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四十章 赤旗

第三百四十章 赤旗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5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32

  

  “奶奶,奶奶,我们来看你了。”

  “小叶子!你们又骑大白!你们还小,这样不安全,等你们长大了以后,再让大白背着你们玩好不?”

  南田雅子看着大摇大摆踱步进入自己办公室的大白,和它背上的三个小萝卜头,连忙起身迎了过来。

  两个保姆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敢跟进来。

  南田雅子一边用手护住三个小萝卜头,生怕他们掉下来;一边用商量的语气,企图把三个小萝卜头从大白的背上哄下来。

  南田雅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祖宅中遥控办公,并不像丈夫柳生和岛一般,主要在公司办公室里工作。

  日本的风俗习惯是男主外、女主内。南田雅子虽然现在也主持一堆事务,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里。

  当然,作为柳生财团的两位最高领导之一,她的办公室也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

  不过,大白是例外。

  这头大白鹿在柳生家祖宅中有特殊地位。

  所谓‘且放白鹿青崖间’,白鹿在东方自古以来就是祥物,虽然不像凤凰、麒麟那般被称为瑞兆,但也属于仙鹤、神龟这个级别了。

  而对于刚刚崛起的柳生家来说,这就是天降的吉祥物。

  自从看到这头白鹿被长子柳生元和带过来以后,柳生和岛就自说自话将之定义为柳生家的象征。

  就连柳生家原本请名家设计好的家徽,也被柳生和岛改成了白鹿的大脑袋。

  当柳生元和想将这头白鹿带回金鳌岛时,父亲柳生和岛阻止下来。

  柳生和岛的理由很充分,这头白鹿既然成为柳生家的象征,自然应该呆在柳生家的祖宅里。

  现在,除了柳生家的几个主人之外,这头白鹿就是大爷。

  “不嘛不嘛,伯伯说坐在大白背上很安全的。伯伯都说了,奶奶你就放心吧!”

  别看小萝卜头们还小,人已经颇为狡猾。

  他们可不想从大白的身上下来,于是立刻拿出柳生元和作为挡箭牌。

  “奥,是元和伯伯说大白的身上很安全?真的是伯伯说的?”南田雅子有些不信,一只白鹿就算再怎么通人性,也谈不上安全啊?

  难道孩子们掉下来的时候,它还能长出一只手来接住不成?

  “真的,真的,伯伯真的说过!”三个小萝卜头齐心合力,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谁都不想被奶奶从大白身上抱下去。

  这要是被奶奶给抱下去,再想上来,可就要看大白乐意不乐意了。

  每次想要叫大白背着他们到处转悠,可是要给大白进贡些好吃的才行——而且还得是自己洗干净的,就连叫保姆阿姨帮忙都不行。

  也不知道大白到底是怎么判断胡萝卜是不是他们亲手洗的。

  “好吧好吧,不过奶奶可要问伯伯的,你们没有骗奶奶吧?”南田雅子再次向三个小萝卜头确认一下。

  “没有没有,伯伯刚刚说的。”

  “嗯,是我说的。”空气中突然冒出了柳生元和的声音。他可不想等着妈妈专门开口问他。

  现在赶紧开口解释,可以让老妈知道,自己随时关注着三个小萝卜头呢,这也是一种表功。

  “那元和你要仔细注意一点,不要让孩子们受伤了。”

  南田雅子总算放下心来,只要长子关注着,以他就连天上乌云都能一驱而散的神威,想护住几个孩子绝没有问题。

  “放心吧妈妈,大白本身也足够保护他们——大白,给宝宝们加个保护网。”

  “呦——”白鹿昂首向天,发出一声长鸣。

  长鸣声中,白鹿背上、体侧,都有毛发在急速生长、延长、交叉、绞合,短短半分钟都不到,三个小萝卜头的腰部以下,被包裹在一副白色网袋里。

  “咯咯咯——”三个小萝卜头开始还有些吃惊,然后发现这个网袋似乎非常贴身、舒适。

  这个突然生长出来的白色网袋,本身就是白鹿身上的毛发编织而成,更是和白鹿浑然一体。

  有了这个网袋,三个小萝卜头不用在大白背上小心翼翼的坐稳身体,现在,他们左摇右摆也不担心掉下来了。

  “——————元和,大白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白鹿吧?”南田雅子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白鹿身上,突然生长出来的毛发,问道。

