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四十七章 答案

第三百四十七章 答案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6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43

  

  迪特尔,律师迈克尔的律师事务所。

  作为总统史特尔的智囊,艾特*兰登在花旗法律界是颇有名望的经济专业大律师,在迪特尔,他很容易联系上同为法律界人士的迈克尔律师,并在他的帮助下,见到前灰狼帮帮主乔纳森先生。

  “艾特先生,我主现在不会见你。”乔纳森俨然一副忠实信徒的模样,开口闭口我主在上,一口拒绝了艾特*兰登求见欲望之主的要求。

  “为什么,乔纳森先生,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是您、而不是欲望之主拒绝我的求见?”

  对迪特尔人来说,乔纳森这种灰狼帮帮主算是一个大人物,但是对艾特这个级别的法律界人士来说,一个小小的黑帮首领,在整个花旗层面,还蹦不上台面。

  这种黑帮人士想要介入到总统先生的事务中,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

  不过,由于这位乔纳森先生,现在是欲望牧场在迪特尔的主要代言人,所以艾特*兰登大律师也不会直接转身离开。

  对他来说,这种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的事情,在花旗也不算稀奇,威胁一下,或者给点好处,让小鬼们知道自己的轻重地位,也就打发了。

  “哈哈哈,艾特先生,我不介意你产生怀疑,甚至不介意你把你的怀疑宣传出去。”

  已经从大胖子变成微胖界人士的乔纳森听了艾特*兰登的威胁,不但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反而开怀大笑起来。

  在房间里,还有几位迪特尔法律界人士,嘴角也露出了微笑。

  艾特有些摸不着头脑。

  乔纳森也就罢了,这几位法律界人士和自己多少有些香火关系,有一个甚至可以算是自己的学弟,现在他们整整齐齐露出这样的笑容——难道刚才自己说的话中,真有什么可笑的地方吗?

  “艾特先生,你以为我主是那些神棍、是可以被信徒欺瞒的木雕泥塑?你以为这是我的自作主张?哈哈哈——”

  乔纳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段时间以来,不管是不是欲望之主的信徒,说是好奇也罢、说是信仰也罢,许多人都曾经在欲望牧场里向欲望之主祈祷过。

  (花旗人的作死精神是经过历史考验的,别说是对着欲望之主,就算对着撒旦祈祷,都有大把人抢着上——如果撒旦能显灵的话,说不定在花旗的信徒更多也没一定。)

  欲望牧场这块欲望之主的圣地,与圣主教教堂截然不同,在这里进行祈祷会有一种全新感受——那是只要诚心正意呼唤主的神名、就必有回应的神迹!

  无需牧师开解、无需神父传道,在这里,只要诚心、安静的祈祷,就能从感受到主的意志——那是一个无比温暖、博爱、庞大的意志!

  不用任何证明,每一个接触到这个意志的人,都会自然而然的明了生命的意义和神明的伟大!

  正因为有了这等神迹的支撑,欲望教派才能在柳生元和并不刻意发展的情况下,控制了整个迪特尔。

  “好吧,乔纳森先生,如果这是欲望之主的意思,那我可以请问一下原因么?”

  艾特*兰登彬彬有礼的问,仿佛刚才乔纳森笑的不是他一样。

  “三个问题的回答,分别是不行、可以和还需要再等几年。”

  乔纳森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就算是花旗顶级大律师,城府深沉的艾特*兰登先生也无法掩饰自己的震惊。

  他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嘴,惊讶的表情在脸上凝固了好一阵时间,才反应过来:

  “——————谢谢,谢谢您,乔纳森先生,假如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有幸参拜欲望之主。”

  ——————————————

  花旗的政治制度与赤旗天差地远,与欧盟也颇有区别。

  在花旗,律师是绝对的精英行业,能够在律师这样的行业中出人头地,每一个都可以说是人尖子。

  艾特*兰登也不例外。

  艾特*兰登为了解决史特尔总统对欲望牧场的困惑,自己拟定了三个话题:

  第一个话题是,欲望之主能不能让座下那十二位传奇为国效力。

  有这样十二个人在暗中潜藏,对国家(主要是对各位大佬们)安全威胁甚大,这等恐怖的杀戮机器应该为国家所用,为花旗发展保驾护航!

