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一章 向前发展

第三百五十一章 向前发展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74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48

  

  虽然有人忧心忡忡,但是国家发展乃是大势所趋,并非个人能够扭转——更何况有人不满,也自然有人支持,实际上,在亚共体七国内,支持社会整体转向为智能化社会的人也很不少。

  时间匆匆流转,自从柳生元和度过四九重劫,已经过了五年了。

  如今走在日本东京街头,无人驾驶出租车满大街都是,汽车这个名字已经名不符实,现在跑在街头的都是电车。

  这些年,高密度锂电池和石墨烯电池技术纷纷取得突破,两种技术代表两种电池发展方向,高密度锂电池的储电能力更强,但是石墨烯电池技术充电速度更快,无论哪一种电池技术,都可以满足车辆的使用要求。

  石油现在被当成一种单纯的化工原料,不再是主要能源。核电站开始大面积铺开,虽然核电站存在核泄漏、核污染的危险,但是在电力愈发重要的现代社会,核电站块头小、相对投资少、对于环境也没那么多要求。

  (风力发电需要平原、水力发电需要河流、潮汐发电效率太低、至于太阳能发电,效率还赶不上潮汐发电呢。)

  加油站已经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各停车场竖立起来的一根根无线充电柱。

  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提供短距离无线充电技术,可以利用交变电场耦合效应,对十米距离内,符合技术指标的电池充电。

  (对于手机党,在房间里基本上就不用考虑电池没电的问题了。)

  车辆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需要有驾驶座和容纳发动机的引擎仓,发动机直接和轮胎合为一体,轮胎的中心就是电机,这就是轮毂电机。

  几乎所有新生产的车辆都用上了轮毂电机,取消了传动系统,取而代之的是控制电路,以前的四人座车辆现在可以容纳六人以上,现代所有车辆基本上都是独立四驱动,极大增强了车辆可靠性。

  在亚共体的某些大城市,甚至已经出台了相关规定——在交通高峰时段,禁止驾驶爱好者亲自驾驶车辆上路——无人驾驶车辆可以自动接入城市交通系统进行统一控制,极大提高交通效率,而有人驾驶的车辆会扰乱城市交通系统运作,造成交通负担加重。

  自动售卖的街头小店、超市越来越多。

  也许在高档的购物场所中,还有导购人员来热情服务,但是一般商店里,连营业员都看不到一个——识别技术的高速发展,可以让商店直接读取顾客身份和顾客选购的产品,直接进去拿走就行,钱就会自动扣除。

  甚至连摆放、整理货架,智能机器人也完全可以胜任,根本不需要雇佣店员(还可以省掉一大部分开销)。

  虽然日本企业文化并不主张裁员,但是由于新技术应用,不可避免造成许多企业倒闭,失业者渐渐增多,年轻人负担越来越重,低端的工作越来越难找。

  而与之相应的是,软件开发、广告设计、创意设计、心理安慰师和生理安慰师需求在日本越来越多。

  为了应对种种问题,在日本最著名的女性慈善家小林樱牵头下,各大财阀纷纷解囊,大量的免费就餐点四处开花,为市民免费提供便当盒饭与就餐场所,但是禁止食品浪费;

  为了应对日本的老龄化危机,新任内阁总理长谷川中平提出《儿童国家免费抚养方案》。

  凡是低于十二岁的儿童,每月由国家提供约三万日元的抚养费用,生孩子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件略略有利可图的事情,假如能够精打细算的话,在大力进行福利化改造的今天,三万日元养活一个孩子不但足够,而且还能些结余。

  从这两年的新生儿数据上看,这条政策似乎有效缓解了老龄化社会危机。

  只不过为此国家需要额外支出大笔经费,政府不得不削减了公务员数量以节约国家开支,这部分公务员职责由智能机器人取代,又为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提供了大笔订单。

  在日本,开始出现以智能机器人为主的樱*学堂。

  樱*学堂的前身是樱*志愿者之家,是小林樱当年一手创办、专门收养弃婴或者家长无力抚养的孩子的孤儿院(顺便为柳生元和分身成长打掩护)。

  这些年来,小林樱也今非昔比。

  她认为,让这些孩子在孤儿院里以孤儿身份成长,对这些孩子的心理健康与未来发展不利,为了减少孤儿的自卑感,甚至减少孤儿的来源,小林樱决定将樱*志愿者之家改为樱*学堂

  亲生父母抛弃孩子的理由一般不外乎以下几种:

