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 母亲的苦心,迪特尔的新生

第三百三十五章 母亲的苦心,迪特尔的新生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24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25

  

  这三年来,柳生家几乎人人忙的脚打后脑勺,就连柳生明光的三个小妻子,都不得不让其中一人带着孩子,另外两人抽时间去财团各个部门巡视检查。

  当然也没人指望她们能做写什么,但是作为柳生家一员,这种积极工作的姿态,可以避免下面的工作人员产生懈怠,而且也可以让这几个女孩安心一些——能够找到自己位置,知道自己被柳生家所需要,对于嫁进柳生家的她们,是很重要的。

  而且柳生明光是柳生财团的指定继承人,她们三个作为柳生家继承人的妻子,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而且这样忙碌起来,对于家庭内部关系也有些好处。

  毕竟那种无聊的深宅大院宫斗戏,也不是全无依据,这全他妈是闲出来的,要是每个人都要负责自己的一摊事务,那工作都来不及,谁有功夫算计来算计去?

  更何况柳生家摊子铺的大,家人却只有这么几个,全家上阵都捉襟见肘了,谁还能闲着?

  不过,柳生元和与小林樱两人倒不怎么参与柳生财团的运作事务。

  柳生元和不用说,他少出头露面一些,就算是帮忙了——世界各国给他建设金鳌岛研究院,就是为了让这位大爷尽量少出来接触人间烟火。

  至于小林樱,她自己的事情也不少——她也组建了一个自己的草台班子,在许多朋友的帮衬下,总算能把连锁医院和孤儿院运作起来,自己的事情都焦头烂额,哪有时间管柳生财团的事情?

  而且,她还计划明年要收购一家游戏厂商,开发一款让自己满意的游戏出来,毕竟总是玩别人的游戏,其中很多设置让小林樱不是那么满意。

  别的不说,光是现有技术对游戏人物操控细节水平,弄个枪战类的游戏也勉勉强强,看起来还有些不甚流畅,要是想弄个格斗类游戏,现在市面上,所有的游戏引擎都不能满足小林樱的要求。

  可是柳生元和在小林樱面前露出了一些老底,那是人工智能诶,这玩意不用来打游戏多可惜啊!

  所以小林樱要忙的事情可就更多了。

  何况作为柳生家长子的妻子,她也得适当避嫌,她身份特殊,如果过多插手柳生财团的事情,也许会让别人产生误会。

  然而,到了新年的那一天,按照柳生家家主柳生和岛的规定,所有柳生家成员,无论多忙,都必须放下手里的工作,回到祖宅与家人团聚。

  ——————————

  “对,把这张照片挪过来一些,放在这里!”南田雅子指挥两个机器人和三名仆人,正在布置餐厅。

  在外面,中野大茂率领几名仆人中的小头头,正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检查过去,务必保证所有细节全部到位。

  现在柳生家已经不是那个一家人坐在客厅里,随便一张小餐桌就可以一起坐下,看着电视过新年的正常人家庭了。

  不说别的,柳生明光的孩子们总要有个位置吧?这些小不点作为柳生家的第三代,一个个可讨人喜欢了,别说柳生和岛夫妇,就算小林樱也很喜欢这些小东西。

  不过,忙忙碌碌时间过去的总是很快,当柳生元和走入餐厅的时候,其他家庭成员已经都到齐了。

  这当然不是柳生元和在自己家人面前耍什么大牌,要最后一个出场,而是老爹老娘亲口吩咐,让他作为柳生家的压轴台柱,最后一个出场。

  南田雅子还有一个不太好开口直说的隐藏意思是:

  让柳生元和镇住柳生明光的三个小媳妇,让这三位知道,柳生家虽然不是什么历史悠久的大家族,但是底蕴雄厚之处,还要远远超出那些家族。

  说起来,这种心思颇有些小家子气,但是南田雅子也不是什么大家出身,能想到这点就算是不容易了,要让她一下子变成那种不动声色就能摆平一切的女王级人物,的确也有些为难。

  这三位小姑娘进入柳生家的时候,柳生家已经发达起来了,不像是小林樱,那是与柳生家一同起于微末,跟南田雅子更是同生共死过,感情胜过亲生母女。

  如果说小林樱乃是柳生家的嫡系主人,这三位只好叫做外来媳妇。

  柳生家具体的新年家宴过程不再一一细表。

  总之,作为一家之主的柳生和岛回顾过去、展望未来,雄心勃勃的制定了柳生家未来十年发展规划。

  作为真*一家之主的南田雅子则抛出柳生家的家规一份。另外还有一份据说是为了培养柳生家的继承人,苦心定制的柳生家第三代成长计划。

  母亲南田雅子的柳生家第三代成长计划一经宣布,别人也就算了,柳生元和的脸色可不怎么好——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带孩子好不!就算那是弟弟的孩子,他也没做好这种思想准备啊。

