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零一章 金鳌岛、碧游宫

第三百零一章 金鳌岛、碧游宫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5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6:39

  

  “舰长、舰长,这个方向是不是有点不对?我们不是缉私巡海吗?我们怎么往这边走?这边我熟,我们家原来就住在那边的渔村,从我爷爷开始就在这边摸珍珠,这边除了一个连鸟毛都没一根的王八礁,有什么好巡视的?现在珍珠都养殖了,谁还来这里啊?”

  巡逻舰驾驶室里,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水手对掌握舵轮的巡逻舰舰长喋喋不休。

  这些年世界三极鼎立,没有大规模战争发生,大家主要的竞争方向都放在国家综合实力发展上面,而赤旗无论科技还是民生都在快速发展,大批专科生、本科生,甚至研究生被不断培养出来,走上社会。

  这固然为国家迅速发展提供了后劲,但同时也让工作岗位变得竞争激烈起来。

  在竞争加剧之下,海关这种国家公务员岗位更是吃香起来,这不,连海事巡逻这种苦差事,也有新分配来的本科生了。

  这艘武装巡逻舰总共也只有十二名船员,人少不说,负责巡视的海域倒颇为广大,船长与船员之间的关系也不像那些军舰一般等级森严。

  ‘啪’年轻水手的后脑勺上挨了一下。

  “嘎子你个臭小子,在老子面前显摆个屁,你爸叫我哥,我管你爷爷叫叔!这里什么情况,老子不比你清楚?你小子从十五岁开始就去外地上学,八年时间过去,还不兴国家有个开发计划什么的?”

  巡逻舰舰长是一个古铜色面庞上布满皱纹的老爷子,看起来足有六七十岁的样子,。

  当然他的岁数没有看起来这么大,只不过在常年在海上风吹日晒,人看起来比较显老而已。

  “我说蔡叔,这你可别瞧不起人,我大学学的是船舶与海洋工程,这块地方既不是什么航道,也不是什么洋流交汇点,无论从战略位置和海洋渔业捕捞经济价值来说都没啥意思,国家除非集体脑抽了,才会开发王八礁。”

  被打了一个脑瓜,年轻人明显不服气。

  “王八礁个屁,现在那儿叫金鳌岛!你知道什么是金鳌岛么?就是封神演义里,通天教主住的那个金鳌岛!”

  “我去!这谁改的名字,也太霸气了吧?→_→难道还有个碧游宫在上面?是不是里头还得有个通天教主住着?”

  年轻人所说的王八礁,是一处位于赤旗与日本之间,面积相当不小的礁盘,海水涨潮时,这块礁石区域绝大部分面积都在水下,而落潮时,露出水面的面积却足有近八十平方公里。

  这种地方其实在任何近海都不算希奇,只不过这里面积特别大一点。

  在落潮时,如果从侧面看,整片岛礁有点像一只扁平的大王八趴在海面上。

  这块地方本来属于赤旗与日本有争议的区域,按照国际通行的《海洋法》规定,所谓领土,是指可以被称为岛屿的地方,那种面积不超过一百平方米的礁石是不能被称为领土的。

  然而,这块礁盘由于面积着实不小,的确也具备一些战略价值,可偏偏它又不符合岛屿的定义,不在任何一国的领海内,赤旗与日本两国为此已经进行过好几轮谈判,最后两国还是决定采取共管策略,这样可以不伤和气——毕竟是盟国嘛。

  说是共管,其实也就是谁都不管,但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私下里单独开发而已。

  这次,为了安抚柳生元和这尊大神,各国政府着实费了不少脑筋,在世界范围内选取了七处‘风水宝地’,作为这位大神的研究所选址——这七处地方都是交通便利,但距离人烟稠密的大城市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然后柳生元和一眼就看中了这块地方——这里离赤旗和日本都很近,作为海岛也便于用轮船大规模运输设备、给养。

  而且从建成以后的效果图上看,连中型飞机也可以顺利起降,完全可以满足私家飞机起降,而且必要时,哪怕使用直升机都可以直接飞到日本或者赤旗。

  虽然柳生元和只是伸手在效果图上轻轻一点,但是造成的后果可不小——这块地方在全世界所有的海图上,一下子有了一个新名字。

  这块原本叫做王八礁的礁盘现在被尊称为金鳌岛,特意被世界各国在世界地图上专门标注出来,逼格一下子从村俗提高到神话,而实际上改为这个高大上的名字还不超过两年时间,附近的一些老渔民往往还改不过口来。

