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 恐怖袭击

第二百五十章 恐怖袭击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7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02

  

  “滕川首相,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善后!这件事压是绝对压不下去的,如果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国际舆论方面压力太大,我们日后的外交工作无法展开。”

  村上木节揉了揉太阳穴,他作为平民出身的外交大臣,对那些埋藏很深的隐秘,可能了解的不如别人多,但是说到外交方面,他自信这里没人比他更内行。

  他刚才说的话语中,重点不是以后的外交工作无法展开,而是要找出一个‘说的过去的交代’。

  外交这种事,其实说穿了都是面子工程——有实力的国家,实力就是他们的外交力量;没有实力的国家,外交就是他们的国家实力。

  现代这个世界,能够用称得上实力的国家只有两个——赤旗和花旗;至于欧盟,那得把十几个国家捆一块儿,才能抵得上这两个国家。

  像他们日本,虽然也算亚共体中经济比较发达的一员,甚至论起国民平均财富还要略微超过宗主国赤旗——还是托转口贸易的福。

  但是论起综合实力来说,日本那是要差赤旗八条街了,所以对于日本来说,外交是日本实力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甚至可以说,日本的外交能力,决定了日本出口、转口贸易的生死线。

  要不是外交大臣的职位如此重要,怎么会轮到村上木节这个没什么背景,只有自身能力出色的平民,来担任这位职位?

  现在时间宝贵,既然已经明确了不可能把那位柳生剑圣抓起来绳之以法,那么退而求其次,就得找个理由把这件事搪塞过去。

  至少面子上要说得过去才行。

  “九条君有什么建议?”这等大案,找替罪羊谁最内行?那当然是负责国家安全部门的九条关城。

  不过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话当然不能说的这么直白,那就有失身份了。

  九条关城当然知道首相这句话的意思。

  他想了想,这种背锅侠也不是谁都可以当的。

  第一要有足够的疯狂,不然也做不出这种事来。你要找个普通黑帮来背锅,就算是三林会这种东京最大的黑帮,别人也不相信啊!

  第二也得要有足够的实力,高句丽大使馆可是有职业士兵守卫的,要说能把大使馆里人杀光倒也不算很难,可是从头到尾让大使馆连个求救信号也发不出去,那可不是一般组织能够办到的了。

  至于第三,自然是名声问题了,这种大锅当然要一个有名有姓的组织才能背的起来,无名小辈之类的,想背都不让你背呢。

  “目前看来,勉强合适的组织有两个。

  一个是我们日本国内的阿莱夫教,他们的公开宣传‘末日即将降临,帮助他人解脱是一种善行’,教主马原掌黄更是号称‘最后的救世主’。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去年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在背后主导的。

  而且,阿莱夫教派在尔斯帝国拥有分部,尤其前一段时间,他们获得大批军火武装,并且有人试图将军火运入本国,我们已经盯了他们很久了,这次可以一并铲除。”

  九条关城说道,既然事情现实已经是如此了,那么就要考虑怎么把这件事尽量利用一下。

  “九条君,第二个选择对象呢?”村上木节很感兴趣的问。虽然他是外交大臣,但是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国家安全部不会主动向他提供这些水面下的组织活动。

  “高句丽财富过于集中,且高句丽本土与赤旗直接接壤,受赤旗无产阶级领导世界的思潮影响,很是产生过一批激进分子。

  目前,仍然活跃在高句丽的,除了合法的高句丽赤旗党,还有两个主张一暴力手段,推翻高句丽王权和财阀统治的组织,其中一个是铁锤党,根据情报,他们暗中接受花旗有关部门的资助和人员培训,有可能以暴力手段起义。”

  “这两个组织都算是拥有足够的武装力量,我们进行适当的舆论引导之后,也勉强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对高句丽大使馆动手。”

  滕川秀一没有问如何‘进行适当的舆论引导’,指鹿为马、且能够解释的圆满无缺‘砖家’,谁手下也不缺。

  “那么就这样,村上木节、你准备一下,组织召开记者发布会,将调子定在恐怖袭击上。

  先不要直接指名任何组织,只说我们还在紧张调查取证中,要充分表现出,我国负责任的外交态度!”