  经济上负担不起;嫌养育孩子太辛苦;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生孩子(比如高中女生私下产子);孩子有先天疾病,父母无法承担治疗代价等;

  樱*学堂的年级设立并非从小学开始,而是从保育院(樱*儿童医院)直接开始,幼儿园、小学、一直开设到高中。

  但是大学的专业性太强,各种实验性设备成本远远超出高级中学,大学的各种专家教授不但承担着教学任务,还要有各自的研究需求,小林樱就算再有钱也负担不起开办大学的开销——有那个钱,不如多帮助些儿童。

  反正智能机器人的成本在投入大规模生产后,其实也不怎么高——平均下来,低端的智能机器人只有十万日元一台,这还不算小林樱来拿货肯定是按内部价格走,所以樱*学堂的成本其实也没多高。

  有些成绩优异的孩子,还可以获得包括柳生财团在内的各大财团资助去读大学。

  樱*学堂并非只对孤儿开放,如果家长没有时间抚养孩子,也可以将孩子完全寄宿在这种学校中,并不需要额外付出费用(当然国家对儿童的补贴是要归樱*学堂了)——至于孤儿的相关费用,则继续由小林樱承担。

  每周六周日,有家的孩子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享受亲情。孤儿也可以继续在樱*学堂中生活,并不会有孤单的感受,不过父母亲情那是没办法了——世界上不是什么事都有办法解决的。

  在樱*学堂的支持下,日本被抛弃的孤儿于同期比例大大减少,小林樱获得了去年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

  而在赤旗,各种信用卡、银行卡、交通卡均被赤旗公民身份证所取代。

  身份证同时也是每个人的信用卡、保险和社会保障卡——服务的银行可以有许多,但是关联的都是身份证账户。

  许多逃漏税、资产转移,匿名资产的手法,在如今信息社会中已经不再有效,毕竟当每个人只有一个账户的情况下,支付收入全在一个账户里,想要逃税漏税就很困难了。

  各种隐性的高利贷这几年被一扫而空,全面监控账户流量,出现异常的累进制支出,该账户就会自动进入监控系统,并自动检索往来账户和相关支出原因,警局顺藤摸瓜,将各种高利贷团体一网打尽。

  个人信用制度被极大关注,从三年前,正式出台第一版《个人信用法案》以后,短短三年来已经更新的四版,创下法律界前所未有的更新速度。

  赤旗强制要求信用等级与贷款数额必须匹配,未成年者也有身份证,但是没有信用等级,不存在获得合法贷款的可能,不合法贷款不受法律保护,可以不必归还。

  手机实名制被强制推行,每个人的手机号码与身份证绑定,如有更换需要到社区警局申请备案。

  有些人认为这是对个人隐私的侵犯,也有些人享受这种数据透明社会带来的便利和公平。

  赤旗准备推出智能机器人警察和人工智能法官就是这个原因,许多人担心个人数据透明化,会造成新的社会不公正现象,因此需要执法人员保持绝对公正。

  但是‘警察也是人、法官也是人’的说法让人很担心。

  警察也是人,意味着执法人员存在徇私舞弊,在信息单向透明的情况下,执法机构能力得到极大增强,已经出现多起利用职权便利,进行倾向性执法的案例——罪案现场的监控视频说坏就坏,昨天还好的,发生在某些能量人士身上,这些视频就坏了。

  甚至有已经被警察收去的证据莫名奇妙丢失、损坏和替换的案例。

  还有部分执法者粗暴执法的视频被拍下来公布到网上,引起极大公愤的案例。

  这倒不见得每次都是警察不对,但是拍摄视频的人也极有倾向性,人家只拍警察打人的镜头、不拍警察被打的镜头。

  警察还觉得自己很冤屈呢——赤旗的碰瓷行业发展朝气蓬勃,有时候对于警察也照碰不误。

  因此,赤旗开始试点智能机器人警察执法。

  有人对警察进行谩骂,甚至诉诸武力,但是基本没人对机器人警察这么干——机器人警察只会录音、录像,有时还附送连体手镯一对。

  至于靠说好话、装可怜、拉关系、扯虎皮,想让机器人警察手下留情?那纯粹是想多了,机器人警察里根本没编这种程序,就算是警察局长的独生儿子,也一样是照章办事,根本没任何情面好讲——是标准的六亲不认。

