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剑圣蹈海

第二百五十八章 剑圣蹈海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2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14

  

  高句丽,崔家主办的延礼大学附近,一处市郊庄园的教室里。

  作为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大家族,崔家内部也有嫡庶之分。不过,时间都走到了二十世纪末,崔家也淘汰了完全按照血脉远近决定地位的落后制度。

  崔家有自己办的学校,凡是崔家子弟,希望将来在崔家内部谋求一席之地的,都要上崔家自办的大学。

  (当然,想要在崔家之外自由发展的那就随意上什么大学了,崔家内部,所有求学的子弟,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统一报销。)

  在学校成绩的好坏,直接影响到这些子弟将来在崔家系统中的位置,嫡系会占据一些有限的优势,却也不是决定性因素。

  现在,崔家有长者,带着一群即将进入崔家集团工作的三代核心精英子弟,将崔家与日本剑圣柳生元和的恩怨由来和应对措施进行分析讲解。

  “这就是我们与这位日本剑圣结下仇怨的原因。”

  这位崔家长者同时拥有社会学教授职称,短短几分钟就大致讲明白了崔家和剑圣结怨的来由。

  “不是吧?”

  “这也太蠢了吧?”

  “简直是坑爹!我们崔家的族长继承人选择妻子,难道靠得是掷骰子吗?”

  “人蠢不要紧,蠢还喜欢惹事就麻烦了。”

  “能不能让崔真书叔叔赶紧离婚?有这样的崔家主母实在让人不放心啊!”

  下面一片议论纷纷,不过绝大多数都是不满的声音。

  “咳咳,下面就要说到这位剑圣的反应了。他——”

  崔家长者咳嗽两声,让下面安静下来,然后开始讲述这位柳生剑圣的反应。包括这位剑圣血洗高句丽大使馆,以及这位智囊团对这位剑圣战力评估。

  “——舜则老师,不是我怀疑您,可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您确认您讲的这位柳生剑圣,能力都是真实的吗?”一位子弟质疑道。

  “我刚才说的这些,除了现场目击者和视频记录之外,都有多方面事实佐证。”这位崔舜则教授非常肯定的说道。

  “——咝——!”

  “你们是崔家下一点的精英,现在我问你们,崔家面临如此强敌,该如何着手?”

  “舜则老师,我认为首先应该考虑设法结成利益共同体!毕竟这位柳生剑圣家人没有死亡,这件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只要是人,就是可以收买的。”

  “很好,还有人有其他意见吗?”

  “我认为在结成利益共同体之前,我们应该首先考虑这位剑圣进一步发疯的可能性。

  这位柳生剑圣才不过十八岁,可能是因为过去专志剑道,导致社会阅历太过浅薄、被自身力量迷住双眼,所以他的行为暴戾而极端。

  这种人狂妄自大,很可能有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死’的龙傲天性格。”

  “你说得也很好,还有人有其他想法吗?”

  “我认为,这位剑圣血洗高句丽大使馆的行为,已经触犯了高句丽的国家尊严,也触犯了我们崔家的尊严,我们应该进行坚决打击、消灭。”

  “嗯,不错。其他人呢?”

  在教室里,各位年轻人畅所欲言,将各自的想法一一表达出来,这种灵活的教学方式是崔家培养真正精英使用的,其教育成本和实践成本远非一般学子可以享受。

  如果不是那位柳生剑圣实在不可等闲视之,崔家甚至会将此类事务直接交到这些年轻人手中,作为他们的社会实践作业。

  等大家讨论的差不多了,导师崔舜则教授开口将崔家的采取应对措施一一道来,用以比对、教育这些年轻人提出的解决方案。

  他一一比对讲解各种手段的背后意义以及可能产生的正面、负面影响之后,最后说道:

  “——————除了以上措施以外,我们还通过外交和多种商业渠道,断绝这位剑圣来到高句丽的可能。现在,这位剑圣想要来到我们高句丽,大概只能靠自己游过来了。”

