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出头之日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出头之日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8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4:26

  

  刘大成直到登上返回赤旗的专机,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长明道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高句丽王面前行凶杀人,杀的还是高句丽王的亲生女儿,就这样大家伙儿还能平安登机返航,真得可以谢天谢地了。

  不过,别管这位老祖师长明道人,阻止柳生剑圣继续杀戮下去的方式有多么出人意料,毕竟也是成功阻止了那位剑圣继续杀戮下去,也就是说,就算是这位老祖宗采用的方法奇葩了一些,但此行的根本目标算是达成了。

  只是,长明道人杀了李圆珠这件事恐怕还不能就此轻轻揭过。

  李圆珠再怎么说也是一国公主,又是在高句丽王李孝纯眼皮子底下被杀的,当时李孝纯没有当场发作,是因为那个杀戮无算的柳生剑圣就站在那里,但是这不代表事后他不找场子。

  等到大家回国以后,这件事在外交上的后续麻烦肯定还多着呢。

  不过,刘大成非常不解的是,阻止那位剑圣继续杀戮难道非得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吗?

  “长明师祖,您何必非得当场斩杀那个李圆珠?其实您只要对柳生剑圣多说几句,点明其中厉害关系,我看柳生剑圣应该会放弃杀死李圆珠殿下的想法。”

  “放弃?刘部长,你不是修行武道的人,不知道其中关键。但凡武者想要突破到大师层次,必然要有自己一以贯之的意志。

  这样的坚持对于大师级武者来说,重要性甚至超越了个人生死——没有这样的坚持,也根本无法成就大师级武者。

  这样的意志,不是任何言语、权势可以动摇的。”

  “我那个弟子柳生元和名义上是拜我为师,但在我这里求学的是知识而不是武道——这个世界上,大概也没什么人能在武道上做他的师父了。”

  “他成就了先天真人、大地游仙,先天一炁通天彻地,乃是道门两百年来第一人!

  这种境界,嘿,我老人家今生都可望而不可即了!

  根据记载,先天真人因为精神意志无时无刻都在交流天地,精神意志被天地能量琢磨的得强韧无比,其坚固程度常人难以想象,恐怕还要远远超过武道大师。

  这样的人,就算我是他的师父,也绝不可能扭转他已经做出决定的事情。”

  “与其看着他杀死李圆珠,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还不如老道我先下手为强。”

  “元和他杀了李圆珠,那是对整个亚共体秩序的挑战。

  这孩子年轻气盛,绝不会接受任何处罚,到了大家无可转圜,最终只能再做过一场。

  这孩子一身剑道修为前无古人,他竟然能将道门练剑成丝之术推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嘿嘿嘿,真是绝世奇才!

  老道我杀了李圆珠,却不过是老来疯癫之举,等回到赤旗,老道自然会认罪伏法,给高句丽一个交代;

  能够用这一具老朽之躯,为这孩子、也为我赤旗解决一次麻烦,那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哈哈哈——”

  说道得意之处,长明道人捋着胡须仰面大笑。

  长明道人笑得开心,刘大成可吓了半死。

  他半辈子都在和人打交道,如何听不出老祖师语气中蕴含的死志?

  问题是如果老祖师用一死做出交代的话,各方倒是都能满意了,可自己就有大麻烦了!

  尼玛自己把这位老祖师连夜请上专机赶往高句丽,结果老祖师回来以后自杀了!

  只要老祖师的那些弟子传人们,有十分之一记恨自己,自己的仕途就算彻底玩完!要是惦记自己的人中间还有那位疯子剑圣,以他不出手则以,出手就灭人满门的风格——

  刘大成不敢再想下去。

  他赶紧鼓动唇舌、舌灿莲花,务必要将老祖师杀掉李圆珠这件事,说成为国为民为高句丽做出巨大贡献,简直是英明神武、杀伐果断、杀的好、杀的妙、杀的再及时也没有了!

