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四十八章 融合

第三百四十八章 融合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6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44

  

  按理说,得到欲望之主通过乔纳森的回答,艾特*兰登就已经达到本次迪特尔之行目的,可以回去向总统先生交差了。

  但是由于律师的职业病,艾特*兰登决定把事情做的更好一些——至少要深入调查一下迪特尔市的具体情况。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从当时与乔纳森交谈时,艾特*兰登从眼角余光中看到了几位迪特尔著名律师的态度,欲望教派对迪特尔市的渗透,已经绝不仅仅是街头秩序这么简单,而是影响到了迪特尔市的精英阶层,具备从下到上的整体影响力。

  既然欲望教派已经对迪特尔市有了整体影响,那么从迪特尔市的整体变化上,就可以分析出欲望教派的真实面目——欲望教派到底是一个无害的、导人向善的正统宗教;还是妄图染指政治权利、有自身利益诉求的潜在强力团体。

  强势宗教主导者的意志必然决定宗教行为倾向,也就是说,从欲望教派的行为上可以解析出欲望之主的想法。

  语言可以骗人,结果是骗不了人的。

  那天两名警察面对欲望牧场的‘市容监察’,竟然掉头就走,不顾民众呼救,让目睹此事的艾特*兰登印象极为深刻。

  如果整个迪特尔的警察都是这样,把法律置之何地?

  花旗法律的精神是执法、司法、立法三权分立,尽量避免权力过度集中。

  而欲望牧场这样既当执法者(警察),又当司法者(法官)的行为,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

  艾特*兰登对此极为反感。

  律师是靠解释法律吃饭的,哪怕是那些钻法律空子的不良律师,首先也要法律能够得到执行,钻法律空子才有意义,要是整个花旗都像迪特尔这样,岂不是所有律师都要失业了?

  这可是屁股下面的位置问题。

  如果这是欲望之主的决定,那艾特决定,自己回去以后绝对要劝告总统先生提高对欲望教派的警惕,务必阻止欲望牧场扩张。

  至于欲望之主是如何得知自己准备的三个问题,艾特*兰登决定回头就去咨询一下圣主教在花旗的代表——亚历克斯大主教。

  宗教也许只有宗教才能对付。

  ————————————

  柳生元和并没有兴趣干涉欲望牧场以外的治安环境,欲望牧场这个大型实验室运行起来,将各种想到、想不到的问题一一暴露出来,其中有些是在金鳌岛的小规模实验中,根本不会出现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现在的柳生元和已经是焦头烂额,哪里有功夫去管欲望牧场以外的事情?

  他为了测试意识海对常人的影响,柳生元和在欲望牧场设下了封神大阵2.0版,用偷梁换柱的方法,将所有指向欲望之主的祈祷者,精神引入改造过的封神大阵。

  他不敢直接吸收这等精神力量,哪怕是被大阵过滤过也不行。

  毕竟道门中前车之鉴太多了,翻车的老前辈也不是一个两个,所以柳生元和只是牵引这些祈祷者精神力,用一种一沾即走的方式,隔着封神大阵,间接接触到意识海的投影,从而观察人类意识海对个人精神影响。

  实际上,那些祈祷者们接触到的伟大意志,是人类意识海隔着封神大阵的一个投影,根本不是柳生元和的意志——柳生元和对人类意识海很好奇,又不想自己冒险深入试探,只好死道友不死贫道,引导别人去探路了。

  不过正常人的精神力量有限,直到目前为止,柳生元和还无法从这些信徒的精神变化上,总结出意识海的特性,他还处在积累经验数据阶段。

  但是因为这个实验,欲望教派倒是发展的异常迅猛。

  欲望教派中,真正信徒的比例迅速增加,许多人已经不满足仅仅在欲望牧场中践行欲望之主的意志,坚持要把这种伟大意志推广出去造福全人类,这却是柳生元和没想到的。

  本来重整迪特尔秩序这件事,在柳生元和看来应该是温水煮青蛙,潜移默化的事情,被这些信徒们硬生生给弄成暴力冲突了。

  当然,这与许多信徒本身出身黑道有关,虽然有一颗(被柳生元和扭曲的)向往光明的心,但是在手段上,他们还是以暴力‘说服’为主。

  虽然说服方法有些不合适,但是从效率上说,这些前暴徒的‘说服’方法,明显见效更快。

  事实上,犯罪人员之所以犯罪,往往是相信自己不会付出代价;甚至在有些法律规定下,有些犯罪根本不需要付出代价。

  ————————————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法律法规与犯罪行为的关系:

  拖欠工资!