  “但是,柳生剑圣那里绝不能就这样放过,这次行为实在太恶劣了!绝不能再次出现此类行为,成立专门小组,务必要让柳生剑圣知道,无论他如何激愤冲动,也不能将日本法律置之不理!这件事——嗯——九条君,你来负责组织行动。

  尽量不要采取武力抓捕,可以从周围人下手,柳生剑圣年龄还小,我们可以通过说服教育,让他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

  对了,要针对柳生剑圣成立一个专门的教育引导小组!这样的关键性人才,怎么这么多年来没有得到正确的思想引导?这是上一任政府的失职!”

  说着说着,滕川秀一的嗓门就大了起来,开始滔滔不绝指责上一任内阁的种种执政失败之处。

  九条关城和村上木节相视微笑——这都是滕川首相的保留节目了。

  这位滕川秀一首相是民主党成员,而上一任内阁则是民自党主政。日本政坛的政治现状有点像花旗,以民主党和民自党为两个主要党派,轮流上台执政。还有十七八个小党派夹杂其中,不过一般只能在这两个主要党派组成的内阁中混一个不大不小的角色而已。

  当然,也有执政党有几年会干得非常出色,获得连续执政资格;但是日本政坛有一个默认的潜规则,首相不可连任超过两届,以免产生政治寡头。

  其中,民主党相对而言比较靠近中小阶层企业主;民自党则代表财阀和大企业的利益。

  这位滕川秀一首相就是靠在多场公开电视辩论中,犀利的指责讽刺民自党内阁执政问题,获得多场公开辩论胜利,才为自己积累下雄厚人望和政治资本,从而踏上民主党候选人宝座,进而成为首相的。

  所以这位首相大人一旦遇到什么问题,第一个念头就是‘此锅乃是上一任内阁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接着就会顺着这个思路,发表一通长篇大论,这个时候大家一般称之为‘秀一时间’。

  ————————————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在今天下午五点半左右,高句丽驻日本大使馆遭到恐怖袭击,高句丽大使遇难,目前伤亡人数正在统计中——,我国政府表示,任何袭击使领馆行为都是野蛮且不可接受的行为,我国政府一定要追究到底——”

  “剑圣阁下,您怎么看?”

  看完了电视上的新闻报道,作为负责与柳生元和沟通的山本智庭扭过头来,用温和的声音与一脸无所谓的柳生元和沟通。

  这个工作是临时派发到他头上的。

  下午,本来眼看就要达成协议,这位柳生剑圣却突然在大家消失了。要不是还有大岛慧这位剑圣随行,大家甚至都不知道这位柳生剑圣居然是破窗而走,离开了庄园。

  后续的事情大家在网络上就可以看到了。

  当然,柳生元和进入大使馆这一段那就别想在网上看到,这部分相关内容早已被日本政府控制起来,别说马路上的摄像头,就算是高句丽大使馆周围建筑中的人,都被审查了不止一遍。

  不过,柳生元和血洗高句丽大使馆对别人是秘密,但是在政府高端层面上其实是瞒不住人的。

  当时警视厅监控人员从监控录像上,看到这位柳生剑圣走进高句丽大使馆的人有百十个之多,这么多人目睹,怎么可能完全保密?更何况给柳生元和处理善后,顺便搜查高句丽大使馆的国家安全人员也有超过三十人呢。

  谁还没个后台或者阵营什么的?

  所以,当各方面协调下来,天皇势力作为在政治层面直接影响力较小的中立一方,他们的智囊型人物山本智庭,就被推出来,作为接触剑圣柳生元和的第一线代表。

  当然,这也和山本智庭正好在柳生元和的庄园,并且亲眼目睹这件事起始有关。

  “没什么好看的,庇护凶手就是我的敌人,杀了不是很正常吗?”

