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关爱、阻挠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关爱、阻挠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9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12

  

  柳生元和能够观察到嘉妮特血脉深处如此隐秘现象纯属巧合。

  一来,那七道对他主动发起攻击的生命能量,暴露了它们的源头所在。而柳生元和天人合一视角,又足以感知到那种被嘉妮特血脉中的异能源头从虚空中提取出来生机勃勃的神妙能量;

  二来,因为在嘉妮特身上,这七处节点除了一处对应着大脑右侧的节点相对完整,生命能量运转有序、与嘉妮特身躯结合紧密难以发现之外,其余六处都颇有些缺漏之处。

  正是因为这些缺漏,才让柳生元和发觉嘉妮特体内这七处节点的特殊异常,从而能够窥探到阿尔托莉雅血脉深层的秘密所在。

  而且,围绕在特殊节点周围,那些生命能量繁复万分的运转模式,在柳生元和看起来,似乎与龙文的‘化’字也颇有些相像之处。

  要知道,龙文的‘化’字,乃是龙文中最基础的六大文字之一,是道门先辈观察世界万物运转总结出来,拥有无穷妙用的图案,甚至无法用纸笔记录,只能画出一个平面的代表符号口口相传。

  如果嘉妮特身体内部的节点运行模式才是真正的‘化’字结构的话,那可省了柳生元和无数探索时间了。

  而嘉妮特身体问题就是这七处异常节点从空间中抽取、供应的能量并不均衡。

  这种不均衡已经超出人体自然调节能力,天长日久之下,导致她身体中各大器官组织无法维持正常循环,但是在医院里,对任何一处器官进行检查,都只能得出一切健康的结论。

  实际上,嘉妮特的内部生命能量循环体系已经不堪重负,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嘉妮特应该活不过两年时间。

  柳生元和既然发现了问题,解决起来也就不难了。

  他催动先天剑气,适当刺激嘉妮特生命潜力,将嘉妮特五脏透支潜能,激发到能量循环基本平衡的地步,至于随着时间推移,嘉妮特的身体会再次陷入新的不平衡阶段,那时候再刺激一下就是了。

  至于这样操作有损寿元,柳生元和表示,嘉妮特已经捡了大便宜了——本来再过两年就要死了,损失点寿元极限算什么?

  更何况阿尔托莉雅血脉资本雄厚,寿元极限本来就要比常人要长,如果不是她们血脉在获得外界奇妙能量的同时,也在燃烧着生命能量,就算现在柳生元和寿数两百,都不敢说自己能活得比莱拉妮更长。

  ——————————

  散去了站在房间中间的能量身躯,让那些招来的能量节点复归周天万化大阵本位以后,坐在单人沙发上的柳生元和陷入沉思。

  如果能够将阿尔托莉雅血脉传承中,这种能够提取出特殊能量的奇特循环结构,加入到自己身体里,会发生什么事?

  异能的真正面目,难道就是这种异常的生命能量结构吗?

  只是,自己可不是异能者,更没有阿尔托莉雅血脉后人的那种得天独厚的生命能量,不知道用先天一炁能不能代替呢?

  另外,如果将这种模式加入周天万化大阵、取代原本的猴版‘化’字结构——

  嗯,这些还是回头在说吧,此等精微改造要是操作起来,定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而且柳生元和就算心再大,也不敢在自己身上直接操作试验啊!怎么也得先找个探路的替死鬼。

  比方说——帮助补全‘化’字能量结构不完整的嘉妮特阿姨?

  想到这里,柳生元和微笑着睁开双眼。

  不远处,嘉妮特阿姨和莱拉妮殿下母女二人正高兴的拥抱在一起又叫又跳。这种打破宿命、死里逃生的感觉,让嘉妮特也忍不住像小女孩一般欢呼雀跃起来。

  更何况,有一就有二,柳生元和能够帮自己打破宿命,当然也能帮大女儿柯罗尔摆脱夭亡的命运。

  这数百年来,压在嘉妮特、压在每一位阿尔托莉雅血裔心头的沉重大石,终于被掀翻了!

