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震恐、应对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震恐、应对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9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19

  

  “——,全死了,你说派去的人全都死了?一个也没有活下来的?”

  得到秘书肯定的答复以后,崔树普挺拔的腰板突然有些弯了下来,好像突然由坚硬的松树变成了柳树,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崔树普今年虽然已经有五十多岁、接近六十岁,但是平日里在众人面前一直显得精力充沛、满面红光。

  这倒不是他真的有那么好的身体,只是作为崔家的族长,就算是化妆也得把自己弄得精神焕发,他的形象代表着整个崔家。

  现在,听到自己派往日本的所有精锐一朝全军覆没,这等噩耗,就连他也承受不了打击,一下子露出了疲态。

  崔家的确是家大业大,可是家大业大要用人的地方也多。

  派往日本的十二只特战小组,最起码都是三级以上、经过层层淘汰、实战磨炼的精锐。

  这些人平日里,都隐蔽在崔家产业的不同节点上,是崔家应对各种意外情况的王牌力量。

  这十二只特战小队是崔家三分之一的机动力量。也就是说,崔家在世界各地产业的武力保护,突然缺失了三分之一!

  别小看这三分之一,这可是可以随时灵活调动的三分之一!而且是最精锐的三分之一。

  这就像一家市价百亿的企业,他们真正可以自由调动的资金绝不会百亿,甚至能有十亿现金,就已经非常算是资金流非常充裕了。

  突然少掉了三分之一,对企业来说,那是资金链断裂的大灾难,甚至可能会出现墙倒众人推的惨剧。

  崔树普沉默的坐在藤椅上,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来回划着。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是考虑对策的时候,而不是为这些人痛心的时候。

  过了片刻,他抬头看向汇报这个噩耗的秘书——这位秘书也是他的三儿子崔真墨,这种牵涉到崔家机密的情报,向来是由崔家自己的核心人物把持。

  现在,他的三子正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真墨,还有什么事吗?对了,有报告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一般情况下,在工作状态中,崔树普要求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要以族长来称呼自己,不可以直接叫自己父亲。不过,现在他主动称呼自己儿子的名字,那么就说明现在是父子之间的谈话,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父亲,在日本负责本次醒行动后勤保障的人员有一些发现,但是他们不敢妄下结论,只把这些发现报上来。”

  崔真墨小心翼翼的说。

  “那就是说他们还是有些猜想了?”

  崔树普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看自己儿子的表情,这恐怕是一个比崔家精锐全军覆没,还要糟糕的消息。

  “是的,凶手杀光了我们的人以后没有收拾现场。赶到现场的情报人员从现场遗留下来的痕迹和武器来看,对方可能是——”

  崔真墨不敢继续说下去,只是小心的伸出手,指了指赤旗所在的方向。

  “你是说——?”

  “我们总共派遣了十二只小队,每队少则十人,多则二十人,一共有一百七十四人。从听到第一声爆炸,到留在附近作为武器运输和处理的后勤保障人员赶到现场不超过十五分钟,可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凶手也已经离开现场。”

  “从现场留下的飞刀和弩箭来看,是赤旗那支部队的风格。他们根本没有收拾现场的意思,很可能是故意留下痕迹。”

  说到这里的时候,崔真墨脸上已经没有半分血色。

  “你是说——北、北、北斗?”崔树普的老脸上也苍白起来,他嘴唇颤抖的连说了三遍,才艰难得吐出那两个字。

  崔真墨点了点头,脸色比父亲崔树普还要难看。

  父子二人其实真的不愿意相信那是‘北斗’干的,哪怕是那位日本剑圣偷偷潜回日本,突袭杀光了这些崔家精锐,对崔家来说,都比这些精锐是被‘北斗’杀光要好的多!

  ‘北斗’是赤旗的镇国利器,绝不是可以私下动用的部队。他们的出动就代表赤旗的态度!

  北斗注死!

  ‘北斗’既出,必定要有人血祭神兵,崔家,难道会是这一次的祭品?可‘北斗’还没有用来对付亚共体内部势力的先例啊!

