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零八章 开始

第三百零八章 开始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6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6:49

  

  “嗨,这里怎么有个白鬼?我说罗生老爹,这可不好——这里是我的地盘,白鬼到这里来,你还给他吃披萨?妈的,给他上盘屎,我请客!”

  年轻黑人杰米付完了清洁费,转身刚要离开,就看到坐在另一个角落里的,居然是一个白人,顿时来了兴趣。

  “杰米,这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白鬼!”坐在舍斯特*奥威对面,一直背对着几个年轻黑人的迪特罗*费恩,从座位上转过身来不满的说。

  “哈、哈,是费恩老师啊,好吧好吧,既然是你的朋友当然没问题了,你们慢慢吃,我们不打扰了。”

  大约因为是熟人的缘故,年轻黑人凶手杰米把刚杀了人的手枪塞回腰带上,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带着小弟们没趣的走出披萨店。

  他们走在最后一个的人,还体贴的拉上了木板店门。

  “看吧,这就是现在的迪特尔。”

  迪特罗*费恩转过身来,面对着舍斯特*奥威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继续拿起刀叉对付面前的披萨饼,毫不在意背后有个死人正躺在房间的那一边。

  被杰米称为大妈的女服务生露丝,从后面推出一辆小型平板手推车,将皮特的尸体搬到车上,朝厨房里面拖了进去——但愿以后大家吃到的披萨里,不要出现此人的某个部位。

  另外两名食客刚才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现在也各自摆开架势继续吃饭,没有一个人因为刚刚发生的凶杀案起身离开。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里没有警察吗?”舍斯特*奥威皱了皱眉,问道。

  要知道迪特尔可不是什么穷乡僻壤,而是国际上都颇有盛名的大都市,在市区里,白天当众杀人,不但凶手没当回事,而且连旁观者似乎也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

  别说什么把目睹者灭口,就连死者的尸体,凶手都懒得处理,竟然掏了十五花旗币出来,当做清洁费就给打发了。

  柳生元和当年也曾经当街杀人,可他当时已是横行当世、全无顾忌、摆明连高句丽的国家军事力量都不买账了。

  而这几个小混混,论起身手完全看不出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拥有的火力也不过是几把小手枪,到底是谁借给他们的胆子,敢蔑视国家治安力量?

  “警察?警察也要吃饭的,自从三年前,迪特尔市政府发不出工资,就把这里的警察局撤销了,警察们都跑路了。”

  “啥——?”舍斯特*奥威脸上的表情简直能分解出一套表情包出来。

  这一年半来,柳生元和分身无数四处行走,奇奇怪怪的事情也见过不少,别说没有警察的地方,连没有女人的地方都有。

  可这里是花旗,是世界三大势力中最强盛的一个,如果以国家为单位来说,更是世界第一的发达国家。

  在这种发达国度,居然还有市政府发不出工资?更奇葩的是,发不出工资也就算了,警察局也能撤销?警察居然也就这么乖乖跑路了?

  要知道警察这种职业可不是什么善类。

  在社会制度良好的地方(比如说赤旗),警察就是社会治安的维护者;

  在社会制度混乱的国家(比如说莫西格),警察就是拿着政府执照的合法黑老大!

  按柳生元和(舍斯特*奥威)的想法,在这种社会秩序崩溃的地方,哪怕只是收保护费,警察也能过得很爽啊——有保护费还要啥工资啊?有跑车还需要啥自行车啊!

  在有些混乱的国家想当警察,是要按时向上级交钱的好不?

  就警察这样的合法暴力集团,怎么就跑路了?

  看着舍斯特*奥威一脸懵逼,前黑人篮球教练迪特罗*费恩放下刀叉,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说:

  “你从德克萨斯那边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当年迪特尔也曾经辉煌过,世界三大汽车集团的主要生产基地都在这里,还有几个规模不那么大,但是也很有名气的汽车品牌。

  喏,等有时间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他们留下的厂房,其中最大的一个厂区要横跨十五个街区!”