  南田雅子也算是心脏坚韧了,见到如此异象,也就是吃惊了那么两三秒——毕竟这个儿子制造的奇迹太多了,多一只神奇的白鹿,似乎也不算什么。

  “妈妈,大白是我制造纯生化生物的第一个成功案例,请给我保密,这种研究泄露出去会很麻烦。”

  柳生元和的声音不再是从空中响起,而是在脑海中直接出现。

  “元和,你现在都在研究些什么东西啊!”

  “嘿嘿,保密!”柳生元和的声音中有些顽皮。

  “这孩子!”南田雅子笑骂了一声。她终于放下心来。

  长子元和已经有好几年,没用这种小孩子的语气和自己说过话了。

  ——————————————

  赤旗,京城。

  “这是直到目前,我们特殊事务监察部对金鳌岛的分析报告,还有一份是日本新成立的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的社会影响评估报告。”一个中年人走进领导办公室,手中拿着一块电脑板。

  他一走进办公室,手里的电脑板就自动通过无线网络连接信息接口,在领导桌面上弹出一块全息屏幕,将要报告的内容显示出来。

  “哦,结论是什么?”

  “我们的结论是,金鳌岛很可能己经展开生化工程的大规模应用。而另一个结论是,至少在两年前,人工智能实际上已经在金鳌岛上展开应用了。”

  “从两年前开始,金鳌岛就不再对外招收实验操作人员,只是当时这件事并没有引起重视。

  我们只以为是部分研究项目已经完成,不再需要那么多研究人员。至于实验室自动化改造,现代各大实验室都有这个趋势,因此没有引起重视。

  但是从现在看来,结合最近日本以柳生财团牵头建立的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和他们推出的人工智能产品,我们认为,应该在两年前,金鳌岛上就研究出了第一个人工智能。”

  “那么金鳌岛大规模应用生化技术的根据呢?”

  “金鳌岛这两年采购的各项原材料,大部分都是培养基原料,数量之大已经不能用实验室研究使用来说明,除了生化技术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我们没有其他解释。”

  桌面上空各种动态图像一一显示,其中就包括柳生家作为吉祥物的那头白鹿。

  现在三维投影技术在世界上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能随身携带的便携化三维投影设备还没人研发出来,但是在研究所、办公室里,中小型三维投影设备虽然价格不菲,却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了。

  现在,在领导桌面上就自动生成了一张五年来,金鳌岛采购不同原材料数量的曲线图,而在另一侧,则生成了一张培养基的材料比例饼图。

  从两者图形比对可以看出,虽然数据上略有出入,但金鳌岛采购的各种原材料的比例基本上与培养基材料比例相符合。

  “那么以你看,金鳌岛到底展开了什么项目,需要这么多的原材料?还有,这么多原材料采购进去,他们的产品在哪里?”

  “目前金鳌岛人员只出不进,我们的人很难安排进去。

  当初建设金鳌岛研究院的时候,为了环境美观,大部分研究实验室都建在地下,所以现在想要通过卫星监控都没有办法。

  由于情报不足,我们目前还无法判断金鳌岛具体展开了什么项目,且金鳌岛到目前为止,只是大量采购原材料,并未对外提供任何产品。”

  随着中年人手指滑动,一项项结论一一滑过,展示在领导面前。

  “——唔,当初建设金鳌岛研究院的时候,将主体研究所建筑建设在地下,是谁提出的设计方案?”

  领导皱了皱眉,要是当年的柳生元和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步,那个年轻人就未免太深谋远虑了。

  “是建筑设计院的王院士,提出这个方案的理由是,地表作为生活空间更为舒适,而地下空间相对封闭,作为要求环境稳定的实验室更好一些。”

  中年人所在部门主要负责处理金鳌岛相关事务,对前因后果了如指掌。

  “呵呵,本来以为他不过是千年难出的武道天人,可居然还是一位难得的科学家——这些年来,光是药物方面的专利授权,他就已经称得上亿万富翁了吧?”