  “哈哈哈哈哈——”教室里一片笑声。

  “一个剑圣而已,还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有本事就游过来啊?哈哈哈——”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的分析到此为止,下面我们照例收看社会新闻,并随机选择一件时事作为今天的回家作业。”

  等大家的笑声略微收敛了一些以后,崔舜则教授打开教室里的电视屏幕,选择了社会新闻频道播放起来。

  电视里,一片喧哗嘈杂声中,传来现场记者声嘶力竭的呐喊:

  “这里是日本东京湾,刚才有一位青年男子突然跃入海中。日本是一个高自杀率的国家,东京湾是日本男子首选的自杀圣地,最初,我们都以为这是一位自杀者。”

  “然而我们都错了,请大家注意看镜头,该男子并未沉入海中,他活生生的站在海面上,请注意,他没有使用任何浮力工具,仅仅靠双脚就站立在海面上,这是一个奇迹!

  在两个月以前,马布里海滩上,半神莱拉妮和圣贤‘负罪者’奥威奈特比武交手,曾经展示过海面行走能力,然而现在,在日本也有人展示出这种能力,我想说——超人时代将要来临了吗?”

  “啊,有不少船只朝该男子开了过去,其中包括一艘日本海警船,该男子开始在海面上奔跑,他毫无凭借的在海面上奔跑,速度惊人之极!从我这角度看过去,游艇速度远远比不上该男子水面奔跑的速度!

  那边有几辆摩托艇开过来,速度完全无法和该男子奔跑速度相比,他们被远远甩在后面!“”

  “哇!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该男子的侧脸——呃,该男子脸上带有一块白色面具,看不清具体相貌,在他的腰侧佩戴一柄白色武士刀,他正在海面上奔行!速度越来越快,简直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你说什么?这个面具叫冰之假面?是日本剑圣柳生元和曾经在武魂决比赛上使用的面具?下面这位在海面上奔行的强者,应该就是剑圣柳生元和?

  根据旁边一位围观者的说法,这位在海面上奔行的日本武士,很可能就是四年前的武魂杯得主、日本五百年来第一剑圣、被世界称为‘东之剑圣’的剑圣柳生元和!”

  “可是,这位剑圣怎么会突然兴起,想要表演一番水面奔行呢?对了,这位剑圣朝东京湾外,向着外海奔去,他要去哪里?”

  “这个方向是高句丽,难道这位剑圣打算直接从海面上,跑到高句丽吗?哈哈哈,总不会是为了省下一张飞机票吧。”

  在大厅里,崔家的一众年轻人哄笑声戛然而止,在死一般的沉寂中,足有一面墙大小的电视屏幕上投影出现场记者的镜头。

  万里无云、天高海阔。一个白衣佩刀的背影在海面上冉冉而逝,将许多追赶的船只抛在身后。

  白色的衣袍飘荡,如风行水上,在海面上一路直行!

  ————————————

  “混蛋!废物!让你们千万注意盯着柳生剑圣!现在你们盯的人呢?”类似的咆哮声在不同场合里,一遍又一遍响起。

  柳生元和买不到任何船票,一气之下,干脆直接蹈海而行。这种奇葩的出行方式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打破了一大片如意算盘。

  其实,围绕着柳生元和的算计者们,无论是支持方还是反对方,没人希望看见柳生元和跑到高句丽去大开杀戒。

  任何一个世界,身居高位者必然是现有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这不是什么阵营和主义可以回避的话题。

  血洗大使馆是很过分,但是比起柳生元和代表的利益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大家一起帮忙打个马虎眼也就过去了。

  至于在大使馆里枉死的无辜者,嗯,世界上从来没少过冤死的鬼,这个不是问题。

  但是,一个完全不受控制,完全凭借自身喜好行事的无敌剑客,就很讨人厌了——谁都不知道这柄剑在什么时候会指向自己。

  为什么赤旗大使暗示日本政府,希望这位柳生剑圣专志剑道?专心科研?实在不行,哪怕是想当明星都可以!唯独不可以整天闭关不见人影。

  那是因为即使以赤旗如此强横的国力,也不愿意看到一位先天真人整天神出鬼没。

  所以,当柳生元和孤身佩刀,踏入大海的那一刻,什么阴谋诡计、周全算计,全都做了无用功。

  “这下可没戏了。”在皇居一角,鹂殿下拿着手下呈上来的报告苦笑摇头,她自认布局还算谨慎,所有行为都是间接推手,从来没有直接插手的证据留下。

  可是,虽然没有直接插手,可后面的种种算计,也基本作废了啊,人都跑了,还算计谁去啊?

