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三十章 神祇投影,七年之约

第三百三十章 神祇投影,七年之约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86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18

  

  长元名手中刀光如殇殇激流撞击千载绝壁,刀光霍然倒卷。

  长元名算是运气不错的人,他能够晋身剑圣已经算是机缘巧合,是多种难以复制条件叠加的结果。

  长元名晋身剑圣以后,不但觉醒了每个剑圣都有的心眼,还另外觉醒了一门控制大气的异能——说起来这种控制大气的异能,其实也只能算是异能中大路货色,只不过在长元名手中却是大放异彩。

  长元名当然不像柳生元和这等练就先天一炁、晋身先天真人的变态来得强横。

  他所谓的控制大气也没办法和柳生元和的先天剑气相比,但是长元名将这种控制大气的异能结合了柳生秘剑的养势秘法,竟然也能在自己进一步推演出来的剑法中,演化出长江大河的滔滔之势。

  长河般的刀光倒卷而回,护持着长元名的身躯下沉、流转,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硬生生从布莱克的大手笼罩之下钻了出去。

  然后,刀光暗淡下来,变成一道蜿蜒急转的河流,绕着吃瓜群众的人群,四面八方无规则游走不定。

  长元名可没有什么不伤及无辜群众的想法,他的道德水准还比不上柳生元和呢,虽然他不会故意去杀伤这些吃瓜群众,但是能利用这些看热闹的白痴,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长元名也不会有半分犹豫。

  不过,此刻长元名一边在借机蓄势,另外一边,他心中的震惊也不用说了。

  要是欲望之主当前,他全无还手之力也就罢了,毕竟老师曾经说过,欲望之主有可能是他那个层次的高手,自己不是对手完全正常。

  可是,自己此刻面对的不过是欲望之主座下十三位传奇之一,人家赤手空拳与自己交手,任由自己施展最得意的剑法。

  然后却硬生生从自己剑势中最强一点,只用一只手就化解了自己攻势不说,而且那只手简直像变魔术一般出没不定,如水银泻地一般的渗透进自己的剑光——这等武道造诣,是长元名是从未见过的。

  当然,那位神下莱拉妮,可能要比这位还要强,但是那种强是另一个层次的强,是力量上的强大,而不是这种技巧上的压制——那位神下压根就不会去锁拿什么刀背,人家直接硬抓刀锋的。

  而这位布莱克阁下的武道造诣单以技巧来说,恐怕还在那位神下之上,至于老师柳生元和在技巧上,是不是能超过这位布莱克,长元名不敢下结论,毕竟他这两年从未见过老师拿起剑。

  也就是说,单以武道技巧方面来说,这位布莱克阁下是他见过的第一人!

  此刻,长元名人刀合一,整个人躲藏在刀光中贴地八方急转,多次在人群中穿过。

  实际上,长元明和布莱克两人决斗的地方,是在欲望牧场的一处大厅里。

  这里虽然宽阔,但是除了这两位,旁边还有许多来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呢,花旗人对于看热闹的心思绝对比东方人还要重,尤其是这种世所罕见的传奇级武道大师决斗,那是赶都赶不走的。

  长元名如今已经踏入剑圣境界。

  日本的武道修行虽然有些急功近利,但是不可否认,从人体神经和生物电流入手修行的武魂法门,的确让日本剑士的反应速度比走上其他道路的修行者出手更快上一筹。

  更何况柳生秘剑本身就注重培养气血根基,正好弥补了日本武魂修行法的这一短板。

  当然,有利也必有弊,按柳生秘剑的修行法门,如果不是柳生元和亲自指导,为弟子们量身订做,甚至还要操控弟子身躯,为他们演示种种内部气血搬运之道的话,那么日本剑道修行进步神速的特点也别提了。

  长元名此刻气脉悠长、刀法反应神而明之,在人群中如此急速穿行,居然也没有伤到任何一位吃瓜群众。

  只不过,他虽然没伤到人,却不代表吃瓜群众们不害怕。

  寒冰彻骨的剑气在身侧擦过,就好像与死神擦肩而过,除了离得比较远的看客还在兴高彩烈的摆弄手机/照相机/摄影机之外,离得近的人却纷纷在惊叫中乱做一团。

  “哼!”