  能干外交这一行的,一身本领,最起码有九成九都在嘴上。别看长明道人一生传奇,但是单论嘴巴上的功夫,恐怕还真不一定是刘大成的对手。

  这可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

  来的时候,高句丽王李孝纯亲自到机场迎接;但是走的时候,李孝纯当然不会到机场送行——老道士当着人家面把人家的小女儿给砍了,李孝纯没有当场翻脸,就已经算是涵养超人(还有怂),至于来机场送客,当然就不用想了。

  等长明道人和柳生元和都大摇大摆离开高句丽王宫,李孝纯无心睡眠,也不敢到后宫去面对母亲和妻子,只好一个人在黑暗中坐在自己书房里,放在书桌上的手,不受控制的发抖。

  他很想拿起什么东西砸在地上来发泄一下,可是心底又有一股说不出的颓丧和无力感,让他不想做出任何动作。

  李孝纯很害怕!是的,直到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书房里,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李孝纯才能够确定,自己当时的确是在害怕。

  作为高句丽含着最大金汤勺出生的人,他生下来天然就是高句丽的王,在继位过程中也没发生什么狗血事情——老爹病重,在生前就决定传位给自己。

  可以说,自己自以为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全都是小河中的波澜。

  直到刚才!

  当自己真正直面杀戮无算的人间神魔,从头到尾,自己竟然一句话都没敢说出来!

  哪怕是自己以前最喜欢的小女儿,当她的人头滚落到地上那一刻,自己脸上虽然努力做出愤怒狰狞表情,但是心中,竟然出奇的没有半分气怒。

  他当时甚至还有一种‘啊!这个祸根终于死了,想必不会祸延王室了吧?’的轻松感。

  坐在自己常常坐着的转椅上,李孝纯用肘部支撑着书桌,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泪水在手掌中无声滑落。

  作为一个强大国家的王,自己竟然如此懦弱?

  作为一个父亲,自己竟然会有希望女儿去死的卑鄙想法?

  如果剥离了高句丽王的光环,剥离了李氏族长的荣耀,自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李孝纯甚至不敢仔细想下去。

  ————————————

  “妈妈,清水玲妈妈,你们好,我回来了。”

  “啊!元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回来?你这孩子,出门怎么不带钱?这几天你都吃的什么啊?饿瘦了吧?”

  南田雅子正在大厅中与清水玲闲话呢,就看见柳生元和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一下惊喜当真非同小可,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儿子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嗯,儿子又帅了!

  “母亲,儿子我怎么可能会饿着?我过的很好呢。”

  柳生元和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次回来他还是一路潜行,靠个人能力跨海而回,毕竟他去高句丽杀人,也没想着带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就算带了也是偷渡,在高句丽不可能合法买到船票。

  至于找高句丽政府帮忙?好吧,也许高句丽政府愿意帮这个忙,但是柳生元和开不了口——前脚在人家地盘上大杀特杀,转过头就来找人帮忙买船票?柳生元和很担心船上装炸弹啊。

  “我都在网上看到了,你在高句丽没钱吃饭,在大街上喝凉水填肚子呢,我可怜的儿子啊!”

  (要是崔家满门在天有灵,听见居然有人用‘可怜’这个词来形容柳生元和,估计能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这几天,来庄园拜访求见他们夫妻的人络绎不绝,一个个客气的简直有些卑躬屈膝,可这些人又不肯具体说清楚有什么事,反正就是求见——闲谈/马屁——留下礼物——留下自己的名帖——然后找各种理由邀请自己夫妇有时间去他们那里旅游/消遣。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丈夫问起缘由来,这些人一个个都推三阻四,要知道,这些人论起社会地位来,各个都要比自己夫妇超过一大截,问的急了,人家甚至直接当场行了跪礼,这还怎么问下去?

  这其中缘由,小樱和莱拉妮似乎知道,但是她们偏偏不肯说。一个刚刚重伤痊愈的媳妇,一个是英国长公主,南田雅子也拿她们没办法,只好等儿子回来再说了。

  这下总算逮住了。

  “呃,妈妈,您和小樱出事以后,我调查了一下,背后主使人是高句丽人,我去高句丽一趟,给您和小樱出了口气。”

  柳生元和尽量简化过程。

  “哼!做的好,这种人就该好好教训一下,元和你狠狠揍他了没有?”

