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社会变化,忧心

第三百五十章 社会变化,忧心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4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47

  

  莱拉妮的状态稳定下来,经过半个月的反复测试,她吞下的空间球倒也没什么不良影响——也许唯一的影响是,莱拉妮又增加了一项异能。

  这项异能可以将大量食物转化为能量,储存在胃部(空间球)中,嗯,也就是说,莱拉妮现在可以吃一顿管半年,也可以一顿连续不断的吃上两个星期!

  当莱拉妮终于明白这项异能的意义之后,她决心不能辜负上苍赐予她的使命。

  她要充分利用此项异能——她准备隐姓埋名行走天下,吃遍天下特色美食,并写出一本包含世界各地特色食品的巨著!

  《一千种你不知道的美食》,莱拉妮连书名都已经想好了。

  ——————————————

  送走了立志行走天下的莱拉妮,顺便嘱托她在吃遍天下时留心一下女娲血脉,柳生元和又开始了在金鳌岛埋头研究的生活。

  不过现在,他每年会抽出一些时间回到祖宅陪伴柳生家的第三代。

  和孩子们相处,能让柳生元和感觉到自己身上多出不少‘人味’,对稳定自己的心态很有好处。

  不过,小孩子有招人喜欢的一面、有时候也有招人烦的一面。

  三个小萝卜头就常常提出一些稀奇古怪,让柳生元和都头疼的要求——比如说小叶子就提出,让伯伯帮她像大白能够长毛一样,在自己屁股上长出九条狐狸尾巴出来。

  别说柳生元和做不到这一点,就算真能做到、他也不敢答应啊,要不然老妈南田雅子还不得找自己拼命?

  柳生元和赶紧和小樱交代了一声,然后就溜回了金鳌岛,表示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他后来听说,小叶子是因为看了一部卡通《九尾天狐》才有这个念头产生。

  而出品这部卡通的会社现在已经被柳生财团全资收购,并责成《九尾天狐》项目组、负责制作以《九尾天狐》系列人物为主角的幼儿课件——专供柳生家几个小萝卜头上课使用。

  柳生元和听到这个消息也只能摇摇头——这可是真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孩子,柳生家为了培养下一代也算是不惜工本了。

  柳生家如此财大气粗,与柳生家在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的收入分成是分不开的。

  ————————————————

  从三年前,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第一台智能机器人走下生产流水线那一刻开始,整个世界就进入了一种兴奋、慌乱和高速前进的状态。

  就像网络创业刚刚开始的那个年代,在一间间简陋到只有计算机和网线的房间里,年轻人们正充满憧憬的策划着未来,希望在时代潮头上一展身手;

  资产丰厚的大亨们则忧心忡忡,纷纷召集手下的智囊团,仔细分析着到底哪个行业将被这个时代淘汰,那个行业又将在这个时代崛起;

  风险投资人空前活跃,也许创业者仅仅是想出一个好主意、做出一份精美的PPT说明文档,就能招来不止一家投资者。

  而更紧张的是各国领导,世界上每一次生产力突然产生飞跃的时候,都是大洗牌的时代,有的国家崛起、有的国家没落,没人可以置身事外。

  欧盟的七年计划、花旗的三年计划、亚共体的十年计划纷纷出台,这些政策导向性的文件并不是保密文件,所以柳生元和也很快看到了这些文件。

  这三年间,事态的发展与柳生元和当初预想的失业大军造成社会动乱不同,无论是东方的亚共体还是西方的花旗与欧盟,无论哪一个政体,都将提高民众福利待遇放在各自发展计划的第一位!

  ————————————

  实际上,柳生元和的见识还是无法与这些政客、政治家、以及社会学研究专家相比。

  所谓‘砖家叫兽’虽然是贬义词,但是这些人并不是没有真本事,只不过大家屁股坐的位置不同,这些专家根本就不会和你说真话,相反,他们只会说对自己有利的内容。

  一件事正说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反说他们也能说的头头是道——没本事的人能做到这一点吗?

