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以神圣之名、赦杀戮无罪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以神圣之名、赦杀戮无罪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2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14

  

  亚共体为花旗迪特尔市欲望牧场出现的新技术头疼。

  作为世界三极之一,亚共体不能不担心这种技术被花旗大规模利用,打破亚共体、欧盟和花旗之间的实力平衡。

  不过,从欲望牧场目前的行为来看,这个新出现的欲望教派似乎很有些实践共产主义的愿望。虽然说天下共产主义是一家这种想法似乎有些天真,但是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肯定不是一家人,那是毫无疑问的。

  也许花旗内部自己就存在不同声音呢?

  这让亚共体的领导人,尤其是赤旗的领导人有些举棋不定——到底是派人去破坏打压(成功的概率存疑),还是想办法去拉拢沟通一下?

  ————————————

  连远在万里之外的亚共体都做出反应了,作为现任花旗总统史特尔,当然不可能对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史特尔是两年前新上任的花旗总统。

  三年前,那位倒霉的背锅总统米斯弗兰德没有获得连任两届的机会,或者说,在他的任期内,这位老兄把整个花旗第三航母编队都丢了,能安稳干完一任总统,都已经是各方面对他能力的认可了。

  真正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的背后大佬们,都认为米斯弗兰德已经算是把这件事处理的很好了,所以这位背锅总统米斯弗兰德是花旗历史上罕有的、没能连任两届,但是依然能体面下台的总统。

  史特尔是一位商人出身的总统,属于人民党推出的候选人(上一任的背锅总统米斯弗兰德是联合党的)。

  就算当上了总统,这位老兄也是以商人思维来推进政务,与以往历届总统的工作方式截然不同。

  对于花旗人来说,这位总统算得上是令人耳目一新、极为务实的总统了。

  对于在花旗出现欲望教派这等奇葩邪教,史特尔其实是持支持态度的。

  (目前欲望教派还不是一个合法宗教,他们还没有通过花旗宗教管理部门的审查,主要是因为圣主教在从中作梗——这位欲望之主自说自话就号称与圣主光暗一体,有没有考虑过人家圣主教的感受?)

  甭管这欲望教派宣传了何等异端邪说,人家免费收容流浪汉,给迪特尔市减轻市财政压力是实打实的。

  不过,现在报告已经摆在桌面上,史特尔不得不做出选择。

  这是一份对欲望牧场到目前为止,展现出来的各种技术所代表的济价值进行评估的报告,其中几个重要项目评估如下:

  建筑技术——革命性,对现有建筑市场造成毁灭性打击。

  交通运输技术——革命性,对现有交通方式具备压倒性优势(目前仅仅展现了内部交通运输技术)

  人工智能技术——存疑。不能确定‘执行官’为人工智能。

  教育系统——存疑。目前欲望牧场内已展开中小学等级免费教育;展开婴幼儿免费护理、养护制度,具体效果无法确认。

  科研体系——存疑,目前无法确认欲望牧场内是否存在独立科研团队。

  经济体系——百分百计划经济,并无任何市场经济存身余地。

  行政体系——无,完全依赖被称为‘执行官’,疑似人工智能的实时服务和管理。

  公共治安——依赖‘执行官’调动自动武器进行公共治安。欲望牧场内部私人不得拥有杀伤性武器。

  对外依赖——大规模采购原材料等物资,小规模采购芯片、显示器、高精度加工设备等物资,很可能具备相对完整的生产体系!(这一条被标红)

  盈利模式——接受外界捐款;非正式居民可以享受免费基本饮食,其他各项服务需要付费;开始对外出售部分手工艺品,应该是正式居民的手工作品,但这部分物品经济价值几乎为零。

  巴拉巴拉报告上说了一大堆,最后的结论就是花旗应该将这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技术收归政府控制,然后分给各大财阀做进一步开发,让他们牟取利益的同时,顺便推动国家发展。

  当然报告上不至于说的这么赤裸裸,但是根本意思就是这一套。

  这种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帜为自己巧取豪夺谋福利的把戏,史特尔见得多了——要不然他好好的富豪不做,跑来竞选什么总统?为了那点工资吗?

  不就是因为花旗总统能够影响政策走向,可以让自己名垂青史的同时,为自己走到瓶颈阶段的公司再打开一条前路吗?