  ——————————

  柳生元和刚刚从病房里出来不久,小樱的情况很稳定,本来这时她早已经可以醒过来了,不过柳生元和特意压制了小林樱的神经活跃程度,让她保持一种沉眠状态,唯独与人体自愈能力部分有关的神经组织和脑域,还保留一定的活跃性。

  这几年来,柳生元和几乎所有技能点都点在人体结构方面,对人体各部分组成和相互关联性,已经达到世界一流科学家的水平。

  加上他先天真人的奇妙能力,他如果说自己是世界第二的外伤专家,就没人敢说自己是世界第一。

  何况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他的证道之地,在这里,他根本无需时时刻刻坐在妻子身边,就能清晰把握住妻子身体中每一个微小变化。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空和这位山本智庭交谈一二。

  当然,岳父小林熊光和岳母清水玲,以及自己的父母,都还在下面陪着昏迷不醒的妻子呢。

  ————————————

  山本智庭的问话,本来也只是一个对柳生剑圣的态度试探。

  大岛慧病愈离开以后,原本作为病房的房间已经重新并入实验室,并经过改造,早就不再适合当成病房了。

  所幸相关的医疗设备都还在,所以柳生元和亲自动手,在另外一间房间里重新架设起来,而且这次干脆就不打算再拆掉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有亲人/友人要用上呢?

  在柳生元和还在下面整理病房的时候,各种各样相关情报从有关部门传送到山本智庭的手中,虽然他来不及一一阅读,不过大致情况发展也算是心里有数。

  “剑圣阁下,我们以前虽然没见过面,但我对剑圣阁下却已经是仰慕已久,但是,这次您做的事情,恐怕真得有些莽撞。”

  山本智庭大胆而婉转的说道。

  毕竟这位剑圣还能过来见自己就是好事了,当然,在这位面前,说话还是要注意方式。

  刚才看了传来的资料,山本智庭觉得,搞不好这位柳生剑圣的心智还停留在初中二年级!简称中二。

  这位剑圣完全是直线条思维嘛!

  攻击我方,那就是敌人,是敌人就得干掉!

  这种思想要是放在小孩身上,大家顶多笑笑,说‘这是卡通片看得太多了。’

  谁也不会把熊孩子的臆想真当回事,熊孩子的思想也不算什么不可理解——大家都有过的。

  等他长大到了社会上,社会自然会让熊孩子碰个头破血流,等碰过几次壁,中二病自然就好了。

  可柳生剑圣这位十八岁的熊孩子,头未免太铁了啊!

  现在,这位超大号的熊孩子与社会碰撞的结果是——社会在熊孩子身上碰了个头破血流,弄得日本政府不得赶紧不出面给这位熊孩子擦屁股。

  “哦,我哪里莽撞了?”柳生元和也不是不听劝的人,他虽然下定决心,要借这个机会告诉这个世界,动了他柳生元和亲人的后果。

  但也不妨听听别人的看法,毕竟大家视角不同,也许看到的东西也不同。

  “剑圣大人,以您的能力完全可以避开正面冲突,直接为您的母亲和妻子报仇。

  大使馆属于一个国家的脸面,如果被高句丽方面知道,这件事是您干的,哪怕是我们日本政府举国之力都很难护住您。

  这是国际规则,并非我们日本一国的力量可以打破。”

  山本智庭先将严重后果与这位熊孩子剑圣说清楚,要不然下面的话题都没法儿展开。

  “那么会怎样?”柳生元和饶有兴趣的问,虽然他心中早有面对一切的准备,不过既然有专家来评估,当然听听也是好的。

  “在官方层面,您会面对来自日本政府的压力;在私下里,您将面对高句丽的报复。”

  山本智庭认为说到这里应该够了,做出再多的威胁,反而容易引起反效果,还是让这位熊孩子剑圣自己去想吧——人只有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才是他自己最害怕的东西。

  这是两个国家的力量,任何一个人,只要还没有真的变成疯子,就该知道面对两个国家的国家力量到底有多严重。

  等这位剑圣心中产生担忧顾忌,山本智庭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引导话题,让这位剑圣接受保护/控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