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我站在这里,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个教派,是的,政治和宗教要分开,我一直支持这个观点,但是这个宗教与其他宗教不同,它是扎扎实实的为花旗人带来生活的希望,它不放弃任何一个花旗人!”

  “好吧,我承认,在总统就职演说上讲这些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还是要说,如果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宗教,能做到像欲望教派一样,养活了两千万花旗人,我都会为它宣传祈祷、哪怕是在总统就职演说上!”

  “另外,我有幸与欲望之主达成共识,祂承诺,只要花旗人还愿意为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而努力,祂就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花旗人!这是来自现世神明的承诺!”

  “如果说有什么能证明花旗的伟大,除了我们的花旗人,除了我们的民主、自由,还有欲望之主!

  花旗是神临之地,上溯两千年,神子降临人间,带来了博爱和救赎,而现在,欲望之主亲身来到花旗,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能证明花旗被神明所宠爱?欲望之主与我们同在!”

  约瑟夫*特伦迪的总统就职演讲震惊世界——以前的总统演讲要么是施政纲领、要么是前景展望。

  世界上——除了梵蒂冈——从未有任何一个国家领导者上台演讲,讲得像是宗教宣传一样。

  这位总统该不会是欲望教派的狂信徒吧?用狂信徒来执政,这种奇葩事情在中世纪以后,连欧洲都看不到了。

  不过仔细想想,花旗历代总统中什么出身的都有,农场主、律师、演员和商人,都曾经当过花旗总统,似乎蹦出一个狂信徒来,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

  约瑟夫*特伦迪当然不是什么狂信徒,他发表这篇演讲自然也是深思熟虑过的。

  他虽然有拯救迪特尔的美名和政绩,但是其中水分不只是他自己知道,别人也心里有数。

  而作为一个黑人,而且并非联合党与民心党两大党派推出的候选人,他能够一路过关斩将成功上位总统,其中的弯弯道道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

  别说花旗竞选总统如何讲究民主公平,那都是狗屁。

  没钱、没势力,想在各种频道节目上发表一次演说都没有机会。这次支持他竞选总统,欲望牧场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不止提供两千万名选民那么简单。

  从竞选过程中发生的蛛丝马迹上看,欲望牧场的潜势力已经将整个花旗渗透的快烂了!

  各大公司、各大企业、各所大学、执法部门、税收部门、只要竞选团队需要,总会有人及时出现,为他们提供各种帮助。

  其中,也曾有人企图刺杀过他,但是很快就无声无息了——听说在刺杀案之后三天内,花旗死了两名以种族歧视著称的联合党金主兼财阀领袖,相关人员更是失踪、死亡了超过五十人。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约瑟夫*特伦迪春风得意,一路过关斩将,可是当选举大局已定,在即将发表就职演讲的前夜。

  当夜深人静他坐在床头,反思自己的竞选之路,冷汗不知不觉湿透了睡袍。

  自己一定要好好抱住欲望之主的大腿!自己没有别的后台,如果抱不住这条大腿,多半不是自己下台就能解决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