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人间神祇,拨云见日

第三百二十四章 人间神祇,拨云见日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8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11

  

  柳生门下弟子互相切磋练习,一般不会对外公开。

  柳生元和最初的九位弟子中,其中混的最差的一位,也是心一流坐镇一方的教习;稍微好点的,如警视厅出身的大野(他今天有重要任务,请假没来),现在是东京警视厅的剑道副总教习;能力更强的如青木廉次,都已经是剑豪会的正式成员了。

  他们这些人在练习剑道的时候,除了自己的门人子弟观摩学习之外,怎么会允许旁人去看戏?

  今天也就是柳生元和有令,大家才会拿出平生本领。

  甚至今天大家施展的这些杀手锏,在同门互相切磋的时候都不会拿出来用——没有柳生元和关注保护,大家都怕收不住手伤了同门。

  什么收放自如,那是到了柳生元和与莱拉妮这等非人境界才有资格说的,就算是一般剑圣,全力出手的时候也未必能每次都收住手。

  接下来的比试让人大开眼界,别说是那些来参加寿宴的大佬们,就算是常常见到小樱和明光练习的柳生和岛夫妇都感到震撼!

  大岛朝云出手时,刀光有如云霞一片,舒展翻卷、涛走云飞;

  竹内弓子的刀法细腻委婉,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

  天海翼的刀法却是飞扬灵动,生机勃勃,配上她青春美丽的少女姿态,真有一种阳光灿烂的味道——这位是心一流的颜值担当,是广告界的宠儿;

  而现在上场的白木光,他的刀法最为凶厉,一刀出手奔雷掣电,连人带刀一路劈斩向前、直是有进无退!

  在旁观者眼中,白木光的进攻哪里是一个人在攻击,分明是一个刀轮在滚滚向前。

  南田雅子惊的捂住了嘴,免得自己惊叫起来。

  平日里她一直觉得小樱和自己儿子明光,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剑道高手,可是他们练习剑道的时候,气势也从无这等猛恶。

  要不是南田雅子知道长子元和正在时刻关注这里,断断不会出什么危险,她都要站起来喊住手了。

  不过,柳生明光倒是并不在意这等攻势,他手中长刀如狂风舞柳,一路连消带打,将白木光这一路狂攻全接了下来,时不时还能游刃有余发出几道诡秘莫测刀光进行反击。

  实际上两人交手,总共也不过十数秒的时间,从场面上看,是白木光一路劈斩前行,而柳生明光招架不迭,步步后退。

  从两人交手的场地中间开始,“铮铮铮铮铮铮”长刀交击声几乎连成一片,一般人根本听不出双刀到底交击了多少次,看起来这是今天交手最激烈的一次了。

  两人刀光迸射、拼的是火花灿烂,各自的刀光就像两道交错啮合的光环一般,从场地中央一路滚到场地边缘,眼看柳生明光就要被逼出场地,他身后的大佬们已经准备离座,赶紧闪人了。

  “倒插柳,回风切!”

  柳生明光突然双脚像钉子一般钉在地上,以膝关节为轴,上半身急速倒仰至近乎于地面水平、然后再侧转、回旋、反弹,整个人就像一棵被狂风压弯的柳树,以毫厘之差避开白木光的逆袈裟斩,从侧面反弹了回来。

  两人错身而过,柳生明光反手持刀,起身的同时,一刀划在白木光的小腿上,结束了这场切磋。

  “铮——桑——”的一声,白木光的小腿似乎不是血肉之躯,被一刀拖过,竟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声音。

  白木光与柳生明光分开以后,白木光先是看看自己的小腿,发现自己除了裤子被划了一道裂口之外,小腿上连根汗毛都没掉——他可没有什么金刚不坏的横练功夫,这定然是师父在出手护持。

  白木光见怪不怪,柳生元和这等神通,他们这些弟子都是体验过的。

  白木光先是持刀向空中行了一礼,算是谢过师父。然后才向柳生明光笑着说道:“明光小弟,你这路柳风剑法简直无懈可击,我是没办法了,认输认输。”

  白木光摇摇头走出了场地。

  现在,没上场的只有柳生元和的大弟子青木廉次了。

  青木廉次缓缓拔刀,走入场地。

  他也不急着出手,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柳生明光一番,心中大有感慨。

  柳生明光是他们这一批有幸追随柳生元和习剑的人中间最小的一个。

  可是看看现在的柳生明光,连续接下六位师兄师姐的全力一击,居然到现在还面不改色,显得犹有余力。这等守御能力,就连青木廉次都自愧不如。

  “不错啊明光,看来神下的特训真的很有效,也许我们也该去恳求神下,给我们也进行一下特训。”

  青木廉次是真的有些心动。

  自己也就算了,可自己的妹妹青木绘真已经卡在剑豪门槛上两年了,也许神下的特训能帮她找到突破的感觉?

