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造化玉碟

第二百七十五章 造化玉碟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2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4:56

  

  大家一路上说说笑笑来到了圆桌圣殿。

  从正门进入圆桌圣殿,柯罗尔女王亲自带领柳生元和和小林樱一路参观过去。

  至于柳生元和的随从们(这些人都是日本政府、赤旗政府塞进来随行人员,就为了伺候好这位大爷,千万别再暴走了)自有英国政府专人接待。

  英国女王柯罗尔对常人来说,算是难得一见的高贵人物,但是对于这些在圆桌圣殿修业的年轻男女来说,还是时不时能够见上一面的,所以,看见这位美丽的英国女王亲自带人参观,大家虽然有些好奇,还不至于跑过来围观珍惜动物。

  (这些人可都是花了大价钱,才能来到这里进行王室礼仪培训和骑士武道修行。当然,在这里修业,也许积累人脉、礼仪培训的意义更大一些,毕竟这里汇集了整个欧洲的年轻俊杰,有点像是整个欧洲最高端的健身会所。)

  大家一路走来,时不时会有些年轻人走过来礼貌的打招呼问好,在柯罗尔给柳生元和介绍的时候,这些人不是有某某伯爵头衔、就是某某企业的继承人,多半还附带一些表哥、表妹等亲戚称呼,一个个非富即贵,满堂朱紫。

  (继承了阿尔托莉雅姓氏和伊丽莎白姓氏的女孩,只能招赘亲王,而她们也是生不出男孩的;而没有觉醒异能,只能继承伊莉雅姓氏的那些王室血脉,倒可以自由外嫁,她们的女儿中如果有人能觉醒异能,也可以回到英国王室继承伊丽莎白的姓氏。所以说,英国王室其实和欧洲几乎所有大贵族,都有亲戚关系。

  但是很奇怪的是,只要她们生出男孩,就意味着她们的后代再也无法觉醒异能了。)

  “喏,这里就是华夏文明文物陈列室了,听说你要来,前天母亲还特意叫人整理出一批东西摆出来,平时这里可没有这么多东西。”

  柯罗尔带头,费力的推开一扇古老的木制大门。

  这间展厅大约有五米高,在房间的墙壁上和天花板上,浮雕上是各种东方的神话传说、各种神兽出没在云朵之间,光是这些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浮雕,恐怕就价值不菲。

  而在房间里,大大小小的玻璃罩,保护着一件件历史文物,让人感觉到,一种幽深而凝重的感觉,让人觉得仿佛时间都在此驻留。

  这是历史的味道。

  “这本古籍是日本第一本小说《源物语》的一部分书稿,据专家考证,这部手稿大约有一千年左右的历史,很可能是紫式部亲手写的原稿。”柯罗尔介绍道。

  如果说世界上哪个博物馆收藏的历史文物价值最高、来源最广博,多半就是这里了——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里是大英帝国的历史底蕴和骄傲所在。

  不过,这间展厅虽说是华夏文明文物陈列室,但是在这里摆出来的有一大半倒是日本文物,毕竟这位剑圣是日本人,也许对日本的文物会更加感兴趣?

  也就是这几年莱拉妮横空出世,到处拍摄广告、电影,给英国王室大作宣传,凭空卷起一阵阿尔托莉雅旋风,英国王室才开始经济宽裕起来。

  要她们拿出大笔财富来报答柳生元和治疗两代女王恩情,对英国王室来说,还是很有些善财难舍的——那是穷怕了。

  能拿亲王的位置出来卖钱,你说英国王室得多缺钱?

  可是,对英国王室来说,面子是比钱更加要命的东西。

  要是受人救命大恩,却没有适当的报答,王室的贵族容光恐怕就有些摇摇欲坠,这对于已经失去统治权,就剩下贵族荣誉的英国王室来说,也是很难接受的。

  既然不舍得出钱,那历史文物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些历史文物在喜欢的人眼里是无价之宝,在旁人看来,未必真的值那么多钱。

  用日本的历史文物来报答柳生元和,英国王室既不用出多少钱,也不至于因为报酬给的太少,失去王室的体面。

  而最后还有一点不太好明说的理由就是,这座由圆桌圣殿一部分区域改造成的博物馆里,光是保护各种藏品,维持湿度、温度、光照和其他一些要求,每年都要支出大笔经费,让英国王室头疼不已。

