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三十九章 白鹿

第三百三十九章 白鹿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1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31

  

  “思瑞卡,你也来了?”也许对艾米丽来说,今天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在新学校里可以看到自己的好朋友了。

  “艾米丽,你怎么才来?不止是我,现在咱们班有一大半人都来这里上课了!”

  思瑞卡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黑人女孩,性格开朗活泼,还是学校里的啦啦队队员。艾米丽最终接受了老爸的安排,到欲望牧场这边来上学,和思瑞卡的友谊也起了很大作用。

  事实上,在花旗的任何一所公立学校里,绝对看不到纯粹白人学生班、或者是纯粹的黑人学生班级的。

  除非该社区真的没有不同肤色适龄儿童,否则,哪怕只够给每个班分配一名肤色不同的学生,为了避免被人说是种族隔离,学校也必须作出这种混编制度。

  种族歧视在花旗政治领域就是个雷区,任何一个被标记上种族歧视标记的政客,基本上都可以和自己的政治生涯说‘再见’了。

  “不是吧,那岂不是说,连特瑞安他们这帮讨厌鬼也来了?”

  “别说特瑞安了,就连玛丽老师都来了。不过艾米丽,你不用担心,你看过新校规没有,这里可跟我们原来的学校规矩完全不一样,特瑞安他们现在可老实了,不会欺负你的。”

  “啊,我只看了惩罚部分——真是太吓人了,居然还有死刑!其他还没看,那么厚的一本校规,谁会去看啊?”

  艾米丽可不是什么好学生,这小妞连课本上字都认不全,还指望她仔细阅读一本那么厚的校规?

  “校规里说,新校园里禁止任何暴力行为,尤其是欺负同学的行为,会受到加重惩处的!”

  “可是,可是原来学校里也有这样的规定啊?”

  “嘘——,这里可是欲望牧场,这里拥有独立执法权、不承认未成年保护法的,要不校规上怎么会有死刑?”

  “天啊,思瑞卡,你别跟我说校规上的死刑是真的?”

  艾米丽吓了一大跳——虽然看到过校规上有死刑这个说法,但是艾米丽可没它当成真事。除了校园枪击案这种恐怖事件,谁听说学校会把学生处死的?

  “我也不确定,但可能是真的!你看,特瑞安他们几个比我们先来几天,现在正在那边努力学习呢,如果这里的校规不是这么严厉,你觉得,像他们这样的人,能安静的在教室里看书吗?”

  思瑞卡用手指了指,在教室的另一角,几个以前上课都恨不得吵翻天的男同学,居然很认真的捧着书在读,时不时还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

  欲望牧场为了让这些孩子们尽快适应新环境,尽量将来自同一社区、同一学校甚至同一班级的学生编制在一起。

  对于孩子们来说,到一个新环境本身就会产生不安全感,但是如果身边的同学或者老师都是熟悉的人,那么这种不安全感就会减少很多。

  迪特尔的现任市长约瑟夫*特伦迪在前一段时间,曾经亲自来到欲望牧场求见欲望之主,主要问题就是欲望牧场与迪特尔的关系该如何处理。

  换成在赤旗,那没啥好说的,无论多大的企业——非国有制企业——只要不服从政府安排,分分钟整死你。

  但是在花旗,政府和企业到底哪个更强势,大家得先掰过手腕再说。

  欲望牧场最近干的那些好事,瞒得过别人也瞒不过约瑟夫*特伦迪,他要是连这点消息渠道都没有,这个市长也干不下去了。

  正是因为如此,约瑟夫才更要来欲望牧场拜见这位欲望之主——明显市政府掰腕子掰不过欲望牧场。

  要知道,那可是十三位传奇!更恐怖的是,除了坐镇欲望牧场的负罪者布莱克*奥威奈特以外,谁都不知道另外十二位传奇到底是什么身份!