  “那时候,老板们为了追求成本,除了高层职位基本上都是白人以外,底层一线工人大多数都是黑人,当然,也有一些穷白人。”

  迪特罗*费恩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坐在对面的舍斯特,表示就是像你这样的穷白人。

  “后来,整个大环境经济不景气,裁员、削减工资什么的都来了,工会就带着大家和老板谈判,想要维持工资待遇不被降低,大概谈了快半年吧,总算是谈成了,老板们答应待遇保持原样不动。”

  “可就在劳资双方宣布达成谈判一致的第二天,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车企就同时宣布大规模裁员,几乎把一线员工裁撤了一大半!”

  “就是因为这半年的谈判时间,这些企业成功安装了自动生产的流水线,不再需要那么多一线工人了。”

  “大批黑人失业,本来这事已经很让人恼火,可是警察又来火上浇油。”

  “以前,迪特尔一百个警察中,大概顶多有六七个黑人,警察执法的时候会特别针对黑人,别看报纸新闻上说的什么种族平等、人权平等,在花旗,除了踏马的选票是平等的,其他方面他妈的从来就没有平等过!”

  说到这里,这个一直说话还算文雅的前篮球教练,也忍不住开口骂人。

  “当时发生的事我们现在也弄不清楚,那帮白人控制的媒体报道也不可信,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警察做的实在太过分,连其他白人都有些看不过眼。

  最终这件事引发了迪特尔大暴动,有上万人参加,最后是花旗总统亲自下令,调集军队开着坦克进入市区才镇压下去的。

  这次暴动不但毁了迪特尔市区,而且让这里秩序崩溃、社会治安混乱,迪特尔市的房地产业彻底崩盘,连带着银行破产、保险公司破产、工厂企业破产。

  喏,你看马路对面的公寓楼,原来这里的屋子一间大概值十几万到四十几万元,现在顶多值几千块钱。”

  “那时候,破产的人多到什么程度?迪特尔市中心有一座八十五层高、名叫维斯瓦特的大厦,想要到那里跳楼的人都得排队才行!”

  “好吧,你看到的这一块迪特尔市区就是这个德行了,不过,假如你朝南边或者西边走,那边的迪特尔卫星城里,人们过得还不错——他们都是逃离迪特尔市,在那边重新开始新生活的人。

  像我这样的黑人过去很难找到工作,可是伙计,像你这样的白人,在那边还是比较容易立足的。”

  说着,前黑人社区篮球教练迪特罗*费恩的脸上,露出一点羡慕的表情。

  毕竟谁都想过的好一点,可是花旗的种族歧视、尤其是迪特尔这边的种族矛盾,让这位以前勉强还算中产阶级的黑人,根本无法在那边的迪特尔卫星城里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我说迪特罗,你觉得当初暴动的人们做得对不对?现在迪特尔这个样子,大家好像过的都不怎么好。”舍斯特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披萨饼,问道。

  “哼,有什么对不对的,要说迪特尔的衰败,的确有一半原因来自于那次暴动,但是没有那次暴动,黑人的处境还要更糟糕!”

  “你可能以前没有关心过政治,自从那次迪特尔大暴动以后,不光是迪特尔的黑人,连整个花旗的黑人处境都好了许多!

  迪特尔这几年连续出了七任黑人市长,花旗出现了一个黑人总统候选人,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就为了这个,那次暴动就是值得的。”

  “再说,迪特尔衰败顶多只有一半能怪在那次暴动上面,另外一半应该怪政府无能,不能及时恢复社会秩序上面。

  原本即使是暴动后的迪特尔,这里毕竟是花旗排名前五的大城市,也还有很好的城市底子在,如果能及时恢复社会秩序、政府取回社会公信力的话,迪特尔还是可以抢救回来。

  可是政府根本控制不住局势,白人警察出门就会被打冷枪,政府又没有当机立断、大规模招募、培训黑人警察,结果时间一长,失去了维持社会秩序的治安力量,这里彻底乱了。

  最后,喏,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大家的生活全完了——”

  说到这里,迪特罗的情绪低落下来,似乎刚才这一顿白捡的披萨,给他带来的一点高兴感觉全都没了。

  “那你们就不想重建迪特尔,至少重建这个社区?”