  这些传奇们自身也应该名利双收,成为国家英雄,站在聚光灯下,而不应该像阴沟里的老鼠一般不见天日。

  要知道,就算是世界第一的特种部队,赤旗的北斗,也绝不可能全员传奇配置——这等国之重器却用来暗搓搓的搞小动作,实在是大材小用、明珠暗投。

  至于让这十二位传奇为国效力的条件,大家可以谈嘛!花旗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什么东西拿不出来?

  在艾特*兰登看来,这个话题甚至不一定需要达成目的,只需要用花旗国家的名义,表明这种态度,就可以让这十二位传奇对花旗产生好感,从而在这些人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在必要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收到奇效。

  (一个要把你们捧得高高的世界最强国家,和一个要把你们按在阴沟里,不得出头的宗教,到底哪一个更加吸引人,就不用比较了吧?)

  结果柳生元和连面都没见,就一口否定了这个要求,甚至没有让艾特*兰登有说出这个话题的机会。

  论起玩心眼,柳生元和就算成就人间神祇,分身无数,也玩不过这种顶尖大律师。

  但是大家信息不对称啊!

  柳生元和的想法和这位大律师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柳生元和不是凑不出十二位传奇摆在桌面上,可要是这十二位传奇都露了面,那身份就定型了啊!

  如果下次需要其他分身再次出手,该怎么解释?说欲望牧场里传奇不值钱?要多少有多少?

  只要这十二位传奇的身份不被确认下来,下次任何一个分身出手,都可以算在这十二个传奇身份上头。

  这对柳生元和可方便多了,这位欲望之主的身份,本身就是柳生元和准备在必要时,扔出来背黑锅的主——吾乃是人性黑暗中诞生的精神!

  听听这个定义,精神这玩意,必要时不是可以无形无质、无影无踪的吗?

  至于艾特*兰登准备的第二个话题,是要征询欲望之主的意见,看他能不能在其他城市也开设一些欲望牧场,承担一部分社会福利工作,为此,花旗政府甚至可以提供补助和各种便利政策——比如说认证欲望教派成为花旗的正规教派。

  如果是在赤旗,欲望牧场这种属于私人、且带有浓重宗教色彩的组织,如此大规模收拢人心,那是要出大事的!

  但是在花旗可没这种说法。

  花旗商业气氛浓厚,是向钱看的。柳生元和组织起这处欲望牧场,将迪特尔的贫民收拢组织起来,在赤旗这是大事,是要控制和打击的对象。

  但是在花旗,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好吧?

  重点是欲望牧场用最低成本解决了社会福利,提高了就业率。

  (欲望牧场的居民到底算不算就业,在理论层面上还很有争议。不过史特尔总统认为欲望牧场的居民应该算是就业,这样可以提高他的政绩——失业率下降了嘛!)

  别的不说,花旗其他城市的市长对迪特尔的约瑟夫市长可是羡慕的两眼发蓝,这简直是白捡的政绩,躺赢啊!

  所以,和柳生元和原本估计,自己要面对的严峻情况完全不同,花旗这边的上层建筑,对欲望牧场收拢贫民的抵触情绪约等于零。

  人家把底层贫民视为是一种不得不承担的社会负担,而不是一种资源(除了选票),现在有人肯跳出来接盘,大家真是皆大欢喜。

  资本家愿意出售绞死自己的绳索!

  为了减少成本,花旗政府愿意做的事情,比柳生元和自己估计最乐观情况,还要来得彻底。

  至于认证欲望教派成为合法正规教派,会面对圣主教的强烈反对——有本事你也在花旗帮政府养活十几万、几十万的贫民啊?

  没这个本事就别瞎咧咧!

  实际上,艾特*兰登觉得最有把握的是第一个话题,这个话题都不需要得到欲望之主的许可,只需要把讨论内容有意无意的传出去,让那十二位隐姓埋名的传奇知道,自己就算是达成目的了。

  而第二个讨论话题艾特*兰登本来是不抱希望的,要养活二十万贫民岂是开玩笑的?

