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 寂静杀戮

第二百四十八章 寂静杀戮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7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59

  

  柳生元和站在一个不算很大的院子正门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院子里面的建筑。

  小院面积大概不到一亩地,除了正中心有一栋三层红砖小楼之外,别无其他建筑物;院子里面停着四辆轿车,从气息上看,一辆黑色丰田轿车就是他一路追踪而来的对象。

  到了这里,柳生元和已经不急了,在他的感知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胁迫过母亲的黑T恤正在三楼一间医务室里接受救治,可能是因为时间紧急的原因,他连身上的黑色T恤还没换下来。

  柳生元和目前意志笼罩范围大约是八十米半径的一个球体,八十米这个距离听起来,比传说中剑仙‘千里飞剑取人头’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可是,像日本东京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一般高层公寓的层高也不过是四米,八十米就是二十层楼那么高!

  这里虽然是高句丽大使馆,但日本也不可能让他们在东京市中心圈一大块地皮搞什么高层建筑,能有个院子就算是不错了。

  今天,轮到金太石在值岗,刚才他走了一下神,结果就看到一个光着双脚,身穿一身白色运动服的年轻人,站在大使馆门口探头探脑。

  “这里是高句丽大使馆,未经——!”金太石厉声叱喝道。虽然是驻扎在日本的工作人员,但他对日本人可没什么好感。

  然而下一刻,他的身体僵硬保持直立,向后倚靠在墙上,眉心处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红点,色泽如鲜血般红艳。

  ————————

  柳生元和从来都没说过,自己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他不在乎钱,因为他钱够用了;他不在乎多收几个徒弟,因为徒弟可以帮他试探前路;他甚至不在乎名声和地位,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东西不能帮他延长哪怕一秒钟的寿命。

  很多别人看来值得拼命去争取的东西,对柳生元和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柳生元和也有在乎的东西——父亲、母亲、小樱、也许还得加上弟弟(甚至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乎弟弟,柳生元和都还有点不确定)。

  柳生元和虽然一向小心谨慎,做过一些预防措施,但是他还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胁迫自己的母亲、造成妻子身受重伤!

  此刻的柳生元和,别看脸上一副毫无表情的样子,但是心中怒火实在已经突破天际。

  ————————

  在艰苦的修行过程中,柳生元和整合了自己的心灵意志,阴神(潜意识)阳识(主意识)化合为一,显化成为一棵无忧树,镇压识海心湖。

  因此,柳生元和对自己做出任何决定的思辨过程都清清楚楚,如掌上观纹!

  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别人‘啊,我突然有了个好主意’这种突如其来的想法。

  任何一点微小念头的发酵,对柳生元和来说,都是在无忧树监控下产生的,这种心灵修养,也是踏入先天真人/大地游仙境界的人,自我认知接近圆满的必然过程。

  柳生元和清楚知道,自己心中怒火的根源,来自于自己的弱小和失去家人的恐惧!

  别看他身为剑圣,是日本剑道的象征和顶点;也别看他成就先天真人,提掣天地、把握阴阳;就算是他度过了三九天劫证就大地游仙,可是这些又如何呢?

  对没什么见识的古人来说,以为这就是绝对力量;可是在科技发展的现代,这等力量对于个人来说已经超乎凡俗,但是对于真正的强势力量——比如说国家——又如何呢?

  说到底柳生元和也只有一个人,就算他修为通天彻地,难道还能时时刻刻护住所有家人不成?

  今天,可以有人趁自己不在,胁迫自己的母亲;明天如果有人用自己父亲的性命来胁迫自己呢?

  自己难道能将所有亲人聚拢在身边日夜守护,不让他们离开半步吗?那和把家人囚禁起来有什么分别?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

  为什么?因为龙的逆鳞是龙致命的弱点,因此,任何窥伺他弱点的人,必然要被他不顾一切全力反扑,因为这是他不可触犯的底线!

  这个世界上,有人可能会一时兴起,踢打路边无害的小狗;但是,你听说过有谁没事,会用脚去踹一只两眼血红的疯狗?就算不怕狗咬也得怕狂犬病不是?

  今天,被触犯了底线的柳生元和,就准备要做一只疯狗!

  今天,柳生元和要让所有人知道,动了他的家人,那么无论天涯海角、无论身份尊卑——都得死!

