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八十五章 梦境

第二百八十五章 梦境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0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5:48

  

  一朵白云在黑暗的天空中缓缓下落,早已引起柳生家安保人员的注意。

  其实,当这朵白云承载着柳生元和夫妻冉冉升起的时候,这些安保人员就已经发现了。

  当时云朵初生,尚未将柳生元和与小林樱两人的身影完全掩没,在监控室里,负责监控的两个工作人员,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他们的下巴好悬掉下来。

  “云空殿——云空殿!怪不得封号是云空殿!”

  “这真是——日本的剑圣,练到最后,能做到这一步?”

  “我不知道——,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两位监控人员一名是日本退役军人,另一位则是赤旗的退役参谋。这两位的退役时间大约都在半个月前。

  尤其是赤旗这位,就是听说了柳生元和家组建保全人员以后,直接被领导找去谈话,然后用军机直飞日本来参加招聘的。

  当然,这些人的来历并未隐瞒,可以说,这些人就是各国政府在明面上,放在柳生元和身边的监视者。

  当然,这些人都可以算是世界上第一流的精锐,来做柳生家的保全人员其实都有些大材小用。

  当通过监控镜头,看见一朵白云从天而降,落入柳生元和的院落,监控室里又是一番大呼小叫。

  “回来了,回来了!”冲田武成大力的拍打着同僚的肩膀,提醒他注意。

  “看到啦,别拍了,你手劲倒是不小。”来自赤旗的李国腾不满的说。

  “嘿嘿,不好意思,这就是我们日本武士的最高力量成就啊!每看到一次,我都实在忍不住激动。”

  冲田武成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连忙向同僚道歉。

  “没事没事,说起来这位云空殿也算是我们赤旗道门的弟子。”

  “啊?这是怎么说?”

  “说来话长,让我给你慢慢道来——”

  长夜漫漫,值夜班的人们如果不找一些话题打发时间,怎么熬过这漫长的夜晚?

  ————————————

  云气托着小林樱,温柔的将她放在足以让八个人并排横躺的大床上。

  然后云气慢慢淡化,一丝丝、一缕缕,收聚到柳生元和的衣袍上。

  柳生元和在窗前盘膝坐下,脑后的光轮旋转、扩大、渐渐稀薄下去。

  在不可知维度的人类意识海中,柳生元和分离出一缕意志沿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精神道标指向,在意识海中缓缓上浮、追溯源头!

  如果在以前,柳生元和是万万没有这等能力的。但是,通过研究封神大阵的符文结构,柳生元和终于发现了道门的‘元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柳生元和一度将之视为长生希望,但是最终发现那是一条死路!

  对于走到修行道路尽头的人们来说,能够从自身发掘的潜力已经发掘殆尽,也许人体还有更深层的奥秘,但是对这些人来说,那些奥秘藏得太深了。

  于是,求于内的道路走到尽头,自然就会把注意力转到外面的世界。

  使用天地能量,代替自身的躯体、承载自身的意志,这等远景看起来那是相当美妙啊!

  老子曰:“吾有大患,及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就是这种思想的总结。

  当日柳生元和度过三九天劫之时,也曾想过让汇聚而来的天地之力承载自己的意志,来代替自己憋屈、狭小的肉体。

  然而最终,柳生元和还是放弃的这个打算。

  虽然有心灵预警的缘故,但是柳生元和自己也想明白了,假如自己将意志寄托在天地能量中,自己的个人意志有限而天地能量无限,最终自己的意志将像一滴墨水滴入大海,终归将化于无形。

  但是封神大阵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龙文凤章构成的稳定结构,代表着能量的循环自持结构,结成的大阵,更是能引动能量循环,千百年来,将一块寻常玉石洗练成无暇美玉。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部分天地能量由于循环自持,从无限的天地能量中被隔离出来!

  一滴墨水滴入沧海,自然消散的无影无踪,但是滴入一个小小的水杯呢?这杯水将变成黑色!

  道门元神就是如此!