  最糟糕的是,这些东西都是英国的历史容光,既不能拿出去卖钱,还得像是祖宗一样供着,要是保管不善导致这些文物损坏,就算是英国王室也要被民众喷的满头是包。

  可以说,这些珍贵的文物,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变成了英国王室的负担。

  如果有说得过去的理由,英国王室绝对不介意将其中一部分不那么重要的文物换成钱。

  “这柄剑是圣剑草雉剑的复制品,真正的草雉剑被神社所供奉,而这柄剑在日本历史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作为日本天皇的随身佩剑出现。虽然不是正品,但是在日本历史上,这柄剑也占有独特的历史地位呢。”

  ————省略各种介绍一千字,不要说我水————

  柯罗尔走在前面,将华夏文明陈列室里的文物一件一件介绍过来,小林樱跟在后面,不时的发出‘啊!’‘哇!’‘好厉害!’‘原来在这里!’等等惊叹。

  柯罗尔正眉飞色舞说到这些东西的来历,可是突然发现,原本跟在后面的妹妹和柳生元和两人已经跑到一处角落,正围着什么东西仔细观察。

  柯罗尔带着小樱走过来,才发现这两人面色凝重的看着一块圆盘状的玉石。

  “啊,这是一块来自东方的美玉。在我们欧洲,玉石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宝石;但是在东方,玉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地位——东方天朝的天子,使用一块最重要的印章就是玉石材质。

  呐,如果单单是一块玉石,它还不配出现在这间陈列室里。

  这块玉石尤其特殊,它的表面采用了未知的特殊处理工艺,让它的表面光洁程度几乎与现代纳米材料等同,任何水珠都不能停留在它的表面。

  别说在古代,就算是现代,这种加工工艺是非常罕见的。”

  一边说明这件东西的特殊之处,柯罗尔一边有些奇怪的看向自己的妹妹。

  要说柳生元和盯着这块玉石不放,还可以说是东方人对玉石的特殊爱好,可自己的妹妹莱拉妮决不可能有这等爱好,怎么也这么看重这块玉石?

  “这块玉我要了,柯罗尔大姐,你开个价吧。”柳生元和抬起头来望向这位英国女王,语气是难得一见的郑重决绝。

  “——!”柯罗尔甚至觉得,这一刻,柳生元和眼睛里简直要燃起火焰。

  在柯罗尔看来,这块玉石当然价值不菲,可就算按照公开拍卖的价格来说,前面介绍的那些日本文物,任何一件都可以轻松拍卖出上亿日元,这还不算这些文物对日本的特殊意义。

  “姐姐,这块玉石不简单,它给我的感觉有点像先祖的传承神剑,也有点像是荆棘冠冕。”莱拉妮补充了一句。

  柯罗尔心中顿时大起波澜!

  如果这块玉石是如同阿尔托莉雅家的传承神剑一般的传承之物,或者如荆棘冠冕一般,是另有神异的奇珍,那价值就绝不能以玉石价值来衡量了。

  这等神物,就算是英国王室,总共也只有四件。

  其中三件是阿尔托莉雅家的传承神剑,分别是第一代、第二代阿尔托莉雅和那位神秘贤者的随身佩剑;

  第四件就是荆棘冠冕。这件物品的来历更是显赫,那根本就是圣主教教皇的传承证物,是圣主教第一至宝。每一代教皇登基加冕,所谓的加冕,那个‘冕’就是指得‘荆棘冠冕’。

  在一千年前,被第一代阿尔托莉雅打破圣城,硬生生抢来,后来圣主教分裂成东正教和圣主教,千年以降,两个同出一源的教派再也无法统一,倒是常常人脑子打出狗脑子,与圣主教失落了这件传承信物也有不小干系。

  为了这件宝物,一千年来,圣主教和英国王室别说嘴皮子官司了,就连全武行都不知上演过多少次。

  为什么在花旗马里布海滩上,负罪者奥威奈特与莱拉妮一战以后,许多人都认为这位奥威奈特是出身圣主教的顶级高手?

  就是因为圣主教每当有不世高手出世,第一件事多半就是来挑战英国王室,这在一千年来的欧洲历史上,都快成保留节目了。

  “元和你说笑了,什么开价,这块玉就算再好,又怎能比得上我们的友谊,你喜欢就拿去好了。”

  温文淑雅的笑着,从展室外走进来的正是前任英国女王嘉妮特。

  ——————————

  “妈妈,这样的宝物,就这样送给他了?”私下里,柯罗尔好奇的问。

  要说精打细算,主持英国王室度过财政困难阶段的嘉妮特,绝对要比柯罗尔还要小气的多,可是今天她却一反常态,变得这么大方起来?

