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溶解

第三百三十六章 溶解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1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27

  

  迪特尔市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这种变化通过传媒、报纸和网络飞向花旗的各个角落。

  这种变化引起极其热烈的社会争议和讨论。

  当然,欲望之主的教义也被社会学专家、哲学专家拿上案头,在脱口秀、大学辩论会成为了热门话题。

  人性到底是善良还是邪恶?自私到底是因为生活条件所迫还是人类心中的贪婪?为什么在迪特尔,恶棍和流浪汉也可以表现的乐于助人、彬彬有礼,不亚于任何一位绅士?

  是因为欲望牧场给他们提供了免费食物和住所?是因为欲望牧场免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所以人性的光辉爆发出来?

  还是因为欲望牧场为他们提供了信仰?让他们的心灵有所寄托?

  这种讨论是如此广泛而热烈,甚至已经成为一个西方社会的热点话题。

  日本这种位于亚共体东方文化圈的国家感受还不算深刻,但是在欧盟、在英国,这种话题同样在王室中产生了热烈反响,就连嘉妮特和柯罗尔和圆桌议事也在讨论分析这种现象。

  要知道,这种现象不是发生在个人身上,而是发生在一个庞大而开放的城市里,人人都可以看得见、摸得着。

  它既不存在弄虚作假的可能性,同时具有被复制推广的价值。

  ————————————

  别说什么只有东方赤旗在研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实际上,这种思想本身就起源于欧洲,欧洲的社会学家和哲学家,对于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认识也未必比赤旗的专家差到哪里去。

  只不过由于政治制度的原因,欧洲那帮专家没有从国家层面上具体实践的机会而已。

  但是,对社会制度的改良,花旗和欧盟的相关专家也一直在动脑筋——像东方赤旗那样靠暴力革命让无产阶级掌握政权是肯定不行的,别说革命动乱会对社会稳定造成伤害,就算大富豪们也不乐意啊。

  但是欧盟近代以来,国家福利提高,各种保险、养老金和失业救济制度的出现,本身就是社会主义思想对现有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的改造——实际上,西方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数量恐怕还要超过东方的亚共体。

  近代西方文化讲究的是追逐梦想、而东方的传统文化是脚踏实地。这两种文化到底孰优孰劣很难分出高下,只能说各有优点,到底谁能在文明长跑中笑道最后,还要看未来的发展。

  (西方的传统文化就别提了。中世纪时代,西方人活的基本上比猴子强不到哪里去,连古希腊、古罗马时代都不如,简直是开历史倒车,其中圣主教罪莫大焉。)

  ——————————

  这种话题是如此吸引人心,甚至导致《资本论》和共产主义著作的销量都提升了不少,就连莱拉妮也被卷进这种讨论之中——谁让她是英国王室最大的底牌呢?

  柯罗尔还提议,让莱拉妮去试探一下那位欲望之主,最好能从祂那里弄来第一手资料。

  这可比那帮专家通过观察迪特尔市的种种变化,来倒推欲望之主到底做出了什么决策来得方便多了。

  柯罗尔想得倒是很好,可是以莱拉妮对那位欲望之主的知根知底,她根本就不想去花旗的迪特尔。

  她比柳生元和的待遇差不了多少,想去花旗,得花旗总统亲自签名同意才行成行,要是那位欲望之主当真是一个可以试手的对象也就罢了,一个柳生元和的分身还不值得她专门跑一趟。

  倒是去东京挺方便,连签证都不用,只要打个招呼就行——反正那地方已经有一个人形战略武器柳生元和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个莱拉妮。

  正好上个月,小林樱说起要收购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做游戏,两件事变成一件事,莱拉妮干脆就直接奔着日本来了。

  “妮妮姐,这边这边!”当柳生元和的私人专机降落在东京机场的时候,小林樱早就等在停机坪上了。

  莱拉妮虽然贵为神下,可英国王室被无数人眼巴巴的盯着,想要买一架私人飞机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每次她过来要么是乘坐客机,要么干脆让柳生元和的私人飞机去接她。

  “元和他现在忙什么呢?研究有进展没有?”

