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鸿钧之死、造化玉碟

第二百五十五章 鸿钧之死、造化玉碟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56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09

  

  “李之用,想要对那位柳生剑圣动手,绝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崔元舜拍了拍放在桌面上的纸质报告,接着说道:

  “你可能不相信,看过这几份分析报告以后,就连我们崔家都曾经想过放弃这次报复。”

  “这是一条可怕的毒蛇,它游走在阴暗中,一旦发现机会,就会吐出致命的毒液。根据目前搜集到的情报,这位柳生剑圣在十四岁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曾经因为嫌隙,亲手持刀杀死西川帮超过一百人!那时他才十四岁!”

  “关于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马布里海滩半神、圣贤交手视频,其中有一种说法——那位‘负罪者’奥威奈特有可能就是这位柳生剑圣伪装而成。

  假如真是这样,这位柳生剑圣的化妆术已经到了天衣无缝改变人种地步,与这样一个人结怨,你以为我们崔家感到轻松吗?”

  “我们这次,将出动崔家精英作战力量三分之一,整整十二只小队,其中包含两支一级小队;启用布置在日本的所有情报人员作为支持;预算经费八百五十四亿韩元。”

  (这个世界,亚共体七国所有货币均绑定在赤旗货币上,与赤旗货币保持一比十兑换比例。)

  “李之用,这里就咱们两个,我不说什么台面上的话了。

  根据我们聘请十五位心理专家,采用背对背方式做出的心理分析报告显示,这位柳生剑圣在血洗高句丽大使馆以后,仍然会进一步进行报复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七十!”

  “要不是因为这份报告,我们真不想与这样的人不死不休。”

  “只有第一次斩首攻击的成功可能性最大,所以我们已经投入了能够投入的所有力量,李之用,如果这次斩首攻击失败,不光是我们,连你们高句丽王室,也未必能逃出这位狂徒的报复!

  你以为正常人会因为凶手逃入大使馆,就做出血洗大使馆的事情吗?这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具有强大力量的疯子,除非不要惹上他,惹上了,我们就只能打死他,不然,他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都不能保证!”

  这几天,随着对这位柳生剑圣深入调查,在崔家内部产生了不同的声音——就连族长崔树普都压不下来。

  (这种传承已久的高句丽贵族家族中族老着实不少,尤其高句丽还有尊老敬老传统。所以崔家族老们的话语权,就连族长崔树普也不得不重视、甚至加以妥协。)

  先不说随着情报汇总,对这位剑圣的武力评估步步提高,光是这位剑圣能够让人返老还童,就已经让崔家不少人心动不已。

  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在崔家看来那都不是事,不就是一张秘方的仇怨吗?我们给钱,大量的给钱!一张秘方能值多少钱?十倍、百倍的给!

  至于高句丽大使馆被攻击,那是高句丽这个国家的事,关我们崔家什么事?日本既然说是恐怖分子袭击就当他恐怖分子袭击好了,面皮能卖几个钱?大家多活几年才是最重要的好不?

  要不是李圆珠身份特殊,都有些族老想要把这位族长继承人媳妇,送去日本,对这位柳生剑圣当面跪拜请罪去了。

  无论摆在桌面上的各种分析报告如何说明,都很难改变这些族老的固执,直到一位潜伏在日本皇室的暗子,发回一份情报,才统一了崔家上上下下的意见。

  情报上只有一句话:“柳生剑圣扬言要灭门崔家。”

  ——————————

  “父亲,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在皇居(天皇居所)里,鹂殿下问自己父亲成平天皇。

  “你问的是什么?”成平天皇一边修剪着面前的一盆盆景,一边回答。

  “您为什么特意让人将柳生剑圣说的气话,传给崔家?”鹂殿下虽然已经年近三十,但是在父亲面前,说话还是细声细气的。

  “鹂,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成平天皇一愣,放下手中的剪刀,转过身问道。

  “父亲,您说过,假如我想成为日本第一任女天皇,就需要拥有有自己的‘势’,您的话我想了很久。

  这些年我努力营造自己的‘势’,现在,我的‘势’,是由人组成的。”

  鹂殿下猛然抬起头,不再掩饰的眼睛里,涌现出一种叫做‘野心’的光芒。

  “唔——,鹂,你还在因为父亲发布‘永不干政’诏书而愤怒吗?”成平天皇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的父女,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想要的是什么?