  史特尔对这些技术也是垂涎三尺,不过花旗的政体和赤旗完全不同,花旗立国的根本宪法第一条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所以就算是一大波大佬们(加上史特尔)一起动脑筋,这件事也得从长计议,不过,有一些试探工作可以开始启动了。

  他们采取的行动,只有比亚共体更早。

  ————————————

  “嘿,垃圾们,这段日子你们过得好吗?”这不是骂人,这是一句亲切的问候。

  迪特尔市虽然乱了一点,不过地下社会还有有些基本秩序的——比如说不能到其他帮会的地盘上乱伸手、在中心轻轨以内不能随便动枪等等。

  毕竟大家都是要在这里讨生活,以前是大家拼命抢地盘自然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势力范围基本稳定了,谁也不想没事就被打黑枪不是吗?

  毒虫会、灰狼帮、摩托党和死神联盟就是迪特尔市区的四个主要帮派。

  今天他们各自派出代表(老大是不会出席这种场面的,生怕被人阴了)聚集一堂,就是因为有人召集他们,应对欲望牧场给大家带来的麻烦。

  “鲁斯,你把大家都叫来是有什么大买卖吗?”有人提问。

  这位鲁斯是大家的上家,供应毒品、娼妓和其他一些好货色,虽然不是唯一的供应商,但却是能量最大的那一个。

  上次这位鲁斯召集大家一起合作办事,就是去河对面的加拿大温莎市干掉了那边的狂人帮老大霍克,让大家的生意拓展了好多。

  要知道,狂人帮可是一帮罗斯的特种部队退伍兵组成的黑帮,他们老大霍克,据说以前还是罗斯特种部队的正式教官。

  狂人帮那些人厉害得很,以前没少过来抢地盘发生冲突,一直都是迪特尔的黑帮挨打。

  那次,鲁斯老大总算是露出了一些底子,他手下一帮精锐动起手来,简直都是些杀人机器,一点也不比狂人帮那些前特种兵差。

  “是有一笔大买卖,嘿弟兄们,你们最近都感觉到了吧?欲望牧场那帮混蛋,把那些垃圾都收容走了,我们的钱不好赚了。”

  鲁斯是一条身高两米左右的强壮大汉,穿着一身嘻哈风格的皮衣,一头乱糟糟的披肩金发,站在酒吧的台上,像是一只直立的狮子!

  “是啊,鲁斯,妈的这帮垃圾在的时候让人看着心烦,可他们都跑到欲望牧场里去了,我们很多东西都卖不出去了,好货也收不到了,要干点什么,连人手也招不齐!靠,没想到这帮穷鬼居然还是我们的根基?”

  迪特尔的流浪汉们的确没什么钱,可不代表他们身上就完全榨不出油水——花旗的各种基本福利还是有的,加上流浪汉们有时也能打些零工,捡一点东西来卖。

  别看这些钱很少,但是黑帮们有不少收入就是从这些穷人身上刮的。

  现在这帮社会底层人士都跑去欲望牧场过日子了,等于一下子把迪特尔的浑水抽干了,受到最大影响的就是这些浑水摸鱼的黑帮分子。

  以前满街的流浪汉和穷鬼,他们这些黑帮算是人上人。

  就算干点什么杀人抢劫,也能躲藏在这些流浪汉和穷鬼中,压根不起眼,连警察都不敢来——来了就要挨黑枪。

  可是现在,街道上鬼都没一个,只要看到的,基本上就是黑帮分子,尼玛这就很坑爹了,先不说抢劫的事,就算想卖个毒品都没客户啊!

  以前到人群中拿出一包毒品来,立刻就有流浪汉凑上来拍马屁,别说让他们去干活抢劫、自己等着收赃物这种日常操作,就算让他们跪下吃屎都有人抢着干。

  现在呢,到老地方掏出一包毒品晃一晃,根本没人围上来!

  朝周围一看,妈的,这个人是同行、那个人手里也拿着毒品想要找人接盘呢,大家只好对视苦笑一声,这日子可真不好过。

  “听着弟兄们,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要阻止这个什么见鬼的欲望之主,我们要阻绝欲望牧场获得补给的途径,我们要让他们养不起那帮穷鬼,把他们逼出来!”

  “我们要拦截货车,警告司机们,谁踏马的给欲望牧场卖力气,老子就要他们的命!”