  不过幸好自己与小林樱还保持着接触,以后也许还有机会。

  ——————————

  “这下坏了,柳生君搞不好连剑豪会都恨上了。”大岛慧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网上流传的视频,连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她,额头出了一层细汗,这对绝对控制身体的剑圣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

  她原本想趁柳生元和被困在日本,自己去高句丽干掉那个罪魁祸首李圆珠,这样大概可以为柳生元和出口气,顺便也算略微报答了一些恩情。

  可是,柳生元和的性子竟然激烈到这个地步,没船竟然要靠两条腿跨越大海,这谁能想得到啊?

  这下子,大岛慧的盘算彻底落空了,以后想要解释这个误会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唉——”大岛慧长叹一声,自己到底还要不要去高句丽呢?

  ————————————

  “我勒个去,这位剑圣可真是够莽的,难道他就打算这样跑到高句丽去?那可是一千多公里呢!”当莱拉妮在庄园里看到这个视频,就算是她,也不禁被惊得目瞪口呆。

  踏波而行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御风而行也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踏波而行和跨越整个大海,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莱拉妮可从未想过自己能跨过整个大海。

  ——————————————

  “这、这、元和他到底干什么去,怎么往外海跑?到底他要去干什么?万一半路上累了怎么办?海面上可没有休息的地方!”

  就连一贯相信长子柳生元和做事有把握的南田雅子,看到这段新闻以后,都忍不住担心起来。

  “呃,妈妈,这件事现在真的不能和您说,等过了一个月,元和他回来您就知道。”

  小林樱不敢对雅子妈妈说实话,可她也不敢说谎话骗南田雅子——柳生元和要去干的事,等过几天肯定弄得举世皆知,现在骗了雅子妈妈,到时候怎么办?

  她只好用上了‘拖’字诀。

  “难道元和又要干什么危险的事吗?上次胁迫我们的歹徒抓住了吗?元和说要去找幕后指使者,这次他是不是去找指使者了?指使者到底是谁?”

  看着小樱吞吞吐吐的样子,南田雅子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妈妈、妈妈你别问了,元和他说过不要告诉您的。”被南田雅子逼问的哑口无言,小林樱一急之下眼圈都红了。

  “————唉,你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好吧好吧,妈妈就等元和回来再问这个混蛋小子。”

  看着小樱眼圈都红了,南田雅子虽然很担心儿子,却又不忍心逼迫小樱——这个孩子已经为自己险死还生,她怎么忍心让小樱这么为难?

  可恨的元和,竟然拿这么柔弱可爱的小樱来当挡箭牌,等他回来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

  ——————————

  “那肯定是柳生剑圣,不可能有错。”

  “他疯了吗?”

  “哼,你疯了他都不会疯!”

  “他这是要去哪里?”

  “这我怎么会知道?”

  “十一月份,莱拉妮神下与这位剑圣的第二次决斗,我们开的盘口是多少?”

  “1.9比1.4”

  “赶紧叫人重新评估,先把盘口关了,等专家评估以后重新开盘!”

  ————————————

  高句丽,崔家。

  “赶快联系海警部门,不,直接打电话联系海军,一定要阻止他登上高句丽土地!”

  “不可能,这么远的距离,他真能一路从海面上奔过来?太夸张了。我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追查有什么船在航线上接应他。”

  “对,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海军那边也不能放松,一定要他们派出军舰巡视领海,尤其是东京方向。”

  “嗯,我去联系王室,他们在海军里的影响力比我们大的多,取得他们支持,我们才能调动海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