  到目前为止,花旗FIB都没有发现欲望牧场有什么大规模进项,似乎只有世界各地的捐款和部分房地产增值收入,当然税务部门也就无从下手,毕竟人家基本只花钱不赚钱,你哪里去收税啊?

  但是毫无疑问的一点是,这二十万贫民的日常消耗是欲望牧场提供的,再怎么节约成本,这二十万人可是实打实的,养活这么多人口,一处欲望牧场已经负担极重,让这位欲望之主再开几家出来,简直是强人所难。

  可是,这位欲望之主想都不想,没有提出任何条件,竟然一口答应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位欲望之主对于贫民真的极为重视!

  除此之外,欲望牧场养活二十万人的方法,也绝对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其运作成本绝对不是大家认为的那么高昂。

  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总统身边的专家组还没有想到的问题!

  至于第三个问题,艾特*兰登不过是试探一下。欲望牧场展现的技术已经远远超出一般技术层次。

  这段时间以来,世界各地的学者、科学家,也有不少跑来迪特尔,想谈谈技术交流的。

  可是直到现在为止,在不能进行破坏性研究的前提下,还没有哪位学者宣布自己弄清楚了欲望牧场内、各种现象的技术原理——倒是改信欲望之主的科学家多了不少。

  在艾特*兰登看来,欲望牧场完全是一只下金蛋的母鸡,可惜这只母鸡比恶龙还有战斗力,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从它的巢穴中弄到宝藏了——上次的试探,证明来硬的根本行不通。

  自己准备了这个话题,只是作为一种态度上的试探,居然获得了如此正面的答复,这可是难得的收获。

  光是欲望之主的这句话,自己这次就没有白跑,哪怕是需要等几年,那也是完全值得的。

  艾特*兰登回到宾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独自一人反复思量欲望之主提供的三个答案,背后蕴含的意味,直到半夜,才算基本理清思绪。

  然后,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欲望之主到底是如何确定自己这三个问题,甚至连问题的顺序都清清楚楚?

  艾特*兰登并不是毫无准备,就直接来到迪特尔。

  除了雇佣可以信任的保镖团队以外,他在来这里之前,还曾经专门找过总统的特殊顾问——心理专家开特*博文,为自己做了心灵固化催眠。

  每一位国家元首——除了那些实在没有实力的国家以外——身边都会有这种人物存在,他们是心理专家、催眠大师、异能者。

  这些人的唯一任务,就是防止国家元首被外力(催眠大师、异能者)左右思想,作出损害国家利益的决定。

  这是有惨痛先例的。

  在上个世纪初,尔斯原本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和科技能力,有望成为世界第四个强权势力。

  结果尔斯总统格巴夫在访问花旗过程中,就被花旗的一位无名异能者钻了空子,植入了心灵暗示。这位格巴夫总统回国以后,总觉得这种计划经济下的国家发展方式不如花旗的市场经济发展有活力,于是大力推行私有化、市场化改革。

  在没有做出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匆忙上马的私有化改革,打断了国家发展进程,一年后,尔斯陷入内乱,错过了国家崛起的机遇。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现在的尔斯只能算是一方强国,离世界一极的位置越来越远了。

  心灵固化催眠本身没有什么用处,唯一的用处就是在一段时间里,让人可以清楚认识到自己原本的想法是什么。

  心灵固化催眠和网吧中电脑每次重新启动,都会恢复最初设定的功能差不多,被催眠者会清楚记得自己原本的想法,在这基础上,被外来力量诱导产生的想法就会像落在奶油上的苍蝇一般显眼,从而避免被外力左右。

  这种催眠对人体无害,甚至还有帮助集中注意力的效果,甚至也不一定非得需要异能才能发动,在世界上,达到这个级别的心理医生、或者说心理专家虽然不能说很多,但数量也不算少。

  所以,艾特*兰登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被人催眠过,以至于不知情的情况下,像别人说出过自己准备的三个问题。

  自己这三个问题,是在前来迪特尔的飞机上才想到并确定下来的,并没有与任何人讨论过、也肯定没有落在任何纸张、数据载体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