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师杀

第二百七十章 师杀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93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4:24

  

  柳生元和一轮剑舞完毕,心情愉悦的飘然而去,至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他是不在意的。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能够在胸中怒火渐渐熄灭的情况下,另外找到一条保持自身心灵活跃的道路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别管人家是有意还是无意,既然让他受到启发,柳生元和倒也很承这几个年轻人的情,要按照仙侠小说的说法,这就叫做‘结下因果’。

  如果这是一本仙侠小说,柳生元和肯定就说‘既然我等有缘,那今天老夫就传授绝学与尔等’,问题这不是啊!

  现代社会中,除了那些靠武道吃饭的职业武者还比较看重这些,其他人谁会在乎?每天锻炼五个小时以上,就为了打架能打赢?有那个时间精力,就算去练跳舞都能赚到不少钱了好不。

  所以,两手空空的柳生元和也只能给他们留下一段剑舞视频,聊以报答——想必光是这段视频,就算是卖给新闻频道,也能为这几个年轻人带来不少收益吧。

  呃——,柳生元和尴尬的发现,刚才自己光顾‘飘然而去’做高人状,结果忘记拿报酬。现在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

  望着街道旁的各种餐饮店,柳生元和也只好咽了一口口水,去吃霸王餐这种事他还干不出来——早知道就该在扫平崔家基地的时候,找找有没有现金什么的。

  无奈之下,柳生元和走到路边一个自来水龙头前,对着龙头咕咚咚喝了几口自来水,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拇指大小的药丸吞入腹中。

  这种药丸乃是柳生元和从营养液中进一步优化组合,调配出来的固体营养物质,只要与足够的水、胃液相混合,每一颗都可以提供他两天所需的所有营养。要不是准备了这种东西,柳生元和也不会无声无息的在崔家潜伏数日。

  不过,这玩意主要缺点就是对人的胃肠吸收消化能力要求很高,毕竟是固体药丸,里面可没法配上帮助吸收消化的催化剂(也许有,但是柳生元和没找到合适的化合物)。

  当然,可能还有一个缺点就是这玩意不太好吃。

  ——————————

  “难道元和在高句丽受了这么大的苦吗?”

  南田雅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屏幕上高句丽社会新闻,屏幕上现在播放的节目主题是‘高句丽年轻人生活现状’。

  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青年男子对着餐馆的橱窗咽了一口口水,原地站着发了一会呆之后,走到街边,大口饮用街边自来水充饥。

  “根据调查,由于部分财阀对社会财富的高度垄断,造成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导致底层高句丽人民生活极度困难,有些年轻人甚至无法购买足够的食物,不得不靠饮用无处不在的免费自来水充饥。”

  “三韩财团要为此承担主要责任,数日前,高句丽通过了反财团垄断法,三韩财团竟然公然调集军队企图发动军事政变,反抗政府的合法调查工作。

  政府军与三韩财团反抗军进行了正面交火,经过两小时激战,三韩财团反叛军被政府军彻底击溃。”

  “在高句丽王李孝纯的英明领导下,这些年来,高句丽国力蒸蒸日上,无论在亚共体内部、还是在世界上,高句丽都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重量级国家,但是不可否认,在高句丽内部依然有许多不稳定因素。

  过度垄断的重工业,导致高句丽社会基建和工业成本居高不下,而且制造业工人提高收入的正当诉求变得异常困难。

  其中,起到最主要反面作用的就是垄断财阀——三韩财团。”

  主持者在屏幕上各种巴拉巴拉的抹黑三韩财团,甭管真的假的,反正听起来,这个三韩财团就是高句丽年轻人生活不幸福的主要根源。要为高句丽年轻人吃不起饭,负最主要责任。

  “小樱,小樱!”南田雅子哪里有心思听主持人如何解释高句丽年轻人的不幸根源。

  “诶,雅子妈妈,怎么了?”

  “元和他他难道身上没带钱吗?你能联系上他吗?”南田雅子急忙问道。

  “————————”看着眼前的视频,小林樱也哑口无言。元和这是发的什么神经?去街上喝自来水充饥?家里的钱买个连锁酒店都没问题好不。

  这段日子,美容会所一半区域在关门装修(发生血案的那边),只有另外一半开门营业,清水玲一个人去盯着就行了,毕竟南田雅子受到如此刺激,清水玲也想让她休息一下。

  儿子柳生元和更是用从未有过的强硬态度,要求家人务必呆在庄园里至少一个月。

  南田雅子早就发觉不对了,自从看见电视新闻上播放儿子蹈海而去直奔高句丽,她就对高句丽的新闻特别关心起来。

  可是,再怎么想,她也想不到儿子柳生元和竟然在高句丽穷的吃不上饭啊!

