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情深不寿?

第二百九十九章 情深不寿?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0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6:37

  

  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情节简直是翻转再翻转,拿去拍一部大片都够了。直到现在,柯罗尔即使坐在宝座上,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外面传来侍从的通报,英国首相梅尔威隆与欧盟其他国家首脑正在等候觐见女王陛下。

  听到通报,柯罗尔才从发呆的状态下反应过来。

  从世界格局上来说,英国首相梅尔威隆的政治地位要高出她这个没有实权的女王,但是从英国传统文化上来说,英国首相梅尔威隆名义上还要算是阿尔托莉雅家族的廷臣——英国首相原本是英国王室的廷相。

  在高高的王座上(只是椅背特别高,并不是椅子特别高),柯罗尔优雅的微微颔首。

  首先是贴身侍从,然后是台阶下的宫廷侍从,一声声如同接力一般高声唱名,将‘有请***总理/总统/首相’的命令一直传到远远的大门处。

  两扇沉重的大门被两名身穿红色制服的宫廷侍丛,同步向左右拉开,两列身穿蓝色制服的卫兵驻立骑士大剑,分列左右站立在支撑殿顶的廊柱之间。

  酒红色的名贵地毯从大门处,一直铺到柯罗尔王座之下;威严庄重的骑士之歌,在高旷的殿堂中肃然回响;有些像是教堂风格的彩色玻璃长窗,透入了一些外面的阳光,在华贵的大理石地面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这里,是历代欧洲最高贵的英国女王,接见贵宾的殿堂,如果放在十八世纪以前,没有伯爵以上的爵位的人,根本不可能踏入这里一步。

  当时间走入十八世纪以后,随着欧洲贵族阶层的整体没落,英国王室渐渐失去了威权。

  而到了十九世纪中叶,这间主殿更是变成供游客参观游览、缅怀骑士王当年英姿旅游景点。

  然而,今天、现在!

  柯罗尔坐在当年骑士王阿尔托莉雅曾经坐过的位置,看着前方台阶下,恭恭敬敬站成一行,对自己略微躬身,用右手拍击左肩,行骑士祈祷礼的欧盟各国首脑,心中感慨万千。

  这虽然是各国首脑入境随俗,为了迁就英国王室而进行的贵族礼节。

  可是,从百年前开始,各国政治首脑早就与英国王室平起平坐,甚至地位略高一筹,谁还会乖乖的在阿尔托莉雅的王座之下,行骑士祈祷礼呢?

  只有今天,只有现在!

  骑士王的容光,难道又回到了英国王室吗?

  可惜,妹妹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柯罗尔遗憾的侧头,看了看侧放在身边,小了一号的王座,那是给王储准备的位置,对于阿尔托莉雅家族来说,这个位置就是长公主的座位。

  在柯罗尔王座的另一侧,还有一张座位空着,那是英国亲王的宝座。

  柯罗尔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这个空位,反正那就是个废物,他不在更好,省得让这种废物来分享阿尔托莉雅家的容光。

  不过,妹妹、唉!等下这里结束后,自己还是该再去看看,那怕只是去看看`妹夫`也好。

  ————————————

  欧盟各国首脑此次联袂而来,主要目的就是探寻一下英国王室的态度和后续事务的处理意见。

  毕竟此次主要苦主之一就是英国王室,而‘那位’自从一剑抹掉了花旗第三舰队以后,就在圆桌圣殿深处闭关不出,将一切外务都交给英国王室代表处理。

  如果不取得英国王室的肯定,单方面采取任何行动都没有意义。

  谈完了有关此次核爆恐怖事件的联合调查进度与相关补偿,英国首相梅尔威隆扫了一眼同来的欧盟各国首脑,结果看到的是一堆‘你是地主你说话’眼神,不得已,他只能上前一步,恭敬的开口问道:

  “女王陛下,我们这次前来,除了觐见女王陛下以外,还希望能够觐见神下——不知神下现在身体怎么样?能不能接见我们?”

  柯罗尔心中冷哼了一声,什么觐见神下,还不是想看看柳生元和与自己的妹妹情况如何?