  “是的,根据统计数据,目前包括我国在内,各国支付的药物专利授权共计五百七十五项,金额累计大约七千两百亿赤旗币。”中年人查了查表格统计数据,回答道。

  “这么多!短短几年,他就弄出这么多药物专利?”

  “是的,金鳌岛这三年来,平均以每两天提交一项专利的速度进行研发,从提交专利涉及领域的顺序来看,专家认为金鳌岛已经完成了人体包括脑部在内的全系统图谱。最近三个月以来,金鳌岛没有提交任何专利申请项目。”

  “搞科研能赚到这么多钱,他大概也算是世界第一了。要是再过十年,他就要成为世界首富了吧?”

  领导不禁笑了出来。

  虽然一直说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但是真靠科研成为富豪的,在整个世界上都是凤毛麟角——这些凤毛麟角的科学家中,大多数人还是商业能力超过研究能力的。

  说句实话,要不是这位东方武道天人展现出骇人听闻的武力、与不顾一切的杀戮决心,早就有人去打他的主意了。

  就算现在,赤旗国内也有人提出建议,希望那位人间神祇放弃医药专利金收取,理由是这些专利费用太高,影响国内平民百姓购买能力。

  那帮混蛋也不看看,人家收取专利费用最高的药物,是那些蓝色药丸和一些针对性极强的特效药!那玩意老百姓要买那么多干嘛?提高生育率吗?

  医药流通环节到底有多黑,作为国家领导人还能不知道?一粒感冒药成本不到两毛钱,在药房卖八块钱就有人吵着说亏本,其中各环节的暴利绝对比人家收取的专利金要高出十倍。

  这也就算了,柿子捡软的捏,没能力保护自己,捏了也就捏了,毕竟舆论工具掌握在大家手里,一位人间神祇就算再厉害也只有一张嘴。

  但是对方是跟你讲理的人吗?

  当年在高句丽发生的事情,录像记录可还被保留着——那位一旦下定杀心,连大腹便便的孕妇也是一刀两断、一尸二命,在他刀下,只有敌我之分,哪有什么人性和怜悯之心,这帮混蛋还以为能靠舆论压制对方?

  反正政府是不敢冒这个风险。对了,提出动议的这些混蛋应该好好查一查,也许可以清理出不少腐败人员呢。

  到了国家上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派别立场,这些人说出的每句话看似公正,但是背后也带着不同集团的利益诉求,尤其是腐败分子——又快到换届选举的时候了,有些腐败分子是应该好好查一下,先把证据搜集起来。

  下一任上台的时候,正好用他们来杀鸡儆猴。

  领导的脑子转的飞快,从方方面面考虑问题,但是嘴里说话却是慢吞吞的。

  “你们的情报搜集工作还需要加强,以不触怒对方为底线,可以利用长明老师这条线,毕竟他在名义上还是道门护法嘛!赤旗还有他许多师兄师姐们,我们要加强感情联系,多去拜访多去走动,感情都是联络出来的。”

  “还有,你们考虑一下,能不能引入人工智能。机器人什么的,我们自己也造得出来,关键是人工智能,哪怕不能直接引入,也可以请他来做几次讲座,也可以给我们的同志一些启发。”

  “至于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这个公司我们可以给予政策倾斜,但是我们一定要获得部分话语权,尤其是大规模在国内推广之前,我们一定要保证程序中没有预设的后门程序!这个工作很困难,但必须要做,实在不行,我亲自去金鳌岛和他当面谈。

  至于他们担心泄密问题,我们一定要做好这方面的工作,让他们放心。赤旗不会让他们利益受到损失。”

  事实上,一般的一家新成立的企业,无论多大规模,都不会送到领导面前。

  说领导日理万机那是夸张了,但是他的时间安排的确是每五分钟为一个节点,要不是日本的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牵扯到社会自动化革命和人工智能,背后还有那位人间神祇的影子,根本就不会送到他这里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