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刺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7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21

  

  第二天傍晚。

  崔家祖宅中灯火通明,大开中门。

  在崔家祖宅之外,足足十五公里长的马路,都是崔家的私家道路。

  在这条道路两侧,每隔二十米,就有两位身姿挺拔,身着制服的男子面对面站立在路边,从这些人的站立姿态看来,分明都是些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崔树普亲自带着长老会几位长老,站在祖宅门口迎接各路宾朋。

  平时,崔树普作为崔家族长当然不会站在门口迎宾,但是今天情况不同。

  虽然‘北斗’的事情还没泄露出去,但是那位剑圣的威胁可是实实在在的,能在这个时候来捧场的人都是崔家的朋友,

  “父亲,崔家似乎有些麻烦,我们何必在这个时间过来呢?”在一辆开往崔家祖宅的豪华轿车上,一个女孩好奇的问她父亲。

  “哈哈,金美,要是你是那位剑圣,今天真会来吗?”

  “当然不会,要是我的话,怎么也要再拖一段时间,至少也要等这些人都走了才行。”女孩看着车外,崔家的私道边不时闪过一对对精悍的崔家精锐,肯定的回答道。

  “金美,不止如此,那位剑圣只要不是疯子,就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出手——要是他在今天出手,要对上的可就远远不止一个崔家了。”

  “今天崔家是为了展示实力,他们也要考虑到那位剑圣和他们打游击的可能性,现在趁人手都在好好展示一下实力,总比以后被那位剑圣弄得狼狈不堪,让大家看轻了崔家要强的多。”

  “何况这个时候不举办商业交流会,以后崔家想要举行这等规模的商业交流会,恐怕就难了。”

  “爸爸,为什么啊?”

  “以后没这么多士兵保护,也没这么多显贵一起参加,大家可真的未必敢来了。”

  “金美,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强的多,我们想攀上崔家,这个机会很难得,风险又小,这样的好机会不抓住,以后再想与崔家拉上关系,要花费的成本高上百倍都不止啊!”

  父亲志满意得的笑了起来,在他看来,今天能来到崔家祖宅和崔家拉上关系,还多亏那位剑圣呢——要不是那位剑圣的威胁,像他们这种高句丽二流家族,就算和崔家打交道,也顶多只能面对一个管事级别的经理而已。

  ——————————

  今天来的客人实在太多,很多人平时根本没资格来崔家祖宅,可是今天,只要在高句丽商界政界稍微有些脸面的人都被崔家邀请了。

  (这里的稍微有些头脸指的是崔家标准,特指高句丽二流以上家族和高级行政官员)

  虽然是崔树普带着崔家长老会亲自在门口迎宾,可也不是每一位宾客都有资格让他们这些人迎接寒暄的——只有足够份量的来宾才能劳动这几位的大驾。

  “树普,这么多客人,你就不派人检查一下客人们的车辆吗?这样太容易让人混进来了。”

  在与来宾寒暄的空暇,一位崔家元老不满得对崔树普说道,他不反对召开这次商务晚宴,可是那位剑圣不知所踪,很可能正在暗处虎视眈眈,这样多的客人,实在太容易让那位剑圣混进来了。

  “四叔,我就是希望他来!昨天您也听到了,现在咱们崔家的处境是何等险恶。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拖下去,不管是战是和都得赶快有个结果。

  能谈和当然好,可如果那位剑圣不肯善罢甘休,我们也只好死拼到底。为了将那位剑圣引出来,今天,我们站在这里就是当诱饵的。”

  “——————树普,你还是像当年一样狠啊!这样的决定,你就不和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事先说一声吗?”

  “四叔、大伯、二伯,树普不是也站在这里嘛!崔家的下一代能够挑起重担的那些人已经安全转移出去,大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几个刚刚知道真相的老家伙,心中各有一句mmp不知该如何开口。

  ————————————

  “族长,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唔,继续保持警戒。”

  听到秘书的低声汇报,崔树普略微有些失望。不过,崔家既然召开这次晚宴,当然也是做过那位剑圣来与不来,两手准备的。

  这里是崔家祖宅中最大的一间厅堂,现代建筑技术已经不需要在宽广的厅堂中布满一根根立柱才能支撑房顶的重量。

  这间大堂整整有四千平方米的空间,放眼望去,宽广的大堂中高朋满座、一览无余,在这些宾朋中,崔家的子弟们遍布其中,一来是负责接待,二来监控是否有陌生人混进来。

  崔树普走上前台,照例要先行致辞:“大家晚上好,首先我代表崔家感谢所有来到这里的朋友们。

  可能有人已经听说,崔家遇到一点小小的麻烦,不过,崔家经历过几百年的风风雨雨,这点麻烦对崔家来说还不算什么。但是崔家仍然很感谢,在遇到困难时,还有这么多朋友来到崔家支持——”

  “这是什么?”