  先不说那位坐镇欲望牧场的欲望之主,单单是这十二位传奇,也许还不足以颠覆一个国家,但是他们要杀一个人的话,上至花旗总统、下到军方将领,没人敢说自己能保住性命。

  约瑟夫*特伦迪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不认为市长就是自己的终点,但是要更进一步,首先他要在市长这个岗位上做出成绩。

  现在看起来,迪特尔复兴已经是板上钉钉,自己这个成绩是稳了。以此为基础,就算是竞选总统,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底气。

  但是这离不开欲望之主的支持。

  这短短几个月,欲望教派在整个花旗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这段时间来迪特尔的游客中,大约就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是对欲望教派感兴趣,决定加入欲望教派接受洗礼的人,每天也有数千人之多。

  要知道,宗教的凝聚力远非党派可比,欲望教派有多少人,就代表有多少选票,而随着欲望教派的合法化,扩大化,欲望之主的支持对于约瑟夫的下一步发展就更加重要。

  具体交涉过程不一一细表,约瑟夫这次彻底放低姿态,以一个信徒来拜见神明、而并非以市长身份与柳生元和讨价还价。

  他需要欲望牧场的支持,不是想成为欲望之主的谈判对手。

  所以,现在欲望牧场范围内,欲望教派拥有了被迪特尔地方法律承认的独立执法权,迪特尔官方可以派遣观察团进入欲望牧场,监督记录欲望牧场的执法过程,但不能直接干涉。

  这是约瑟夫能够做到的最大让步。不是他不想更多出卖花旗的利益,只是他的职权范围顶多只能做到这里。

  也就是花旗这种每个州,都有自己的独特法律的奇葩地方,才能达成这样的协议,换做其他国家绝不可能。

  公立教育一直是迪特尔市财政的一大负担,现在欲望牧场愿意接盘,对于迪特尔市财政是一个利好消息,不过,为了保证迪特尔市民可以自由选择,公立学校还是保留下来一部分,但是学校规模明显缩小。

  这也是艾米丽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间教室里,不光看到以往的同学,甚至还能看到玛丽老师的原因——由于公立学校生源减少,现在玛丽老师也失业了,她不得不到欲望牧场来教书育人。

  ——————————

  “同学们,下面把书翻到第十页,我们从三角形的基本定义讲起。”

  这几天玛丽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原本作为公立学校的教师,她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这让她感到自己是被社会需要。

  可是一星期前,她被学校解雇了,解雇的理由很无奈,原本学校每个年级有七个班,现在只有三个班不到——学校用不着这么多老师了。

  不知道该干什么的玛丽,在茫然的走出校门以后,就被欲望牧场的人邀请来到欲望牧场继续任教——结果走进教室一看,还是那帮混蛋学生。

  不过仅仅过了三天,玛丽就觉得有些不对——花旗是九年义务教育,没有什么小学升初中考试,九年就是连续读下来的。

  这帮混小子玛丽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来这里上课的第一天,有两名学生在课堂上打了起来,被欲望牧场一位身高两米、胳膊上满是刺青,像黑道人物多于像老师的教职员工直接拎出了教室。

  那是真拎出去,这位壮汉左右手一手提一个,两个身高都在一米五以上的男孩就这样被脚不沾地的拎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艾丹和詹恩两个小子嘴里还骂骂咧咧,同学们也在起哄看热闹,但是不久以后,教室里的电视墙就自动打开了——在电视屏幕里,艾丹和詹恩抱着柱子被绑住,每个人被抽了三鞭。

  从特写镜头上可以看到,艾丹和詹恩背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了三条血印,他们的惨叫声,就算隔着屏幕也让人毛骨悚然。

  玛丽是捂着嘴,才勉强让自己不要惊叫出声来。至于学生们,更是一个个面色惨白,估计要不是欲望牧场这里严格控制出入,这些学生们当场跑路的也大有人在。

  下面的课,课堂纪律好了许多。

  别说没有学生在课堂上打架,学生们甚至连喘气都放轻了声音,整个教室只有玛丽的声音在课堂中回荡。

  这还不算,后面的数天玛丽发现,自己的学生们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们上课遵守纪律(这个不稀奇),下课也继续努力学习——这样的学生可太好教了,做好了预习以后,她讲什么学生们都明白,偶尔有不明白的,玛丽再重点讲一下,他们也就明白了。

  作业也不用玛丽布置,书后面的题目学生们主动会去做,根本不用提醒。

  只经过短短两个星期的时间,玛丽已经完成了以往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完成的教学进度,而且这些学生各个知识点掌握的都比以前扎实多了。

  玛丽拿出一份随堂测试卷当堂测试,竟然有百分之九十的学生成绩在九十五以上(这里叫做A+)——除了刚过来的艾米丽和思瑞卡之外。

  现在的玛丽觉得,‘禁止体罚学生’的教育制度简直就是狗屁,体罚是完全必要的!是值得大力推广的!