  “他们不是免费供应食物吗?我们也去吃,吃完了我们还要闹,妈的他们供应的食物有毒!”

  “他们不是一切都免费吗?我们去拿,我们不但拿,还要拿出来卖,大家能拿多少拿多少,我会找警察跟着,如果有冲突大家就往死里干,出了事直接逮捕那个什么欲望之主——都他妈什么时代了,就算是圣主活过来,也要遵守法律!花旗是文明法制的社会!”

  “对!对!妈的鲁斯老大你说的他妈的太对了!我们就该这么对付他们!”

  一时间,酒吧里群魔乱舞,本来就暗淡的室内光线下,只能看到一个个剪影在欢呼舞动,除了牙齿和眼白之外,根本看不清人脸。

  (迪特尔市区中,除了轻轨环线内,其他部分百分之九十都是黑人,少数白人基本上也都是彻底的穷鬼。所以这些黑帮绝大多数成员都是黑人组成,黑人在黑暗的室内欢呼舞动,自然只有牙齿和眼白能看得见了。)

  等大家的欢呼声告一段落,安静下来以后,鲁斯才重新开口:“不过,对欲望牧场动手之前,我们要先清理些叛徒——灰狼帮!”

  “要不是灰狼帮支持,那个什么鸟毛欲望之主,怎么可能在我们迪特尔立足下来?不把灰狼帮的混蛋们赶尽杀绝,我们想对付欲望牧场也没那么容易。

  啊,让我看看,今天灰狼帮来的是哪位先生?让我看看,他来当我们行动的祭品够不够格?”

  “祭品先生?请您出来吧?不要躲藏了,来,大家为他鼓鼓掌!让他鼓起勇气自己走出来。您可是很重要的祭品,一定要表现的体面才行。”

  鲁斯摇摆着身体,怪腔怪调的,像一个小丑主持人在台上调侃,在他身后,一个大型十字架被人竖立起来,十字架横板两端有两个能扣住手腕的扣环;竖板上端则是一个可以锁定颈部的大型锁扣,下端有一个踏板,可以让人踩在上面。

  在十字架下的池子里,已经有人开始一桶一桶的倒入汽油。

  黑暗中,响起一片怪笑、口哨和欢呼声,像是地狱的恶魔在敲着餐具,等待狂欢宴席开始。

  一个人低着头,慢慢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居然还是一个白人。

  “啊,明智的先生,自己走出来总比被人扔出来强,来来来,那边请,那里是您的特等席。

  不过在那之前,让我们听听,此时此刻,您有什么感想没有——关于灰狼帮、关于您、关于欲望之主?”

  说着,鲁斯把手里话筒伸了过去,放在这位灰狼帮代表的嘴边,一脸嘲笑的表情,等着他发表个人感想。

  下一刻,浑厚的旋律沉沉响起,这种旋律不是从音响中发出,而是直接在每个人的胸腔中共鸣!

  即使台下群魔乱舞,口哨和怪叫声响成一片,也压不下这个声音:

  “圣父——!圣子——!圣灵——!背负着众生的罪,我们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低沉的歌声如同一杯苦酒,用每个人心底最深沉的噩梦酿就。

  听到这歌声的人,全都定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苦涩与悲伤、痛苦与孤寂!

  难以形容的绝望在每个人心底泛起,那是随着歌声而来,从每个人心底泛起的直觉——这个人是来自地狱的侍者,是来自于神明的惩戒!

  他不是今天的祭品——我们才是!

  酒吧里沉寂下来,只有这一首没有伴奏的歌声在静静回荡。

  ————————————

  “迪特尔发生特大连环凶杀案,死亡人数超过三百人。”

  “死者包括黑帮分子、警察、律师、圣主教牧师、地产商人和部分公务员。”

  “杀人现场布置极具宗教仪式感,疑似邪教仪式。”

  “倒十字架到底意味着什么?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宣称对这起连环杀人案负责。”

  “杀人犯现场留言——‘以神圣之名、赦杀戮无罪!’”

  “这会是这场杀戮风暴的终结吗?最新凶杀案件发生在周一上午。”

  “杀戮还在继续,联邦调查局已经宣布介入。”

  “连环杀人案件还在继续发生,我们的税收都花在了什么地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