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二十三章 柳生门下,剑士无双!

第三百二十三章 柳生门下,剑士无双!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5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10

  

  柳生元和当年与世界各大顶级势力达成协议,在获得无限科研经费的同时,也约定了将自己研发出的技术专利售卖或者授权给各大势力,让他们去负责经营。

  这不仅是因为柳生元和不耐烦自己做经营活动,也是各大势力不希望柳生元和过多介入人间事务——您老做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最好了。

  不过,大家没指望这一纸协议有什么太强的约束力——连国家间的协议说撕毁也就撕毁了,到了这个层次,实力和利益才是保证协议履行的根本,其他说什么都是扯淡。

  毕竟当时,各大势力根本也不是因为柳生元和的科研能力,才搞出什么无限科研投资的。

  大家其实就是为了让柳生元和有个兴趣爱好——您老人家只要肯蹲在实验室里自个玩,别没事出来吓人就好。别说各种实验设备,就算是酒池肉林,只要您喜欢、我们都给您准备好。

  说穿了,这和沿街店铺要交给地痞流氓保护费也没啥区别。

  不过柳生元和比起地痞流氓来还是有节操的,既然拿了别人的钱(其实更主要的是尖端设备和相关调阅技术资料的权限,这可是有钱都弄不到的),他就真的遵守了协议,凡是人体研究方面的技术专利(当初他也就是人体研究方面的专家学者,所以签订的科研协议也是这方面的内容)。

  各种新药品(都是些柳生元和研究生物微观结构进化过程和现代人体结构的副产品)专利,他都拿出来正式拍卖,收取一定的专利授权/买断费用,甚至有些需要普及的药物专利,他都是直接交给各国,由各国评价效益,然后分成给他的。

  柳生元和的内视能力对人体研究方面、药物开发方面加成优势实在太大,神农老祖在当年那么简陋的条件下,都能尝百草而创立神农门;

  到了柳生元和这个时代,有各种先进辅助设备帮助观察,随便找一个分身来亲身测试不同化合物对人体的各种作用,完整的人体测试数据简直是手到擒来、一步到位。

  所以柳生元和的医药专利可以不经大规模临床试验,直接被各国承认使用,实在是因为他拿出的数据太完善了、别人只要按照数据直接做实验验证就可以了。

  所以,柳生元和开发各种药物成本实际上远远低于医药公司的开发成本。

  这些年来,金鳌岛靠各种药物专利收入,除了支持金鳌岛的各项研究课题之外,居然还颇有盈余,而且随着柳生元和发布的专利项目越来越多,竟然颇有靠医学研究发家的势头。

  但是,机器人方面研究成果并不属于人体研究的协议范围(虽然很大程度上,柳生元和也是利用同一批设备做的研究工作)。

  ————————————

  今天,柳生元和既然抛出了机器人技术,当然知道自家会面临何等压力。

  由于和各国签订过一系列相关协议,他自己不方便出手干涉家族经营具体事务。

  如果有人敢明火执仗,跳出来抢夺柳生家的专利,他当然不吝杀戮,可是别人如果按照游戏规则来,且做的又合情合理,就算是柳生元和也不方便直接出手,毕竟大家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讲点道理。

  所以,柳生元和也只能略做暗示,让父亲多找一些合作者抱成一团来共同承担压力,才能保住这块大肥肉。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柳生家既然主动找人抱团,那么在这个小团体内部自然也要分出主次,而柳生家在柳生元和不能随意出手的情况下,如何展示自己的实力?

  技术专利是一方面,这是柳生家的优势没有争议,大家都承认。

  钱、虽然投资数字惊人,但是对在座的这些人来说也不算什么;

  其他各路人脉关系方面,柳生家就拍马也比不上这些老牌财团了。人家各种联姻、交叉持股都进行数十年甚至数百年了,这种盘根错节的关系,岂是一个崛起不到三年、成员不过四五人的小家族可以比拟?至于其他资源,那就更没法比了。

  柳生家除了技术之外,唯一可以拿出手的就是武力。

  柳生元和为什么今天召集自己七名亲传弟子过来帮忙招待客人?除了真需要人手之外,就是要让他们站台,展示下柳生家的底蕴——什么实力归根结底都是武力,软实力如果没有硬实力打底,那就不是实力。

  实际上,今天就算不是柳生明光烧包,当众表演剑法招蜂引蝶,柳生元和也要找个机会叫弟子们当众演武,用以震慑人心。

  不过现在嘛,弟弟明光既然跳出来,那就干脆就拿他当磨刀石了。

  反正弟弟的剑法是被莱拉妮打磨出来,最能以弱敌强、坚韧无比——这小子竟然能扛得住莱拉妮的威压,还能坚持出手,哪怕是因为莱拉妮看在自己面子上,特意手下留情了几分,这等意志也绝对非同小可。

  就连柳生元和自己,也要对弟弟柳生明光的顽强斗志说一声‘好’!