  资本家拖欠工资属于违法犯罪,但是只要资本家可以补发工资,便不存在法律层面的风险;

  那么,这些被拖欠的工资以最低收益来说,至少也能在银行中产生利息,这些利息是资本家的收入,而且是完全合法的收入;

  如果讨薪者起诉、并打赢了官司,讨回了薪水,资本家按照法院裁定补发了他的工资,这个过程资本家本身并无任何损失,顶多就是把原本该发的薪水发了出去而已。

  这些资金被资本家额外占据的一段时间里,产生的额外利益就合法的归属于资本家了。

  这还不算许多人根本无法讨回薪水的情况。

  从这个角度来看,资本家拖欠工资是毫无实际风险的违法行为。

  弱势者讨要薪水则费心费力,并且在讨薪维权过程中很容易出现暴力等违法行为,自己倒有被法律制裁的风险。

  由于讨薪成本可能还要高出薪水本身,很多人因此只能放弃这部分薪水。资本家顺理成章,毫无风险的占据了这部分额外收益。

  当然,有些讨薪无望者,竟然很不识相的去公开场合跳楼,更是严重破坏了社会和谐。

  这等不和谐的行为也会给资本家造成一些困扰,不过也只是区区困扰罢了,总体来说算是无伤大雅。

  也就是说,从收益和风险比率上来看,那些不拖欠工资的老板简直可以算是‘拾金不昧’的好人,是主动放弃了自己的无风险收入!

  但为什么人们不会恶意拖欠信用卡贷款?那是因为拖欠信用卡贷款会产生利滚利的滚雪球效应。

  花旗法律对银行追讨欠款的支持力度,大约相当于RIS(花旗国内税务局)的执法力度,这可比起支持农民工讨回自己薪水的力度,要强上百十个台阶。

  假如法律规定,拖欠薪水也会产生类似信用卡到期未还款的利滚利效应,想必恶意拖欠薪水的资本家就要少了许多。如果花旗法律支持讨薪就像支持银行追讨欠款,想必跳楼的人会少了不少。

  可惜,花旗国家政权的屁股永远坐在资本家一边,不可能出台这种不利于资本家的法律。

  ——————————————

  现在的迪特尔,由于执法者权限被欲望牧场的狂信者取代,这帮人可不管什么法律规定,有法律就参考法律,没有法律规定的,就直接按照道德标准执行。

  就像是康德所说‘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标准;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迪特尔这些前黑帮混混和流浪汉们,经过欲望牧场扭曲心灵的改造以后,他们也许没有那么多文化知识,但是道德水准其实相当高。

  在他们努力下,现在的迪特尔、尤其是欲望牧场周边区域,说路不拾遗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谋杀、抢劫、强奸等恶性犯罪的确基本消失了。

  短短两天时间,艾特*兰登不止一次看到,在迪特尔街头有人主动为行动不便者提供帮助、有人热心的给陌生人指路甚至带路、有店家提供免费饮料给那些穿着黄马甲,游走在街头的欲望牧场人员。

  现在的迪特尔,简直是一片和谐世界。

  “卡森,我认为这些人精神状态绝对有问题,我怀疑是欲望牧场的祈祷过程有问题,我准备进入欲望牧场进行一次祈祷,如果在祈祷过程中我的精神出现问题,我授权你可以将我直接打晕、带离迪特尔。”

  “艾特,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而且我不一定有能力把你带出来。”

