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崔家结局、王室恐慌

第二百六十八章 崔家结局、王室恐慌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2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4:12

  

  这里作为崔家苦心经营的最后基地,明里暗里的监控装置更是布满附近所有山区。

  在基地外面,柳生元和宛如神魔,手持长刃开山破岳的情景,他们通过监控看得清清楚楚——可是能看到,不代表有办法解决。

  甚至屏幕上显示出来的画面,更加剧了这些崔家核心子弟的恐慌。

  一种冰凉的绝望感从崔真书下腹开始缓缓溢涨,渐渐淹没整个胸腔。

  崔真书所有内脏都有一种浸泡在冰水里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但冰冷、而且有些失重。此刻,他全身都没有力气,灵魂似乎要飘离身体。

  那是一种魂无所依、对未来的一切都失去把握的感觉。

  “崔家——全完了!”主控室里,崔真书面色苍白,瘫倒在自己的座位上喃喃的说。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先手一步,将妻子圆珠与两个孩子送离这个基地,送回了高句丽王宫。

  也许妻子的确是胸大无脑,不过,正因为妻子头脑简单才不会被人猜忌。

  在高句丽王室的庇护下,两个孩子应该可以安全长大吧?

  至少在未来,高句丽王室在吞并崔家资产时,妻子圆珠和两个孩子就是他们的绝佳借口,就算只为了这个,她们短时间内也不会受到委屈,这段时间,至少足够孩子们长大成人了。

  至于高句丽王室不吞并崔家资产?那种事怎么可能发生?指望这种事,还不如指望外面正在开山破岳的恐怖剑圣,突然良心发现、收手走人呢。

  至于他的孩子们长大以后会怎样,崔真书已经无力顾及了。

  不过,现在有件事必须赶紧,要不然等下就来不及了。

  “抓紧时间,你们赶紧走吧,崔家已经完了。”崔真书强打精神坐直了身体,伸手掏出一个控制模块交给几位堂弟——这是地下基地紧急出口控制器,是逃生的最后通道,历来只有崔家族长才能保管。

  “真书哥,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走?我就不走了。父亲把崔家最后的希望交给我,我既然守不住,那就让我死在这里吧,你们赶快走,再废话下去就走不了了。”崔真书摆了摆手,身心疲惫的说。

  这里不仅是崔家的避难基地,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崔家备份数据中心和信息控制中心,这里毁灭了,意味着崔家外围的所有企业都暂时失控,崔家完了。

  外界虎视眈眈的群狼,不会给崔家慢慢重整局面的机会,就算妻子对王室李家有点影响力,也绝对不可能保住一个完整的崔家——顶多让崔家留些血脉下来。

  也就是说,作为高句丽第二权势家族的崔家,从这一刻开始已经不存在了。

  他还有一句没说出口的话——崔家的祸事是圆珠惹来的。作为李圆珠的丈夫,崔家在,他是崔家的长子和未来族长;崔家不在,他就会变成族人埋怨、甚至泄愤的目标。

  如果变成那样的话,圆珠和崔家的最后一丝情分也就没了。为了崔家未来多少还能受到王室的一点庇护,自己还是死在这里更好一些。

  “你们赶紧走,快!”

  监控屏幕上,随着一片片山岩滑落,基地上方的山峰已经矮了三分之一。

  ————————————

  这些崔家子弟沿着不算多长的密道朝前奔跑。

  这一路上,谁都没兴趣说话。

  大家都是接受崔家的精英教育长大,对崔家面临局势都看得很清楚。

  即使今天能逃出性命,未来大家要面对的局面也恶劣的无以复加——强势的时候,崔家财势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但是崔家败落的时候,这些被人盯上的财势,就是他们催命的根源。

  作为崔家下一代核心的崔真书,坚持守在基地中不肯离开,剩下这些兄弟中就以崔真业年龄最长,在这个时候,可没时间慢慢讨论开会,而是要有人站出来,快刀斩乱麻做个决断。

  眼前就是出口,崔真业一边小跑一边急促的说:

  “出去之后,大家各自按预设方案分头撤退,每个人只能动用一个秘密账号,任何情况下都不许动用第二个账号,在十年内不许互相联系!

  不要做任何掌控外围公司的努力,以保全自己为第一优先,我们活着,崔家就还有希望!

  十年之后的今天此时,我们到花旗自由女神像下汇合,根据大家各自发展情况,再决定是否动用剩下的资源!