  ————————————

  “还是我先来吧。”青木绘真首先请战,女孩子到底心比较软,柳生明光又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可不想一上来就让哥哥他们出手。

  “全力出手、无需手下留情。老师在关注这里,你不用担心误伤,手下留情反而不好。”青木廉次面无表情,只有嘴角微动,小声说道。

  青木绘真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这时,早已有侍者搬来座位供各位大佬就坐,八足机器人还是保密项目,知道的人仅限于刚才那个院子里的大佬们,这里年轻人太多,要是拿出来,消息就无法保密了。

  年轻子弟们当然是站在家长身后,在长辈面前可没有他们的座位,就连小林樱都站在南田雅子身后呢!

  唯一的例外就是鹂殿下,天皇没来、她就是天皇的代表,自然要坐在首席。

  实际上,由于柳生元和拥有云空殿的神号,他不出来也是因为不方便安排座位。

  他如果出来,按照日本神道教的规矩,他就要坐在父母的上首位置——今天是母亲南田雅子的生日,可不是他柳生元和的生日。

  按照日本神道教的传统礼仪,正规场合以地位排序,首先是神明(日本的现世神明就一个——云空殿柳生元和)、然后是天皇,接下来是高级神官、贵族,最后才轮到武士、大商人等身份的人。

  “明光,姐姐我还没踏入剑豪境界,不过你可不要因此小看了姐姐哦。”青木绘真如今已经是二十四岁,正是女子体力发育到巅峰的时候。

  她缓步走入场中,笑着对柳生明光说道。

  然后,她压低声音悄悄的说:“有师父看着呢,不用担心误伤。”

  说完,青木绘真抽刀在手,斜向前方一步踏出,身形刀光摇摆如风中烛火,以一种奇特的频率、飘摇无定的向前走来。

  第一步大家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当青木绘真以这种奇怪的步伐走到第三步以后,她手中刀光已经朦胧模糊!

  “水月——斩!”

  阴暗的天空下,以乌云为背景,青木绘真的刀光宛如一轮明月,从上而下,直直坠落下来。

  当明月将落未落的一瞬间,从柳生明光的脚下,另有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就像是空中坠落明月的倒影一般。

  一上一下,两轮明月汇聚之处,便是柳生明光的胸口正中!

  上下两轮刀光均团团如满月,令人在目眩神驰之余,根本无法看出到底哪一轮刀光是真、哪一轮刀光是幻!

  “百结丝、千垂柳!”

  柳生明光倒退半步,刀光从腋下升过头顶,然后魔术一般化作千丝万条垂落下来,覆盖身前整整一百八十度空间,一时间,竟然无人能分辨出柳生明光这一刀到底如何做到的。

  这一刀,精髓不在于伤人,而在于布网、干扰、感知。

  当年莱拉妮是何等修为,又正是看柳生明光不顺眼的时候,虽然看在柳生元和的份上,她不至于下狠手将柳生明光打成残废,但是猫捉弄耗子的事也没少干。

  当她的身法展开,躲入视觉盲点时,柳生明光压根连人影都看不见。

  柳生明光吃亏吃多了,才开发出这一刀。这一刀广撒网、多布线,不求伤人,只求探知、干扰。

  “铮铮铮——”双刀交击声响起。

  就算青木绘真这一刀似真似幻,却也避不开柳生明光大撒网似的刀光。

  “好啦明光,姐姐认输了。这一刀都奈何不了你,那姐姐其他刀法更不行了。”青木绘真一刀无功,干脆直接的收刀退了下来。

  她能为柳生明光做的也就这些了,柳生明光的剑法她是知道的,但是毕竟师兄姐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其中剑豪也足有四人之多,要是大家真全力与柳生明光争胜,那柳生明光绝对撑不下来,耗也耗死他了,只有这种全力一击,速战速决的决斗方式,柳生明光才有可能撑下来。

  不过,青木绘真这一刀的确是竭尽全力,没有半点放水。

  实际上还不仅如此,她还催动了某种柳生元和秘传、激发潜力的法门,这一刀已经是她超水平发挥,哪怕用来挑战一般剑豪,也大有胜算。

  只不过,这一刀用来对付柳生明光这种特别擅长坚守的剑豪,还是有点不够看的。

  “多谢绘真姐姐。”柳生明光赶紧行礼,恭送她退出场地。

  “明光,你的下一个对手是我。”青木绘真退下以后,走上来的是佐佐木恒。

  佐佐木恒比柳生明光要大三岁,是在柳生元和最初收录的九名真传弟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他也是剑豪会前代首席佐佐木真平的侄孙。