  ——————————

  “这个节目是哪个白痴审核通过的!?”高句丽的文化宣传部门里,部长的大声咆哮连楼下都听的见。

  崔家既然完蛋了,那就要给瓜分崔家财产找一个合理合法的理由,这种抹黑崔家的节目就是其中一环。

  于此同时,为了避免引起社会恐慌、导致社会动荡,从崔家祖宅灭门一战开始,那位剑圣的所有相关报道均不许出现在网络、电视和报纸上。

  甭管柳生元和如何闹市杀人,反正任何公开媒体都不许出现相关内容!

  这种政策不仅仅是高句丽一国,甚至在赤旗、日本和其他亚共体国家,都封锁了相关报道。

  结果,竟然在这个不起眼的节目上出了篓子!

  要说也难怪手下的审核编辑,由于那位人间神魔的情报被封锁,有些人都没见过那位剑圣的真实图像,再加上这是一个卖惨的节目,主要收集抓拍高句丽底层人员生活的艰难景象,谁能想到一位横行无忌的人间神魔,会混到在街边喝自来水的地步?

  ————————————

  “长明先生,这就是您的那位高徒大发雷霆的全部经过,这些人实在死得太惨、太无辜了。”

  在王宫的私人影院里,自然有人将柳生元和在高句丽的所作所为,剪辑成一部记录短片播放给长明道人和刘大成观看。

  其中各种剪辑技巧就不用说了,自然是要重点突出柳生元和的凶暴残忍、横行不法。

  当街杀人、男女皆杀、老少不忌。

  有些人只不过刚刚开口阻止,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直接杀掉了。

  一个两个当然不算稀奇,可是通过剪辑,前后上百人不过是稍稍妨碍柳生元和追杀崔家余孽,就被殃及池鱼直接杀掉,集中起来可就触目惊心了。

  可长明道人又是何等人物,岂是能被这等小把戏打动?不过,视频中也许真的经过剪辑修正,但是杀掉了那么多人不会是假的——赤旗方面的情报可以印证。

  虽然长明道人也觉得柳生元和的确杀性有些太重,可是现在要是松了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尤其是这些政客,一个个老奸巨猾得寸进尺,信不信长明道人只要一松口,本来是请长明道人来帮忙保住他们性命,现在他们就敢要求长明道人擒拿柳生元和,为无辜者报仇?

  “不错,元和他的剑法果然已经到了通天彻地的地步,就算是古往今来,也足以称得上无双无对。”长明道人对着银幕大声称赞弟子的剑道成就,根本不理会旁人暗示的什么人道主义。

  事实上,从古至今,从未有人能修成如此众多的先天剑丝,甚至道门数千年来想都没人想过,练剑成丝这种道门剑仙之术,还能这样成批量的修炼出来。

  自从火药武器逐渐成熟,纯粹个人武力就已经淡出了历史舞台。即使是‘北斗’这样异常讲求个人素质的超级特战小队,也得建立在充分后勤情报和先进武器装备基础上。

  古代剑客豪侠,一人一剑就可以惩治贪官污吏的时代早已经过去,现在,只有组织才能对抗组织,个人英雄主义已经没有舞台了。

  但是,柳生元和横空出世,却代表了另外一种可能——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集隐蔽能力、高速移动能力、打击能力和防御能力为一体,对后勤需求更是可有可无,柳生元和的个人作战能力,已经突破天际,达到在战略层面上影响平衡的地步!

  上一个获得如此评价的,是核武器!

  ——————————

  李孝纯和李圆珠父女二人脸色都很难看,这个混蛋老头子,简直是滴水不进,滑不留手。

  现在李孝纯可不敢得罪这个老混蛋,刚才播放的剪辑片段没吓住这个老混蛋,但把李孝纯给吓得不轻——原来那位剑圣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杀起人来简直是百无禁忌。

  八十多岁,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倚老卖老伸开双手挡在前面,说:“你想杀那个孩子,就先杀了我老太婆!”——然后她的脑袋就掉了下来。

  年轻的女孩跪在面前,求那位剑圣放她的爱人一条生路,下一刻,眉心上一点朱红结束了她的恳求。

  孕妇挺着大肚子,求那位剑圣饶过自己的丈夫,接下来就是一尸二命,横死当场。

  那根本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杀星,不会被任何道德概念绑架(甚至可能就没有道德概念),他认准的事情,就算前方是尸山血海,也照样毫不犹豫的踏进去。

  李圆珠的脸色更难看——自己这条小命,怎么看都岌岌可危啊。

  长明道人不动声色,李孝纯将视线转移到刘大成身上,这位可是赤旗的正式官员,不管怎么样,现在肯定要站在自己这一边。

  “咳咳——,李王请放心,长明祖师乃是柳生剑圣的师父,定然能够阻止柳生剑圣,绝不至于杀死您。”

  ‘妈的,这算什么屁话?’李孝纯心中大骂,难道李家的其他人就可以随便杀吗?

