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二十八章 柳生元和的布局

第三百二十八章 柳生元和的布局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7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15

  

  没人喜欢先挨打,然后再反击。

  事实上,所谓的正当防卫,只不过是给意外发生冲突、双方都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确定一个责任界限而已。

  然而,对于那些处心积虑进行策划,有备而来的攻击者,所谓的正当防卫制度,更多的保护了侵害者而不是保护受害者。

  比如说,市面上轻易可以买到的电棍,等侵害者捅到你身上实施伤害以后,你还有正当防卫的机会吗?这种正当防卫有意义吗?

  另一个例子,当有贩卖儿童嫌疑者绕着你的孩子打转,你却因为他尚未做出侵害行为,不能主动驱逐、击杀,等出了事以后,再进行所谓的正当防卫,你去防卫谁啊?

  等别人打上门来,无论胜败,自家家总是一团糟,更何况别人有备而来,自己手忙脚乱,其中胜负之数不问可知。

  只要对方不是愚蠢到突破天际,基本上,作为有资格正当防卫的一方,就可以束手待毙了。

  因此,所谓的正当防卫,其实是给弱者一个心理安慰而已。

  成功实行正当防卫,并被花旗司法认可的例证简直凤毛麟角,由此引申而来,面对侵害者应该先虚与委蛇、表面顺从的说法倒是甚嚣尘上。

  这是对血性的阉割!这是保护罪犯而侵害无辜的明证,是保护强势者、压制弱势者的法律条文,和大家应该乖乖缴纳赎金给绑匪的说法完全是一个路子。

  当然,作为任何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他们任何时候都是强势者,总是希望弱者乖乖听凭摆布就好,对于正当防卫权限订的越是严格,统治成本就越发低廉——极端的例子就是元朝时,汉人不得持有金属,连铁锅都不行。

  对于治安良好、社会制度清明的国家来说,基本用不上正当防卫这个狗屁制度的地方,民众们还可以勉强接受现实。

  但是对于花旗这种地方,本来就踏马人人持枪了,等人家掏出枪来你再正常防卫一个试试?发生了那么多校园枪击案,那么多学生和老师,怎么就没几个正当防卫的成功案例呢?

  就连作为花旗法律的执行代表——花旗警察自己也绝不会搞什么正当防卫,只要嫌疑人做出半点掏枪的动作(有时候甚至没做出掏枪的动作),警察就直接开枪击毙了。

  柳生元和当然也不会管什么正当防卫那一套——要是他也讲究什么正当防卫,早就被人欺压到死,说不定现在正关在哪间医院里,给权贵们当保健医生呢。

  要知道,现在让柳生元和正式出手治疗,求见的代价基本上是百亿日元起步——这还要看柳生元和的心情和时间。

  这个价格只好说是底线和敲门砖,也许能让你见到这位人间神祇一面,至于治疗,肯定要附加其他柳生元和感兴趣的条件才行。

  要是一般人有这等医术,那是一定要被各种道德、权势所绑架。

  什么救死扶伤乃是医生天职、什么见死不救挑战人类道德底线。不救人罪该万死,救了人以后,还有人要问你是否有行医资格证。

  有这等医术但是被控制住的那些人,自己拿不到多少报酬也就算了,似乎还天生就该劳累到死一般——你想休息一下?病人的病可不能拖,所以你就该拼命撑着。

  但是到了柳生元和这边,哪个需要柳生元和救命的人、不是老老实实任取任求?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想让柳生元和出手,钱是绝对解决不了的,只能当做一块不怎么灵光的敲门砖罢了。

  至于病人要死了?死就死呗。

  柳生大爷自己做试验都来不及,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死了个把富豪权贵,跟他有毛的关系。

  至于家属的怨愤,嗯,富豪权贵活着的时候才是老爹,死了只好叫做遗产提供者。

  小林樱就曾经收到过不少富豪子女的偷偷供奉,人家也不要求别的,只要求她不要转告柳生元和,有人求医就行——柳生元和在实验室里的时候,只有小林樱、莱拉妮两人可以联系到他。

  就连妈妈南田雅子都不行。

  (南田雅子和柳生和岛身边的保镖,现在都有柳生元和的分身混迹其中。)

  ——————————

  话题扯远了,现在回到迪特尔的欲望牧场。

  欲望牧场并不是一个禁止出入的地方,正相反,在欲望牧场底层的临街房间,像很多大厦的底层楼面一样,被租用开设了许多店铺。

  这些都是发现欲望牧场吸引大量游客以后,自己找上门来的商家,他们付出租金的同时,也为欲望牧场对外采购带来一定的便利。

  “嗨,毕思德,去喝几杯?”

