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惊天大案!

第二百四十九章 惊天大案!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2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3:01

  

  北条丰谷小心翼翼的走进高句丽大使馆。

  说句实话,他是不想进来的。没有得到同意,就闯入大使馆这种敏感单位,被人一枪打死都没地方说理去。

  可是刚刚,他接到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直接打到他个人手机上的电话,来询问情况。

  他自己嘴贱,说了一句‘高句丽大使馆门口站岗的卫兵,看上去似乎已经死了’。

  这下算是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大boss立刻各种威逼利诱,严厉要求他进入大使馆,探查一下那位柳生剑圣进入大使馆以后,大使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院子里,一具尸体倒在墙边的岗亭外——呃,或者只能说是一‘滩’尸体了。

  离得老远,血腥气扑鼻而来。

  北条丰谷捏着鼻子,强忍着恶心与恐惧,硬着头皮走进大使馆小楼。

  这里的血腥气简直凝成了实质。在一楼过道上,各种尸体横七竖八,除了他走进来这块厅堂还算有些干净地方以外,其他地面上几乎全部被鲜血覆盖。

  抬头望去,通向二楼的老式木质楼梯上,正有鲜血从台阶侧面向下滴落。

  大使馆里,除了鲜血从二楼台阶滴落,落入一楼的血泊中,发出的‘滴答’声以外,不再有任何其他声音。

  安静的宛如地狱——

  北条丰谷痴痴呆呆看着眼前安静的血腥世界。

  这样的场景,只有他小时候看过恐怖片以后,在夜里做噩梦时,才会在梦境中出现。

  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北条丰谷茫然的回头望去,已经接近傍晚的斜阳,从门口斜斜的照射进来,金红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皮肤暖洋洋的。

  他的影子被斜阳拉的很长,长到阴影直接覆盖在一颗头颅上。

  头颅侧倒在地上,眼睛怒张着,嘴巴也张开着,似乎想要嘶喊什么。

  “呜呜呜————呕——”

  北条丰谷一边呕吐,一边疯狂转身朝大门外冲去,甚至因为狂奔,呕吐物都飘落到自己身上,他就像完全没有发觉,一路冲出了大使馆。

  “喂喂喂——,北条君,镇定、镇定、回去、回去!给你提升职位!提升职位!”

  被挂在胸前,开启着摄像头和麦克风的手机中传出大boss气急败坏的声音,可是北条丰谷已经完全听不见了,现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离这个地狱越远越好。

  ————————————

  既然从黑T恤口中,问出了背后主使者(自以为),柳生元和也算达到目的。

  他伸手一按,黑T恤双眼怒凸而出,神智一下子恢复清明。

  然而下一刻,黑T恤的眼耳口鼻处、都开始有鲜血逐渐溢出,全身上下所有皮肤表面,青筋血管节节暴起。

  可他偏偏就是不能动弹一下。

  一直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浑身抽搐扭曲的黑T恤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软倒在病床上。

  如果按照一般定义方法,人类的疼痛感分为十级,最高等级为孕妇生孩子时的撕裂疼痛感。

  那么刚才,直接被微小剑气直接刺激、切割所有神经的黑T恤,所承受的疼痛感绝对超乎十级以上!至于到底是十一级还是十二级,乃至于更高等级,因为不曾有活人承受过此类疼痛,自然也无法进行定义。

  柳生元和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医务室——折磨仇人一点也没有给他带来快感,更像是一种为了报复而进行的仪式。

  在他背后,那个抱着膝盖、不敢抬头望一眼凶手,缩在病床后面的护士女孩早已不在颤抖——在她的右侧太阳穴上,一个红点像一颗红色的痣,只是颜色实在太鲜艳了一点,就像是刚刚溢出的鲜血。

  当柳生元和走出大使馆的时候,大使馆外面已经是人来人往。

  有停车卸货的、有摆放路障的、有掀开人行道地砖,要重新铺设路面的、各种人等形形色色,每个人都忙忙碌碌。

  但是每个人,都对从大使馆中走出来的柳生元和视而不见。

  ——————————

  国家安全局,会议室。

  “九条先生,现场周围已经控制住,下一步该如何处理?”