  “父亲大人,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再说也没有意义,只是父亲大人,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呼——,鹂,真可惜啊,你不是一个男孩子。不然,父亲就算拿王室的命运赌一下,也不会发布‘永不干政’诏书了。”成平天皇长叹一声,拿起剪刀,转过身去继续修剪盆景,背对着女儿,嘴里轻轻的说:

  “鹂,熬鹰的时候,要将雄鹰置于艰难绝境,直到它彻底绝望,连意志都被击溃!

  然后,将它拯救出绝境的那个人,才能成为它的主人。”

  成平天皇说道这里顿了顿:

  “——要收伏一个人,其实也是一样的。

  鹂,既然你有这样的志向,那么,拯救那位柳生剑圣的工作就交给你,能不能让他成为你的‘势’,就要看你的本领了。”

  ——————————

  赤旗、京城。

  “元卿,你怎么看?”拿着手中一份刚送来的情报,一位上了些年纪,但是身板依然笔挺的老军人一脸嘲讽。

  “哼,国家这些年埋头发展,出手的次数实在太少了点,连这些跳梁小丑,也敢阳奉阴违。”

  “那位剑圣到底达到何等地步,参谋组的评估数据出来没有?”

  “最终结论还没出来,现有结论已经在模拟对抗中被推翻两次。

  最近一次的评估认为,那位剑圣在城市特种作战中,只要不是踏入埋伏圈或者死战不退,就无法保证清除。

  但是现在,参谋组根据最新情报,又在分析模型中引入了那位剑圣的感应能力估测数据。

  以这位剑圣追踪凶手到高句丽大使馆的感应能力推测,他的嗅觉超出警犬至少二十五倍,以此为参照,假设其他感应能力如听力、皮肤触感也有类似的高度,那么这位剑圣简直就是移动的超高灵敏度传感器。

  以此为基础,加上道门提供的超级进化体描述资料加以推论,现有的任何远距离侦查手段,如红外遥感、生命力场频率探测均不再对他有效果,这样的人,由于情报不足,现在参谋组无法进行准确评估。

  对了,很可能这位剑圣还拥有超远程遥感能力,遥感距离预计在七十公里以上,不过这个数据有点匪夷所思,并且数据不足——有可能他只能遥感亲人情况,不具备普遍性。

  所以这一数据,还没有作为独立参数引入分析模型。”

  那位比较年轻,被称为‘元卿’的中年军人翻了翻手头的报告,简要的说道。

  “道门、道门!泱泱天朝五千年,无数文明精华都藏在这帮老道手中,你说,明明天朝那么早就拥有如此文明,为什么我天朝发展到现在,竟然落后于世界?”

  “这很简单,历朝历代教育不能普及,知识垄断在少数人手里,积攒在文卷中。

  知识需要有人来应用才有价值,不被应用的知识毫无价值。”

  “还好,总算这帮老道现在终于想通了,肯把这些知识交出来。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东西,竟然整天被人用来装神弄鬼,简直是暴殄天物。”老头感叹道。

  “——首长,长明道人又打电话来催了,我们该怎么回复?”

  “这次就叫路远带人走一趟,上次他欠了那位剑圣天大的人情,这次便还了去,免得长明前辈担心。”

  他说的是周路远,这位是柳生元和三九天劫时救治的赤旗化劲级武道圣者——这位周路远,才是赤旗军方特种作战第一人!

  所谓北斗注死,至少有一半的威名,是周路远领导的北斗级小组打下来的。

  在赤旗不能从官方层面直接干涉亚共体盟国内政的情况下,军方出动这个级别的王牌小队,没有最高领导层次的首肯是不可能的。

  ———————————

  看着横躺在沙发上的嘉妮特女王,柳生元和又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莱拉妮和自己的母亲、岳母,略略有些为难。

  一直以来,他都是努力以正常人的面孔出现在家人身边,当然,最近这个人设眼看要崩了,可是,今天他要是拿出压箱底的功夫,尤其是在母亲和岳母面前,那这个普通人设就彻底没有挽救余地了啊!

