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 樱组

第三百二十一章 樱组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3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7:06

  

  柳生和岛自从搬进这座花园皇居之后,对这里爱不释手——这里的风格,正好是柳生和岛梦寐以求的千年世家建筑风格(仅限日本),要不然他也不会急吼吼对外宣布这里是柳生家的祖居了。

  (也不怪别人说柳生家是爆发户,毕竟这种拿居住三年不到的住宅,号称是家族代代相传祖宅的行为,一般人还真干不出来。当然那柳生和岛乃是推销员出身,脸皮厚度是经过市场考验的,绝非常人可以相比。)

  不过,就算不是自古以来,那也可以是继往开来嘛,柳生家的辉煌还在后面呢!柳生和岛这样想着。

  抱着这种心态,柳生和岛在准备了三年以后,自认柳生家无论是人脉还是财富,都已经可以匹配得上这座日式古典庄园以后,才终于借着妻子四十岁寿辰机会,向整个日本宣布——柳生家彻底崛起,终于成为了日本一流世家!

  虽然柳生和岛夫妇是日本上流社会罕见的恩爱夫妻,但是既然走到这个地步,一举一动依然不可避免沾染上几分功利色彩,这次生日宴会除了为南田雅子庆贺四十岁生日之外,更多起到宣示柳生家崛起的作用。

  “妈妈,您不用这么紧张啦,您简直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一样青春漂亮,跟我姐姐都差不多呢,我有些嫉妒您了,我四十岁要能像您这么美丽就好了。”小林樱猛拍马屁。

  “呜呜呜,樱你真会说话,妈妈爱你!”南田雅子高兴的把小林樱抱在怀里一顿搓揉,让站在边上,帮她挑选衣服的清水玲都有些吃味。

  不过,随着时间渐渐接近,南田雅子却还在后面犹豫不决。

  倒不是说南田雅子没什么合适衣服,而是她可供选择的对象实在太多,这对于女性也是一个残忍的考验啊。

  今天,光是世界久负盛名的设计师就来了四位,其中有一位日本设计师,另外三位分别是来自于意大利、法国,而最后一位干脆就是英国皇家御用设计师。

  要不是今天的主题是宣示柳生家在日本的崛起,就连英国女王嘉妮特都会赶过来,她可不愿意放过与柳生家进一步打好关系的机会,更别说只是派一位设计师过来了。

  这等奢华阵容真不是一般富豪能够享受到的。

  这些设计师本身就算是世界顶级名流,除了联合时装发布会以外,为个人服务的话,他们只要有一个人在的场合,其他人一般不会再接受邀请。

  所谓‘王不见王’,大家都是有名望的人,肯给你设计就是给你面子了,还想把我的作品和别人作品放在一起挑挑拣拣?对不起,老子/老娘不伺候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几位都是世界级的名流,才会明白柳生家底蕴的恐怖之处。

  尤其是柳生家的家庭结构,更是对有心人来说不算什么秘密。

  与其说柳生和岛是柳生家的一家之主,还不如说南田雅子才是柳生家的一家之主!

  “好了,就先穿我们日本的传统服饰那一套吧,别再选来选去了。”柳生和岛都等不及了,只好自己闯进来催促妻子。

  “诶,好的好的,马上就好。”南田雅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光挑衣服就挑了四十分钟还多,幸好现在自己冰肌玉骨,化妆师化妆起来方便的很,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

  和式的庭院中花草掩映,长条形的条案和坐垫东一个、西一个错落有致的摆放在花丛中。

  原本已经是接近十一月底,就算是东京区域也开始转冷,可是在这里,春天像是停住了脚步,庭院里暖烘烘的,宾客们甚至还得把厚重的外套脱掉才行,要知道,这里可是露天庭院啊!

  日本的传统高档宴会并不像赤旗那边,是大圆桌聚餐制,而是传自天朝宋代士大夫的分食制。

  当南田雅子这位今天的主角走出庭院的时候,认识的人还好,有些没见过她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位该不是走错地方了吧?’

