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斩岳

第二百六十七章 斩岳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4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55

  

  高句丽王室成员历来长寿者众多,李圆珠现在的年龄也不过是三十出头,虽然她爷爷上一代高句丽王已经过世(不然也轮不到她老爹李孝纯称高句丽王),可她的奶奶还活着呢。

  这次,李圆珠一路哭哭啼啼带着孩子躲回王宫,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奶奶面前寻求庇护。就像小孩子一犯错误就会先找避风港,而绝不是去向老爹承认错误上门找揍一样,李圆珠回到王宫,也是先跑到奶奶的地盘上去。

  虽说李圆珠不觉得自己出动手下去抢贱民的一张秘方,算是犯了多大错误,可是这件事引起的后果,的确是严重之极。

  老爹李孝纯一直是一位严厉的父亲,所以闯了大祸的李圆珠有点害怕面对他,但是奶奶却是一直很心疼她的。奶奶也许不能决断国家大事,但是在父亲面前,护住自己和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圆珠啊!我的乖孙女,你受委屈了,没事没事,只要回到家就没事了,来来来,让奶奶好好看看我乖孩子。”

  祖孙一见面,老太太看见自己最喜欢的小孙女一脸形容憔悴,左手抱着小外孙,右手牵着外孙女,整个人简直和逃难的难民差不多,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李圆珠的奶奶名叫金三淑,是高句丽名门望族金家出身,说句实话,李圆珠能养成这种视平民如粪土的待人习惯,和这位老太太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看着奶奶慈祥的脸,李圆珠还来不及放下怀里抱着两岁半大的小儿子,就‘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她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

  李圆珠赶往汉城的路上,与柳生元和几乎是擦肩而过。

  这倒不是柳生元和特意留着李圆珠一条性命,而是柳生元和没有机会在她身上做下标记,甚至直到现在,柳生元和还不知道李圆珠长得什么样呢。

  在崔家面临大麻烦的时候,作为崔家族长的崔树普,就算再喜欢这个儿媳妇,也不至于把她招到办公室来,指望她独当一面,应付崔家变局。

  既然是花瓶,就只要当好花瓶就可以了,崔树普可没指望李圆珠能做些什么。

  所以,潜伏在崔树普书房附近的柳生元和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没办法标记一个根本没露过面的人。

  而没有事先做好的标记,柳生元和也感应不到擦肩而过的罪魁祸首。

  至于李圆珠随身护卫,那当然不是什么崔家嫡系骨干,他们更没资格被柳生元和做下标记,甚至连他们开的车,都是临时租来的豪华房车——崔真书就怕她们路上遇到柳生元和,特意不许她们开崔家自己的车。

  柳生元和不是见人就杀的杀人狂,他也不能路上看到一只车队就不分青红皂白拦下来。

  所以,两人一人向南、一人向北,交错而过。

  ————————————

  当李圆珠带着孩子到达汉城王宫,对奶奶金三淑抽噎着、讲起自己受到的种种委屈时,柳生元和已经站在崔家基地的大门前。

  基地里一片寂静。

  按崔真书的命令,所有外围守卫士兵早已全部撤入地下基地,外面的营房里面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地下基地的入口并不难找,那是一扇嵌入山体的金属大门,其宽度和高度,足以让两辆重型卡车并肩而行。

  虽然大门的表面周围做了些简单伪装,但是这种伪装也只能骗骗卫星和飞机罢了。

  这么大的一个入口,无论如何也瞒不住近在咫尺的柳生元和。

  何况在柳生元和的感知里,这座基地中一共有三十五个需要杀掉的目标,这三十五个目标像是三十五盏明灯为他指明方向。

  在柳生元和看来,如果李圆珠在这里当然最好,顺便一起解决就是;

  假如李圆珠不在这里的话,就有点麻烦了,恐怕自己还需要去高句丽王宫走上一趟——不管她在不在王宫,反正就问高句丽王室要人了。

  如果高句丽王室交不出人怎么办?交不出人来,那就去死好了。

  反正柳生元和此次高句丽之行原本就为了立威而来,杀一只猴子怎么比得上杀一只老虎来得效果好?

  “他来了。”

  “嗯,我看到了。”

  “他能进来吗?”

