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人心做道心,道心炼人心

第三百零四章 人心做道心,道心炼人心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3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6:43

  

  “长明老师、方老师,虽然你们现在情况还可以,可还是要多加保重,毕竟你们都已经超过百岁了。”柳生元和看着精神还说得上健旺的长明道人和方十年方老先生,微笑着说。

  这两年,每年这个时候,柳生元和都会派私人飞机把这两位老人家接来金鳌岛,亲自为他们检查身体。

  事实上,这两位老人家本身就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在赤旗,凡是学医稍微有些名堂的,谁不是这两位的徒子徒孙?至不济也听过这两位的徒子徒孙上过课。

  可是柳生元和依然要亲自为他们检查身体,就是因为有些深入人体细微之处的调控,非得他亲自出手不可。

  至于他为什么不亲自去赤旗为两位老人家诊疗,而是要派专机将两位老人家接来?

  这倒不是柳生元和要在这两位面前摆什么人间神祇的架子,而是长明道人的家住在赤旗京城郊区,方十年老先生的家更是在京城的核心区域。

  柳生元和现在是被各国重点关注的对象,他想去日本东京、或者英国伦敦这两处城市没人会阻止,可要是去其他敏感城市——比如说各国首都,那引起的连锁反应可不是一点半点。

  方十年大笑起来:“元和啊,托你的福,我们两个老头子到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已经知足啦!还保重什么,到我们这个岁数,活一天就算赚到一天,痛快才是最重要的。”

  “不错不错,老道我也是如此。”

  长明道人也大笑起来。

  到如今,不但在自己手上寻回了造化玉碟,而且一生所学,无论是科研领域还是道门秘传、都有了青出于蓝的传人,更何况这百年来,他还能亲眼看着国家崛起,发展一日千里,这等人生,他早已觉得了无遗憾。

  更何况如今年过百岁,居然还身体健旺、能吃能喝,甚至还有余力到处转转,自己这一生也知足了。

  “不过元和啊,你年纪轻轻,修为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在学术上也颇有建树,你也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看看你现在,小小年纪总是一副心如止水的样子,比我们两个老头子还像老头子。

  这样下去,心理上说不定是要出问题的!年轻人没事还是应该多享受享受生活。”

  长明道人略略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这个得意弟子。

  自己这位弟子修为当真是通天彻地,暗地里被人称为当代‘通天教主’。

  就算古往今来,道门里也未必能找出几位更胜他一筹的前辈,更别说自己这个先天真人无望的糟老头子了。

  按理说,自己也没资格再指点他什么,可是,眼看着柳生元和这等从容不迫、万事无心、连微笑都像有标准模板的样子,长明道人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按理说,道门修者追求大道,讲求的就是一个清心寡欲、道心坚定、最好一颗道心万劫不磨。

  所谓‘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南西北风’,这位弟子这等心如明镜、不染尘埃的状态,正是无数修者梦寐以求的心灵修养成就。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跳入长明道人的脑海。

  道门中人以大道为追求,毕生修行就是为了接近大道。然而人心波澜起伏、难以控制,是修行者贯彻修行道路始终的第一难题。

  因此几乎所有修行典籍上,都会指出‘是人远道、而道不远人’,保持心境平静乃是修行第一要点。

  然而,作为曾经的天人宗宗主,长明道人却要比别人知道的更多一些——真正修为近道的那些前辈高人,烦恼的不只是追求大道,更多的是控制好人与道之间的关系。

  人到底不是道,人可以近道,但不能成为道!

  所谓道,在道门来说,并不光是指的自然规律,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道德经上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这要是西方哲学家,按他们的思维方式,倒是可以说通过逻辑分析而推理出来的一种存在状态。

  但是东方道门先辈却绝不会如此!东方道门讲求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以己心映天心,若是当年道德真人没有亲身感受过这种伟大力量,他压根不会如此记述。

  也就是说,‘道’在道门修行者心目中,是真实存在的东西,是可以接触、获得的力量!

  然而,道门三劫中,除了天劫以外,还有道劫、心劫。

  天劫就不提了,而心劫则是意志崩溃、道心破碎!

  而道劫便是道化、便是道化!

