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搅动八方

第二百六十六章 搅动八方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7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51

  

  如果说有谁第一个知道崔家祖宅里发生的惨剧,那非崔真书莫属。

  崔真书现在所在的地方,位于平壤外大约两百五十公里外的一处山脚。这里有一座挂着军事禁区牌子,崔家十数年苦心经营,建成的一处秘密基地。

  这里是崔家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发生核战争而建立的永久性基地;也是崔家遇到无法抗拒的大劫难,躲避灾难的最后堡垒;同时还是当崔家领导核心被摧毁以后,备份的指挥中心、信息中心和关键数据库所在。

  这里,是崔家东山再起的资本。

  能够维持数百年传承,任何一个大家族都不是平白侥幸得来。

  这里有专用的保密线路,可以直接接收到崔家祖宅的监控视频信号,其优先等级与崔家现场指挥官崔树凡等同。

  也就是说,柳生元和在崔家祖宅大开杀戒时,崔真书全程都在通过监控镜头眼睁睁的看着。

  ——————————

  前天,崔真书亲自给一些重要人物送去商务晚宴的请柬以后,按照父亲的命令没有回到崔家祖宅,而是直接来到这里,开始启动备用中心,接驳数据链,布置防御工事。

  他倒不是为了防备那位剑圣,在崔真书看来,那位剑圣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对这等核防御基地造成威胁,他防备的是‘北斗’!

  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那位剑圣的力量远远超过他们最悲观的预计——甚至已经超出了想象!

  崔真书现在对这座核防御基地都信心不足——也许,就算是面对‘北斗’,也要比起面对那位剑圣更好一点。

  “圆珠,你走吧,快走。带着孩子回王宫去吧,我已经无法保护你们了——”崔真书双手十指插在自己的头发里,双肘支撑着桌面,眼睛看着桌面低声说。

  他怕自己一抬头,就会改变主意。

  作为新任的崔家族长,只有让崔家生存下去,才是崔真书现在唯一重要的事情。

  理智告诉他,将妻子交给那个怪物,也许能为崔家多争取半分生机;但是作为男人,已经残破不堪的尊严在说:“有些底线依然必须坚守。”

  身为一个丈夫,无力保护妻子,只能让妻子自寻生路;身为一个儿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他也无力为父报仇;

  这种令人发疯的无力和屈辱,几乎彻底摧毁了崔真书,他现在之所以还没有自尽,是因为他还肩负着让崔家延续下去的责任——四百年的崔家,不能结束在自己手中,就算是再屈辱,也要为崔家挣扎出一条生路。

  所以现在,趁族人还不知道崔家祖宅发生的事情以前,将妻子送走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不然,得知消息以后,失去理智的族人很可能把圆珠撕成碎片!

  “真书!呜呜呜——,都怪我,我不该去招惹那个贱民,真书、真书——,你不要赶我走,我走了你怎么办?等那个怪物来了,让他杀了我,杀了我他该满意了吧?”

  李圆珠站在崔真书身后,俯身抱着丈夫的后背,大哭起来。

  作为李家最小的女儿,李圆珠以前的人生可算是一帆风顺,在家有父母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然作为一个公主,无论智慧和政治手腕都不及格,比起哥哥姐姐来,她更像是一个高贵的花瓶,可是她嘴巴甜啊!

  后来李崔两家为了政治联姻,把她嫁给现在的丈夫崔真书。虽然是政治婚姻,但是对于一个花瓶来说,胸大无脑的李圆珠完全没有任何烦恼,婚后两人恩恩爱爱,侍奉公公婆婆时也是各种撒娇耍赖,她在崔家可受宠爱了。

  公公崔树普甚至破天荒的把一队崔家死士交给她护身。

  (一个身份高贵、又没有心机,见人就笑的姑娘人人都喜欢,李圆珠在崔家又不争权夺利,只是多花点钱而已,作为崔家长媳,多花点钱算什么?)

  要说李圆珠对夫家有什么坏心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就算是想夺取南田雅子的秘方,也是想着给母亲、婆婆、小姑这些人一起分享、献宝而已,真的不是打算夺取南田雅子的财产——为那点钱,李圆珠还丢不起那个人。

  在李圆珠看来,一个侥幸得到一份秘方、开了一家美容店的贱民,平日里她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亲自开口向她买个秘方。已经是很高抬她了——结果这个贱民竟然敢不识我高句丽三公主、崔家长媳的抬举,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谁会知道那个平平无奇的贱民,竟然有一个如此恐怖的儿子——那根本就不是人,那是人间神魔、横绝天下!