  想到这里,就算以崔树普的城府也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得罪了剑圣还没什么,就算剑圣武道成就通天彻地也不过是一个人,是人就可以想办法对付;

  可得罪了宗主国赤旗,让赤旗出动到了‘北斗’,就算是崔家,除了灭顶之灾,崔树普想不出有什么其他下场。

  “呼——”崔树普深吸了一口气,他站起来走向窗口。

  窗外一片繁花如锦、绿树成荫,池塘的边上还点缀着一些嶙峋奇石。

  这里是崔家传承数百年的祖宅,是崔家历代先祖出生、长大、成人、做出种种决策的地方。

  这里崔家的圣地。

  崔家决不能在我手里败落下去!

  崔树普望着窗外的花园,模仿天朝江南山水花园的祖宅里,各种亭台楼阁零落有致。这是崔家几百年历史的见证。

  “紧急召集长老会,我有话要说。”

  崔树普的腰板又挺得笔直,在这一刻,任何软弱恐惧的情绪,都被他排出心灵,他的脸上重新挂起微笑,温和的笑容中,目光恢复了刀锋一般锐利。

  仿佛在这一刻,那个倔强的年轻族长又回来了。

  那是他在二十多岁时临危受命,顶着当时整个家族长老会的压力,一意孤行,坚持带领崔家从日渐艰难的金融行业,转型为工业制造时才有的精神状态。

  有些人,越是面对惊涛骇浪,就越是精神焕发;反而是和平的生活,会磨灭这等人物的胸中激情。

  ————————————

  “就这样决定了,真书,你去发出请柬,请的人越多越好。就说明天晚上六点,我们崔家会组织一次重要商业晚宴,包括我与崔家长老会,崔家所有重要人员都会出席。”

  “父亲!?这是为什么?您怎么会做这样的决定?我们还不知道那位剑圣的人在哪里,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

  崔真书大惊失色,这不是明摆着给那位剑圣提供一个攻击的好机会吗?父亲这难道是失心疯了吗?

  “如果那位剑圣,真的有让赤旗如此看重的能力,又想要将我们崔家一网打尽,拿明天就是他最好的机会了——”崔树普看着自己的儿子,微笑着说。

  “那——父亲?”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派往日本的特战队已经全军覆没了,动手的人有很大可能是‘北斗’!”

  “什么!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崔真书大惊失色,惹出了‘北斗’可不是得罪一个剑圣那么简单。

  “我们最多能封锁三天消息。不过真书,你不用那么悲观,如果赤旗真的对我们如此不满,那么‘北斗’就不会出现在日本,而是出现在这里了。”崔树普指了指脚下,这里是崔家的祖宅。

  就算是崔家数百年的积累,难道就能挡得住‘北斗’吗?这里是祖宅,不是有专业防御设施的军事基地。

  当崔树普冷静下来,自然能想到其中的区别。如果赤旗真的铁了心要保住柳生元和,通过官方渠道一个招呼打过来,崔家难道还敢动那位日本剑圣一根汗毛不成?

  既然赤旗没有明确表态,那就说明其中还有操作的余地。而这个余地,对崔家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打一个时间差干掉这位剑圣。

  到时候大不了自己作为族长去抵了命这样,反正赤旗革命以后,早就不讲究株连九族那一套了。倒是这样拖延下去,谁知道赤旗方面还会做出什么反应?

  崔家虽然在高句丽势大无比,情报工作也没法做到赤旗的高层去。

  既然无法获得柳生元和与赤旗的种种关联,崔树普只能靠现有的一点情报,加上推测来猜想柳生元和与赤旗的关系,其中错误在所难免,不过崔家在如此困境下,无论什么举动都比束手待毙要强。

  “多请些其他家族的人来,尤其是王族李家的人,这件事只有把大家都拖进来崔家才有转机。我倒要看看,那位剑圣如果真的失心疯,明天来大开杀戒,赤旗还会不会护着他!

  送完请柬,你连夜前往平壤那边的延义军事基地,在那里主持崔家的第二中枢,短时间内就不要回来了。”

  崔树普看着窗外,头也不回的说道。

  夜色中的花园总有给人一些鬼影重重的感觉。

  “父亲——!”

  “去吧,谁死谁活还不一定!这只是预防万一而已。既然那位剑圣背后有赤旗的回护,只要有一丝机会的话,我都会努力与他和解的。

  能修行到如此地步那位剑圣不会是一个傻子,就算杀了我,对他来说,除了更让人顾忌,又能有什么好处?”

  “更何况这次我拉着长老会一起,年轻一代已经撤出去了,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你以后行事也少了许多掣肘,对崔家未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好了,你去吧!”