  “我们最多还有四个小时,很可能还没有四个小时。”

  “需要逮捕柳生剑圣吗?还是直接击毙?”

  “哼,这种恐怖分子我们必须加以严惩!下令吧,九条君!”

  “够了!现场检查报告还没到吗?都已经十五分钟了!先让他们提交一份视频资料和简要说明,限他们十分钟内发过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尤其是牵涉到外交使领馆,警察系统已经无法处理,因此,此案直接被移交到了国家安全局。

  负责东京都区域国家安全情报工作的九条关城,现在被架到了风头浪尖。

  事情经过倒是明摆着的——三人到柳生剑圣母亲公司持枪行凶,三人两死一伤,柳生剑圣妻子重伤。

  柳生剑圣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追踪剩下的一名凶手,直接追到了高句丽大使馆——问题就在这里,你哪怕是偷偷潜入,杀了凶手都是好的,可怎么能把大使馆一锅端了?

  这下不但国家安全局坐蜡,就算日本政府,也得给人家高句丽政府一个交代啊!

  说句实话,世界上还从未有任何文明国家发生过此类恶性案件呢。

  日本首相、外交大臣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

  “秀一首相、木节大人,请坐,资料刚刚发过来,我们也还没看过,大家一起看吧。”

  “我觉得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没有必要看什么调查报告,逮捕凶手吧。”

  村上木节是日本外交大臣,竟然在日本发生这样骇人听闻袭击使领馆案件,可以说,如果不严惩凶手,他这个外交大臣以后也别在外交场合出现了——连使领馆都不能保护,谁还跟你搞什么外交啊?

  “呵呵,我觉得我们还是看看的好。”九条关城皮笑肉不笑的说。

  日本政坛当然也不是铁板一块,平民出身的村上木节和传统贵族出身的九条关城,先天上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先看看再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一定要考虑周全,至少也要看看那位柳生元和,到底凭什么,敢这样胆大妄为。”

  首相滕川秀一肚子里也是一团怒火——如此胆大妄为之辈,一定要加以严惩!

  不过,这位柳生元和可是被视为未来日本战术力量的重要组成,要是直接击毙未免损失太大了。

  何况,假如参考半神莱拉妮的战术能力评估,在东京都这里想要击毙这位剑圣,除非他乖乖束手就擒,否则,要是在东京都里大打出手,这个代价就算是整个日本也无法承受。

  他会束手就擒吗?开什么玩笑,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敢血洗高句丽大使馆,这等狂徒指望他束手就擒?那还不如指望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

  所以滕川秀一很理解九条关城的苦衷。

  “先看看现场调查的结果再说。”滕川秀一身为首相,他既然发了话,在这个场合就算是最终结论。

  于是,一人多高的高清液晶大屏幕打开,导入影像资料。

  一位年约五十左右的男子,随着一幅幅图片开始介绍调查结果。

  “目前一共发现四十一具尸体,包括高句丽大使馆全部人员。另外其中有六具尸体非大使馆登记注册人员。除此之外,还发现五只猫狗等宠物尸体,十一只老鼠的尸体。

  原本我们并未注意老鼠尸体,但是因为发现老鼠尸体过多,经过检查后,发现老鼠与猫狗尸体均为斩首死亡。我们认为是柳生剑圣所为。”

  “大使馆内监控设备未被损坏,我们从监控室中提取了监控视频。”

  “从监控视频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除了顶楼医务室以外,柳生剑圣并未进入大使馆中任何一间房间,但是在使馆内,死于房间内人员共有十七人。”

  “其中包括躲在床下、柜子里和一名企图开窗跳楼人员。”

  “另外发现损毁手机三十一部,均为利刃切开。”

  “发现固定电话电话线被切断共有十一处,这十一处均有人死在电话附近。”

  “使馆内武装人员手中枪支均无射击迹象。”

  “我们的初步结论是,柳生剑圣拥有距离感知能力和距离攻击方式,目前根据监控视频评估,感知距离三十米以上;攻击距离十五米以上。攻击方式以切割为主、攻击强度上限未知,但至少可以斩断颈骨。攻击无视房门、墙壁等障碍物。”

