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妖?

第三百四十三章 妖?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3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37

  

  当柳生元和遍布世界的分身,除了正有事务在手,完全无法分神的那些分身以外,所有分身都一起调动起全部精神,支撑本体运转这座崭新的周天万化大阵。

  这些分身由于距离原因,多半只能提供各自的计算能力,而藏身金鳌岛地下实验室里那些分身,却可以催动先天一炁,与本体结为一体遥相呼应,控制着难以计量的先天剑气,结成无数星光般的符文结构,硬生生撑起这座比以往强悍百倍的周天万化大阵。

  此刻,柳生元和三年来苦苦研究修行的成果终于体现出来。

  层层叠叠的星光,布满了方圆三百米空间。

  每一点星光,就代表着大阵的一个节点,节点之间的相互共鸣,将空间扭曲成漩涡状,就连外界射来的光线都逃不出去,最终被引导到大阵节点所在,构成大阵运转的能源之一。

  整个大阵一片漆黑,就好像一个黑洞,除了节点处有些光芒逃逸出来,还能让人能看到黑洞中有些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就好像是一个微型宇宙降临在地面。

  在大阵中,无数星光渐渐扭曲,构成了一头由星光组成的、近乎一百五十米高的巨鹿投影。

  那是白鹿的身体结构投影!

  借助这座崭新的周天万化大阵,柳生元和能将白鹿身体内部躯干结构放大万倍、投影出来。

  在一颗米粒上雕刻一篇诗经,需要手艺超凡入圣的能工巧匠,耗费大量心血才能完成;但是在巨大的石碑上描摹这篇诗经,难度就大大降低了。

  柳生元和修为通天彻地,但也不可能同时控制超过十万亿以上白鹿细胞,完成纳米级转化;

  但是在展开的周天万化大阵中,他却可以控制空间进行扭曲投影,为白鹿建立起一个关联性的放大体系,将白鹿躯体的部分内部结构放大万倍以上,让本来微米级的细胞顿时变成了分米级别的庞然大物,就算细胞内部的纳米级基因结构,也变的肉眼可见。

  这是来自当年南疆绿袍道人的降头术!

  术无正邪,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降头、诅咒和祝由科都是一脉相承,都是通过能量投影在两个不同生命体之间建立能量联系,然后以小撬大,利用能量之间的共振,用人体外部能量变化,撬动人体内部能量运作。

  这玩意说起来玄乎,但是在现在的柳生元和眼中,早已没什么秘密可言——就连神话传说中的钉头七箭书,也是这种玩意,在柳生元和眼中,这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事实上,现代的微波技术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做到这一点,只是控制方面还不成熟,所以只能用来加热烧烤、制造幻听等。

  但是在周天万化大阵下,一切能量运作都在柳生元和掌握之中,只要柳生元和愿意,就可以将对影像操作的能量轨迹,通过诅咒的手法,投影进入白鹿体内。

  事实上,柳生元和只是提供一个能量关联体系而已。

  这要比同时操作数量在十万亿以上、体积在微米层次的目标,难度降低的远不止一万倍。

  这头白鹿也算是三生有幸,此刻,它全身一起进行基因层次的转化,放在任何一家现代化医院中,都是妥妥的基因崩溃,死得毫无疑问,唯一区别就是变成一堆烂肉还是变成一堆篝火。

  但是在柳生元和主持下,先天一炁贯通白鹿的全身上下,周天万化大阵定住细胞生物化学反应的能量运转,从外部控制细胞转化节奏,以世上从未出现过的方式,硬生生扭转了白鹿的命运。

  他从细胞层级上给白鹿提供直接支援,让白鹿生生度过死劫,成为这世上独一无二(暂时)的生灵。

  星光流转,从巨大的白鹿投影上可以看到,各种能量变化都在有序进行,而其中特意绕开了脑部和人工智脑,这两块地方被柳生元和的先天真气包裹隔离,阻绝的细胞感染的传递途径。

  一切都在有序前进,白鹿的皮肤开始从赤红色,渐渐重新变成了白色,而这一次的白色,近乎透明!