  是她,为崔家带来了灭门大祸!

  她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圆珠,你听我说,我们现在绝对无法对抗那位剑圣,可是,他这样横行不法,已经犯了大忌!”

  “没有一个国家和势力想看到一个肆无忌惮的狂徒,从今天起,所有的势力都是他的敌人——至少是潜在的敌人。

  今天他可以因为一点小事毁灭我们崔家,明天也可以毁灭其他人,这个世界可以接受遵守规则的玩家,但是一个无视规则的狂徒迟早会被规则所毁灭。”

  “王室李家和崔家不一样,崔家只是一个家族,而李家代表的是整个高句丽。

  如果他敢追杀你到王室去,那就是向亚共体所有国家宣战,包括赤旗和日本,都不会坐视不管。”

  “他不会这样做的。”崔真书沉默了一会儿,下了结论。

  其实,他也不知道那位剑圣到底会不会这么做。按照常理来说当然不可能,可那位剑圣岂是常理可以揣测的?

  假如那位剑圣追杀圆珠到高句丽王室,要面对的就是亚共体所有国家的愤怒,也许,崔家的仇就能报了?

  “圆珠,崔家受到如此重创,很长时间都缓不过气来。未来崔家还需要你的庇护——毕竟你是高句丽的三公主。”

  “而且,孩子们也需要你活下去,就算是为了孩子,圆珠,走吧!”

  “呜呜呜呜呜————”

  ——————————

  “世界上怎么有如此狂徒!简直是无法无天!给我连线日本,对,直接连线成平天皇!”

  高句丽王宫中,当代高句丽王——李孝纯大声怒吼。

  对崔家最上心的人中李孝纯绝对排名前列。虽然李家是高句丽的王室,掌握高句丽大部分金融产业,可是,论起真实实力来说,李孝纯还真不敢说能压过崔家一头。

  毕竟崔家是玩重工业制造实业的,和玩账面资产的李家相比,两家就算在货币存有量上有不小差距,可是论起真实实力,崔家却是半点都不输给王室李家。

  崔家受到打击李孝纯简直做梦都会笑醒,前两天他还私下对妻子说过:“圆珠干得漂亮!”

  可是在李孝纯的预想中,崔家可以受到适当打击,最好能让崔家不得不出售资产,让李家有机会吞并崔家一部分优质资产。

  但是在他的预想中,绝不包括这样的毁灭性打击!那会引起市场连锁反应,大家都会被拖下水。

  ——————————

  成平天皇听着视频电话里,高句丽王李孝纯的咆哮声,自己脸上只有苦笑。

  说句实话,他很理解李孝纯为何如此暴怒——名义上,柳生元和还属于剑豪会,而剑豪会名义上还是他成平天皇的私兵。

  可天晓得,有了这么两层‘名义上’,他成平天皇对那位年轻剑圣还有毛的影响力啊?如果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还用得着绞尽脑汁将这位剑圣收为己用?

  尤其是前一段时间,阻止柳生元和出海的人中间也有他成平天皇一份。

  别人还想办法做得隐蔽一些,他可是直接招来大岛慧,当面亲口吩咐的。

  成平天皇倒不担心柳生元和拎着刀找上门来——天皇在日本人心中地位还是很尊贵的,那位剑圣只要不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就不会干出这种事。

  可是电话那头的李孝纯,似乎认为,只要他成平天皇开口说句话,就能让那位剑圣乖乖束手就擒接受高句丽的惩罚。

  这怕不是猪油蒙了心?尼玛怪不得都管高句丽人叫棒子,这等思路果然清奇!

  ————————————

  如果说在高句丽,哪一家外国机构情报工作做得最好,那肯定非赤旗莫属。事实上,高句丽对赤旗臣服更多是在表面上和经济上。

  一个实行变种贵族统治的国家,能和推翻贵族统治的国家同心同德?骗鬼去吧。

  要不是黄色人种和白色人种先天就有种族隔阂,高句丽恐怕早就投入欧盟怀抱了。

  就算这样,这些年,高句丽吃里扒外的事情也没少干,尤其是崔家,不好好按赤旗工业标准发展,反而采用的是花旗那一套工业标准。

  (当然,这也和早期高句丽重工业主要是给花旗厂家代工生产有关。)

  别小看工业标准体系,这玩意小到一颗螺丝钉的螺纹牙距,大到航空母舰的核反应堆都在其中,甚至可以说,采用那一套工业标准就是那一边的人!