  白色和服的表面,印着星星点点的粉红樱花花瓣;高挽的发髻上穿着一根凤鸟型的发钗,凤凰的五根尾翼在风飘扬。

  这件白色和服的式样与日本传统和服的样式略有不同,裙摆下端更宽大一些,并非那种直通通的垂直裙摆,到了最下端,略有些不引人注意的膨胀起来。

  这件和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织造而成,轻盈的如同天上云彩一般,南田雅子每走一步,脚下的和服边缘就像波浪一般翻涌飘动,显出这件和服的下摆远远不止一层。

  如同在云端行走的裙摆,配上头顶的飘荡摇曳的凤凰尾翼,衬托得南田雅子根本不像是一个四十岁、有两个成年儿子的中年女性,反而像是云端走出的不老仙子。

  “——爸爸,这位就是南田雅子女士?”浅仓离美子小声的附在父亲耳边,问道。

  “没错,她真的是南田雅子女士。”

  “天啊,她真的有四十岁了?”

  “对。”

  “啊,如果我四十岁的时候,能比得上她一半年轻的话,做梦都会笑醒呢!”

  “看到她身边那位女士吗?”浅仓政低声指点女儿。

  “看到了,那是柳生家的儿媳吗?”

  “说什么傻话,那是清水玲女士,和南田夫人差不多年龄的女士。”

  “啊!”

  浅仓离美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看到一个女人青春不老,可能是她的个人天赋,

  可要是看到两个没啥血缘关系的四十岁女人,都显得异常青春靓丽,让她第一个念头就是——你们用的化妆品是什么牌子?

  “清水夫人是青春永驻美容会所的所长。”浅仓政低声指点。

  “就是那个谁也账也不买,只有一个会员退出,才有新会员加入的神秘美容会所?”浅仓离美子大吃一惊。

  她七月份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对这些年来日本发生的事情还不太清楚,当然,这个不清楚主要是指时尚界的,毕竟时尚界变化实在太快。

  但即使如此,‘青春永驻美容会所’的大名她还是听说过的,现在这家神秘会所早已不再招收会员,而经营场所也不在原来的地方。

  “她怎么会陪着南田夫人从里面出来?”

  “清水夫人是樱殿的亲生母亲。”

  “樱殿!樱殿来了吗?我最喜欢樱殿了!”浅仓离美子顿时来了精神。

  ——————————

  这几年来,如果说柳生家的崛起是日本商界的传奇,是属于柳生和岛的故事;那么,小林樱就是日本年轻一代的偶像,她的风头甚至盖过了柳生元和这位日本神话剑圣。

  (柳生元和高句丽之行、以及后来与莱拉妮在欧洲一战、氢弹爆炸,这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到全过程的。)

  小林樱在日本开始出名,大概是在三年前,当时她一手创立了日本平民诊所(连锁店),大大缓解了东京地区就医难的问题。

  在后续的三年中,日本平民诊所像是雨后春笋一般,一家接一家开在各大城市,大约像是地铁对于城市交通的意义,日本平民诊所现在已经是日本人生活必需品的代名词。

  (柳生元和对人体结构分析就是在这三年中完成的。)

  当然,平民诊所的档次并不是很高,医疗设备也不算先进,一些复杂的病症依然要按照惯例,转交给上级医院,但是即使这样,对一般的日本民众来说,能够不用排几个小时的队,就能享受到医疗服务,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然而这还不是浅仓离美子崇拜小林樱的原因。

  浅仓离美子在法国求学的时候,曾经有幸见过小林樱访问巴黎大学。

  巴黎号称骑士之都,是欧洲大陆上的骑士圣地,向来与伦敦的圆桌圣殿分庭抗礼,这里乃是以信仰圣主教骑士的主要根据地,他们与那些奉行阿尔托莉雅骑士八美德的骑士不同,奉行的是为主而战的骑士信条。

  当然,到了现代社会,什么为主而战都是扯淡,大家只不过是打个牌子而已,法国作为欧盟四强国之一,向来与英国不对付。

  (要不是英国扯后腿,法国在历史上,有两次可能统一欧洲,更何况还有英法百年战争这么个旧怨,如果不是圣主教在法国势力强大,也不可能出现烧死圣女贞德的傻逼事情。)

  而当时小林樱是作为嘉妮特女王的随同人员一起出访法国,结果在巴黎大学受到骑士社成员的挑战。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有人觉得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既然没来,那完全可以借机为自己扬名一番——甭管是赢了谁,只要是赢了阿尔托莉雅当代家主的身边侍卫,那自己就是一夜成名啊!