  只有这样,在柳生元和自己没死之前,谁想动他的亲人,都得先考虑一下自己的下场。

  柳生元和不能时时刻刻保护家人,但是他会借用某些人的人头,来向世人展示他保护家人的决心。

  不过,让柳生元和感到遗憾的是,一个持枪凶手的人头,未免份量太轻了些,就算加上一个高句丽大使馆,似乎份量也有些不够——现在只能希望凶手背后,会有个足够让人惊喜的主使者吧。

  越大的脑袋,警告效果就越好!

  至于杀不杀的掉,柳生元和表示这完全不是事。

  当今世上,也许有自己找不到的人,但是杀不掉的嘛,大概只有一个莱拉妮了。

  ——————————

  高句丽大使馆内有独立的防卫力量,虽然不能和军事堡垒相比,但至少也拥有五名以上,合法持有枪械的武装人员。

  “混蛋,给我站住,这里不是你可以乱闯的?赶紧滚出去,不然我要开枪了!”

  在大使馆院子里值守的一个高句丽士兵,看见大摇大摆走向使馆小楼正门的柳生元和,顿时走出岗亭大声呵斥起来。

  按照使馆的规定,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来访人员应该沿着地上摆放的隔离栏,从侧门进入大使馆内部,那里有专门的接待办公室。

  使馆正门是使馆内部工作人员的出入通道。

  ————————————

  高句丽目前的经济发展远不如日本,但是高句丽这个民族,有一种能把自卑化为自大的奇妙精神胜利法。这种奇妙的精神胜利法是其他国家人民难以理解、掌握的一种秘技。

  在高句丽人看来,日本是一个只会做表面文章,其实已经失去了真正传统文化精髓的国家。

  别看暂时经济繁荣鲜花烈火,但是在未来必然会陷入失败。

  当然,日本人很有钱,这点他们还是很羡慕的。

  总而言之,高句丽人其实看日本人很不顺眼。

  所以高句丽大使馆才会在这种小细节里面,给来办事的日本人找点不痛快。

  所谓‘你的不痛快就是我的痛快’,高句丽人就是这么擅长精神胜利。

  ————————————

  柳生元和对背后的呵斥置若罔闻,自顾自朝大使馆楼里走去。

  “妈的找死!”高句丽士兵狞笑一声,高句丽大使馆属于高句丽领土,击毙一个闯入者绝对符合法律,他甚至特意把枪摆弄的哗啦啦响,就想看看这个赤脚青年的丑态。

  可是,他刚刚抬起枪口指向对方后背,就觉得自己的视角出现了一点问题——自己的左眼怎么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右眼?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二楼窗口的高句丽大使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就在楼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守卫士兵按照标准程序,在警告无效后刚要抬起枪口,整个人突然从头到脚、莫名其妙的竖着分成两半,鲜血与内脏稀里哗啦散落了一地!

  这怎么可能?是什么力量将他劈成两半?他根本没看到任何人动手!

  那个白色衣服闯入者根本没回头看背后一眼,而是自顾自走入大使馆。

  柳生元和头也不回,走进了大使馆。

  今天,他根本就不是来和人讲理的,他是来杀人的!

  一个身穿军装的大使馆武官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谁?”武官的头颅滚落在地。

  “来人啊!”高喊来人的俊秀青年身体被拦腰斩断,上半截身躯跌落在地上,疼痛之下,双手在地上抓出一道道血痕,嘴里大声惨呼:“救——我——”

  “混蛋,你找死!”五步外,一扇房门打开,里面冲出一个人,一边怒骂一边掏出手枪,可是枪口还未抬起,随着柳生元和冷冷的一眼望去,他的人已经被碎裂成七八块。

  鲜血瞬间铺满地面。

  “救命啊!不要杀我!”一人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进屋子里去,可是,‘窟通’人体倒下的声音响起。

  柳生元和在一楼从东走到西,有从西走到东。

  他所经过之处,一开始还有人跳出来,拦截、试图开枪、怒斥、责骂、劝说、辩解、求饶!