  现在,横卧在地面上的巨大鹿身,似乎身体里的杂质被刚才的高烧燃尽,现在的它就像是一块白玉雕琢而成。

  ————————————

  南美,热带雨林,河边。

  “嘿,刘,你怎么了,赶紧打完水我们要回营地,不要在那里发呆了。这是热带雨林,这鬼地方,说不定在你面前,就有一条鳄鱼躲在水里。”

  这位乌鸦嘴的老兄话还没说完,“哗啦啦——!”一声。

  那位被称为‘刘’的男子面前河水突然暴起,一条黑影从水下闪电般扑出、撕咬!

  那是一条巨大的鳄鱼,它从水下冲出、到一口咬住离水边还有四五步距离的男子小腿,仅仅用了不到半秒的时间。

  这点点时间,甚至不够周围的人反应过来。

  已经确定咬住了猎物,这条巨大的鳄鱼开始向后拖拽,企图把猎物拖入水中——这种穿着奇怪东西的猴子向来会互相帮助,所以必须在其他猴子反应过来之前,赶紧把猎物拖到水里才行。

  今天这顿午饭是稳了。

  “??????”

  鳄鱼奋力一拖,竟然没拖动;它再次发力、四条粗短腿全力倒车,把河岸边的泥土地上都压出了四个凹陷,再一拖,可是猎物简直就像是立地生根的大树一般,还是纹丝不动!

  死亡旋转!

  这是鳄鱼捕猎的拿手好戏,它要靠自身的旋转,将猎物的小腿撕下来。

  我转!呃——转不动——下巴都快被扭断了,鳄鱼这下尴尬了。

  “啊————!”后知后觉的尖叫声终于响起,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几位青年男子快速朝这里奔来,而站在不远处警戒的向导拔出短刀,正要扑向鳄鱼。

  这是一个小小的探险团队,是莫西格国立大学生物系,詹妮弗教授带队,研究热带雨林生态结构的研究组。

  被鳄鱼咬住小腿的刘远先生,是詹妮弗的得意助手,从以往的经验看,刘远的年龄虽然不大,但是在操作实验设备和野外生存方面都是一把好手,所以在露营的时候,詹妮弗才会让他去打水。

  要知道,在这种热带雨林中,去河边打水并不是全无危险的。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就连刘远这样不止一次进入热带雨林的资深研究员,这次也湿了鞋。

  然而下一刻,扑过来抢救刘远的同事和向导们,大家纷纷停住脚步。

  千年难得,这条鳄鱼居然主动放开了猎物,它小心翼翼的挪动四条小短腿,一步一步开始朝河水中后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刘远,大嘴巴咧成一个奇怪的模样,似乎在——媚笑?!

  ————————————

  南美洲的一只蝴蝶,在某个关键时刻恰巧扇了一下翅膀,太平洋上可能会掀起一次飓风——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南美洲的刘远被一只鳄鱼打断了计算,在柳生元和的周天万化大阵的亿万星光里,有一点星光走歪了路途,撞击到另外一点星光上。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很快被纠正过来,能量继续按照正确的途径循环、流转,为每一个细胞提供足够的护持。

  然而,在柳生元和隔离人工智脑与白鹿本身大脑的保护层,因此产生了一次微不足道的波动。

  连接天然大脑的人工智脑两部分脑组织的神经纤维里,产生了一点火花。

  ————————————

  时间慢慢过去,白鹿的状态越来越稳定,细胞中的剧烈变化渐渐趋于平稳,新的基因渐渐趋于稳定,甚至开始正常的新陈代谢。

  “呼——”柳生元和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终于把白鹿保下来了。

  先不说此刻的白鹿是一头如何珍贵的样本,单单是家里那三个小萝卜头,要是看不见大白回去,还不知道要伤心成什么样子呢。

  而且老爹柳生和岛也把这头白鹿视为柳生家崛起的象征,这要是死了,柳生元和还得在费力培养另外一只白鹿出来交差,谁让现在柳生家的家徽,就是这个家伙的大脑袋呢?

  “起来吧,自己回地下基地去。”柳生元和拍了拍白鹿的脑袋,示意它起身回去。

  “呼——呼——呜——呜——服——服——服气——父亲——父亲!”白鹿含含糊糊的呼哧了半天,最后终于发出了清晰的声音。

  “啥——?!!!!”