  “——父亲——”

  “滚——!”

  ————————————

  日本,东京。

  “到底是谁出的手?”九条关城心中充满疑惑。

  作为负责东京安全的日本国家安全局副局长九条关城,虽然日本政府相关部门与高句丽达成了默契,但是如此大批量精锐战士潜入东京,尤其是还有专业军事武器装备,他要是一点都不派人盯着,那才叫蠢货呢。

  “不知道,因为上级指示我们‘进行适当监控’,我们没有掌握第一手材料,等我们发现废弃厂区起火,赶到现场的时候,只能确认那些高句丽人至少留下的尸体超过了一百五十具。”

  汇报者也很无奈,这等神仙打架岂是他这样的小人物可以掺和的?明明知道这些人很不对头,但是当初申请详细调查的报告打上去,直接就被顶头上司口头批复下来——‘进行适当的监控’。

  听到这个批复,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必有古怪?‘进行适当监控’算是他们这一行的黑话,意思是除非出了大事,否则就不要去管。

  那他就打酱油呗,反正干他们这一行奇奇怪怪的事情见得多了。

  可是今天,上级突然被监察部门带走了。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干他们这一行,不出问题则已,出了问题肯定就是大问题。

  幸好他当初留了个心眼,当初提交的那一份申请详细调查的报告,他除了给自己留了不止一份副本之外,还请两位同事过目帮忙修改,这当然不是他不会写报告,而是特意要准备两个证人!他甚至连当时同事帮忙修改报告的视频都偷偷拍下来。

  要不然,后来监察部门找上门来的时候,搞不好就要给那个混蛋上级背锅。

  要是其他职业,给上级背个锅还没什么,说不定还会因此被上级看重,日后有更多的好处。但是他这个行业可是国家安全局,瞎背锅是要背死人的!

  九条关城看着眼前这个原本该去死,但是又不肯去死的人,心情也不太好。

  眼前这个混蛋本来就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人,他既不是王室的人,也不是他们贵族财团的人,甚至还不是被称为平民党的民主党的人,整个就是一个十三不靠。

  这位老兄本来是自己那个手下的手下,精心挑选出来的替罪羊。结果人家把工作环节做得扎扎实实滴水不漏,锅根本甩不到他头上。

  这下,只有自己那个手下的手下自己去顶锅了。

  虽然那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是多少也掌握一些实权,这个岗位空出来很容易被其他势力掌握,而且后续处理也有点麻烦。

  妈的,自己手下怎么这么多饭桶?这等蠢货,连找个替罪羊都找不好,到底是怎么在国家安全局这样的部门当上小头头的?

  九条关城倒是没把问题想到自己头上——要不是他当上国家安全局副局长以后提拔了一批自己人,那位先生怎么能混成小头头?

  只不过九条家收了高句丽崔家和王室李家那么多好处——包括合作项目和多方面的利益交换,这要是不给崔家一个交代也不行。

  要知道,崔家这次可是下了血本,这个级别的精锐私兵在任何一个家族都是宝贝疙瘩,别说一下子死了这么多,就是死了十个八个都得让人心疼半天。

  不过,崔家的电话怎么还没来呢?难道他们不在乎这点损失?那不可能!

  那么,难道他们已经知道是谁干的?毕竟自己手下被命令不得无故靠近,那么第一批反应过来的人,应该是崔家自己的支援人员,现场那把火也未必是凶手放的。

  他们到底要掩饰什么?

  能在日本东京这块地盘无声无息歼灭崔家如此众多的精锐力量,这样的组织简直闻所未闻!

  英国王室的圆桌护卫?除了那位长公主殿下随身卫队之外,没听说有其他圆桌护卫入境啊?

  如果有那位半神亲自带队出手,击败他们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全部灭杀可就太夸张了。

  那是精锐战士,不是一群傻逼,这等战士无论配合作战还是个人生存能力都异常惊人,就算是出动大军围剿还得担心漏网之鱼呢,何况长公主的随身卫队不超过三十人,根本无法形成包围。

  为了防止这支部队发疯,日本方面的东京守备部队,都有一个团处于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待命出动。

  世界上,能无声无息消灭这些精锐战士,出动人数又不需要太多的组织,只有————哈哈哈,那根本不可能!

  九条关城心里自嘲的笑了笑,肯定自己是想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