  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人群,布莱克不满的低哼一声,他两手朝下一压,左右一分,汹涌的气浪从地面涌起,托着这数十位惊慌失措的吃瓜群众离地一尺,平平飞出十米外、稳稳落在地上。

  剑圣意志影响范围内,冷都是小事,其中蕴含的剑意对常人心灵的伤害,才是慢性且不可逆转的侵蚀。

  长元名大吃一惊,这位布莱克阁下展现的能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长元名不知道在西方力量体系中,这等武道境界叫什么名字,但是在东方武道中,这就是最登峰造极的先天真气、号称法有元灵的外放气劲,能够根据主人的意志,自发做出各种调整通灵气劲!

  到了这一步,就是空手武道的巅峰境界,什么劈空掌、百步神拳与这种境界相比都是小技巧,这就是神话志异中,先天一气大擒拿的真实原型!

  这个世界上,长元名只知道师父柳生元和与莱拉妮神下这两位人间神祇,可以毫无疑问做到这一点。

  但是其他人,反正长元名不相信剑豪会首席大岛慧、这位女剑圣能做到如此地步——长元名晋身剑圣之后,也曾经想去挑战大岛慧作为印证剑圣境界的第一战,然而老师柳生元和告诉他,大岛慧已经领悟了先天剑气,自己这控制大气的异能在她面前完全是以卵击石。

  而那位闭关在梵提冈,不知道生死如何的上帝之女比阿特丽切,她的身体是不是能恢复过来都很难说,更别说做到如此地步了。

  不过,敌人强大并不是长元名放弃的理由,剑圣虽然不是天下无敌,但是能成就剑圣境界的剑客,却从未有过因为对方强大、就失去斗志的先例。

  (以前剑圣一般都是无敌的,只不过在当今这个年代,变态的高手实在太多了)

  回龙卷*黄河九曲的剑势身法变化流转,当然不是为了脚底抹油而创造的,要是那样长元名还不如直接认输算了,反正对方也没有什么杀意。

  柳生秘剑的剑路最重蓄势,即使长元名在柳生秘剑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剑道思想也还是一脉相承——这滔滔江水一般流转的剑势,终究是为蓄力做出的准备。

  就在布莱克将数十位成年人一起送出十米外的那一刻,他的外放力量虽然只是一发而收,但是对于剑圣境界的长元名来说,这已经是可以把握的空隙。

  贴地流转的剑光突然消失了!

  “一线天、生死劫!”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位一直大占上风的布莱克,整个人突然从眉心处裂开了一道缝隙,直通胯下——他竟然被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然后,没有鲜血、没有惨叫,布莱克整个人像是泡沫一般,在空气中淡化、消散、无影无踪!

  在他消散的身影背后,长元名手持长刀面对墙壁,手中长刀已经斩入墙壁,刀锋入墙一尺半!

  “这一刀真的很不错,让我很惊喜。”布莱克淡淡的声音,在长元名身后响起。

  “只要你能接下我下面的一击,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

  “不用着急,你可以慢慢准备。”布莱克在长元名身后显出身形,就好像刚才消散的人影并不存在似的。

  他并未急着出手,而是静静等待长元名拔出嵌入墙壁的长刀。

  长元名这一刀,实在已经是竭尽所能,甚至选择了布莱克推动旁观者远离两人决斗场地的时机出手,又有九曲黄河这一式蓄势,汇集了如此剑势,才斩出的这一刀。

  这一刀,不仅在刀锋上集中了长元名的全心全灵,而且他控制大气在刀锋上全力压缩、让刀锋产生不稳定的高速波动,可以破开空气阻力,让刀速达到前所未有的速度。

  这一刀是他最得意的刀术,甚至曾经被老师称赞,称之为能够正面斩开坦克装甲的一刀。

  然而,如此得意的一刀,在如此时机斩出,居然斩空了!自己甚至连对方如何避开都看不见!

  长元名对自己剑道的信心受到极大打击,甚至连控制大气的意志都有崩溃、退散的感觉,他握刀的双手第一次出现颤抖。

  “哼——!”一个声音在空中响起。

  “以大欺小,长元,你输的不算冤枉。你面前这位,曾经与莱拉妮神下正面对抗不落下风,他远不是你这种刚刚踏入剑圣境界的人可以对付的——负罪者布莱克*奥威奈特,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师?!”长元名惊疑不定。

  老师柳生元和是不能随便走出金鳌岛的。

  他每次离开金鳌岛,身边总会跟着多国派遣的专业保镖团队,这些保镖倒不是为了保护老师安全,而是保护那些不开眼的混蛋,避免他们自寻死路。

  根据老师与各国的协议,除了日本东京和英国伦敦这两座城市,老师去其他国家都应该先通报当地政权。

  老师是一个比较守信的人,应该不至于偷偷跟着自己到花旗来吧?