  “元和,你还在等什么,赶紧给嘉妮特阿姨看病啊?”母亲南田雅子催促道。

  “——遵命,母亲!”柳生元和沉重的点了点头。

  压制嘉妮特的护身精气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嘉妮特也就是头部精神力量最强,身体上那些出自本能的护体精气强则强已,但是论起灵动性来,甚至还比不上一位普通剑豪。

  这就是吃天赋的弱点了。

  但是,柳生元和要通过控制嘉妮特的身体运转,来压制她头部的精神力量,这与普通情况下,压制剑豪护身本能的难度,有着天壤之别。

  一个是只要柳生元和力量够强,硬压下去就行了;另外一个不但是柳生元和要压下嘉妮特的护身本能,还要能够完全取代对方对身体的控制运转,稳定维持嘉妮特身体正常运作,才能进一步窥探她大脑中的病变情况。

  这和往常柳生元和控制他人,如同控制傀儡不同。假如往常控制他人的方法像是植入病毒,那么这种深入到每个细节的全面替代控制,更像是重新写了一套操作系统!

  说句不好听的话,能做到这一步的话,和传说中的‘夺舍’也差不多了。

  不借助外力是不行了。

  “周天万化、天人化形,开!”

  现在已经傍晚九点多,窗户外面一片黑暗,仅有的一些光芒,还是在庄园里一些彻夜不灭的景观灯所提供的。

  然而现在,窗户外面渐渐亮了起来。

  天地间,逐渐泛起了星星点点的流光,像是无数萤火虫漫天飞舞。

  这些光点,慢慢以这间病房为中心汇聚,渐渐形成一个庞大的光团。

  而在房间里,随着无数流光投入,房间正中央的地板上,一个站立的人形开始显出轮廓。

  南田雅子和清水玲双手用力捂住嘴,只有这样,她们才能忍住没有发出尖叫。

  眼前的一切已经突破了她们的想象力,即使经历过柳生元和度过三九天劫的那一刻,她们仍然无法想象这个光之人形到底是什么?

  这到底是神明?还是鬼魂?

  然而,随着室外无数流光穿过墙壁,不断投入到人形之中,这个光之人形渐渐清晰起来。

  它的五官相貌、身高体型都越来越让人眼熟——那是柳生元和!一个由光组成的柳生元和!

  这就是柳生元和为自己准备的最后几根救命稻草之一——天人化形,元神之身!

  柳生元和从未将自己命运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

  在他看来,自己能够转世而来,甚至还能拥有内视能力,已经是命运之神(如果有的话)大开方便之门,对自己的特殊照顾了。

  人要知足,运气这种事如果来了,那应该感谢上天和这个世界;但是如果没有,甚至倒了霉,那也不要抱怨,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欠你什么。

  而自己能够拥有全新的生命,那自己凭什么再对命运有更多要求呢?——运气已经爆棚了啊!

  柳生元和曾经想过,道门有前辈也曾经走到这一步,他们为什么会彻底物化而去了呢?

  柳生元和认为,这是因为缺少了产生思考变量的物质基础。人体有身体、大脑、各种激素和七情六欲,这些都是产生思考变量的物质基础。

  而道门前辈走到这一步,最终选择将意志寄托在某种能量上,那么能量本身是不能提供思考变量的,也就是说,道门前辈在将自己的意志/精神体,建立在一个无变量物质基础上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自己的意志/精神体,本身无法再产生新的变量。

  那么,在精神体本身携带的变量(执念)消耗殆尽以后,完全没有变量的精神体,最终会失去自我认知,被无穷尽的天地能量稀释、同化——完全成为一般的能量波动。

  这样的人,道门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位——鸿钧道人!

  这位惊才绝艳的道门先人,最终消逝在了无穷无尽的天地之间——前面一些岁月中,还有先天真人能够从天地之间,分辨出鸿钧道人的意志印记。

  可到了鸿钧道人合道百年之后,后辈先天真人按照前人留下的笔记按图索骥,却已经完全无法在无穷无尽的空间中,识别出这位道门奇才留下的痕迹。

  唯有一块玉碟,是这位鸿钧道人生前随身之物。后辈修行者达到了先天真人的地步,可以通过精神探索,感知到这位鸿钧道人在玉碟中留下的修行心得。

  这块玉碟,一直被道门当做传承至宝,号称——造化玉碟!

  可惜,几百年道门都没有出现新的先天真人,这块派不上用场的造化玉碟,也就越来越不被人重视,后来竟然弄丢了——丢了!

  当年,刘老道代表天人宗出山,与政府全面合作的条件之一,就是政府出力帮忙,找回这块造化玉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