  然而,一切最终都安静了下来。

  柳生元和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饶命!饶命、饶——!”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消失。

  “我是大使,我有外交豁免权!你不能杀我!我——”

  肥大的身躯倒下,这位颇为肥胖的大使,似乎连摔倒的声音,也比别人大了那么一点。

  “快,快打电话报警!”可是,手机无缘无故的裂成两半,桌上所有的固定电话,电话线一根根自动断开。

  “——————躲好,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房间里,一男一女两人一起趴在床下,各自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紧张的看着房门,生怕房门被人推开。

  一直没人推开过那扇房门,过了片刻,一缕鲜血沿着地板的结合处的缝隙,慢慢从床下淌溢了出来。

  一只老鼠从墙洞中小心的探出了头,然而下一刻,它看见它的天敌——猫,已经躺倒在一片血泊中。

  老鼠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自己的头也无声无息的掉落下来。

  当柳生元和静静的走上三楼时,整个大使馆里,已经安静得好像是一片坟墓——

  ‘吱嘎’一声,三楼卫生室的房门被推开,柳生元和缓缓走了进来。

  卫生室里一共有三个人,一个躺在病床上,右手被白色绷带包扎成一个球,身上甚至连黑色T恤都没有换下来;另一个躲在病床背后,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

  女孩可能很年轻,身穿着一身白色护士服,努力的缩在角落里,把头深深埋入膝盖之下,不敢抬起头来。

  地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医生白大褂,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只不过在他的太阳穴处,一个红色血点断绝了他的生机。

  柳生元和走到病床前,黑T恤眼睛怒张,脸上青筋暴起,整个人却一动不动,就好像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把他牢牢压住,让他无法动弹似的。

  当柳生元和推门走进来的时候,黑T恤放弃了挣扎,瘫在床上。

  “你想知道什么?只要你不杀她,我就告诉你。”黑T恤刚才眼睁睁的看着大夫在自己面前莫名其妙的死去,自己也被空气中莫名出现的重压,压制的动弹不得,这等诡异场景,早已让他放弃了反抗的念头。

  更何况大使馆的小楼总共就这么大,又是很有历史的老房子,就算人在三楼,他也能听见楼下传来的惨叫和讨饶声音。

  对方既然敢在大使馆肆无忌惮的杀人,又拥有如此诡异的力量,什么崔家的背景就不必提了,那只能给主家招惹祸端。

  柳生元和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掌,在黑T恤眼前缓缓摇摆,五指屈伸如鱼龙蔓延,幻化出层层幻影,不用两三秒,黑T恤已经是神情恍惚。

  这是道门秘传——移魂秘术。

  当然,这玩意到了现代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催眠术。

  “是谁要你去抢南田雅子的秘方?”

  “崔、崔——”黑T恤一边嘴里说着一个‘崔’字,一边神色变幻挣扎,竟然隐隐有挣脱柳生元和控制的迹象。

  移魂术、或者说催眠术就是这点不好,面对意志坚定或者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来说,很难起到作用。就算起到了作用,也很容易摆脱控制。

  就像任何催眠大师,都不能直接命令对方自杀一样,被催眠者遇到强烈反感的问题时,会引发精神强烈反抗的迹象,从而摆脱精神压制,从催眠中醒来。

  当然,这也与柳生元和在催眠技巧方面是个二把刀有关。

  为了不让对方摆脱催眠,柳生元和只好换了一个问题。

  “崔,是什么势力?”

  “是三韩财团的主人——”只要不问到主使者姓名,黑T恤顿时放松下来,一脸茫然的回答道。

  说来也是巧,像黑T恤这样的精锐死士,不但经过反催眠训练,甚至还有专门的心理大师在他们意识中埋下了逻辑炸弹。

  可柳生元和也不是什么催眠大师。

  所谓术业有专攻,柳生元和的催眠术仅限于压制主意识,激发对方潜意识的层次——潜意识是不会说谎的。

  柳生元和一知半解的催眠术,自然不会有什么巧妙的心理诱导,完全就是靠强悍无比的精神气势直接镇压对方心神,强迫对方吐露真言。

  可遇上这种事先埋下心理炸弹的死士,本来催眠应该是没有任何作用,顶多只能收获一个白痴。

  要是真正的催眠大师过来,通过适当的诱导,获得的答案应该是主使者李圆珠。

  可是,柳生元和压根不会什么精神诱导,简单粗暴的问题当然也只有最直接的答案——崔永源命令他们去的,直接主使者可不就是崔永源吗?

  而崔永源又不是崔家什么重要人物,他可不属于心理炸弹的敏感词。

  不过作为队长,崔永源在这些队员心中的确很重要,所以黑T恤吐出一个‘崔’字,潜意识里就不愿意再说下去了。

  然后,柳生元和又问‘崔,是什么势力?’这在崔家死士心里当然只有一个常识性答案,别说崔家死士了,就算随便找一个高句丽人,被问到‘崔家是什么势力?’多半也是这个答案。

  实际上,崔永源那个‘崔’字,和崔家根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高句丽姓‘崔’的人海了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