  “嘿嘿嘿,他现在可忙了——正忙着带孩子呢!”小林樱幸灾乐祸的嘿嘿笑了起来。

  “————”

  ————————————

  柳生元和没有回到金鳌岛,就算他的身份地位再高,在老娘面前也不好使。

  不过,他正在努力说服母亲南田雅子打消这个主意——这么宝贵的时间,怎么能浪费在带孩子上面?

  “奶奶,奶奶,我们来看你啦!”

  随着一阵奶声奶气的喊声,三个小萝卜头一股脑儿从门外冲了进来。

  这三个孩子是两男一女,两个男孩名字分别叫做柳生执、柳生进,女孩的名字叫做柳生夜。

  他们的年龄很相近,都是两岁多一点。当年,柳生明光十七岁就弄出人命,不得不奉子成婚,现在三年过去了,这几个孩子已经能够满地乱跑。

  不过,柳生元和还是第一次离这么近,看到这三个孩子。

  说句实话,柳生元和现在对孩子很有些心理阴影,这种阴影不止是因为他很难拥有自己的孩子造成;

  更多的是与那次在英国伦敦,第一次展开封神大阵沟通意识海的时候,一不小心,抹灭了自己两百位小小克隆体刚刚萌发的个人意志有关。

  从那以后,每次见到这种小孩子,柳生元和总是不自觉的有些内疚。

  像柳生元和这等境界的高手,对自己内心中的每一个念头产生的原因都清清楚楚,绝不会出现什么莫名其妙灵机一动,跳出了一个新念头的可能性——如果有,那必然是外部力量插入引导的结果,会被第一时间识别出来。

  可正是如此,柳生元和才更明白自己内疚的源头。

  所以这三年来,柳生元和除了远远的看过这三个孩子以外,从未接近过他们。就连每个月一次给家人调理身体,他也避开了这三个孩子。

  倒不是他对弟弟的孩子有什么不满,而是幼儿处于快速生长,新陈代谢旺盛而不稳定,他也没有这方面的实验数据,怎么敢在柳生家第三代继承人身上动手?

  这种事再小心也不为过啊,等他们满六周岁,大脑发育完成,各方面基本稳定以后,柳生元和才会考虑为他们调理身体。

  在那之前,他还得在别人身上试试手才行——反正孤儿院里各种年龄段的孩子多了去了,别人家的孩子柳生元和就不那么在意了。

  “叫伯伯!”柳生明光在后面叫道。

  跟在三个小萝卜头后面进来的,是柳生明光和他的三个妻子,后面还跟着几个穿着保姆、护士。

  “伯伯好——!”三个小萝卜头一起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然后赶紧钻到南田雅子的背后,确认自己安全以后,才从南田雅子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看着这位有些陌生、又似乎有些眼熟的伯伯。

  “你们好!”柳生元和挤出了一个笑容。

  “伯伯,你是谁啊?”女孩的胆子倒比两个男孩还大,主动问了一句。

  “哼,看看你、一个当伯伯的,到现在侄子侄女都不认识你,做研究就那么重要?”南田雅子不满的说。

  “——”柳生元和无言以对,就算他修为通天彻地,可是对于母亲的这种责备也难以辩解。

  “给我好好带几天孩子,别总是躲在实验室里,我也不要求你带出什么花样,能让他们身体健康就好。”

  说着,南田雅子弯腰抱起身边的小女孩,继续说道:

  “小叶子,他就是你们的伯伯柳生元和,元和伯伯可厉害了,会变好多好多魔术,让他给我们变个魔术好不好?”