  “另,怀疑柳生剑圣拥有催眠能力。”

  “另,在使馆内发现窃取我国科技与经济情报共一百零二份,其中绝密等级情报三份。”

  “汇报完毕。”

  ————————————

  调查视频很简短简要,但是看完视频,整间会议室都沉默下来。

  在这间会议室中坐着的人,每一个都是位高权重、见多识广。他们根本不可能被图片中的血腥场景吓倒。

  在东京都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主持调查的人不会是等闲之辈。

  那位做调查报告总结的中年男子,是国家安全局下属特殊事务课首席顾问山野深,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特异现象研究专家和刑侦专家。

  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评估预测,几乎就是权威结论。

  更何况,大使馆内的监控记录根本没被损毁,柳生元和从进入大使馆到离开大使馆,总共也就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而且绝大多数时间还是停留在三楼医务室里。

  也就是说,他就是在大使馆里走了一圈,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就杀光了大使馆全部人员,甚至连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都没有扣下一次扳机的机会。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日本传说中的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两位剑圣,也有这么强吗?

  有个屁啊!

  要是他们当时也有这么强,还当毛的剑术教习啊?直接就当大名了好不,光是一个人就顶得上无数部队了,在那种乱世之中,早就开创一方霸业了。

  这样的人,尤其是在东京都里面,该怎么对付?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空气凝重如水。

  “我们时间不多了,九条君,逮捕柳生剑圣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后,还是首相滕川秀一打破了沉默。

  “——成功几率很小,不知道您看到网上的新闻没有,当他母亲南田雅子女士和小林樱女士出事的时候,柳生剑圣同时从他住的郊区庄园中奔出,用两条腿二十三分钟内跨越七十公里,从东京郊区跑到千代田区他母亲南田雅子的办公室里。”

  “这件事的相关视频已经引发了轰动,暂列网络点击排名第一。”

  “这意味着柳生剑圣时速超过两百公里每小时,有能力在东京都复杂环境中,摆脱任何追击;加上他的强大杀伤能力——”

  “——南田雅子是柳生剑圣的母亲?”南田雅子这几年的确在女士圈子里有些名望了,连首相都知道她的名字。

  “是的。”

  “柳生剑圣怎么知道她出事了?是打电话求救吗?”滕川秀一最关心的是这一点。

  “很可惜,不是,当时剑豪会首席大岛慧和警视厅的小林熊光正好与柳生剑圣在一起,柳生剑圣事先毫无任何迹象,突然暴起冲出庄园,可以确定他并未接到任何电话。”

  “你是说——?”

  “柳生剑圣拥有远距离感知方式,很可能是心灵感应类能力。”九条关城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这种心灵感应能力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心里都有数。

  “也就是说,我们不能通过催眠柳生剑圣父母的方式,来引导控制这位剑圣了?”也只有平民出身的村上木节,对于心灵感应意味着什么了解不足,追问了一句。

  “是的,心灵感应有很多种,但无论哪一种,都会产生预感效应,这是最麻烦的事情。”

  九条关城沉重的说。

  “不用多考虑对付柳生剑圣的事情了,他毕竟是我们日本的骄傲,我们不可能因为高句丽,折断我们日本的剑道旗帜。”

  高句丽对日本没什么好感,日本难道对高句丽能有什么好感吗?要是能轻松拿下柳生元和,在场这些人倒也不介意给高句丽一个交代——毕竟是在日本的地盘上,人家高句丽的大使馆被血洗了,不给个交代实在说不过去。

  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国际准则问题,不是日本一家说了算的。

  可是,现在这位剑圣几乎满身是刺,直接杀光了高句丽大使馆上上下下,连只老鼠都不放过,这明显发出一个信号——老子现在什么都不顾,谁来惹我我就砍谁,而且是一杀杀全家的那种砍法!

  就算是日本政府,遇到这种愣头青也得仔细掂量掂量。

  另外,这位剑圣既然敢杀光高句丽大使馆,如果实在被逼急了,你说他敢不敢到国会去走一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