  在长元名惊疑不定的四处寻找老师的身影的时候,他的胸口突然热了起来。

  他的衣襟自动分开一条缝隙,一张乳白色的拜帖,从他的怀里飞了出来——那是临行前,老师交给他的战书。

  拜帖凭空悬浮在空中,老师的声音正是从这张拜帖中传来。

  “能将神圣战旗这种力量练到化虚为实、自生灵感的地步,你应该是圣女贞德之后的第一人。

  我有点好奇,当年圣女贞德被圣主教打散了意志根源、散去一身修为之后,不是被活活烧死了吗?她的武道居然能流传下来,而且你踏入圣域,不需要圣主教的战旗升华仪式了?”

  “是你吗?东之剑圣柳生元和?你已经能够分化灵魂,寄托分神?”布莱克沒有直接回答,面色有些奇怪的反问了一句。

  “不错,我这个弟子修为不到,他还接不下你全力一击,你不用再试探他了,等下冲我来就是。

  既然你能将战旗修炼到如此境界,想必那位欲望之主能够提供真正的心灵升华洗礼!这么说来,欲望之主号称与圣主一体两面倒也不算全无根据。

  这样吧,七年之后,我将亲自前来挑战欲望之主,见识一番这位来自人类心灵暗面的神圣!”

  那张拜帖在空中微微震动,传出的声音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它居然像一个人一样,和这位负罪者奥威奈特进行交谈。

  这个画面当然又让远处的吃瓜群众大惊小怪一番。

  不过现在可没人往前凑了——这明显是那位长元名剑圣背后的boss出面了,刚才要不是布莱克阁下好心,那位日本剑圣就差点误伤旁人。

  现在凑上去,万一两边动起手来,岂不是要被殃及池鱼?

  虽说一张拜帖跟人动手,似乎听起来有些可笑,但是以前也没人见过一张拜帖和人正常对答说话啊!

  今天大家见证的奇迹已经不少,这里可是欲望牧场,是欲望之主的圣地,这些神魔一样的人物,做出点超乎想象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圣经中还有圣主杀死一个国家所有长子的记载呢——可见圣主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良人物,那还是人类光明面的代表。

  这位欲望之主号称是人类黑暗面中诞生的神圣,说他会心慈手软、谁相信啊?

  “东之剑圣,先别说什么七年之后挑战我主,我倒要先试试你有没有资格说这种大话!”布莱克*奥威奈特面无表情的说。(演技不过关的人,只好面无表情)

  “既然你分神在此,那就替你的弟子接下这一记——不屈之旗帜!”

  温度迅速攀升,在这位负罪者——布莱克*奥威奈特的身体周围,空气开始扭曲,让他的身形变得有些模糊。

  然后,在旁观者的视角中,奥威奈特陡然发出雷霆般的一声大喝,整个人拉出了长长一道红光直扑而出,就像在身后拖起一面猎猎飞扬的战旗!

  那张悬浮在空中的拜帖似乎模糊了一下,又似乎根本没动,就那么直挺挺的硬挨了一拳。

  “轰隆——!”

  暴雷炸响,气浪排空,远在十几米外的观战人群被气浪冲击倒飞而起,跌成一地的滚地葫芦——这简直像是一颗没有弹片的炮弹在不远处爆炸似的。

  待到大家能够从混乱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却看到那位负罪者半跪在拜帖前七八米的地方,地面上还有两行黑色的鞋底磨擦痕迹。

  在负罪者与那位日本剑圣中间,有两个半透明的身影悬浮在半空,相距四五米距离相对而立。

  “多谢手下留情!”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开口说话。

  祂的声音层层叠叠,似乎有无数人在同时说一句话似的。

  “不用谢,他的武道已经达到人力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另一层境界——未来如果能多一个对手,这世界也就不那么寂寞。”

  另外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开口回答道。

  祂的声音倒很是平凡普通,但是有幸亲耳听到这句话的人,却觉得似乎有一柄盖世神锋,锋芒深深的敛藏于剑鞘之中。

  这种锋锐深藏的感觉,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自己最好能离这个声音主人远一点,不要去惹祂。

  “七年之后,我等你来挑战。”

  “好的,我会争取尽量早一点。”

  “再见!”

  “再见!”

  两道半透明的身影在半空中缓缓淡去,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恭送老师!”长元名在跪地叩首。

  “我主!”布莱克*奥威奈特则只是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