  偏偏南田雅子觉得自己长子武道超凡入圣,对人体的认识更是举世无双,让他来负责孙子们的身心健康,那是妥妥的万无一失。

  再说,自己这个长子年纪轻轻功成名就,却整天呆在实验室里,这可不是呆了一天两天,而是已经好几年了!

  长子柳生元和本来就有些内向,何况就算是正常人,天天过这样的生活,几年下来也要变成变态了。

  这些年来,长子元和的身上,渐渐连人味都淡化了,除了对家人好一些,对着其他人简直连话都懒得说一句。

  这样下去,难道自己还真的要看着元和他要成为一尊木雕泥塑的神像不成?

  跟丈夫和岛商量过,可丈夫柳生和岛说,长子元和他已非凡人,让自己不要从凡人的角度看待儿子——南田雅子根本不认同这种说法,长子元和就算成为了神明,那也是自己的孩子。

  当自己发现他可能出了问题,难道能因为长子成为了神明,做母亲的就装聋作哑、不管不问?

  让柳生元和他带带孩子,也许能多少沾染一点孩子的天真气息,别总是带着一种疏远、淡漠的感觉。

  现在就连二儿子柳生明光,看见这个哥哥都尊敬的像是拜神一般自己的丈夫和岛——他可是元和的亲生父亲——见到元和这个孩子,有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加个尊称——您!

  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南田雅子虽然只是一个家庭妇女,对道门种种秘辛与禁忌根本一无所知,但是仅仅从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关心,她也发觉了自己的长子不正常的地方。

  这已经是南田雅子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一个母亲,在绞尽脑汁以后,能够想出来的最好方法了。

  ————————————

  迪特尔、欲望牧场。

  “我主,乔纳森向您祈祷。”乔纳森跪在自己的房间中,虔诚的祈祷着。

  不过他的祈祷内容可不像是信徒对主的祈祷,倒是更像是员工在对老板汇报工作。

  “迪特尔市区已经没有成规模的黑帮,毒虫会、摩托党和死神联盟都已经彻底崩溃,他们的产业大部分被我们接管,但是许多不符合您教义的场所,我们不知道是不是该经营下去。”

  “另外,迪特尔市警力严重不足,现在毒虫会他们彻底消失以后,治安情况反而更加混乱了,市长约瑟夫先生找到我,希望欲望牧场能够负责维持迪特尔市区的秩序。我主,我该怎么办?难道能用黑帮的那一套去维持秩序吗?”

  “另外,发展信徒的工作进行的不太顺利,在穷人中间,我们发展了许多信徒,但是在迪特尔郊区的白人区中,他们对我们抱有很大戒心。

  我们的支持者中间黑人太多了,迪特尔这里的种族歧视严重,许多人对我们派去宣讲教义的信徒,常常抱持敌视心态。”

  “我主,请您示下!”

  乔纳森吃力的保持着跪姿祈祷。

  欲望之主从来没有要求过信徒祈祷时必须跪着,但是乔纳森作为第一批欲望之主的信徒,亲眼见过欲望之主真正形态。他坚持自己一定要跪着祈祷——要知道,乔纳森这样的胖子跪着祈祷也是很吃力的。

  “起来吧,乔纳森。”无形的力量从地面涌起,将乔纳森整个人托起半空。

  “我主——!”

  “我知道了,维持秩序是必须要做的,没有秩序就没有发展,我会召回几位使徒来帮助你,欲望牧场需要一个安定的外部环境。

  没有必要拘泥于形式,只要能够维持一个安定安全的迪特尔,具体手段不必太在意,你放手去做吧——所有的罪孽都归于我,我就是为此而来。”