  “咦——,这是宴会的特殊布置吗?”

  “这不是干冰。”

  “怎么会在这种场合造雾?”

  一开始还只是大厅里少数人在窃窃私语,可是,随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雾气在大厅中渐渐变得肉眼可见、越来越浓,来宾们开始有些紧张的交头接耳、互相询问。

  不过总算这里人人自重身份,大家都稳稳坐在椅子上,倒还没有闹出争相踩踏的笑话出来。

  “铮铮铮铮铮——”轻微的鸣响不知从何而来,伴随雾气开始在大厅中轻轻回响。

  “请大家安静,想必是‘东之剑圣’大驾光临?老朽崔树普,还请剑圣阁下现身一见!”

  宽广的大厅中无人应答,只有雾气越来越浓。渐渐的,连满座宾朋影在雾气中,视线都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赶紧开启抽风系统到最大!”有崔家子弟做出应对。

  “剑圣阁下,崔家愿意奉上价值四千七百亿日元的资产,作为对令堂和剑圣夫人的赔礼!”

  “啊——”

  “哇!”

  虽然抽风系统‘呼呼’作响,似乎已经被开到最大,但对大厅中的雾气似乎没什么作用。

  雾气渐浓,视野受到了限制,可是声音却不受影响,在麦克风的扩音作用下,整个大厅所有客人都可以听见崔树普许诺的大手笔。

  来宾中,颇有些人为崔家的大手笔惊呼起来。

  日元与韩元币值为一比一,大家都是锚定在赤旗货币上的币种,对赤旗币也都是十比一的兑换率,四千七百亿日元就直接等于四千七百亿韩元。

  这等手笔,就算在大厅中人人非富即贵,也不是人人可以不动声色。

  大厅中,就算是统治高句丽金融行业的高句丽王室李家代表,也觉得崔家展示了如此诚意,应该可以让这位剑圣放下仇怨了——毕竟这位剑圣的家人既没死、也没残疾不是吗?有了这笔钱,哪怕原本是个穷光蛋,也足以立刻跻身亿万富豪行列。

  那是正常人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是一种生活上翻天覆地的改变。

  就算是高句丽王室,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拿出这么大一笔钱的。

  说句实话,世界上99%的人面对这么一大笔钱,别说家人还没受到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就算是真的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也可以抛诸脑后了。

  崔家还真是舍得!

  崔树普还真没什么舍不得,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钱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资源、是人力、是势力。

  崔树普准备付出的,其实是崔家在东京都的两块地皮,当然也带着地皮上的建筑物就是了。

  传承久远的家族就这点好,以前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值钱起来,当年这些地方不过是一些没人要的烂地方,但是现在却随着东京都开发变成了寸土寸金的宝贵地产。

  说心疼,崔树普当然心疼,可是现在得罪了这位剑圣,甚至还引出了‘北斗’,难道崔家还能保得住在东京都的产业不成?

  空中不知何处,传来一声长叹,全场寂静中,有人在吟诵诗篇: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有客借一观,爱之不敢求。

  湛然玉匣中,秋水澄不流。

  至宝有本性,精刚无与俦。

  可使寸寸折,不能绕指柔。

  ——————崔家诸位,一路好走!”

  “不——”崔树普目呲欲裂!

  麻蛋,崔家怎么遇到这么个愣头青!好好说话,讨价还价一下不行吗,怎么直接就要动手?

  然而下一刻,整个大厅中一百二十三名崔家人员,另外加上隐身在天花板、地下暗道,手持各种大威力枪械,监控大厅各个角落的八十名精锐射手,突然全部毫无预兆的软倒在地,所有人眉心处渐渐沁出一点血珠,仿佛一颗红痣点在额头。

  “你——”才发出一个音节,崔树普的头颅突然向侧面一歪,从脖颈上滚了下来,脖颈中鲜血喷射!