  “那——那——我呢?”李圆珠期期艾艾的问道。

  刘大成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报告王上,日本剑圣柳生元和求见。”

  ——————————

  “啊——!”李圆珠被这个名字吓得惊叫起来。

  这段时间以来,柳生元和的名字已经成了她的梦魇。

  在她的心里,这个名字从一只蝼蚁变成一条毒蛇,后来更是变成一只猛虎,吞噬了她的夫家。

  现在,这个名字携着横绝一世、威压天下的赫赫神威,直接从噩梦中来到她的面前。

  李圆珠一下子软倒在地,站都站不起来。

  ————————————

  站在大殿里面,李孝纯眼睁睁看着那位人间神魔,白衣佩刀,从大殿门口一步步走进来,忍不住朝长明道人身边挪了挪。

  这处大殿是高句丽王室传承王位时的场所,最是庄重威严,比起平日里处理政务的办公楼可要历史厚重多了。李孝纯选择这里接见这位剑圣当然不是为了摆出高句丽王的架子,而是要通过环境来提醒这位狂徒——我可是高句丽王,杀了我后果很严重的!

  李孝纯甚至都没敢坐在王座上,而是和长明道人站在一起,除了长明道人和刘大成两人,其他满殿人物都是他的心腹,就算有什么不可言之事,也不至于把脸丢到外面去。

  “见过师父!师父您怎么来了?”柳生元和没有和李孝纯打招呼的意思,而是先向师父刘长明行了一礼,

  对于这个师父,柳生元和还是很尊重的,虽然他还不知道这段时日以来,这位师父为他东奔西走付出何等代价,但光是传道授业解惑,这等恩情也不可小视。

  长明道人没有说话,先是绕着柳生元和转了两圈,仔细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此刻,包括李孝纯在内,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做出任何动作。别看李孝纯在没见到柳生元和之前,说的是条条有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是当这位人间神魔真正站在面前的时候,他所有智慧勇气全都不翼而飞,脑袋里几乎是一片空白。

  大殿里,似乎有一种无形的沉重压力压在每个人的心头,让大家呼吸都困难起来。那是用无数杀戮和尸体、堆叠起来的赫赫威名!)

  “元和啊,你这件衣服是从哪儿来的?”长明道人笑眯眯的问。

  刘大成站在一边,紧张得脑门冒汗——没有面对过这位人间神魔的人,不会知道那种恐怖的感觉——就这,还是他作为第三方,不用直面柳生元和的滔天气焰的结果。

  本来刘大成指望长明道人赶紧说出几句有水平的话,至少别再刺激这位剑圣大开杀戒。

  结果,这种师徒唠嗑的家常画风是怎么回事?应该说姜是老的辣吗?

  “哈哈哈,师父您老人家眼力真好!您是第一个看出我衣服有问题的人。”柳生元和笑嘻嘻的说,师徒二人将满堂显贵、卫兵都视若无物。

  “切,师父吃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快说说,这件衣服是怎么回事?”长明道人仔细的靠近观察着,笑问道。

  “这件衣服全是剑气凝成的啊!不沾污垢不用洗,哈哈哈。”柳生元和笑的很开心,这种得意之作,就是要在识货的人面前炫耀才有快感。

  “————,元和,果然成气候了啊!这等修为,前无古人!前无古人啊!”长明道人直起身来,右手轻轻捋过下巴上的三寸白须,点点头赞叹道。

  “不过元和,这次你杀戮太过,停手吧。”长明道人面色一正,说。

  “可是师父,我还得再杀一个人。”柳生元和有些为难,按理说他不该不卖师父这个面子,可是连崔家都灭了,要是不杀了李圆珠,总觉得这件事情办的不算圆满。

  “不行!”

  长明道人大袖一挥,一道银芒飞转,三丈外,一颗依然可以算是美丽的头颅掉落了下来。

  “她不能死在你手上。”长明道人淡淡的说道。

  胖子很委屈,胖子很想自己写诗,问题是这个水平的诗,胖子说是自己写的你们信吗?人家穿越历史,好吧,就算不穿越历史,光是重生做文抄公的那些,里面作品抄的不是一点半点好不?人家有时候甚至直接就算自己原创作品了。胖子这才抄了一点点就被这么骂,要知道,这卷快结束了,下一卷风格都不一样,想抄都没切入口,胖子再不赶紧抄点表示自己是文化人,下面就没机会了啊!(本卷预计还有三十章左右,多了少了都是胖子节奏没控制好,大家也不要见怪,胖子强迫症,每卷都要一百五十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