  欲望牧场里有那位负罪者奥威奈特坐镇,卡森虽然对自己和队友的作战能力很有信心,也不认为自己能在一位传奇的眼皮底下把艾特*兰登带出来。

  艾特*兰登自己倒不担心这个,欲望牧场外部区域对外开放,游人可以自由进出,他也应该可以。

  ——————————————

  柳生元和现在很头疼。

  坐在他对面的莱拉妮,瞳孔已经开始呈现出旋涡形状,身体周围的空气更是渐渐扭曲。

  被割取下来空间会自动闭合,形成独立的空间球。

  要想控制这个独立空间球,并不是将意志碎片送进去同化就算完事的——那样只能与空间球建立起精神上的联系。

  要想真正控制这个空间球,必须将意志碎片与空间球内部空间能量混合,建立一个有序的控制系统才行。

  在柳生元和看来,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从元神中分解出足够的意志碎片,又不能损伤元神;第二难的地方是如何将这些意志碎片送入空间球;至于第三困难的地方,则是如何将意志碎片与空间球里的空间能量混合为一,这三道难关可是困扰了他好几年。

  结果这些困难在莱拉妮面前都不是事——人家直接把自己的一头长发剪下来,硬生生靠雷之甲撕裂空间(空间球的表层空间远远比不上正常空间那么坚固),将剪下来的头发转化为能量状态塞进了空间球,就算是完成了柳生元和提出的三道难关。

  现在,莱拉妮卡在一个柳生元和怎么也想不到的地方——她无法按照柳生元和提供的模板,在空间球里建立起空间控制结构。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只要将原本适用于正常空间的坐标系进行换算,换成独立闭合空间下的坐标系(每个空间球的空间曲率不一样),弄清楚能量运转结构,就可以建立起对空间球的控制结构。

  这就是简单的坐标转换问题,和十进制转化为二进制差不多。

  只要将欧几里得几何中的空间坐标与非欧几何空间的坐标之间相互换算,替换一下坐标系,将现成的能量符文组模板按照坐标系构建起来,在空间球里布置成一个空间控制结构就行了。

  这比起达成基础条件、炼成元神(就是阴神阳识合一,并用意志结合某种特殊能量的状态,也只有达到这个等级的意志力量,才能谈得上同化空间球的空间能量)要简单的不知哪里去了。

  ——————————————

  两人中间的桌子上方,在两人视线交界处,一个无形无质,乒乓球大小的空间球正定在桌面上空。

  气氛很沉重,空气开始变得像胶水一般粘稠。

  “柳生元和,亏你研究了这么久,只研究出这么蠢的方法?”莱拉妮义正辞严的指责。

  “莱拉妮,无知你可以学,笨也可以努力,推卸责任是没有用的。”

  “科技进步的方向是将一切简化,古代的能工巧匠比不上现代设备的一个按钮,你不要为你的无能找理由!”

  莱拉妮看着柳生元和的样子,简直像是看到一个阻碍社会进步的蟑螂。

  “不要用你的胃代替你的大脑思考,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胃来解决!

  我这个方案放在这里,只需要你把空间球里已经同化的空间能量,按照这个公式重新排列一下,组成这个结构形式,你就可以通过这个结构,控制空间球打开闭合。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我勒个去!”

  一句话没说完,柳生元和突然瞪大了眼睛!

  恼羞成怒的莱拉妮,一把捞过桌子上方飘浮的空间球,塞进了嘴里。

  “妮妮,赶紧展开神人真身!”

  柳生元和也顾不得埋怨,连忙展开周天万化大阵,准备沟通莱拉妮已经演化为神人真身的风之袍领域——万一莱拉妮玩脱了,自己也好抢救一下。

  这家伙,真是什么东西都敢吃啊!

  “呼——呼——”

  莱拉妮先是急促的呼吸起来,脸憋的通红——要知道,现在的莱拉妮甚至可以变化分身、摘头换手,能把她的脸憋得通红,绝对不是一般问题。

  “不行就把空间球直接取出来!”柳生元和也想不出其他办法。

  “嗝——,呼——”莱拉妮摆了摆手,先是弯腰打出一个嗝来,然后直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面色恢复正常。

  “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了?”

  “空间球好像和我融为一体了。”莱拉妮的表情有点古怪。

  吞下去的空间球似乎与自己的胃部产生了一种奇妙反应——莱拉妮现在觉得,自己的胃好像变得无穷大、又似乎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这到底是好是坏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