  比如说有的砖家在电视上大力宣传房产价格还能永远涨下去,并提出种种论据,让人看起来房价不涨完全天理不容;

  但是如果你能看到他的个人纳税登记,你就会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人家是房产集团的高级顾问,他不说房子要涨价,难道说大家都不要买房子吗?

  柳生元和不过是闭门造车,看过几本相关历史书籍,他做出判断当然无法和这些人相比。

  ————————————

  事实上,对科技发展变革带来工作岗位消失和大规模失业,在各国都有过先例,做过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学者车载斗量,提出的解决方案也是五花八门。

  但是有一点上,大家看法却是基本一致,那就是提高社会福利的必要性。

  说起现代社会福利,这是在英国主导的工业革命时期产生的概念,和古代慈善性质的社会福利不是一回事。

  现代社会福利是指将社会发展的红利反馈一部分给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以增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性与减少社会矛盾。

  它是一种社会发展红利分配方案,是一种社会制度,并不存在什么慈善性质。

  当然,不带有慈善性质并不是什么坏事,成为一种社会制度的现代社会福利,可以让人拿的心安理得——不会有一种被施舍,低人一等的感觉。

  同时,现代社会福利也代表着一种社会底线,代表无论遇到何等困难,这个社会都能够让人活下去的底线。

  别小看了这个底线,实际上,即使是在现代社会,在世界上也只有世界三极,亚共体、欧盟和花旗才能做到。毕竟无论再小的支出,乘以所有国民的数量,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而这部分支出是要从税收和政府财政中支出的,所以这就产生了一对矛盾——高税率社会才能支撑起高福利社会,然而高税率会提高企业运营成本,降低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压制企业发展,进而造成企业经营困难、纳税减少。

  虽然东西方所有国家的政府,都将提高社会福利待遇写在发展计划的第一页,但是具体方案各有不同。

  东方的亚共体,以赤旗为主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雇佣人员越多的企业,税率越低;而全部采用机器人进行生产的企业,税率甚至可以提高到纯利润的百分之七十以上。

  改革税务体质,强制推广自动核算体系,智能机器人取代了传统会计行业。

  部分低技术岗位公务员与事业单位编制人员强制下岗接受培训(柜台接待人员、收费人员和面向群众的政府服务人员等),由智能机器人承担这部分简单工作。

  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和高新技术开发类企业,用影视业、计算机行业、其他各种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来增加工作岗位;

  大力推广智能机器人应用,降低智能机器人制造和使用成本,大力发展教育产业,提高教育补贴等等。

  ——————————————

  “嘿,张局,您这是——?”

  “老李啊,别叫我什么张局了,叫我老张就行了,大家都是退休的人,还提这个干吗?这不,社保基金改革,孩子们出国旅游了,我就来帮忙登记一下。你呢?”

  “我也是,现在的孩子可真是好命,没事就出去旅游,我家孩子们也去日本旅游了。想当年我们那时候,有时间没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这辈子就没旅游过几次。哈哈哈——”

  “是啊,对了老李,你现在总该既有时间又有钱了吧?我记得退休金已经涨过三次了,你现在一个月多少钱?”

  亚共体这边,很多人并不太看重个人收入这种私人隐私,一般情况下,别人问起,也就说了——尤其大家原本是一个单位的,知根知底,更没什么保密意识。

  “三月份涨过一次,现在一个月也就六千出头吧,老张你呢?”

  “我多一点,一万不到一点。”

  “哈,那老张你可损失不小,在位置上的时候你得有两三万吧?”