  “好啊,好啊。”两岁多的小孩哪里明白什么是魔术,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

  “明光,哥哥他带过孩子吗?”柳生明光的妻子之一,主要负责照顾孩子的橘原担心的问。

  这位元和哥哥鼎鼎大名、神通广大,按说她不该有这样的顾虑,可是三个孩子实在太小了。

  当过母亲、带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她们总觉得别人带孩子的方法不对,只有自己的方法才是最正确的——当然,现代女性往往比较懒惰,懒惰也会战胜责任感,她们倒不在乎谁来带孩子,只要对方人靠得住,自己又能省力就行。

  柳生财团的第三代,其实并不缺人照顾,就这三个孩子,整天围着他们转的专业人员就足足有十一名,其中包括营养师、护士、保姆和婴幼儿教育专家。

  “放心,哥哥是世界第一的人体学专家,家里那些医生护士,怎么可能比得上哥哥。”

  “可是——”

  “没什么可是,能让哥哥出手照顾,是他们千载难逢的机会——哥哥整天沉迷于研究,要不是妈妈开口说话,孩子们不会有这个机会。”

  “啊——?”看着房间里的场景,橘原突然担心的轻声惊叫起来。

  房间里传来孩子们‘格格格’的笑声,三个小萝卜头开心的在空中载沉载浮旋转,像是坐在一个无形的旋转木马上面。

  然后,摇铃和其他乐器无风自动,演奏出欢快的儿童音乐,各种玩具开始在空中翩翩起舞,小熊、小兔子像是活过来一样,在孩子们身边飞舞。

  三个小萝卜头的笑声,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

  等到小林樱带着莱拉妮,回到柳生家祖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莱拉妮姐姐!您来了?”柳生明光的三个妻子都高兴的叫了起来,她们是莱拉妮的崇拜者。

  “小橘、相川、千夏,我来找柳生元和有点事。咦,他也有陪孩子玩的兴致?这倒是少见。”

  虽然还没进入房间,但是莱拉妮如同目见一般。

  “是妈妈要哥哥照顾孩子的,这样可以让孩子更健康的成长。”相川赶紧回答。

  “那倒也是,这个世界上,对人体研究他要说是世界第二,也没谁敢说自己是世界第一了。”

  莱拉妮不进去,她站在门口、望着房间里面的情景。

  三个小萝卜头在空中自由的飞来飞去,张牙舞爪试图抓住那些同样在空中飞舞的玩具,可惜,玩具似乎比他们飞的还要灵活那么一点点,三个小萝卜头到现在,也没有成功抓到任何一样东西。

  不过,三个小萝卜头倒是开心的大呼小叫,孩子享受的是这种空中追逐的过程,并不在乎是不是抓到了玩具。

  柳生元和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抵消重力的环境,朝哪里飞是这些小萝卜头自己做出的决定。

  柳生元和只是根据他们的意图,让这三个小萝卜头的想法变成实际飞行行动而已。

  这等场景其实极为骇人听闻,不过,柳生家的成员对此倒是很容易接受下来,毕竟当时南田雅子四十岁寿辰的时候,这位曾经拨开漫天乌云,就为了让母亲的寿宴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与那天相比,眼前的这一幕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当然是柳生家自己成员的看法。

  在房间里面,随着三个小萝卜头一起过来的几个保姆护士,下巴已经明显出现脱臼的征兆。

  ——————————

  “明光,你要去哪里?”莱拉妮头也不回的问道。

  “额,妮妮姐,我——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了,对,我的论文还没写完,明天要交了。”

  “哼,你最近很出风头啊,连胜六名高手。”

  “妮妮姐,那是谣言、谣言!师兄师姐们就是各出一招试试我,根本没分胜负,大家就是切磋一招。”

  “小橘、相川、千夏,这小子最近有没有出去勾三搭四?”莱拉妮转头问道。

  “莱拉妮姐姐,应该没有吧,我没听说过。”相川想了想,回答道。

  柳生明光长出一口气,他有些后悔,娶了三个妻子的他,不但没享受到妻子们的争相侍奉,反而大有被妻子仗着人多势众,联手镇压的趋势。

  三个妻子背后,还有小林樱姐姐给她们撑腰——小林樱姐姐背后还有莱拉妮姐姐的强势威胁——最后,还有哥哥的身影在其中隐隐出没————

  “妮妮姐,我们先去我那里歇一歇,元和他难得这么高兴,让他和孩子们多玩一会儿吧。”

  从门口这个角度看过去,房间正中央盘坐在地上的柳生元和,脸上那种生硬的笑容慢慢变得柔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溶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