  “是,我主。”被托起来的乔纳森感动的热泪盈眶。

  “其他事情顺其自然,不可违背教义,那是我们的底线。”说完这句话以后,无形的力量将乔纳森轻轻放在椅子上。

  欲望牧场本身就是柳生元和的生体细胞作为骨架,建立而成的活体建筑,在这个范围里,柳生元和的力量可以近乎无损传递。

  也就是说,在欲望牧场范围里,柳生元和就算不是全知全能,也差不太多了。

  人这个玩意非常奇怪,乔纳森这种白手起家的黑帮老大,用铁石心肠都不足以形容——那完全是一副黑透了的心肠。

  可是自从他追随欲望之主以后,顿时洗心革面,现在谁看到这位前黑帮老大,都得说一句‘真是一位虔诚的信徒’。

  当然,由于欲望之主的教义与圣主教区别很大,这位乔纳森倒也没有戒绝女色什么的——可他现在是靠追求而不是强迫女人上床,这就很不容易了。

  你说这么个胖子谁会喜欢?那你就太小看乔纳森了,男人的魅力可从来不是光看外表的。

  再说,在欲望牧场内部,禁止信徒拥有财富意义上的个人财产(比方说花旗币什么的,在欲望牧场内部是没有的,但是你自己喜欢的布娃娃、变形金刚玩具之类,是可以属于个人的。);

  但是欲望牧场外,并不会把信徒的个人财产没收。

  也就是说,每个人在欲望牧场内是完全平等的,但是在欲望牧场外面,依然有财富和社会地位的差距。

  乔纳森在欲望牧场外,可还是大富豪一名。

  ————————————

  花旗也有新年的概念,只不过花旗那边的新年并不像东方亚共体这边如此隆重,他们更看重的是圣诞节。

  不过,这个新年迪特尔却发生了许多变化。

  首先,街道上更加干净了。

  这个干净是有两重意义。

  第一重意思是迪特尔这十年来,第一次有人主动进行义务劳动、打扫街道、修整路边设施,这些人忙忙碌碌,让整个市区看起来有一种跟以前截然不同的活力,似乎整个城市都活过来似的。

  第二重意思是,街道上不再有邋里邋遢的流浪汉,也不再有总是虎视眈眈盯着过往行人、眼神中不怀好意的不法之徒。

  其次,现在的迪特尔市区,走在街上的行人脸上多半都带着笑容。

  穷人们不必发愁冬天的居所和食物,这些都可以在欲望牧场中免费获得;

  富人们也眉开眼笑,迪特尔城市的重新振兴,对每一个迪特尔人来说都是好消息,富人的赚钱会比以前更加容易。

  更何况,在花旗这种地方,就算是其他大城市,到了晚间孤身一人走到偏僻街道上,也难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可是现在的迪特尔,各种犯罪案件大幅下降——这么说也不太对,其实案件数量在短时间内甚至攀升了一个数量级,但是很难得的是,绝大多数警察和政府官员,都对此喜闻乐见。

  这么说吧,抢劫者被打断了手;强奸者被没收了作案工具;盗窃倒没那么严重,不过是服劳役罢了。基本上创造的价值要比盗窃的物品高上五倍就算劳役结束,当然,你要是盗窃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也不用担心,不会让你劳役到死,顶多十年封顶。

  至于拐卖儿童、非法售卖人体器官者(非器官原主人自愿的话)以及其他天怒人怨的重罪者,不会有机会进入监狱浪费纳税人的钱,据说这些人都‘自愿’用他们的身体,为人类发展做出杰出贡献——通常也是最后的贡献。

  每一件案件都被迅速侦破,罪犯往往不会进入复杂的司法程序,而是悄无声息的人间蒸发,轻罪犯则是穿上欲望牧场工作人员背心,和其他欲望牧场派遣的工作人员一样,走在迪特尔街头为大家提供帮助。

  按说这种私刑也是犯罪,但是上到迪特尔的警察局长,下到百分之九十九的迪特尔市民,大家都视而不见——就连新闻媒体也和瞎了一样,对这种情况根本不加以任何报道。

  街道上,穿着欲望牧场统一背心的人们坐着小车四处巡游,他们清扫街道、修缮长椅、还有的甚至会帮购物者拿一些东西,而冒充牧场工作人员的自然会有牧场人员出面迅速带走,这些人的下场一般不甚美妙。

  这在以前的迪特尔简直是不可想象。先不说有没有人愿意这么干,就算愿意也没人敢把自己的东西,放心交给陌生人拿着。

  而现在,似乎那些被称为垃圾、渣滓、迪特尔的社会毒瘤的前流浪汉们,一个个突然变得乐于助人、道德高尚起来。

  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迪特尔的大街小巷,整个迪特尔市似乎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不过,呆在网中的人们,觉得这种安全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