  道门真正最顶级的人物,被神化而称尊做祖的那几位前辈,最后都是道化而去,道门把这种状态尊称为‘合道’,甚至视为修行的最高成就。

  然而作为天人宗宗主的长明道人却另有师门秘传,晓得这只不过是另外一种死亡形式。

  自己这位弟子年纪轻轻,可修为已经如此骇人听闻,的确有可能踏在‘道化’的门槛上了。

  ——————————

  就算同样年龄,方十年老先生的精神也不如长明道人这样的修行者,等方老先生早早去休息以后,长明道人独自一人来到柳生元和的实验室。

  “元和,你实话告诉老道,你是不是这几年来,无论对什么事情都感觉到越发淡漠、越发不在意了?”

  长明道人来的时候,柳生元和正在做一组基因转译试验——莱拉妮半细胞半能量化的生命结构当真让他无比惊艳。

  可惜,想要直接解析这种半物质、半能量的奇妙结构,现有设备完全不给力,柳生元和只能把主意打到以前、问莱拉妮要来的一部分血肉组织上面,希望能通过基因转译,将莱拉妮的原始细胞结构抽象出来,做成数学模型进行结构分析。

  偏偏这种事牵涉到莱拉妮的隐私,虽然两人交情深厚,柳生元和也不可能把这种绝密数据交给别人去测试分析,只得自己亲自动手操作。

  “长明老师,您是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从柳生元和度过三九天劫之后,其实就一直存在。

  只不过哪怕是柳生元和的父母与妻子,也以为这只不过是超凡入圣者应有的大家气度而已,谁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

  就连莱拉妮也没发觉有什么问题,毕竟两人面对的问题不一样,所以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要是莱拉妮发觉自己力量波动有平稳化和收敛的趋势,那笑都来不及,哪里会觉得是什么问题?

  “你——你怎么不早点和老师说?你是不是早知道自己有道化的危险了?”长明道人大惊。

  “是啊,老师。可惜我遍阅道门秘录,上面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虽然说的是关于自己的生死,但是柳生元和依然云淡风轻,甚至连手里的实验也没停下。

  他做实验比其他人速度快的多,人家要对着显微镜、通过各种精密仪器仔细操作,他直接就是上手,以个人感知为观察工具、先天剑丝为处理工具,各种剥离、转录做的又快又好。

  “道门秘录上没有因为道门历史上,根本没几个人能达到这个境界!元和,你别搞什么研究了,赶紧出门去给我游历天下、红尘炼心!”

  “?”柳生元和正好手里的试验告一段落,疑惑的转身看着老师。

  “被道化的乃是人的心灵;能对抗道化的也唯有人心!天意人心、人心便是天意!

  与‘道’相反,天意乃是人心所向,是人道凝结,只有在红尘中炼出的一颗人心,以人心做道心,才能以人心抗衡天道,抵抗道化之劫!

  道心是坚持、是追求;人心是责任、是负担;负重前行,有多少担当、才能行的有多远!有多远大的目标,就要有多坚实的肩膀!说到底,我们都是人、不是神!要以人心做道心、要用道心炼人心。”

  长明道人面容严肃的说出这一番话来,字正腔圆简直像是在背书一般。

  “可是老师——?”这段话,让柳生元和有些感悟,可是要问他听明白了没有,他也说不上来;柳生元和不是什么哲学家,这么云山雾罩的一段话,着实让他有些伤脑筋。

  “你不要问我如何解释,老师远未达到有资格考虑道化问题的境界,而这番话也不是老师说的,而是前辈真人留下的一段警示,你的境界已经远超老师,这段话还你要自己去理解才是。

  但是无论如何,红尘炼心这一步总是要的。”

  ————————————

  这两年,柳生家的情况渐渐稳定下来,各种秘书团队和管理团队被组建、完善。

  对其他商业家族来说,委托外人全权管理自家产业,是一种风险颇大的行为。

  这个世界上,卷走国有企业资产的案例都屡见不鲜,更何况对私人企业动手脚?再好的监管,也是由人来执行,而由人执行的政策就总有空子可以钻。

  可是对柳生家,这些风险都近乎于无。

  最初,也不是没人想趁柳生家对自家资产掌控不到位的机会动手脚,只不过,凡是动手脚的人,很快就被别人动了手脚。

  那是真正的动手脚,直接剁去四肢那种动手脚。

  在柳生和岛与南田雅子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日本上到天皇和首相,各路财阀、下到包括三林会在内的大型黑道组织,都在为他们保驾护航。