  这不以个人愿望为转移。

  以船舶制造为例,采用花旗工业标准,你的船舶钢板就要选择花旗生产的钢板,因为赤旗的钢板型号、性能和花旗生产的钢板型号、性能是两个不同序列,参数也小有区别,这种区别在船舶强度综合计算上是不可忽略的。

  船舶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每一个螺丝要承担的剪切力、每一块钢板要承担的压力、每一条焊缝要承担的拉力都相互关联,相互影响。

  设计的时候,这些都是一步一步算出来的,后一步的计算要建立在前一步的结果上。随便一艘轮船,图纸放满两三个房间绝对很正常,这等繁多的计算和图纸,假如突然换一个标准体系,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计算,可靠性实验也得从头开始一步步做起来,没有一家企业能承担这样的成本。

  也就是说,崔家按照花旗工业标准建立起来的船舶生产体系,根本就不能容纳按赤旗工业标准生产的零部件。

  而崔家的订单,又会引起上游生产配件企业不得不按照花旗标准来生产零部件,这些企业为此就不得不采购花旗的钢材、塑料等标准材料。

  这等于是崔家在为花旗打击赤旗的工业基础。

  当然,赤旗也常有干这种事,可是发展别人家的下线,和自己家小弟吃里扒外当别人家的下线,那是两个不同概念。

  为什么崔树普听说‘北斗’出手会如此恐惧?那是因为他们早就心中忧惧。

  ————————————

  赤旗,情报部门。

  接到情报人员从高句丽紧急发来的视频情报和相关文字报告,一堆情报分析人员都懵了圈——尼玛要不要这么玄幻?这算什么?梦想照进现实?

  神话小说里这等内容多了去了,可真实历史记载中,地球上从未出现如此强人,哪怕道门那些接近神话的记载中,也从未出现这样的恐怖强者。

  所谓‘一剑倾城、一人敌国’,那也是打游击战好不?哪有这样刚正面的?

  大家处理各种情况,基本上都有相似的前例可循,无非是利益交换、外交照会、武力打击等手段。

  可这算什么事?武力打击?看着视频上的夸张镜头,没人动这个主意。

  不要没打击到别人,却被别人打击了,尤其是视屏中那位人间神魔,多少还能算半个自己人,武力打击肯定不是优先选项!

  可是,高句丽作为亚共体成员国,这位剑圣的所作所为,已经达到动摇高句丽国家安全的层面。作为亚共体的宗主国,赤旗想要完全装聋作哑也是不现实的。

  外交照会,这发给谁去啊?日本政府要是能控制这位剑圣,还能弄出这么大的事情?

  利益交换倒是有些可能,可那也得先找到这位剑圣才行,不然你和谁交换利益去?日本天皇吗?

  就在大家讨论不出方案的时候,补充情报又进来了——那位剑圣现在正在四处追杀崔家的漏网之鱼。

  现在那位剑圣无论在什么场合,都毫无顾忌。

  也不知道那位剑圣到底是哪里来的情报,无论那些崔家核心子弟躲在哪里,都逃不过他的追杀。任何企图为崔家子弟提供掩护的人,都被那位剑圣二话不说、直接杀掉。

  这次发来的视频资料是在城市中间,虽然是夜晚,但是有些地段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围观的游人、鸣响的警笛、畏手畏脚的警察、天空中的直升机、紧急出动的驻军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却没人敢用枪口指向街心的狂徒。

  无数人的包围,却只能衬托出白衣剑圣一人风采。

  色彩斑斓的霓虹灯下,白衣飘飘,一人一剑,当街斩人头,横行无所忌!

  ————————————

  这种情况不肯定能继续下去。何况引发这次危机的源头李圆珠,可是高句丽嫡系王室成员,看这位剑圣的行为举动,不杀了李圆珠估计很难收手。

  可万一高句丽王室也被他顺手一起杀了,事情可就进入另外一个层面了。

  (看到这里,就算是赤旗的外交部长也只能摇头——这算什么,一根棒棒糖引起的血案?)

  必须阻止这位剑圣继续发疯!被半夜叫起来的相关部门领导很快达成一致意见。

  但是通过外交照会,让高句丽王室/崔家残余交出一个女人,来给这位发疯的剑圣出气?

  就算大家都算是老奸巨猾,但是脸皮还没这么厚。

  那么到底该怎么阻止这位剑圣继续发疯?

  “刘老,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您,不过您老的那位关门弟子这次真的在高句丽干出好大事,我们恐怕不得不麻烦您老亲自前往高句丽一趟,专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了。”

  在赤旗,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不过,有些事却是争分夺秒半点也耽误不得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