  “绝不可能!这里是按照抵御氢弹攻击要求设计施工的,光是高标号钢筋混凝土隔离层厚度就超过三十米,山体外壳最单薄处,岩层厚度也要超过八十米。”

  “那通风口呢?”

  “已经全部封闭,通风口阵列有十七层过滤监控,每条管道细的连一只猫都钻不过来。”

  “啊?那我们的氧气问题——?”

  “没事,这里另有两套氧气制备系统,就算基地完全封闭,至少三年内都不会有供氧问题。”

  “当初这里就是按照独立生物圈概念设计,虽然还不能做到永久性自持,但是坚持三两年时间总不成问题。”崔真书越说越觉得自信起来。这个工程的后半截,他也曾介入进来,甚至还是相关项目竣工审查人员之一,深知这个基地的坚实程度。

  “那,能干掉他吗?”

  “这——,就要看他上不上当了。”

  在基地内,崔真书和自己几位堂弟看着监控屏幕,压低声音交谈,等说到能不能干掉柳生元和时,连呼吸都不知不觉放轻了许多。

  ————————————

  柳生元和伸手拍了拍地下基地的大门,沉重的合金钢大门纹丝不动。

  柳生元和眉头微微一皱,这道大门虽然厚重无比,但是想要把它切开,对柳生元和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大门后面是一条微微向下倾斜,深长而黑暗的隧道,具体有多长柳生元和不知道,反正隧道长度已经超出了他最大的直线感知范围——一千二百米。

  离开证道之地,就算是柳生元和,也只能将感知单方向延伸到这个长度。

  柳生元和心中略微有些顾忌,在这种狭长的隧道中,假如对方安排足够险恶的陷阱,就算是他恐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当时,连重炮炮弹洗地柳生元和都有些承受不起,不得不跃起腾空闪避。

  在别人看起来当然是他御剑飞行、威凌天下,可到底情况如何,柳生元和自己心里还没数吗?

  柳生元和当然知道,崔家总不可能弄个核弹出来,可是,即使在其他常规武器中,比重炮威力更大的武器也不知凡几。

  别的不说,能搞出这么大一个军事基地出来,要说崔家没有几发导弹作为存货,柳生元和是不信的。

  对方会在隧道里安排陷阱吗?那简直是一定的啊!柳生元和敢说,这条隧道一定是为他准备的,这么宽大的一条隧道,里面的水泥地上干干净净,连个车辙印子都没有。

  随手拍了拍厚重的金属大门,柳生元和转头走了。

  ——走了!?

  “——这个胆小的混蛋!”地下基地里,几位看着监控的崔家核心子弟失望之下,就算以他们从小受到的教养,也忍不住骂骂咧咧。

  “我们赶紧把大门打开?”有人提议。

  “那不是明摆着里面有陷阱?他更不会进来了。”有人反对。

  “那你说怎么办吧?”

  “————”几名崔家子弟面面相觑,什么都想好了,就是没想到这样不可一世的狂徒,竟然直接转身走了?你连坦克装甲车都砍了不知多少,怎么这次不劈开大门冲进来?

  你腰上佩戴的长刀,难道是纯粹装饰品吗?

  ——————————

  崔家这处挖空山腹的核防御工程,在高句丽最顶层的人物中间不是什么秘密。

  毕竟想要建立如此庞大的工程需要的人手众多,尤其是为了施工便利,地址还选择在山区边缘,那更是瞒不过有心人。

  所以,当柳生元和一路向北,只要知道崔家这处基地的高句丽顶级权贵,多少都会派些人过来。

  这些人当然不是来为崔家拼命的。他们都是些擅长观察、搜集情报的好手。为了避免那位剑圣误会,绝大多数人身上甚至连一把手枪都没带。

  “就这样放弃了?”在远处,有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窃窃私语。

  “不知道,不过那位可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

  “你说,他如果发现我们,会过来干掉我们吗?”

  “应该不会吧,那天他连崔家宴请的宾客也没杀一个,我们这样的无名小卒,不会劳动他老人家大驾出手吧?”