  我们崔家不会就此沉沦!”

  崔真业开口做出决定,这个决定几乎等于完全放弃了崔家明面上的产业,大家分头潜伏,一切都要自己白手起家。

  可是,有剑圣追杀在后、有群狼窥伺在侧,再要留恋崔家剩下的产业,他们这些人活下去的机会简直微乎其微。

  毒蛇噬手,壮士断腕。有些东西该放弃就必须放弃。

  所谓基地的秘密出口,并不是从基地里面简单的开一个后门,通往基地外面。

  在这座基地下面有一条地下暗河,这条暗河也是基地的主要水源。

  它可以通往大通江的一条支流,在暗河的另外一端,是由崔家一个秘密分支(表面上不姓崔)控制下的大通江旅游公司所属的漂流码头,只要到了那里,无论换假身份还是选择下一步逃亡路线,都很方便。

  这条暗河长度足有三十一公里,在地下穿过两条山岭,绝对隐秘之极。当初,光是疏浚暗河河道,就费了五年的时间。

  (这个工程全部是崔家死士负责,人手实在太少才花了这么长时间)

  除了崔家预先安排在这里的一艘微型潜艇之外,就算有专业的潜水设备,也难以维持这么长距离的潜行。

  然而,还没等大家登上潜艇,“铮铮——”剑鸣声已经由远而近。

  “等等、等等!剑圣大人!我们崔家愿意成为剑圣大人的走卒!崔家愿意奉上所有产业,只求能在剑圣大人麾下做一条狗!”

  崔真业突然跪倒在地上,大声叫喊道。

  “真业!你——”身边几个弟弟不可置信,转身望向跪倒在地的堂兄。

  “混账!你们还不赶快都给我跪下!只要能保住崔家,这算得了什么?给剑圣大人当狗很委屈你们吗?梵蒂冈的教皇也不过是神的一条狗!剑圣大人就是神!”

  崔真业面孔涨红,疯狂的大吼起来。

  生来高贵,同时意味着没有面对危难的坚韧!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崔家一步步被摧毁,他认识的崔家精英一个个被找出来杀掉,连坚不可摧的最后基地,都被如此暴力的手法打破。

  这些噩耗不断打击之下,崔真业的心其实远不像他自己想象般坚强。

  也许崔家危难之时,他可以挺身赴死,可现在崔家已经破灭了,为崔家赴死的又能得到什么呢?不过是给崔家陪葬而已。

  刚才崔真业还能冷静的规划未来,可到了真正生死关头,崔真业还是崩溃了——不,能坚持到现在才崩溃,已经算是他家族荣誉感强烈了。

  当然,这些核心子弟都受过高等教育,就算是投降也得找个高尚理由,比如说‘为了崔家而忍辱负重’这个理由就很合适。

  在跪下的瞬间,崔真业甚至都想好了,只要把这位剑圣捧上神坛,那么崔家在这位剑圣的庇护下,不但可以避免分崩离析的结果,甚至还可以迎来一波高速发展的机遇。

  圣主教能够传承两千年,有剑圣这位驻世神明在,谁说崔家不能以侍奉神明的神官家族身份传承下去?教皇崔真业,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称呼。

  当然,李圆珠那个女人,是必定要为神明大人找出来的。

  别说什么大嫂之类的,就是她让崔家陷入如此危机,光是杀掉都算是便宜她了!当然,具体怎么处理还是要看剑圣,不,神明大人的指示。

  然而下一刻,跪在地上、已经开始畅想未来的崔真业,人头无声无息滚落到地上。

  “我不需要狗,我需要崔家人头。”空气中传来一个毫无感情波动的淡漠声音,宣告了最后的绝望。

  ——————————

  高句丽王李孝纯刚刚从母后那里回来,老母亲倒也没难为他,至少没说非得让他去把那个无法无天的狂徒剑圣干掉、给小女儿报仇。

  老太后只是说,无论如何、高句丽王室都要保住小女儿的性命安全。

  听到母亲这个不算过分的要求,李孝纯松了一口气——要是他真有办法对付那位剑圣的话,这事还用母亲说?他早就想把那个混蛋剑圣千刀万剐了。

  别看李孝纯在打给日本天皇电话里叫嚣的凶狠,其实他也没指望日本天皇能阻止那位发了飚的剑圣,日本天皇都发布‘永不干政’诏书了,这样的胆小鬼能有什么作为?