  嘉妮特自己倒是能打,但是作为英国女王可不方便下场欺负小孩,而她的身边,一时间还真没有什么武道高手在。

  就是这位小林樱挺身而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女孩,可是当她站擂台上的时候,长刀所向,面前无有一合之敌!

  那种刀来斩刀、剑来斩剑、连枷重斧,都是一刀两断的恐怖刀法,让全场都为之失声。

  最后有人提出质疑,质疑小林樱完全是靠手中兵器之利,不能算是真本领的时候,这位女孩换了一柄木刀走了出来,一刀斩断了放在擂台边上作为装饰的骑士铁甲,震惊全场!

  大家这才知道,这位女孩前面斩断众人兵器,只是因为她要手下留情罢了。

  这柄木刀至今依然陈列在巴黎大学的体育场馆里,作为英国与法国的友好见证。

  欧美的习俗与东方大不相同,他们可不讲究什么含蓄低调,当然,浅仓离美子也没啥资本含蓄低调,本来她在学校里简直是个小透明,虽然不至于受人欺负,但是求学生涯中也没啥值得开心的地方。

  小林樱使用日本刀在巴黎大学一战扬名,作为和小林樱年纪相若的浅仓离美子可没少沾光,说句实话,要不谁因为柳生家是小林樱的夫家,浅仓离美子今天还不一定愿意来呢。

  反正她一直觉得,那个什么神话剑圣柳生元和恐怕是被国人吹嘘太过,真不一定能配得上她的偶像小林樱——你能用木刀断铁甲吗?

  ——————————————

  “樱殿大概在那个院子里。”浅仓政指了指边上的月亮门。

  今天来的各路贵宾不少,一个院子根本不可能全部容纳,他们所在的这个院子是主院,都是些身份特别高贵、年长的人才会在这里,由柳生和岛夫妇负责招待,当然还有一些招待其他宾客的别院。

  “那爸爸、大伯,我要去那里。”

  “去吧,那里你的同龄人也多一点——注意别乱说话!”浅仓政特意叮嘱了一声。

  一个小女孩觉得这种场面无聊,兴高采烈的跑到其他院子里去,自然不会在这些巨头的圈子里引起什么注意。

  “樱殿,樱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浅仓离美子啊,在巴黎找你签名的那个女孩。”

  这个院子不像刚才那个院子里,都是些无聊的老头子了。

  这里的布局更像是一个露天的自助餐厅,想吃什么自己取。

  如果是烧烤之类需要加工的食物,客人不想自己烧烤,也可以叫服务员做好了拿过来。

  浅仓离美子第一眼就看见了小林樱。

  在人群中,她就站在那里。就像是站在一堆母鸡中丹顶鹤,是那么的秀美挺拔,卓卓不群。(情人眼里出西施)

  “哈,又是一个崇拜者,小樱你都快成女圣人了。”母鸡一号开口调笑,让浅仓离美子怒目而视。

  “呃,是鹂殿下大人,不好意思失礼了——”看过去才发现,这位自己惹不起——浅仓离美子赶紧在脸上堆满笑容。

  浅仓家是日本第一流的贵族世家,也是日本第一流的财团,可是对于很可能是日本第一位女天皇的鹂殿下,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喂喂,离美子,你就没看见我们吗?”其他母鸡纷纷发声。

  “——————,你们都在这儿啊!”

  仔细一看,浅仓离美子觉得有些奶涨。这帮人她多半都认识,日本东京顶级圈子里,真正的大小姐们有一大半都在这里站着呢。

  “哼哼,看在你也是樱姐的崇拜者份上,我们就不追究你的失礼了!”

  “樱姐?”

  “我们刚刚成立了樱组,樱姐就是大姐!”一个女孩趾高气扬的说。

  对于她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大小姐来说,什么财富、势力都不被她们放在眼里,可是小林樱这样能独自经营起日本平民连锁,自身武力又骇人听闻的同龄人女孩,却是她们崇拜的对象。

  “啊,算我一个!”浅仓离美子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立刻提出加入申请。

  新一代日本女性黑恶势力,就在这间院子里成立了。

  紧赶慢赶才写出来,等下再修改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