  没有得到玉碟传承之前,柳生元和以为自己能够外放,驱动天地能量的意志就是元神。

  但是得到玉碟传承之后,虽然里面没有一句话提到元神怎么修行,但是只要有前辈真人的一言半语,指明了这条道路,柳生元和就能推算出,元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用符文结构,构成一个巧妙的能量自循环,用以约束天地能量,承载自身意志!

  然而,此路不得长生!

  鸿钧道人在符文上如此造诣,能创造封神大阵这等奇妙法阵,可是当他用意志寄托大阵,放弃肉身以后,依然在一两百年之内就彻底物化。

  前车之鉴,柳生元和当然不敢照葫芦画瓢去自寻死路。

  可是,柳生元和依然在此基础上,开发了自己的元神2.0版本。

  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时代在进步,柳生元和在道门传承上也许无法与前辈真人相比——这几百年来,连赤旗都断了先天真人的传承,柳生元和这等身在日本的土包子,更是不可能获得正统的先天真人修行方式。

  可是,现在的柳生元和在意识海中的形态,却根本不是前人能够比拟。

  如果说以前的先天真人意志显化在意识海中,应该是一块顽石,那么,柳生元和的意志显化,就是一座孤岛、一片另类的海域!

  那是因为柳生元和的意志不是一个源头,他不是一个人!

  同源同种、同样的硬件和软件,来自两百零一个克隆体和柳生元和的本体,他们的意志彻底交融,在浩瀚的意识海中,形成了一片与其他意志格格不入的领域!

  柳生元和——们,在意识海中,以主体建立的封神大阵为桥梁,齐心合力开辟出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土!那是海中之海、国中之国!

  也就是说,在这片领域开创以后,只有这里、这块意识领域,才是完整的‘柳生元和’的意识体,在现实世界的任何一位柳生元和,都只是柳生元和的一个思维终端、或者说探入现实世界的一只触手。

  正因为柳生元和的意识体已经不再是单一来源,所以他才能从意识海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才能将自己的一缕分神,用一个简单的符文结构承载,顺着那个道标在意识海的朦胧投影,追踪而去。

  ——————————

  在一片粉红色的樱花海洋中,小林樱背靠在一株最庞大的樱花树,和自己的新婚丈夫柳生元和肩并肩席地而坐,一边观赏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一边相互喂着蛋糕、甜点。

  在他们面前,是一群唱歌跳舞、努力表演的粉红色小兔子,旁边还有几只白色的小熊忙忙碌碌的烘烤着蛋糕、准备各种食物。

  阳光、白云、樱花树,飞舞的花瓣、可爱的动物、还有柳生元和,构成了小林樱的美梦。

  柳生元和踏入这片梦境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啊!啊!怎么有两个元和?”

  小林樱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另一个柳生元和,惊叫起来,扭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丈夫、再看看面前另外一个柳生元和,小林樱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樱,别慌,你是在做梦呢。”看着妻子惊慌的模样,柳生元和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们都是柳生元和,都是你梦境的投影。”

  “——虽然听不懂,不过元和最最厉害了,你说的就一定是真的!”

  小林樱略微迟疑了一下,就开心的拉着柳生元和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看看左边的柳生元和、又看看右边的柳生元和,突然‘噗呲’一声,开心的笑了起来。

  柳生元和也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这个形象,是自己一缕意志在小樱梦境中的投影;

  而坐在小林樱另外一侧的那位‘柳生元和’,却是小林樱自己做梦想象出来的‘柳生元和’。

  那个‘柳生元和’一脸呆呆木木,下巴上还系着一个婴儿的围兜,围兜上绣着一个卡通版的小林樱头像,面前放满了奶瓶和各种糖果蛋糕。

  我去,这是什么形象?难道自己在小樱心目中,就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大婴儿吗?

  而唯一可以与婴儿区别开的,就是在那位‘柳生元和’的身侧,一柄寒芒闪烁的长刀插立在地,将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死死钉在地上!

  三个人开开心心的一起吃着小熊准备的糕点、看着小兔子们的歌舞,不知过了多久,小林樱双手一拍,站起身来。

  “唔——,既然有了两个元和,那我就不能这么自私了!唔,送哪个好呢?就你吧!”