  艾丹和詹恩两个坏小子,现在对于课堂纪律的重视程度比谁都强,他们这次随堂测试也一样拿了A+,要不是玛丽亲眼看着他们努力学习到日渐消瘦的程度,她肯定怀疑他们作弊了。

  ——————————————

  “嗯,看来单纯的联动机制还是有些问题。”柳生元和拿着从迪特尔传来的报告,不觉有些沉吟。

  单纯奖励性质体内联动机制,会让人产生一种越学习、越快乐,进而不可自拔的感觉,这种感觉从原理上和吸毒没啥两样,只不过没有吸毒那么大的依赖性罢了。

  在迪特尔成人身上的生物开关,是柳生元和通过遥控进行控制,目前不存在过度的问题;但是在学生身上进行的实验,是通过人体联动自动进行控制,这就产生了一个度的问题。

  通过监控系统发现,目前已经有多名学生出现体重下降现象,精神也过度疲劳的迹象出现。

  这要是出现十个八个学习过度努力,导致活活累死的学生,那就算傻子也知道欲望牧场的学习方式有问题了。

  “看来,在联动机制中,还是得再设计一个安全阀才行。”柳生元和随手记了一笔,柳生家的第三代再有几年就要开始学生生涯了,要在他们开始学习以前,把这种机制调节完善才行。

  “伯伯,伯伯!”萌萌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三个小萝卜头前后脚,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位保姆。

  “是小叶子啊,你们是来看伯伯的吗?”柳生元和很高兴的把手中电脑板放下,低头问道。

  “伯伯,大白呢?我们是来找大白的。”事实证明,什么无敌威名、人间神祇,对于小萝卜头们来说,就是一片浮云。

  “啊,伯伯伤心了,你们竟然是来看大白,不是看伯伯。”柳生元和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伯伯乖,不要伤心啊,我们也是顺便来看你的。”一个小萝卜头安慰道。

  “是啊,是啊,伯伯我们也顺便来看你的。”

  “可是大白呢——?”

  “好的好的,大白马上就来了,你们不要急。”柳生元和挨个揉了揉三个小脑袋瓜——这就是柳生家的第三代了。

  “呦呦——”一只巨大的白鹿从门口走了进来,叫了一声,好像是在打招呼。

  一般的鹿要比成年骏马小上很多,但是这只白鹿体型超乎寻常的巨大,块头比得上一匹夸特马,鹿角不像是一般麋鹿那样枝枝叉叉,倒是有几分像是传说中的龙角,整整齐齐的左右两根,每根角上面只有一个分叉。

  “大白大白,你今天过得好吗,伯伯给你吃胡萝卜了吗?我带了胡萝卜给你呢!”

  一个小萝卜头双手举起一根洗的干干净净的胡萝卜,奶声奶气的说。

  白鹿的眼中闪过一丝人性般的无奈,低头叼起这根比手指粗不了多少的胡萝卜,在大嘴里转了两转就消失了。

  然后,白鹿四腿一屈,整个爬伏下来,叼起一个小萝卜头的衣领,转身将他放在自己的背上。

  “还有我,大白,还有我呢!”

  三个孩子一个接一个被叼到白鹿背上,然后它背着三个孩子缓缓站了起来——一般的鹿,从卧在地上到站立起来,多少有些弹跳而起的意思。

  而这只白鹿的背部,在它缓缓站起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一种绝对水平状态。

  “大白我们走,先去看奶奶!”

  “不,大白,先去看妈妈!”

  “不,大白,我们先去看爸爸!”

  三个小萝卜头在白鹿背上大呼小叫。

  白鹿悠然朝前走去,头颅高高昂起,有时还顺口叼个花、叶子什么的解解馋。

  两个保姆连忙跟上,她们一左一右走在白鹿边上,眼睛盯着孩子们,生怕孩子们从鹿背上滑落下来。

  这三个孩子都还不到三岁,这只特别巨大的白鹿背部高度少说也有一米六,在光溜溜的背上连个鞍子都没有,让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坐在上面实在太不安全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