  (在这之前,除了专业的海图之外,就连赤旗的省级地图上都不会有这块岛礁存在。)

  两年时间,在赤旗的基建技术和团队、以及各国政府、甚至还有许多世界一流财阀势力共同提供,近乎无限的资源支持下,这块原本被人称作王八礁的礁盘,的确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了。

  一块高出水面六十多米,本来就像一个乌龟脑袋的巨大礁石被精心雕琢修饰,现在任谁一眼看上去,都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半露在海面上的巨大龙首,加上在龙首后面,被特意堆砌雕琢的龟甲形结构,那是妥妥的鳌头啊!

  而礁盘上更是硬生生填海造陆,在近乎无穷尽的资源倾斜之下,造出了一个占地面积超过三十平方公里、带有一个中型码头、一个小型机场的全新科研院所。

  可能是亚洲人对神仙传说的向往,也可能由于金鳌岛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着实有些不同,当然最有可能是为了讨得柳生元和这位大神的欢心喜悦,这座科研院所的建筑风格略偏向于日本的古典园林,而且由于面积广大,这里的建筑更大气一些,也混合了许多天朝神话中的建筑样式。

  比如说建筑之间的通道就是白色半透明的耐磨塑料材料铺就,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和极品白玉也没啥区别,其他新型建筑材料更是不惜工本,反正填海造陆这么夸张的事情都做了,还在乎什么外墙材料?

  所以,整座研究院所外观结构全是东方宫阙式建筑,一派的琼楼玉宇、仙家气度。

  如果从合适的角度远远望去,可以看到一座天朝古代宫室风格的建筑,被一只巨大的金鳌背负着,在海浪拍打下岿然不动。

  至于其他风景和参数也不必一一细说,反正是美奂美轮、应有尽有,按照设计最初的思路,最好能让这位大神住进来就再也不想出门。

  由于金鳌岛位于大陆架靠大陆这一侧,刚好避开日本地震多发的板块碎裂地质带,加上填海造陆的二十余米厚度、经过特殊处理的人工地基,这里实验室的稳定性,甚至超过绝大多数建造在陆地上的实验室。

  这座人工岛+实验室直到目前,依然没有彻底完成施工,不过,已经投入使用的部分实验室,着实让世界各国的同行心中腹诽不已——如果从学术角度来说,柳生元和在世界上只好勉强说是一流,就这,还是看在他研究出通用营养液的面子上。

  可这座完全属于柳生元和独立实验室,从设备先进性和研究经费供应上,简直可以让世界任何一位科学家眼睛红到滴血!

  当然,有资格知道这间实验室到底为什么而建立的顶级科学家,就算心里腹诽,嘴上也不会多说半句;至于那些没资格知道原因的,就算说话也没人会给他们解释——人家有钱不行啊?

  这座人工岛屿与上面的宫殿式建筑,在赤旗,被好事者称为金鳌岛*碧游宫——反正在知情人眼中,那位的神通和通天教主比起来也不差多少了;在日本则被称为金鳌岛*云空殿。

  (当年在欧洲北海一战,虽然核爆以后的具体情报被各国封锁,但是托英国王室直播的福,看到柳生元和那一剑裂天的富豪实在不少,有些信息被有意无意的流落出来,所以知情人也不算少。)

  当然,柳生元和对于这间研究所到底叫什么名字完全不感兴趣,当其中一部分实验室刚刚调试完毕可以启用,他就一头钻进去不见人影,导致直到现在,这里都没有一个正式名称。

  不过,无论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图上,这里都被列为绝对不能打扰的禁区。而赤旗与日本的巡逻舰艇更是恨不得一天朝这边跑八趟,生怕有不开眼的混蛋因为好奇惹出麻烦。