  “也没有老李你想的那么多,大概有一万五吧,以前是有点车贴、油贴,但是也就是每个月两三千左右。”

  “哈,张局你可谦虚了。”老李也不再追问,虽然他并不相信张老头说的话。

  无论在任何地方,底层民众总是对当官的抱有些恶意猜测,这倒也不是亚共体的独有现象——很遗憾,这些猜测往往并非空穴来风。

  宽敞明亮的办事大厅中冷冷清清,只有十几个人在办理手续。

  “霍,今天人怎么这么少?”老李惊讶的脱口而出,这里以前常常人头涌动,光是排队就要排一两个小时呢。

  “老李,不是人少,是办的快了!”老张观察得更细致了一些,原本隔离的柜台不见了,三十几张圆桌子散放在大厅里,来办事的人员少的只需要十几秒,慢的也不过三分钟就出了结果。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一个有着八只脚的机器人跑了过来,用温柔的女声问道。

  “哇,这里也用上机器人了?”老李大惊小怪。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机器人重复了一遍。

  “额,我来给我儿子办理社保基金变动登记。”

  “请稍等——,好了。”机器人温柔的说。

  “啥——?”老李的身份证还没来得及从口袋里掏出来呢。

  “你等等,你怎么确认我的身份,你知道我要办理什么手续吗?”

  老李赶紧叫住要转身去为张局办理手续的机器人,问道。

  就这么两句话就完了,这让老李很不踏实,连个签字的过程都没有,这到底算是办好了没?

  “请您放心,通过面部识别,您的身份已经被确认,你提起的要求已经被录音,我们已经验证了您儿子李刚昨日给您的电子授权。综合以上条件,已经满足社保基金变动申请要求,具体回执已经发送到您的手机里。”

  机器人礼貌的说完,转身去为老张服务了。

  ————————————

  两人很快办完手续,加起来只用了两分钟左右,这可比以前的办事效率高多了。

  “现在的技术可真是不得了,这机器人简直和活人没什么两样。”

  “是啊,再加上大数据和互联网支持,这机器人可比人厉害多了,原来那些服务人员还要在电脑上查半天,又是敲章又是拍照、还得扫描证件,这机器人一步到位,连电脑都省了——人家自己就是电脑,眼睛就是照相机,直接用人脸识别系统确认身份,怪不得办的这么快。”

  “老李,现在这机器人效率高是高了,就是缺少些人味。以前是人来负责的时候,大家还可以瞎扯几句聊聊天,现在这机器人说话倒是客气,但是总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老张虽然对机器人接待效率很赞赏,但还是觉得用人服务起来更舒服贴心。

  “得了吧老张,那是你,可以瞎扯几句聊聊天,你是局级领导,到哪里人家都高看一眼,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别说瞎扯聊天了,就是把材料准备好人家都爱答不理的。

  少个什么东西人家根本就不和你说,直接来一句缺少材料,就打回去让你重新跑腿。以前我办房产过户手续,前前后后三个部门来回跑了十六次,腿都跑断了——你大局长肯定没这种经验吧?

  我觉得,还是现在这种机器人办事来得痛快。

  什么人味?这些人的人味踏马的就不是给我们小老百姓准备的。”

  老李明显有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以前在职的时候他倒也未必敢说,不过现在已经退休了,退休金也不在单位领,更不怕穿小鞋,自然有什么就说什么。

  “老李啊老李,看不出你这么个老实人,心里还有这么大怨气啊。”

  老张原来是当过局长的,他看问题当然不会只看方便不方便:

  “老李,用机器人办事是进步,我也支持,只是现在国家步子迈的太大了。

  原来这个办事大厅有二十多个工作人员吧?现在只有一个人了,其他都是机器人,这就减少了二十个工作岗位;去年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司机一下子下岗了多少人?

  据说未来,国家还要推出机器人警察、机器人护士、机器人保姆、人工智能法官,人工智能远程诊断医疗和家用医疗机器人,这又是多少人失业?咱们是退休了,可以不管这些。可咱们的儿子、孙子是要工作的,这么多岗位都没了,他们以后怎么办?

  呐,按现在现在这个趋势,只要人工智能达到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水平,这个行业的岗位就会立刻消失,按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以后要消失的工作岗位还多着呢!

  以后孩子们该怎么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