  随着崔树普无头之躯摇摆了两下,在讲台上仰面倒地,弥漫在大厅的雾气突然向大厅中央急速收聚,越来越凝聚的白色雾气渐渐凝结出一个佩刀而立的白色身影——此情此景,宛如妖魔现世。

  大厅中,数百崔家宾朋噤若寒蝉,没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

  “战术三,全体以击杀目标为第一要务,必要时允许误伤!”

  崔家祖宅外围一处据点中,作为崔家军事力量二号人物,崔树凡强忍悲怆,在这个临时的指挥中心发号施令。

  今天,每一个崔家子弟身上都带有生命监控传感器,当他们失去生命迹象时,生命监控传感器会发出警报。

  刚才,监控室里的红灯亮成了一片!

  连族长崔树普都失去了生命迹象,族长最后发出的指令,更代表着崔家与那位剑圣已经彻底没有谈和的可能,双方只有不死不休。

  是的,这里就是崔家为柳生元和准备的葬身之地。只是崔家没人能想到,柳生元和会跨过层层警卫直接出现在崔家核心区域,更没人能想到这位剑圣全无半分谈判意图,连人影都没出现,仅仅是吟诵半首诗篇就直接动手,杀了崔家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按照崔树普的事先安排,崔家的精锐部队已经封锁了十公里内所有空间,这位剑圣今天不露出行踪也就罢了,只要那位剑圣出现,就算他真的是神魔转世,也得死在这里!

  ——————————

  柳生元和当然不是因为傻,才特意在这些人面前显出行踪。

  他此行前来高句丽,可不是完全为了泄愤杀人——若是不能立下不世威名,那灭了崔家又有何用?

  此行对崔家动手有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是要把崔家连根拔起,表示自己能够彻底摧毁一家大势力,警示那些可能算计他的势力。

  他为什么早早潜伏进崔家而不动手?就是为了给崔家的关键人物都做个标记,毕竟作为一个大传承数百年的大家族人口众多,万一他直接大开杀戒,漏掉了关键人物,难道他还能满世界去追杀不成?

  先不说柳生元和有没有这个时间,就算是有,也得找得到人才行啊?

  到时候,柳生元和自己倒是杀的痛快了,可是崔家转眼间就不疼不痒的东山再起,那到底是展示自己的威慑力呢?还是展示自己的能力局限?

  所以,柳生元和情愿早早潜伏进来,对每一位进入祖宅的崔家重要人物都做个标记,这种标记对别人无法发觉,但是对柳生元和来说,在方圆数十里范围内,他都能感应到这些标记的位置。

  如果不把崔家的核心人物全部斩尽杀绝,如何能称得上连根拔起?至于崔家这些人物都死光以后,可能还有各地的崔家支脉,那个柳生元和倒不担心。

  没有了核心力量,崔家剩下的财富只能为他们带来灾难,根本不用自己一处一处赶尽杀绝,只要确定崔家没有反抗力量,那有得是人想要分一杯羹;

  第二个目的是要表现自己的力量,表现自己不惧与任何势力正面抗衡!

  神出鬼没的刺客虽然令人恐惧,但是刺客能吓得住一个人,却吓不住一家势力。

  从古到今,还没有任何一家势力是全靠刺客撑起来的。

  想要让别人承认自己的地位,还是要从正面见个高低。

  柳生元和弄出一个如此玄幻的出场形象,就是务必要在这些崔家请来的高句丽上层人士面前先声夺人,留下自己诡秘莫测的刺客形象。

  这个形象意味着,在自己面前,无人不可杀!

  而下一步,就要让这些人来见证,自己也可以横行无忌,无人可杀!

  表现力量就需要有足够份量的见证人才行。

  要是自个一个人玩,哪怕是能摧山拔海,别人不知道啊,该向你动爪子就还是动爪子,那这一番操作不是白费力气吗?

  崔家召集的这批宾客,他们的用处早已在柳生元和算计之中——作为见证者,他们的地位层次不高不低,正好。

  ————————————

  大堂正中间,从雾气中凝出身形的柳生元和,右手缓缓抽出腰间一柄如雪长刀,在大堂里数百人的目瞪口呆里,一步步从正门走出大堂。

  外面,已是严阵以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