  智能机器人警察的执法公正性可比警察强多了。

  也许有人说,警察执法也需要人情味,但是实际上,法律不需要人情味,执法者也不需要人情味,人情味意味着不公平。

  而赤旗的社会福利就不像日本,由财阀牵头建设各种免费学校、餐点。

  赤旗的社会福利制度则是彻底由国家主导,依靠强大的国家控制力和执行力、建设各种福利设施、推行各种福利方案,在这个过程中,一切阻碍在国家力量面前都是纸老虎。

  ——————————————

  人工智能在亚共体内如此兴旺蓬勃,但柳生家与日本主要财团对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的控制能力却下降了许多。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忍受国家命脉被一家企业捏住,即使有柳生元和存在,但是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也无法保持对人工智能的垄断。

  事实上,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能够保持对有限的几种智能机器人进行市场垄断,已经是各国对柳生元和的妥协了。

  这是当年,以赤旗为首的亚共体七国领导人一起登上金鳌岛,与柳生元和摊牌的结果。

  作为交换,柳生元和列出了一张长长的需求清单,许多专用设备开始被定制、供应。

  以往,金鳌岛只需要生物生化方面研究设备,但是随着研究深入,柳生元和需要的设备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生物生化方面。

  实际上,到了微观层面,生物材料与金属材料在很多指标上已经相差无几,有时候,某些生物材料比金属材料的表现还要胜过不止一筹——比如蛛丝的抗拉强度就远超同等粗细的铁丝。

  所以想要进行超精密加工,柳生元和原有设备就捉襟见肘——他的先天剑气加工、切削些微米级别(细胞级别)的材料毫无问题,但是到了纳米级别(蛋白质大分子)级别,即使有显微镜的帮助,柳生元和的先天剑气也无法做到如此精微的程度。

  分子实在太微小了,想要对分子进行手动加工,对个人控制能力要求太高,即使柳生元和也达不到这种要求。

  他念头一动,剑气早就把材料切成两半——所以在这个层次的研究中,柳生元和还是得依靠专用设备。

  有些设备可以自己造,但是有些加工精度达到纳米级别的设备,实现原理更是稀奇古怪,他别说自己造,连原理还得从头学起呢(这些设备往往是顶尖研究所研发的定制产品,属于严格保密项目,柳生元和原来的研究领域与这些研究所并无重叠,对这方面情况了解不多)。

  这些年,各种定制的、顶级的研究设备开始源源不断运抵金鳌岛。

  先不说这些设备价格,基本上都是天文数字,假如不是他与亚共体各国达成了协议,这些设备有钱都没地方去买。

  ——————————————

  在各国领导与柳生元和达成一致以后,各国技术人员纷纷进驻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

  迫于压力,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交出部分开源型人工智能源代码模板(柳生元和新制作的简陋版人工智能,大约相当于猫的判断能力),换取在两年内,智能机器人的垄断经营权,仅限于已推出的几种智能机器人型号。

  除此以外,凡是使用开源性人工智能源代码,进行进一步技术开发的智能产品,需要在产品推出市场一年内,付出产品毛利润百分之三的授权费用,不过一年以后就不用再付授权费,这个价码在授权费中基本属于垫底,大致上相当于宣布主权而已。

  这些源代码被各国技术大拿一个字节一个字节的仔细分析,确保其中并无后门存在,然后才能在各国投入使用。

  不过与付出源代码相对应,在亚共体范围内,各国市场均对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无条件开放,并进行一定的税收优惠,甚至主动提供了大批政府订单——不然大家真的很担心,柳生家那位人间神祇从金鳌岛提着剑走出来。

  大家都觉得,柳生家在这次交易中有些吃亏。

  但是柳生元和并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事实上,只要能够推广智能机器人大规模投入使用,促进整个世界按他设想的方向变化,利润什么的他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柳生元和虽然一直保持沉默,但没人敢忽视他的存在。

  事实上,就算柳生家如今已是财大气粗,与之联盟的藤原家、藤田家、九条家等,也都是日本顶级财阀,可是要面对来自整个赤旗的压力,要是背后没有柳生元和的存在,他们也扛不住了——这块肥肉比想象中更烫手!

  但是,只要有柳生元和存在,他们就能在谈判桌上争取更有利的条件,不必担心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被强制征收。

  柳生家这几年间,隐隐有成为东京派日本财阀领袖的势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