  “迈克?你怎么在这里,很久不见了,走。”

  “你来这里干什么?申请加入欲望牧场定居吗?”

  “不,现在生意不好做了,穷鬼们都跑到欲望牧场里了,我们老大让我们来看看,欲望牧场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听说老大们准备对付欲望牧场。”

  “fuck,这帮混蛋就是迪特尔混乱的根源,大家好不容易有个好地方,这帮混蛋还要来破坏!”

  “我靠,迈克,你是不是获得牧场居民资格了?”

  “是啊,毕思德,你也来吧,这里可以睡个安稳觉,比在街上混要强多了,至少不用孩子们出门遇到危险。”

  欲望牧场本身是活的,对于柳生元和来说,只要是在欲望牧场中发生的事情,他就可以做到无所不知。

  发生在这些出租店铺里的对话,就是情报提供的源头之一。更何况在迪特尔底层,支持欲望牧场的人远比支持黑帮分子的人要多的多!

  ————————————

  “我主,这是约瑟夫市长通过私人渠道,传来的资料。我们的事业正面临危机,我们是否可以主动出击?”

  如今的乔纳森已经不再是一个大胖子——只能说是胖子。

  他一脸郑重的站在柳生元和分身——欲望之主舍斯特面前,将最近搜集来的情报一一汇报。

  在他看来,这位欲望之主别的都很好,但是对于人间险恶似乎有些估计不足。

  整天就在实验室里统计、研究、计算,这样为了人类尽心竭力的主当然让人崇拜,但是作为一个势力的领导者,这种不管不问,只顾研究可就令人担忧了。

  “乔纳森,你想怎么做?”舍斯特高高坐在实验室中心平台上,一边眼睛盯着不断刷新的实验数据,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我们要主动出击,把威胁消灭在萌芽中才行。”

  “可以,你放手去做。对了,昨天有一位我的使徒前来报道,你带他去,可以避免无谓的伤亡。”

  “是,我主,请问这位使徒在哪里?”

  “你好,乔纳森先生,我在这里。”一个让乔纳森略有些眼熟的白人男子从欲望之主所在的平台后面绕了出来。

  “您好,尊敬的使徒,请问您如何称呼?您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乔纳森不敢怠慢,被欲望之主亲口称为‘使徒’的人,必定有其不凡之处。

  “布莱克*奥威奈特。也许你在电视上见过我?在马里布海滩我曾经挑战过莱拉妮神下,可惜,那位神下的强大超出了我的预料。”

  “————,是您、您是欲望之主的使徒!?”乔纳森的嘴巴渐渐张开,有些合不拢的趋势。

  我去,这位居然不是圣主教的圣徒,而是欲望之主的使徒?

  有这位在,区区几个小黑帮,正面碾过去就完了,那还要什么计划啊。

  这是可以和神下抗衡的不世强人,是圣域之上的无敌高手,迪特尔这些黑帮成员,跟他相比,只好叫做阴沟里的臭虫。

  “阿尔托莉雅一脉向来是天之骄子,是人类血脉的顶点,我承欲望之主点化,踏入了传奇领域,自然想试试看当代阿尔托莉雅的成色,可惜,结果让世人见笑了。”

  “不,不见笑,没人会见笑,您是当今世界上第四位踏入传奇领域的大师,谁会笑您?”