  柳生元和看着那边正在忘情欢呼的母女二人,脸上露出了关爱的笑容。

  ——————————

  “元和,亚共体的事情阿姨很难直接插手,你还是来英国吧!我可以保证,在英国没人能动得了你。”

  第二天,沉疴尽去,尤其是摆脱了沉重的心理负担,此刻的嘉妮特容光焕发,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连说话都平添了几分霸气。

  “谢谢嘉妮特阿姨,不过这种事我还是自己面对,如果我真的处理不了,再请嘉妮特阿姨收留好了。”

  柳生元和谢过了嘉妮特的好意,他可没有寄人篱下的意思。

  “唔——那好吧!我把妮妮留下给你帮忙。另外,我还带来了英国王室的情报副官巴里,他会帮你组建一支私人防御力量,至少能起到一些预警作用。

  我说元和,你好歹也算是大富豪,保镖团队建设也要提上日程,不然迟早都会遇到这种事情的。日本治安算是不错,但是将家人安危放在社会治安上可不是一位富豪该有的生活态度。”

  “要不,我邀请你的父母弟弟去英国做客一段时间?”

  “不用,我能保护住家人。”柳生元和坚持道。

  既然柳生元和这么说,嘉妮特也就不再坚持,万一引起柳生元和的误会可就不好了。

  嘉妮特现在对柳生元和放心的很,女儿莱拉妮跟她说过,这间庄园看起来平平无奇,可要是强攻硬打,恐怕就算是自己的女儿莱拉妮亲自出手,也无法讨得好去。

  更何况,女儿留在这里,那么莱拉妮随身精锐卫队自然也会一起留下,别看崔家在高句丽算是庞然大物,但是比起拥有整个欧洲贵族阶层支持的英国王室来,还差了一段距离。

  “对了,等你忙完这件事,可一定要来英国看阿姨,阿姨那里有不少好东西!”

  嘉妮特用哄小孩的口吻诱惑柳生元和:“阿姨那里除了欧洲历史文物以外,还有很多东方的奇妙物品你一定会感兴趣的,道门的古籍善本,奇妙的‘法宝’,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其中有一块来自东方的圆玉,就算放进水中再捞出来,也不会沾上一滴水!”

  “——!”听到这个似曾相识的描述,就算以柳生元和的沉稳,眼中也忍不住有一丝精芒闪过。

  ————————————

  “混蛋混蛋混蛋!难道我是被软禁了吗?我是崔家的长媳!我是高句丽的公主,你们这帮混蛋,我要去见父亲大人。”

  自从高句丽大使馆被血洗,这位李圆珠女士就被责令呆在平壤附近的一处庄园里不许外出。

  最近传来的消息似乎对她越来越不妙,崔家族人中将她送出去,给那位贱民赔罪的呼声越来越高,李圆珠有些坐不住了。

  “你要干什么?既然知道你是崔家的长媳,就不要像个泼妇一样的无理取闹!”走进来的是李圆珠的丈夫,崔家的长子崔真书。

  崔真书是一个身材中等、相貌也不过平平的三十多岁的男人。不过长期身居高位,还是让他说话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严。

  在高句丽女人的地位主要来自于丈夫,所以李圆珠对手下人可以大发雷霆,但是见了丈夫发火,顿时就软了下来。

  “我、我只是想见父亲,问一问那些谣言到底是怎么回事?”

  “谣言?那不是谣言!你知道你这个没脑子的女人,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吗?”崔真书没好气的走进屋子,随手将外套交给走过来的女仆。

  “啊?不就是一个暴发户的妻子嘛?”

  “哼,因为你的自作主张,现在高句丽驻日本大使馆被人杀的鸡犬不留,连老鼠都杀光了!”

  “啊?”李圆珠完全没搞明白,自己不就是想为大家弄一张保持青春的秘方,怎么牵扯到高句丽驻日本大使馆了?

  “你做什么事之前,要和我说一声!至少也要调查一下别人的背景吧?你说的那个贱民,她的儿子是日本五百年来第一剑圣柳生元和!”

  “——真书,不就是一个剑圣吗?”李圆珠低头小声的嘀咕着,剑豪等级的高手她又不是没见过,个人武力当然客观,可是,随便弄几名职业枪手也就打死了。

  “混账!”崔真书一声怒骂,吓得李圆珠赶紧闭上了嘴,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蜷起身子缩在沙发一角。

  “不就是一个剑圣?你说的倒是轻松,你知不知道那位柳生剑圣在七十公里外,就能感知家人遇到危险。

  而且,那位柳生剑圣仅仅靠着自己一双腿,在二十分钟内奔行七十公里赶到东京市中心!而且他为了追杀你派去的人,直接追到大使馆,二话不说将我们高句丽大使馆里,所有人都杀得一干二净!

  这样恐怖的男人,你还敢说‘不就是一个剑圣?’”

  “这样的男人,现在要和我们崔家不死不休,这都是你这个傻女人惹出来好事!”