  他只不过先声夺人,为高句丽王室占据一个有利立场,别小看这个有利立场,以后如果有相关谈判,就凭这点,至少也能多占点便宜。

  在李孝纯看来,那位剑圣这次几乎将崔家灭了门,就算有天大的怨气也该出得差不多了。

  想要保住自己的女儿圆珠还有些麻烦,不过,连崔家都完了,到时候自己让女儿带着外孙和外孙女出去哭一哭,他也许就下不了手——据说那位剑圣才十八岁。

  自己已经联系上赤旗方面,那位剑圣的老师,长明道人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有长明道人来做中间人,让那位剑圣放过自己女儿应该不是难事。到时候,大家再用好言好语安抚住这位剑圣,这件事应该就可以完结了。

  下面就是政客、新闻工作者、警察出马善后、洗地,当然,找些专家学者上电视节目,做出一些引导分析也是必不可少。

  至于依法逮捕是不用想了,法律条文背后如果没有足够力量支持执行,那法律比擦屁股的草纸也强不了多少。

  高句丽有力量对那位剑圣执行逮捕令吗?有个屁啊!

  这位剑圣简直是人形自走核武器,尤其这位剑圣还是个愣头青,整个就是一个连安全措施都没有核弹头,要是再把他惹炸了,谁知道下一个倒霉的是谁?反正李孝纯觉得,王室李家很有可能首当其冲。

  不过,为了高句丽的面子,也需要让这位剑圣接受一些表面上的惩罚,比如说以扰乱社会治安罪罚点款什么的,至于这些罚款谁出钱倒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给自己这个高句丽王一层遮羞布。

  而更重要的是让这位剑圣早点滚回到他的庄园里去趴着,别再出来吓唬人才是真的。

  直到现在,李孝纯还严令不让电视台和报纸公开报道这个混蛋剑圣造成的社会危害——这要是报道出来以后,谁去抓凶手?既然抓不住,那报道出来还不是损伤了高句丽自己的面子?

  幸好高句丽属于贵族财阀专治,几大家族联手之下,社会信息方面还能控制得住。

  ——————————

  以上,都是高句丽王李孝纯从母后那里出来,一路上盘算的各种应对。

  结果他前脚刚回到自己宫室,后脚就有情报官员紧急求见,还带来这么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你说什么?那位剑圣硬生生削平了一座山锋,摧毁了崔家的核防御基地?踏马的是你在做梦还是我在做梦?”

  听到如此难以置信的汇报,高句丽王李孝纯也忍不住开口骂人。那是整座山峰啊!你当是汉城市区的高层建筑吗?那踏马是实心的!

  “额,陛下,听起来是很难令人相信,不过,这里有侦查人员发来的现场视频资料,您可以亲自看看。”

  求见的情报官员也是抹了一把汗,他一路小跑过来的紧急求见,就是要把这个最新情报赶紧送来。

  错误判断对手实力、惹上不该惹的人,有崔家这么一个鲜活热辣的例子就够了。王室李家要是也犯这种低级错误,他们这些靠李家吃饭的人怎么办?

  看完视频,李孝纯也没话说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王上,王上?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是不是问一问刘老道长人到了哪里?”看见李孝纯呆坐在靠椅上,情报官员小声的问。

  这可不是发呆的时候,那位剑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找上门来了啊!李圆珠回到王宫能瞒过别人,难道还能瞒住他这个情报负责人吗?

  “对,赶紧打电话,问刘老道长的飞机到哪里了?不,赶紧备车,我要去机场等候迎接刘老道长,来人,去母后那里把圆珠叫上,让她和我一起去迎接刘老道长!”

  现在,只有这位刘老道长才能救圆珠了。

  以那位剑圣表现出来,一贯斩尽杀绝的性情,他对小女儿的性命着实不乐观——人家削平一座山峰,就为了追杀崔家余孽,这等狠人,他又怎么能指望对方会大发慈悲,放过自己的女儿?

  说句实话,要不是王室的面子所在,李孝纯都想直接把小女儿交出去,用以熄灭那位剑圣的怒火——至少不要将那位剑圣怒火引到高句丽王室身上。

  要是放在今天以前,李孝纯还有干掉那位剑圣的心思;可现在嘛,他只要不被那位剑圣干掉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