  当然,这里本来也不是什么航线要道——毕竟原本是礁石群,大家怕触礁、避开都来不及,所以没事跑过来的船只倒也不多就是了。

  ——————————

  自从那一战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两年。

  对于英国王室来说,这两年简直是快乐与痛苦兼而有之。

  离开世界政治舞台已经上百年的英国王室,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核爆也奈何不得的神威护佑下;在花旗、赤旗两方面有意无意的支持下;甚至还有分布在欧洲、美洲的传统贵族势力在暗中支持,最近,英国王室重新取回英国最高统治权的呼声喧嚣尘上。

  当然,作为已经脱离英国王室统治甚久的英国各政治党派,没有谁喜欢头顶多一个最高统治者出来,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各种政治上的勾心斗角着实让柯罗尔筋疲力尽。

  本来她倒是想拉着妹妹的虎皮做大旗,只要妹妹肯出面,足以镇压一切不服。

  可是偏偏妹妹完全没有走上前台、给她压阵的意思,倒是一心一意闭门潜修,说什么当日一战,自己已然获得了决定性的突破,未来有一天必然可以把柳生元和打得满头是包,大大出一口恶气。

  在柯罗尔看来,这哪是要出什么一口恶气?分明是要找机会去暗通款曲,这两年你有事没事就往日本跑,甚至在柳生元和那个什么金鳌岛*剑神宫里,专门找宫廷设计师,设计定制了自己常驻的寝宫,这意思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好不。

  不过,自从那一战以后,妮妮坐飞机倒是全无顾忌了,只要柳生元和还活着,谁敢用导弹攻击妮妮的飞机?

  何况当日妮妮可是实打实的从核爆中活下来的,导弹也许能摧毁飞机,但是想击杀妮妮实在不可能。

  “妮妮,你又去日本了?我说,你干脆和他挑明了说多好?我再有几年也该退位了,你也该给自己找一个亲王人选——”

  “姐姐,你别说了!”

  每次一说起这个话题,莱拉妮就明显表现出烦恼、气闷和恼羞成怒的综合反映,这都成了坏心眼的柯罗尔调笑妹妹的主要方式了。

  “嘿嘿嘿,不说就不说,不过,我这里可有一个真正的好消息——你要是答应我,明天陪我一起出席上议院会议,我就带你去看一个人!”

  “哼,什么人那么大的脸,值得我专门过去看?叫过来见我还差不多。”

  莱拉妮不以为然的说。

  “英国女王荣誉保证,你见到他一定很惊喜!”

  “那——好吧,明天我就陪你跑一趟好了。”

  莱拉妮有些心动,在她的感应中,姐姐说这句话的时候信心很足啊——这世界上能让她感到惊喜的人可不多。

  “走——”

  ————————————

  这一年多时间,莱拉妮算是把这个世界看清楚了,什么政治、权势,都是虚的,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真实不虚。

  当日发生的事情,莱拉妮后来也找来卫星图像来看过了,柳生元和一剑斩落卫星的确骇人听闻,但是让整个世界都为之屈服的,恐怕还是后来那柄横天之剑!

  那一剑,代表着无距离限制的打击能力;那一剑,代表并非一种爆发力,而是随时随地可以发动的攻击、可以反复使用的能力,尤其那柄巨剑在无人主持的情况下,自行飞跃万里来到欧洲,这等未知的控制手段,才是压得各国政府最终妥协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明明柳生元和一句话都不说,但是自然有大批专家负责揣摩他的喜好兴趣,将他服侍得舒舒服服的,他想到的当然要有,没想到的也要有人替他想到。

  说句实话,莱拉妮觉得现在脱胎换骨以后的自己,大概可以算是完全踏入神魔境界,远不是以前的自己可以相比,如果自己火力全开,也未必就输给柳生元和,压服整个英国大概不是问题。

  (实际上,这次去日本也有找柳生元和试手的意思,只不过那个混蛋一头钻进新实验室就不出来了,莱拉妮把他那一群徒弟挨个揍了一遍以后,觉得没意思了,才回英国的。)

  可是,这又有什么意思?自己现在也可以说是予取予求,成为英国实质上的统治者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未来登上英国女王王座,自己就要像姐姐一样整天和政客们扯皮,不但人累的像条狗不说,还办不成多少事,莱拉妮就觉得那张破椅子对自己完全没有半点吸引力。

  新的一卷开始啦,主角在这一卷中,开始由独善己身,走向兼济天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