  莱拉妮这些年来也算对他们多有指点,但是像给柳生明光这样连续开三个星期的小灶,却也是绝无仅有,要说青木廉次不羡慕那是假话。

  看着大师兄这等热切的目光,柳生明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那三个星期的经历真是让人难以忘怀,既然大师兄想去找虐,他自然在精神上大力支持——一个人倒霉会自怨自艾,不过要是有人和他一起倒霉,那他的心里就会好受多了。

  (比如说胖子我,每年六七月份高考季节时,心情就特别好,有时间的话,还会特意去学校门口蹲着,就为了观察学生们走进考场、走出考场的神态。)

  不过虽然有心帮这位大师兄一把,但是柳生明光是绝对不敢去找莱拉妮提什么特训要求的——他生怕把自己也折进去。

  事实上,只要知道莱拉妮在哪,柳生明光都是赶紧绕道走的。

  (他的三个妻子倒是特别尊敬、崇拜莱拉妮。)

  ————————————

  场上青木廉次和柳生明光在叙话,场下观众大佬们也在交头接耳。

  这些年轻剑客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着实惊人,当他们倾力一击之下,哪怕是还没有成就剑豪的那几位年轻子弟,出手的表现也绝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位剑豪。

  日本的所谓剑豪,不过是神经系统异常发达,能把全身上下大部分肌肉关节成体系的动员起来,让他们反应速度和身体协调能力超出一般人而已。

  然而在柳生元和门下,从基础训练一开始就是全面发展,讲究均衡锻炼全身每一个角落,形成全身协调发力的习惯。

  这种发力方式本身就是剑豪层次的技巧,只不过被柳生元和整合在柳生秘剑里面,配合适当的呼吸技巧,变成可以通过日常锻炼获得的能力。

  那些没有踏入剑豪境界的弟子们,也许在长久对峙,随机应变的比武中,会不敌正式剑豪落在下风。

  但是在这种施展绝技,做倾力一击的情况下,无论是不是剑豪,柳生元和门下弟子们表现都是差不多的。

  ————————————

  今天,来给南田雅子贺寿的顶级家族一共有十三家。

  别看十三家似乎不算多,但是要知道,在日本顶级层次的家族总共也只有二十九家。

  日本的顶级家族主要分为东京派和地方派两派,这十三家家族,就是东京派的所有家族了。

  皇室是特殊家族,一般情况下都处于绝对中立状态,倒不能划分在东京派里。

  今天来的人中间,把持日本一半航运业的藤田家和掌握日本半导体行业近一半重点企业的藤原家,是其中最具发言权的两家。

  藤田家原本就是日本有数的望族,藤田云海更是掌控日本航运业的幕后两大巨头之一,当年封锁海运、拒绝柳生元和购买船票前往高句丽也有他一份。

  不过,崔家灭亡实在让他吓了一大跳——为了弥补裂痕,后来他也付出了大量代价交好柳生和岛,柳生和岛能顺利掌控柳生财团,和他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所以现在他与柳生和岛结下不少香火情分,算是柳生家的重要支持者之一。

  作为日本的幕后人物,他当然见过剑豪等级的剑客出手,可是,就算是剑豪,也不是每一位都能将剑法施展出意境的。

  可是,像柳生元和门下这几位弟子,甭管是不是踏入了剑豪境界,每一个都已经有自己的剑道意境,风格还各不相同。

  那位教出这些顶尖剑客来的云空殿,武道成就到底达到何等境界已经没人说的清楚,但光是他教授弟子的能耐就已经很吓人了。

  “云空殿门下的剑客真是可怕!藤原兄,刚才大家讨论的新集团股份分配,是不是还应该略微调整一下?”