  这等强有力的警告下,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物,在日本是找不到了。

  既然人人都老实干活,柳生家的情况自然就很快稳定下来了,柳生和岛作为一家之主倒还常常需要应酬,而南田雅子大部分情况下,只要做出决定,让手下去执行就可以了。

  但是,闲下来的南田雅子也有烦恼——长子已经结婚快三年了,可孙子还没影呢?

  所以,她一个电话把蹲在金鳌岛上的小樱给叫了回来。

  “小樱过来了,元和又没跟你一起?你也说说他啊,别老是一天到晚呆在实验室里,对身体不好。”

  南田雅子伸手接过小林樱手里的小手提包,抱怨的说。

  “妈妈,您别怪他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元和他就喜欢呆在实验室里,和我喜欢打游戏一样,嘻嘻。”小林樱一把抱住南田雅子的胳膊撒娇的说。

  “哼,你这个小木头脑瓜,还傻乎乎的玩游戏呢,也不看看人家莱拉妮,一天到晚朝金鳌岛跑,我看她就是不怀好意!”

  望着嬉皮笑脸的小林樱,南田雅子伸出食指,用力点了点小林樱的额头,半开玩笑半警告的说。

  “切,妈妈你多虑了,妮妮姐姐那么高傲的人,才不会玩什么阴谋诡计,就算是她想打元和君一顿,也只会正面挑战呢。”

  “你这个小傻瓜!我说的不是这种不怀好意——算了,也许只有你这种没心没肺的,才能和他们相处的这么好。”

  南田雅子张开嘴、欲言又止,想了想,最后干脆放弃治疗不再劝说了。

  这种人间神祇之间的事情,自己虽然是元和的母亲,也还是少干涉点为好。

  而且在自己儿子面前,南田雅子信心满满;但是在莱拉妮面前,就算那位半神殿下表现再是礼貌尊重,但是来自生命层次本身的压制感,依然让南田雅子觉得有些不自在。

  反倒是这个没心没肺的儿媳,半点被压制的样子都没有,每次看见莱拉妮,总是上去就搂搂抱抱,一口一个妮妮姐姐,比见了丈夫都亲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百合呢。

  “小樱,妈妈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些话要私下里和你说。”走进一间掩映在花园中的阁室,南田雅子叫小林樱先坐下,然后温和的说。

  这间花园里的两层楼阁是南田雅子的花道室,选择这里是因为取用鲜花更加便利,毕竟柳生家的住所升级换代,南田雅子的花道室也得跟上不是吗?

  “小樱,你们是不是没准备现在要孩子?”南田雅子的意思是你们是不是做了避孕措施,才导致现在也没有孙子的消息。

  “啊!没有妈妈,我们没有特意做这方面的措施。”小林樱脸有点红。

  “那怎么到现在也没动静?你们两个是不是找个时间去检查一下身体?”

  “妈妈,不用的,元和他是世界最厉害的人体学专家,我去问问他就可以了。

  再说,金鳌岛上的学者都是最顶尖的,医疗设备也是最好的,上次我还看到天皇来就诊呢。”

  小林樱不以为然的说。

  “好吧好吧,那你们自己抓紧,我可想早点看到自己的孙子呢,对了小樱,你开的那间诊所现在怎么样了?”对于这个没心没肺的儿媳妇,南田雅子也有些没辙,两人毕竟还年轻,自己提点一下也就是了。

  “————哎呀,妈妈你要是不说,我都忘记自己还开着一家诊所了。”

  “你这个小糊涂蛋——!”南田雅子气的又是一手指头,点在小林樱的脑门上。

  小林樱干脆一头扎进南田雅子的怀里,用脑袋在她怀里蹭来蹭去的撒娇。反正每次小林樱遇到婆婆的责怪,拿出这一手来,简直是无往不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