  “嗯,揍了,保证他们今生今世也忘不掉这个教训。”

  南田雅子当然知道,儿子竟然蹈海前往高句丽弄得沸沸扬扬,绝对不是简单去高句丽打人一顿去的,不过儿子既然不想说,她干脆也就装糊涂算了。

  这个儿子性情温和而极端,结合这段时间庄园访客的身份与态度变化,儿子在高句丽还不知干出多大的事呢。

  不过,儿子已经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和家庭,自己可不能什么事都管得死死的。

  嗯,作为母亲,自己虽然不能为儿子遮风挡雨,但也不能给儿子拖后腿!

  南田雅子一边拍着儿子厚实的肩膀,一边想到。

  咦,儿子这件衣服手感好奇怪?南田雅子想到,不过很快,这个念头就被她抛到一边,儿子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定制一件罕见面料的服装也不是什么难事。

  ————————————

  白天发生的事情就不再细细描述,反正就是发现柳生元和居然无声无息的回到自己的庄园,凡是知道柳生元和在高句丽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事的人,一个个都连夜召开会议,务必及时制定出对应策略。

  当天白天倒也没人上门拜访——都在研究对策呢。

  现在的柳生元和经过高句丽一战,已经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势力了。

  是的,在许多日本政商界的大人物看来,柳生元和已经可以称得上一方‘势力’了。

  ‘势力’实质上是一种影响力。但是无论哪一种影响力,最终的根本就是‘实力’!

  实力分为硬实力和软实力,但毫无争议、最硬的‘实力’,就是杀人的能力。

  论起软实力,在那些大人物眼中,柳生元和不过是刚刚有了一点轮廓,甚至连影响范围都不确定(绝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北斗’为他出过手),可硬实力却已经用无数鲜血,得到了充分证明。

  有了硬实力,软实力还会远吗?

  ——————————————

  晚上,大家好好吃了一顿,饭桌上除了柳生元和的家人们,居然还出现了莱拉妮的身影。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莱拉妮几乎已经融入了柳生家——在自己家的时候,莱拉妮不能和家人靠的太近,以免影响家人寿命,可在柳生家,大家都喜欢靠在她附近。

  有病治病,没病的话,呆在生命领域里也很舒服啊!不过前提是莱拉妮别把威压放出来。

  柳生元和朝莱拉妮点点头示意,具体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反正现在大家互相欠下不少人情,很难一一算清楚,干脆做朋友吧。

  不过,吃完了晚饭,作为一家之主的柳生和岛,还是把柳生元和单独叫到书房——按照柳生元和的意思,这个月大家千万不要离开庄园,为了办公方便,柳生和岛干脆在这里收拾出一间书房出来。

  “元和,你老实跟我说,你这次去高句丽,到底干什么去了?”

  作为一家之主(好吧,最近这个地位有所动摇),柳生和岛不能像妻子一样装糊涂,只有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自己才能采取合适的对策。

  这些日子,来到庄园的访客源源不断,身份越来越高、姿态却越放越低,甚至还有直接拿着公司股份来和清净水公司换股票的。

  问题是清净水公司市值才一百多个亿日元,人家光是拿出来的股票就价值超过两百亿日元了,在商言商,哪有这样做买卖的?

  这绝对不正常,结合儿子离开日本之前,又是找人招聘护卫团队,又是请人帮忙组建私人职业保镖队伍,甚至庄园外围还有莱拉妮带来的英国王室护卫在日夜巡视,柳生和岛颇有些不祥的预感。

  “我去把崔家灭了。”

  “哪个崔家?——咝!三韩财团!!!”

  柳生和岛突然反应过来,最近几天,最大的新闻就是高句丽三韩财团军事政变失败。

  “你、你——?”那不是政府军和反叛军正面交火吗?

  “是我一个人干的,那些新闻是为了给我洗地,官方编出来的内容。”柳生元和喝了一口水很随便的说,到了自己家里自然一切随意。

  “真有一个团的正规军?”

  “嗯,我干掉了。”

  “你——”

  “派人对母亲和小樱动手的是崔家长媳李圆珠,崔家这种大家族,和他们讲理是没有用的。他们甚至觉得,我们根本没资格和他们讲什么道理。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柳生家无论面对什么人都有资格讲一讲道理!”

  说到这里,柳生元和放声狂笑起来。

  这是一种‘山登绝顶我为峰’,抬头望去,头顶尽是一片蓝天,世界虽大,却再也无人居于自己之上的感觉——彻底自由了!

  在这个世界度过十八年以后,自己终于熬出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