  小林樱拍了拍坐在身边,大婴儿柳生元和的头顶:“乖乖在这里等姐姐,不许乱走哦!”

  然后,她拉起柳生元和(意志投影)的手,带着他绕过背后这颗庞大的樱花树。

  在树后的阴影中,小林菊和高木美影正并肩靠在同一株樱花树上,一脸惆怅的望向远方。

  “嘿嘿,姐姐、美影姐,可别说我没想着你们啊?不过,就多出来一个元和,你们抢吧,谁赢了就归谁!”

  说着,小林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小板凳,安安稳稳的坐下以后,面前出现了一张布满瓜子和点心的茶几,头顶出现一张巨大的遮阳伞,一边呐喊助威,一边开心的吃了起来。

  柳生元和(意志投影)突然发现自己被绑成一个奇妙的姿势(参见龟甲缚),被高高悬吊在屋顶上。

  下面是一个剑道场,高木美影与小林菊正手持长刀相视而立,眼见就要展开一场真剑决斗!

  ————————————

  “啊!睡得好舒服!”清晨,小林樱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左右伸展,伸了一个懒腰。

  清风习习,清新的空气从窗外吹了进来。

  “咦,我们已经回来了,呜呜呜呜,元和你好厉害好厉害!”小林樱一眼就看见躺在自己身边,正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下次还要带我飞!”小林樱用脑袋用力的在柳生元和胸口顶来顶去。

  “好的好的——,不过,小樱啊,你昨晚做梦做的好吗?”柳生元和伸手摸弄着新婚妻子的小脑袋,问道。

  “嗯!”小林樱元气满满的回答道。

  “梦见了什么?”

  “梦见我姐姐和高木姐,她们也成了剑道高手呢!我们三个玩的可开心了!”

  “———好吧,你开心就好!”柳生元和摇摇头,宠溺而无奈的说。

  开心个屁!昨天在小林樱的梦境中,自己那一缕投影的最终下场,是被高木美影和小林菊乱刀分尸好不?

  ——————————————

  “准备的怎么样了?”

  “进行很顺利,原材料都到位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插手,但是中间一路绿灯!”

  “呵呵,还以为我们是什么秘密结社,搞了半天简直就像是筛子一样。”

  “能收手吗?”

  “不可能了,这么多人给我们通消息、开绿灯,你以为他们会允许我们有收手的机会吗?收手的那一刻,恐怕就是我们的死期!”

  “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哼,共济会肯定有一份,不然音波公司的专家不会这么及时来报道;欧盟的圣主教肯定也有一份,不然不会这么及时有人上门推销他们那边的离心机和催化剂。”

  “还有亚共体的赤旗和高句丽,从非洲的赤旗控制范围弄来这么多沥青矿石,没有赤旗高层点头,是绝对不可能的;高句丽嘛,哼,分头来了一百五十人的专家团队,就差直接跳出来赤膊上阵了,他们恐怕比我们还急呢。”

  “我们失算了,本来我们可以不用顶在前面的。”

  “不是我们失算了,恐怕是我们遭了池鱼之殃。”

  “柳生元和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范畴,比起莱拉妮来说,恐怕想让柳生元和死的人更要多许多!”

  “有人想趁这个机会,把他们两个一网打尽?”

  “这未必是坏事,我们本来就要承受英国王室的反噬,甚至可能还有日本的反击,但是现在这么多人出手,我们也不用担心了。”

  “哼,替罪羊总是要有的,你觉得以我们的地位,就一定不会成为替罪羊?”

  “不成功的话,当然有可能;成功的话,还需要什么替罪羊?不过是区区英国王室而已,在这些黑手面前,一个小小的英国王室,还能翻了天不成?”

  “有了这么多手在推动,我觉得我们的动作可以大一点,可以增加不少保险系数。”

  “嗯,既然已经不是秘密,那么我们动作干脆大一点。”

  “那——英国王室?”

  “哼,会有人去遮掩的,要是连这些都做不到,说明插手的就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些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