  崔真书愤怒的用力一拍茶几,‘桄榔’一声大响,茶几上的茶杯都跳了起来。

  “那——那——那我真的要被送出去——?”李圆珠也慌了神。

  “哼,崔家还没有沦落到这个地步,这段时间,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许出去!这次家族将全力出手杀死这位剑圣,假如这次不成功的话,我们麻烦就大了。”

  崔真书没好气的说道。

  ——————————

  昨天,柳生元和确认小林樱伤势彻底痊愈以后,就去与父母沟通,声称自己已经找到伤害母亲和小樱的凶手,并追查出背后指使者,自己将要远行一趟解决这个问题,但为了家人安全,不再出现此类事情,柳生元和要求父母家人至少在专业的保镖团队没有建立起来之前,不要离开这间庄园。

  (除了小樱之外,他可没对家人说自己血洗了高句丽大使馆,也没说自己要去高句丽找崔家算账。

  实际上,当柳生元和血洗了高句丽大使馆之后,他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要么等待高句丽的报复和日本法律的制裁,要么他就得展示出连国家都要退避三舍的力量。)

  而专业保镖团队和常驻庄园的护卫团队,柳生元和委托中野大茂与英国王室情报主官巴里两人一起合作,正在积极组建当中。

  在这段日子里,留在庄园的莱拉妮,除了与柳生元和切磋一下武道技巧、讨教一番观想术——也就是柳生元和学自波仁多大师的无忧树法门,两人再没有全力交手过。不过,她倒是常常指导小樱练习剑法,现在小樱的双手骑士剑耍的已经有模有样了。

  现在,这间庄园里里外外,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传感器和监控摄像头——虽然柳生元和并不觉得自己这间庄园需要这些东西,但是他也不可能向别人解释什么是周天万化大阵不是?所以也只好默认专业团队对庄园的改造。

  ————————

  “主人,很抱歉,我们无法买到任何船票。”

  作为柳生家的管家,中野大茂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才发觉这件原本看起来很简单的事——为主人买一张前往高句丽的船票,竟然难的异乎寻常。

  他跑遍所有的船运公司,甚至通过关系找了两家有走私嫌疑的船企,得到的所有答复都是一模一样——没人敢承接运送剑圣大爷到高句丽的重任。

  通过拐弯抹角的调查,中野大茂才发觉不但是各路船运公司,而是通往高句丽的所有航班(船舶),都拒绝售票给柳生元和。倒不是这些航运公司本身的问题,而是凡是经营日本——高句丽航线的公司,都会定期收到一份政府发布的黑名单。

  而柳生元和就是最近登上高句丽客运公司黑名单榜首的人物。

  “连剑豪会也无法把我送到高句丽去?你说,这是政府和天皇两方面下达的命令?为什么?为了不能进一步引起外交冲突?”

  柳生元和想起自己还有不少剑豪会的积分,可是,即使动用的剑豪会的积分,现在也无法给他弄到一张前往高句丽的船票——要是坐飞机的话,柳生元和很担心自己被导弹直接打下来,所以,飞机这个选项一开始就没有出现在柳生元和的选择中。

  “不要冲动,为了避免进一步冲突?哈哈哈。”

  “不用你管,我的家人我自己会保护。”

  “什么名誉会长?从今天开始,我和剑豪会没有任何关系。”

  柳生元和重重放下电话,呼出一口气。其实这一天他早有预料,来自外部、别人赋予的权势总是靠不住的。

  在电话的另一端,大岛慧歉疚的放下电话,抬起头,一张光润的脸黑的简直要滴下水来,拒绝柳生元和的要求实在不是她的本意。

  要按照她的本意,就算是陪着柳生元和一起去一趟高句丽和崔家拼个你死我活都是应该的。

  可是,这是天皇直接下达的命令,是高句丽大使馆被血洗的后遗症。就算是以大岛慧看来,柳生元和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血洗了整个大使馆也的确有些太过分了。

  何况,这位剑圣现在明显脑子过热,竟然说要将崔家灭门——这是要和高句丽全面开战的节奏啊。

  日本作为一个国家,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去和亚共体盟国全面开战。别说不过是柳生剑圣的家人受到胁迫,就算是首相被人刺杀都不行,更大的可能是逼迫高句丽交出相关人员,赔偿损失。

  可这位剑圣倒好,直接一句灭门,直接就把谈判的路堵死了,这要是气话还好,可是,从这位剑圣嘴里说出来,谁敢当做玩笑?以崔家的强势,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气?

  无论柳生剑圣如何生气,自己受了他如此救命大恩,怎么也不能看着他走上绝路。

  长叹了一口气,大岛慧又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给我调查李圆珠那个混蛋的位置,另外,给我准备一个身份,我要亲自去高句丽一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