  “父亲!”

  “你,会说话了?”

  “您创造了我,您是我的父亲。”

  这是一句完整的、逻辑清晰的话语,断断不可能是柳生元和听错了。

  柳生元和双目一凝,白鹿顿时像是被凝固在琥珀中的昆虫一般动弹不得。

  无穷星光流转,白鹿体内的每一个细节,都在柳生元和心中流过。

  问题还是出在大脑上。

  此刻,连接人工智脑和白鹿本身大脑的神经纤维,产生强度正常的神经电流,刺激两端的生物组织产生了某种异变。

  这种异变到底意味着什么,柳生元和还无法判定。

  但是目前看来,最直接的一点就是,白鹿似乎不再用固定的神经信号来激发人工智脑中的固定程序,而是像人体调动记忆一般,可以直接调用人工智脑中的信息。

  “父亲,请您——息怒。”白鹿战战兢兢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创造了你。”柳生元和放开白鹿,随口问道。

  “我的脑海里有您创造我的记忆。”白鹿小心的回答道。

  现在柳生元和能够确定,这头白鹿脑部产生了某种变化,记忆以人工智脑为主(因为父亲这个称呼,是他给第一代人工智能设定的,即柳生元和自己的细胞制成的‘缸中之脑’),但是思维火花的出发点却是以它原本的大脑为主。

  这是柳生元和梦寐以求的大脑芯片科技!

  至于到底是如何达成的,柳生元和还有不少细节方面没弄清楚,不过那些都是细节。

  至少眼前有一个实例可以证明,通过对大脑的直接连接,可以对生命体直接输入记忆!

  人类在研发人工智能的时候,一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人类大脑的记忆力和计算力都是有限的,但是计算机的记忆力和计算力是无限的。别说什么现代计算机复杂程度远远比不上人脑——人脑是用多少年进化出来的?计算机出现才多少年?

  按照计算机的发展速度,复杂程度超过人脑是必然的,那时候,凭什么说,计算机完全不可能产生智慧?

  当然,现在的人工智能还不能和人类大脑相比,毕竟现代最强大的计算程序,也不过是所谓的‘人工智能靠人工’,是靠人预先写好答案,让计算机遇到问题时,能够按照一定算法筛选出最优答案而已。

  可是,柳生元和开发出的生物智脑,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突破了这个极限。

  柳生元和的生物智脑可以按照他的‘无忧树’逻辑模板,处理一些完全未知的问题——比如说欲望牧场实行的教育方法,就是那里的人工智能按照柳生元和的思维方式提出的。

  正常人,哪怕是柳生元和自己,也绝不会光明正大、直接提出在学校里实行死刑啊!这完全是人工智能自说自话,按照最优教学效率提出的解决方案。

  但是生物智脑依然是严格的按照底层逻辑方式来处理问题,如果有人能够通过大数据统计所有人工智能对问题的处理方案,还是有可能分析出人工智能的底层逻辑模板。

  现在白鹿却代表了另外一种可能——那是生命和计算机的融合改造。

  脑插芯片似乎也不再是梦想,人类对于计算机技术的进步也不用再如此顾忌了。

  柳生元和陷入沉思。

  白鹿的将大脑袋低了下来,轻轻在柳生元和身上蹭啊蹭啊——这是一种讨好,也是一种提醒。

  在天空中,有一种恐怖的力量正在酝酿,就算是白鹿如此强横的生命,也对这种力量感到万分恐惧,它需要一个依靠。

  “嗯,也差不多了,你先回基地去。”柳生元和轻轻拍了拍白鹿的脖子,让它赶紧离开这里。

  “呦——”白鹿有些胆怯。

  “没事,去吧,有我在这里,不会找到你头上的。”

  柳生元和再次拍了拍白鹿的脖子,顺手一抹,在白鹿身上罩上一层力场,暂时隔绝了来自天空的恐怖压力。

  白鹿这才敢撒开四蹄,一路奔行如电、脚底抹油冲进机场大楼里去了。

  上次柳生元和获得的专利授权收入,单位已经改为日元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