  “傻女儿,柳生元和可是我们家的救命稻草呢,哪有病人和医生讨价还价的?再说,你薇薇安阿姨的英灵二号计划,你就没关心过吗?

  如果元和他真的对克隆体产生感应,现在大家更应该多结下点人情,总好过到时候直接翻脸。”

  嘉妮特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笑着继续说:“我知道你觉得这样的宝物,我们还没研究出什么东西,就直接交给他,有些舍不得。

  可是我们手里已经有不少类似的东西了,自己的东西都没研究明白,何必过于贪心?这样的物品再多出一件两件也没什么用,我们自己用不上,何不拿出去换取他的友谊?

  柳生元和可不是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客,他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东方仙人!

  你仔细看看关于先祖对于贤者的记录,东方仙人的人情,可是要比这些宝物还要宝贵的东西。”

  而嘉妮特还有些没有说出来的话。

  当时她明显感觉到柳生元和的气场有些微妙变化,竟然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翻脸动手的意思。

  看过柳生元和在高句丽表演,嘉妮特对柳生元和也是顾忌万分——这等人物要是发作起来,就算是英国王室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有妮妮在场,嘉妮特也觉得不大兜底。

  柳生元和高句丽杀戮横行、立威天下,其实给他带来的便利还远远不止如此!

  ————————————

  夜晚时分,柳生元和、小林樱和莱拉妮围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大家都坐在地毯上。

  在三人正中间,一块圆形玉碟被放置在地毯上,吸引了三人的全部注意力。

  英国王室一向是阴盛阳衰,呃,甚至可以说只有女人才是这里主宰,男人基本上就是一个精子提供者的角色。

  除了现任的英国亲王和柯罗尔的老爹以外,就没什么男人有资格住进圆桌圣殿的最后部分——这里是英国王室居住的地方,很少接待客人。

  这也意味着,这里是英国王室的绝对控制区域,就算莱拉妮跑到柳生元和的客房,也不用担心被狗仔偷拍,传出什么绯闻出来。

  “你说这东西叫做‘造化玉碟’?”莱拉妮疑惑的问。

  “元和,‘造化玉碟’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听说过?”

  小林樱也很好奇,她还从未看见丈夫对什么东西如此势在必得,甚至下午参观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丈夫似乎想直接动手抢的样子。

  “这个玉碟是我们道门的传承信物,和荆棘冠冕对圣主教的重要性差不多,因为它的遗失,老师长明道人才让天人宗破例出世。

  你们应该知道它对道门的重要性。”

  柳生元和双眼中精光灼灼,盯着这块玉碟眨也不眨一下。

  先不说他把这块造化玉碟寻回,长明老师该如何开心,光是在传说中,这块玉碟中存有历代先天真人留下的信息,这等宝贵资料的价值已经足够他对任何人翻脸拔剑。

  柳生元和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别看他不在乎钱,但是对于真正在乎的东西,买不到还不动手抢?要不然他这么积极修行先天剑气到底是干嘛的?

  小林樱与他双休日久,柳生元和也不是什么城府深沉、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之辈。

  正相反,他的修行讲究的是心口如一、言行一致,嘉妮特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枕边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甚至莱拉妮也看得出来,不过既然大家没有翻脸,她也不说破就是了。

  至于现在莱拉妮为什么赖着不走,未尝没有要给柳生元和捣乱的意思——莱拉妮心中也有一股气呢——老娘好歹也曾帮你镇守家园,你跑来我家就准备见财起意?

  不过,听柳生元和说这是道门传承至宝,莱拉妮总算消了点气。

  柳生元和展开先天一炁,笼罩住这块玉碟,然后,催动自身领悟的天人合一,引动天地之力,贯入这块不大的玉碟中——这是道门传说中,开启造化玉碟传承的手段,非先天真人不可为。

  下一刻,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柳生元和无知无识,暝目而坐。可是莱拉妮与小林樱却还睁着眼呢。

  放置在地毯的上‘造化玉碟’凭空缓缓升起,朝柳生元和的头顶飘去,它超过柳生元和的头顶,来到柳生元和脑后玉枕穴后三寸的位置,凭空竖立起来,就那么悬浮在柳生元和的脑后。

  然后,一轮又一轮柔和的光晕,从这块玉碟中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像是在柳生元和脑后出现了一轮明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