  “但愿如此。”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作为侦查人员,耐心是必不可少的。

  在周围十多公里以内,有许多组观察人员都在耐心等待,等待这位人间神魔的下一步动作。

  ——————————————

  柳生元和一步一步,走上基地所在小山山顶。

  这是一座高度不超过三百米的岩石山峰,在岩石缝隙中有些风化的土壤,在夹缝中扭曲生长的灌木将这座岩石山峰点缀出些许绿意。

  不过,山峰的绝大多数地方依然裸露着岩体。

  与背后的群山相比,这座小山峰当然毫不起眼;可是站在山顶扭过头,朝平原方向看去,已经可以放眼远望无垠原野,让人有一种心胸开阔的感觉。

  站在山顶最高处,柳生元和缓缓抽出‘洗雪’,他用双手握住刀柄,将长刀立于双目正中,以刀正眼!

  “吸——”柳生元和深深吸入一口气。

  “呼——”当这口气从柳生元和口鼻中呼出时,气流变得一片纯白,宛如一条银白色的河流,从柳生元和口鼻处源源不绝的流向‘洗雪’!

  那是柳生元和的剑气源头,是他肺部中苦心孕养的剑气种子,此刻,被柳生元和凭借通天修为,硬生生化做一片先天剑气喷吐出来,直贯入‘洗雪’的剑身之中。

  数年来不间断的洗练,‘洗雪’早已不再是当初那柄陨铁打造的凡铁长刀。

  亿万次的吞吐,不但先天一炁通过‘洗雪’的锋芒产生了先天剑气;‘洗雪’也通过先天一炁获得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假如现在有人,能够把‘洗雪’拿去做金相检测就会发现,此刻的‘洗雪’刀身,所有金属晶格都排列得整整齐齐,简直像是有人从原子层面,用一个一个原子搭建起这柄长刀似的。

  而在另一个层面上,‘洗雪’剑身上,有一种微妙的力场在时刻环绕,甚至与某种不知名的奇妙能量有一种力场层次的交流。

  就像是金属在磁场中放置时间长,自然会带有磁性一般;‘洗雪’与柳生元和的先天剑气也有远超其他凡铁的亲和性。

  修炼到了柳生元和这样的地步,如果不是像‘洗雪’这等超越凡铁的神兵,更是与他的剑气契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其他武器对柳生元和早已没什么意义了。

  此刻,本来已是被常年洗练,变得洁白如雪的‘洗雪’,在吸收了柳生元和喷吐出来的剑气种子以后,更像是要发光透明一般。

  ‘铮铮’剑鸣声响起,无穷无尽的剑光以柳生元和为中心展开,绕着他回旋飞舞,在扩展到最大范围的那一刻,却又一一回转,投入到‘洗雪’的刀身中。

  有了剑气种子从中主持,‘洗雪’天然就对柳生元和的剑光有强大的吸引力。

  随着一道道剑光投入,‘洗雪’刀锋上逐渐一寸寸生出芒刃,这道芒刃有如水晶般澄澈,却又真实不虚,在芒刃周围,开始有白烟袅袅浮现。

  剑光无穷无尽的投入、‘洗雪’刀锋上的芒刃也一伸再伸、一涨再涨、越来越长!

  最后,一柄细长的长刃直指苍天!透明的刀锋几有百米长短。

  然后,刀锋垂天而落!

  刀锋所过之处,空气中拉出了一道巨大的纯白色扇面,将半片山头斜斜斩下。

  在重力作用下,被斩开的山岩开始缓缓滑动,越来越快,最终‘轰隆隆’的造成一片山体滑坡。

  柳生元和双脚踏空而行,横向走开百余米,换了一个角度仔细打量一番山体,然后,第二刀斩落了下来。

  第二片山岩滑落。

  第三刀斩下!

  简直就像是削铅笔一样简单,柳生元和绕着山峰一刀刀斩落,三百米高的巨大山峰,随着一片片山岩滑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矮。

  这样的情景,简直像是一只蚂蚁高举着成人使用的长刀横削竖斩,其诡异之处,让人即使拿着望远镜隔着十几公里遥遥观望,也觉得不寒而栗。

  不要说我断章,能硬砍开基地,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进去,里面根本不会有像样的抵抗力量,也不会打什么仗了,所以这一段就是结束。明天的内容不怎么牵扯武斗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