  既然想看,那就一起去看呗,正好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

  在圆桌圣殿的深处,有一间相对独立的亭楼,它与其他建筑隔开,单独建立在一处人工湖上。

  这是当年那位神秘贤者居住的地方,是英国王室中,仅次于骑士王阿尔托莉雅故居的景点。

  现在,这里被重新收拾一番,作为柳生元和在圆桌圣殿的驻跸之所。

  湖水清澈见底,水面上倒影出蓝天树影,有些鱼儿,就像是在空气中飘浮着一般一动不动。

  柯罗尔女王亲自带路,领着这些欧盟领导人顺着长长的水上长廊,走近这间水上亭楼的大门。

  大门处挂着一枚黄灿灿的、拳头大小的铜铃。

  “我妹妹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云空殿正在帮她疗伤。”

  柯罗尔一边说,一边拿起挂在一边的小小铜锤,在铜铃上轻轻敲击了三下。

  ‘叮——叮——叮——’随着空灵而清净的铃声,门自动打开了。

  空荡荡、略显得有些昏暗的巨大房间里,并无任何家具、装饰。

  在房间正中,一身白衣的柳生元和怀抱着全无动静,身体蜷缩成一团的莱拉妮,盘膝席地而坐,身下甚至连个蒲团都没有,一切都简陋的可笑。

  然而,没人能笑出来!

  只因为祂坐在那里!

  空荡荡的房间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变得神秘而庄严!

  柯罗尔一行的到来,甚至没能让祂睁开双眼,大家只能看到祂脑后一轮明光旋转波荡,无数光点在房间里按照某种规律,以祂为中心飞舞旋转、浮沉明灭。

  而自从走入这间房间,似乎象跨入了另一个世界。

  在门外的时候,明明能听见风声、鸟叫,可一步之差,走进房间,连门都没有关上,可一切声音都从耳边消失了。

  那是一种绝对的安静,安静的让人感到不适。

  “云空殿,神下今天怎么样?”柯罗尔不自觉的身体微微前屈,恭敬的问。

  有自己妹妹在身边的时候,柯罗尔从未感觉到面对柳生元和有什么压力,可是,在妹妹生死不知的现在,仅仅是处在同一个房间里,一种来自心灵上的压迫感,让她开口都有些吃力。

  “她没事,一切都很好!”

  “祂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我不知道。”

  “云空殿,谢谢您。”

  “不用客气,其他事情都拜托你全权处理,如果还有人来找麻烦,就直接告诉我。”

  随着祂这一句话平平淡淡说出口,室内的温度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却有一种生理上并不寒冷,但让人每一个毛孔都不自觉闭合、每一根汗毛都倒竖的寒意,从各国首脑的心灵深处泛了起来。

  那是来自人类本能的恐惧,是来自生命源头的警告。

  每一个随着柯罗尔走进这间房间的首脑,无不是老奸巨猾的人物。在来此之前,他们不但请专家做好了防止催眠的心理建设,甚至还准备了各种套路,准备试探两位人间神祇的底线——最好能用语言打动他们,做出有利于‘大局’的决断。

  可是,真正面对那位人间神祇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心里建设、话术套路都是扯淡!

  真正面对坐在房间正中的那位,他们甚至连开口问询的想法都提不起来,不知不觉,他们的视线都盯着地板。

  那就像小学生面对自己的老师,连直视的勇气都没有。

  那是一种生命层次上的绝对差距,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自卑,是无论什么权势、地位、财富,都无法弥补的鸿沟。

  ————————————

  直到走出这间房间,欧盟各国首脑才长出一口气,突然有人反应过来:

  “柯罗尔陛下,莱拉妮神下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她不是应该在病房吗?怎么会——?”

  “呵呵,云空殿是我妹妹的生死之交,他坚持亲自出手帮助我妹妹调养身体,这样的好意我们当然不会拒绝。云空殿的能力,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他比那些专家要可靠的多!”

  其实,连母亲嘉妮特都来看过妹妹。

  以母亲的真实之眼、配合自己的精灵之耳,两人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在妹妹身上找到半分生机,要不是柳生元和坚持妹妹还活着,自己和母亲简直都要当妹妹已经过世了。

  现在,她们母女也只能相信柳生元和说的,妹妹再过一段时间就能醒过来。

  至于送到病房,让大夫们用现代技术进行抢救?那还是算了吧!