  刚才在那边院子里,大家大致上讨论出一个股权分配比例,其中,柳生家技术股权占据百分之十二(未来不可稀释),投资股权占据百分之一(柳生家钱少,而且这是可以稀释的股权),一共占据百分之十三的股权。

  “是啊,尤其可怕的是这些剑客还这么年轻,他们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说不定,未来他们中间会出现剑圣呢。我看,我们应该在新企业中,为柳生家尽量多留一些份额,把关系维护好才行。”

  藤原康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两位巨头说话,其他家族代表只有点头的份。毕竟人家说的话很有道理,潜台词就是,柳生家的底蕴看起来比原先想的要强出很多!那分的肥肉自然需要更多一点。

  剑圣与剑豪相比,又是另外一种境界。

  如果说剑豪经过适当的训练,可以在良好后勤支援下,成为火器时代最可怕的士兵;那么剑圣仅仅凭着自己一人之力,就可以成为最恐怖的杀手。

  “不知道我们想送些子弟请云空殿点拨一番,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藤原康望着场中对话的二人,出神的说。

  “恐怕很难,云空殿醉心科研,他自从收下第二批弟子以后就放出话来,不再收弟子了——倒是获得武魂决前八名的大师,如果自己愿意的话,可以去金鳌岛求他点拨一次。听说这还是对皇室表示支持才做的。”

  “唉,云空殿那边很难,不过明光这个小伙子也很不错啊,从他这里应该可以想想办法,阿拉伯人不是可以娶四个妻子吗?我看你家那个小孙女似乎很喜欢他。”

  “也难!你没注意到吗,无论什么时候,他至少有一个妻子在跟在身边,搞不好是他那三个妻子都分过工了。”

  “哈哈哈——”两个老头低声笑了起来,然后,周围一帮老头也笑了起来,柳生和岛坐在一群老头中间,哪怕明知道这是拿自己儿子开玩笑,他也不得不跟着笑起来。

  (本来他就过于年轻,显得有些不合群,要是大家都在笑而他不笑,那就更不合群了。在日本,不合群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状况。)。

  这种年轻人之间的争风吃醋,在他们这些人看来,算是颇为有趣。

  “咦,怎么下雨了?”

  天上开始飘下一些雨丝,虽然在秋冬时分,雨下的并不大,但是也让人有些扫兴。

  天气预报上说,今天仅仅是阴天,不会下雨。

  不然柳生家怎么会在室外举办南田雅子的四十岁寿宴?

  南田雅子自然不会跟一帮老头子坐在一起,她身边都是这些家主的夫人们,大家聊天的话题也不是什么股权分配,而是些子女趣事和持家之道。

  下雨了,周围的夫人们都朝南田雅子望了过来。

  按照日本风俗,这种在家宅中举办的宴会都是夫人们主持。

  所以作为柳生家的主母,南田雅子理应做好各种预案。比如说现在下雨,大家不会在柳生家四处乱走找地方避雨,而是等着南田雅子安排。

  可是南田雅子还真没准备好。就像柳生家跨越了无数社会层次,一步踏入日本顶层,让丈夫柳生和岛有些难以应对一样,南田雅子也没做好成为日本顶级家族主母的准备,像今天这种疏漏,老牌家族出身的女儿根本不会犯。

  看到周围的贵妇们,有些人脸上已经开始露出笑容,在南田雅子看来这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南田雅子开始召唤自己的王牌:“元和,元和?”

  “母亲,我在。”柳生元和的声音在空中回荡,让南田雅子的心里踏实下来——这个儿子从来没让她失望过。

  “有些下雨了,妈妈还要招待客人。”

  “母亲,请您稍等。”

  随着这句话,天空中闷雷阵阵响起,厚厚的乌云开始扭曲、旋转,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似乎有什么力量从柳生家祖宅上空,将云层向四周驱赶。

  十分钟以后,阳光照射了下来,柳生家庭院中的一草一木,枝叶上带着刚才飘落的一些雨水,在阳光中,像宝石一般熠熠生辉。

  各位宾客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一片阴云;只有柳生家祖宅上空,云层被破开一个正圆形的空洞,让冬日的阳光,穿过这个空洞洒落下来。

  坐在那边的大佬们见多识广,其中还颇有几个通过三维图像,收看过柳生元和与莱拉妮欧洲一战的。可再是三维图像,与现场亲身目睹的震撼感觉也完全两样。

  望着天上云层中的那个大洞,他们一个个张大了嘴,甚至有些下巴脱落的趋势。

  足足过了半晌,大家才回过神来。

  “咳咳咳,藤田君、诸位,我觉得这个新集团的股权分配比例,应该还有些调整余地才对。”

  “是啊是啊。”

  “对,对,柳生君拿出来的技术,实在是一种革命性的成果,对这种技术的估值应该更高才对。”

  “没错没错。”

  在夫人们那边,南田雅子和大家一样,也是吃惊的捂着嘴。

  不过,等她回过神来,心中就好像夏天最热的时候喝了冰水一般舒爽。

  “呵呵,不好意思,元和这孩子大惊小怪,有些小题大做了。”

  南田雅子趁別人还在抬头望天,偷偷的放下自己捂嘴的手,装做若无其事,平平淡淡的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