  舍斯特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这位迪特罗*费恩有些眼光,从说话的条理上看,大概也受过正规高等教育,在本地似乎也有些人脉,但是从谈话中,这位老兄除了坐在破败的篮球场里缅怀过去、抱怨现在以外,就完全不准备做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我说舍斯特兄弟,你可真幽默!我能做些什么?重建社区?我既没钱,也没人手,那都是有钱人和政客们关心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唔——如果我想试试呢。”舍斯特*奥威吃掉盘子里最后一块披萨饼,抬起头来看着桌子对面的黑人前篮球教练,平静的说。

  ————————————

  “天哪,我一定是疯了,居然和你一起干这种事,这有什么用?这块社区现在根本就没人住,你就算把这里修缮的再漂亮也没人来,我说伙计,你是认真的?”

  大约是黑人的种族天赋,迪特罗*费恩与舍斯特*奥威一起,在破败的篮球场里铲除杂草、修整铁丝网、修补球网、涂漆、划线,一边嘴巴里以极快的吐字速度不停的抱怨着。

  不过,他抱怨归抱怨,手上的工作可没停下。两个人从早上乘坐公交车,到市中心购买了一些球网线、铁丝、油漆和刷子以后,就一直忙到现在。

  这里很多人都买不起私家车了,哪怕这里曾经是花旗最重要的汽车工业中心。现在,公交车和自行车才是穷人出行的首选交通工具。

  迪特罗*费恩干活的确没有偷懒,可是看看在那边手脚不停的舍斯特,他还是感觉到有一种深深的挫折感。

  这位昨天刚认识的朋友,不但篮球比他打的好得多,而且干起活来,一个要顶他十个都不止。

  舍斯特干起活来,动作明明也不是很快,可是偏偏有一种不是在干活,而是在跳舞的韵律感。

  比方说两人一起拔除球场边缘的杂草,迪特罗拔草,上半截草叶倒是拔下来了,可是下半截杂草依旧纹丝不动,还得他用小铲子费力挖掘半天,才能清空一小块草地;

  等他清理出大约十米距离不到的场地,抬头一看,舍斯特那边已经要把整片球场都清理好了,眼看就要和他汇合了!

  等到用油漆重新在地面上描绘已经褪色、掉漆的球场划线的时候,因为没有专用的划线工具(太贵了,要八十五花旗币,两人没舍得买),迪特罗这边只能拿着个小刷子小心翼翼的在地面上描绘,生怕画得走样;

  等他抬头一看,那位舍斯特老兄根本连腰的不弯,在一根不知道哪里折来的树枝上绑上油漆刷,直接拿在手里,蘸着油漆就在地上直接划线。

  偏偏球场地面上,每一根白色油漆线都横平竖直,连宽度都一模一样,比专业人员用专用工具画出来的线还要美观大方——速度飞快,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除了迪特罗手里的这一段罚球区以外,其他地方居然都已经画好了!

  一个焕然一新篮球场,赫然出现在这座破落的街区里面,显得和其他建筑有些格格不入。

  “我说伙计,德克萨斯的牛仔们都是些怪物吗?就你这样的手艺,居然在那里混不下去?”

  迪特罗小心翼翼的画完地面上的罚球区,站起身来跨过未干的油漆,看着重新焕发生机的篮球场,感慨的说。

  “在德克萨斯那边的牧场里,重视的是伺候牛羊、马匹的本事,我这两下子不算什么。”

  舍斯特*奥威可没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他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号称什么当世剑神、通天教主?

  不过,为了能在这里真正的体验生活,对于这位可能对他融入当地生活有所帮助的黑人篮球教练,一些必要的解释也是需要的。

  柳生元和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但完整的思路现在还不太清晰。

  不过,这里似乎可以先当成一块试验田?

  反正这里既不是日本也不是英国,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大不了失败了拍拍屁股跑路,只要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就没关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