  当时,柳生元和抱着妮妮刚回到圆桌圣殿,大家早就把各种能想到的最精密的检查方法都试了一遍,要不是柳生元和坚持妮妮没问题,大家都要做出死亡结论了。

  而母亲嘉妮特更是有一个可怕的猜想——也许妹妹莱拉妮在核弹爆炸中已经死了,但是柳生元和由于伤心过度,始终不愿意承认妹妹的死亡!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不肯放下妹妹的遗体,这些日子始终抱着她不肯放手。

  母亲嘉妮特也正是被这种真挚感情所打动,才不再坚持要让柳生元和放开妹妹的遗体。

  想到这里,柯罗尔的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她连忙走快两步,避免被身边这群老奸巨猾的政客们发觉端倪。

  ————————————

  天晓得,柳生元和与莱拉妮在核爆中同生共死,感情当然不浅,可是柳生元和真不认为那是什么男女之情。

  他死抱着莱拉妮不放手,其中固然有这段时间是莱拉妮最脆弱、最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阶段,而且维持身体运转,的确需要柳生元和通过领域力量推动血液循环、保持莱拉妮的身体活性。

  但更多的原因却是,此刻莱拉妮,生命元能正在从一粒种子的形态开始重新生长展开,这个过程正在深刻展示着阿尔托莉雅血脉最深层的秘密!

  这等机缘,对于柳生元和来说是何等宝贵?

  这等血脉最深处的秘密,就算活体解剖了莱拉妮,也是万万观察不到,只有在这种千载难逢的特定时期,阿尔托莉雅血脉的真正奥秘才会全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在这个时候,谁想把莱拉妮从柳生元和身边夺走,那简直是要了柳生元和的老命了,也就是说这话的是莱拉妮的母亲和姐姐,要不然,柳生元和杀人的心都有。

  嘉妮特与柯罗尔认为柳生元和对莱拉妮一往情深到了抱着尸体不肯放手的地步,那纯粹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不过柳生元和也不太好解释,或者说他解释了,但是人家认为他解释就是掩饰,这个柳生元和也没办法啊?

  反正等莱拉妮自己醒过来,这个误会也就自然澄清了。

  ————————————

  “霍利斯?准备好了没有?明天我就要去访问英国,一定要在这之前准备好一切。”

  “放心,一切顺利,该死的已经死了,相关资产清单也全部整理好了,整个证据链清晰而富有说服力,我们甚至准备了一批活口供英国王室亲自审问,免得他们认为我们杀人灭口,提供了一批替罪羊。”

  “哦,英国王室可是世界上最强的异能家族,据说没有人能在他们面前保存任何秘密,你确定这些活口不会有麻烦?”

  “放心,关键人物都死了,包括人类护卫集团的费南多,甚至牵涉到我们花旗的三位准将和一位上将,那些活口所知道的幕后人物,最多也只是指向这个层次。何况这些人物牵涉到国家机密,本来就不可能交给联合调查组处理,但是他们的份量绝对能让任何人满意!”

  “当然,为了让柯罗尔陛下更高兴一点,我们还和各位达成了协议,准备了一揽子资产转移计划。

  英国王室可以在一年内,共计获得超过五千亿美金、欧元的总资产额度,这样的金额肯定能让英国王室满意。”

  “嗯,霍利斯,别忘了还有那位剑圣陛下,他才是关键!”米斯弗兰德一边翻看机要秘书拿来的一揽子善后文件,一边问。

  “那位剑圣陛下至今没有露面,将一切事物都委托给柯罗尔陛下处理,所以我们只要让柯罗尔陛下满意就行了——如果将来,柯罗尔陛下分配方式不能让那位剑圣陛下满意,那正好可以在两位陛下之间制造一道裂痕,这对我们,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件好事。”

  “很好,很好,欧盟有那位神下、赤旗有那位剑圣,我们什么都没有,是有必要尽一切可能,在他们之间制造些裂痕出来。不过,一定要做的稳妥,千万不要最后搞得像那帮蠢货一样。”

  米斯弗兰德满意的说,然后顺口继续问道:

  “对了,赤旗那边协调的怎么样了?”

  “他们表示,愿意支持我们的建议,将此次事件的主要功劳尽量引导到莱拉妮神下的身上,尽量淡化那位剑圣陛下的影响,并支持英国王室重新获取一定的政治权利。”

  “哼哼,这样,我们一起帮助英国王室增强政治影响力,想必会让欧盟那些蠢货,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内部斗争上,这段时间,让媒体们给英国王室多帮点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