  作为黑帮分子,乔纳森虽然不是很热衷格斗,但是传奇/圣域这个级别的人类巅峰高手,还是听说过的。

  “好了,你们出去商量,我还有些计算没完成。”坐在高台上的舍斯特开口道。

  “是,我主,我等告退。”布莱克*奥威奈特恭敬的弯腰。

  (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别扭?这样一人分饰两角唱对手戏,实在有些尴尬。)

  ——————————————

  在接下来的数天,柳生元和以奥威奈特的身份亲自出手,带着一帮小弟(灰狼帮的阪依者)横扫整个迪特尔市。

  柳生元和出手不像是黑帮火并那样,是底层打手之间的小打小闹,只要是和这件事有牵连的人,不论身份地位,他都是直接打上门去——首恶当诛、协助者死!

  而且,在他的封神大阵读心之术搜索下,以花旗FIB为首,多家私人武装机构提供协助,利用黑帮作为引子,官方随时准备作为第三方介入的阴谋逐渐露出了全貌。

  这就很让人头疼了。

  说句实话,柳生元和还没准备和花旗官方、面对面刚正面呢。

  欲望牧场目前共有十五万常驻人口,其中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是黑人。

  对于迪特尔市来说,这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至少对于政客来说,这就是迪特尔市六分之一的选票!

  柳生元和正打算利用花旗选举制度,用选票绑架政客为自己保驾护航(何况还有敏感的种族问题)。

  可是,他武力固然超凡拔俗,论起大略方向来说也算过得去,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未免有些眼高手低。

  迪特尔市当地的政客因为选票,会对他暗通款曲,私下提供各种信息,但是被欲望牧场这块大肥肉吸引来的远方饿狼,可不会管迪特尔市的死活。

  不过,智商不够、武力来凑!柳生元和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任何政策都需要有人来执行,并不是诸葛亮运筹帷幄之中,就真的可以决胜千里之外——那是有前提条件的,是要有前方将士执行才行。

  所以,既然柳生元和决定拔除FIB在迪特尔的所有势力(其实也没多少势力,FIB的精力不可能集中在这个过气的城市),斩断其他财阀伸入迪特尔的爪子,连环凶杀案自然还得连环发生。

  不过,为了避免事态无限制的扩大下去,欲望牧场可经不住正规军的打击。

  不说别的,至少欲望牧场的建筑材料就禁不起四百度以上的火焰烧灼——这是生化材料的极限,已经是改良多次以后,才能耐四百度高温的。

  只要还是以生物结构为主,柳生元和就没办法把这个数据提的更高。

  为此,柳生元和启动了另外两招后手:

  第一手,他启动了另外十六名分身,分头前往相关财阀所在区域,以负罪者名义做出警告性刺杀。

  第二手,就是让长元名代表正版的柳生元和去给欲望之主下战书了。

  花旗曾经暗中大动干戈,寻找负罪者奥威奈特的下落。

  主要目的就是寻找一个足矣抗衡亚共体柳生元和、欧盟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武道大师。

  自从柳生元和与莱拉妮在欧洲,双双表演硬抗氢弹爆炸的神迹以后,花旗就不再提寻找负罪者奥威奈特这件事了——找到也没用。

  这些年来,自从第三航母编队被柳生元和一剑削平以后,花旗在世界上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不再有那种‘我是世界老大,你们不听话?找个看不顺眼的第三方国家,我们去做过一场’的那种气势。

  而现在,突然在花旗本土蹦出来一个可以抗衡亚共体剑圣的欲望之主,先不管这位欲望之主是不是真的能抗衡那位人间神祇,但是花旗肯定不会在两人真正动手分个高低上下之前,就自废武功,去找欲望之主的麻烦。

  至于为什么要让长元名走一趟,那不是他门下只有长元名勉强踏入剑圣境界吗?

  要想面子上过的去,不要搞得那么情节生硬、被人一眼看出就是在演戏,演员也要要有基本素质的好不?

  如果是门下的剑豪过去,那边的分身奥威奈特都出手了,一个剑豪能干什么?

  要是这位代表自己的使者,随手就被分身奥威奈特给按趴下,那还怎么下战书?要是一介剑豪就和奥威奈特打个有来有往,又会让人怀疑这位负罪者是不是假货了。

  本来是可以写很多内容的布局策划,但是胖子看大家似乎不喜欢伏笔,所以节奏加快点,要不然写到后面均订都要掉出三千了,现在好歹还可以混在精品队伍里滥竽充数,掉出去就更难堪了。嗯,求推荐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