  “请恒大哥指教。”柳生明光沉声说。

  “明光你小心了,我这一刀刚猛霸烈,一去无回。”

  也许是因为当年佐佐木恒拜入柳生元和门下的时候刚刚十三岁,还有些中二逆反心理,他的剑道不但没走自家飞燕斩轻盈飘逸的路线,反而走上了刚猛暴烈、无物不斩的一刀流路子。

  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柳生元和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剑道就是普遍真理,能适合门下每一个弟子。

  柳生元和指导门下弟子修行剑道,从来都是只教授打基础、熬炼气血的法门——就是从活人剑+太上七转化龙诀演变过来的柳生秘剑。

  至于具体实战刀法,柳生元和只会拿出种种武道法门操控他们一一演练,自己喜欢哪一种风格,就钻研哪一种,遇到难题柳生元和才会指点一二。

  数年下来,这几位弟子的刀法风格变得完全不同,按照柳生元和的要求,他们最终要创造出符合各人性格的刀法才算出师。

  青木绘真爱好轻盈美丽的剑法,所以从月影剑中演化出水月斩;而佐佐木恒则性情刚烈执着,最终从破岩斩中演化出这无名一斩。

  佐佐木恒站在场中,微微低头双目暝合、像是在闭目养神。

  柳生明光并不趁机攻击,反而侧身摆出一个坚守的剑势,静静等候对方蓄势完成——这是自家人切磋,不是赛场争胜,自然要让对方把最强的一剑发挥出来。

  “斩——!”佐佐木恒突然抬头、睁眼、叱喝、人刀合一,俯身前冲!

  佐佐木恒做不到柳生元和那种驾驭剑气飞行的本事,但是这一刀却也极有讲究。

  这一刀人刀俱进——长刀劈斩的动作并不是很快,人俯身前冲的动作倒是极快。

  而这一刀即将劈斩对手的时候,借助特殊的二次发力法门,佐佐木恒可以将整个人俯身前冲的力量瞬间爆发,推动长刀二次加速,在这一瞬间,刀锋上集中的是他整个人的冲击力。

  这一刀,可以说用武士刀斩出了陌刀的力量,偏偏速度与锋锐又远胜笨重的陌刀,佐佐木恒曾用这一刀,轻松斩开过四酮靶。

  要不是知道师父柳生元和正关注这里,他甚至不敢对柳生明光使用这一刀——这一刀威力太甚,发力的时机又太过极端,以他现在的修为可发不可收,一个控制不好,会把对手连刀带人一起劈成两半!

  “伧——”一声长吟,双刀交击的声音如同龙吟一般缭绕不绝,佐佐木恒停在原地,柳生明光却平平向后飞出三米,稳稳落在地上。

  “明光你果然不愧为剑豪,这场是我输了。”出乎大家的预料,不是被击飞出去的柳生明光,而是站在原地的佐佐木恒收刀认输。

  柳生明光这一下格挡,实在是把身体结构利用到了极处,浑身上下几乎每一处肌肉关节,都暗暗形成无数个弓形,这才能用平平无奇的一刀格挡,挡住这开山裂石的一刀——无论是谁,被莱拉妮殴打了三个星期,还能坚持下来的话,卸力的技巧都必然炉火纯青。

  “这位是剑豪吗?”有人在场边低声问旁边的人。

  刚才佐佐木恒出手一刀,威势着实惊人。

  别的不说,能把柳生明光这么个一米九的大汉,一刀劈出三米外,就让人明白这一刀的力量是如何骇人听闻!

  不过,看出佐佐木恒这一刀的强悍还算容易,但是想要看出柳生明光这一计格挡的奥妙,就需要内行看门道了,反正这帮大佬们是看不懂的。

  他们只能看到佐佐木恒这一刀斩破大气,直到现在,场中的空气里还留有一道扇形白雾,那是佐佐木恒高速劈斩的痕迹。

  “应该还不是,柳生门下七位剑豪中没听说过有这一位。”有人低声回答道。

  “我看这一刀似乎比我见过的几位剑豪出手,似乎还要强不少。”

  “嗯,我看也是,刚才那个女孩的水月斩,也不是一般剑客能使出来的——就算是剑豪也未必有这样的剑法。”

  “柳生门下,果然名不虚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