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治疗、深呼吸

第二百四十六章 治疗、深呼吸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70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55

  

  “您好,柳生先生,请您不要激动,我们只是要问南田女士一些问题而已,不会伤害到她。”

  在日本,别的地方警察也许会慢上那么一拍半拍,但是千代田区可以说是日本的首善之地,无论警力还是反应速度,都是日本首屈一指的。

  千代田警署接到小林熊光的电话,当时就拍板出警(小林熊光本身就有警部头衔,在警察看来算是自己人,他传来的信息在千代田警署看来具有相当的可信性),他们赶到现场的时间,比柳生和岛慢不了几分钟。

  可是,就在警察要按照惯例,询问当事人一些问题时,却遇上了麻烦——受惊过度的南田雅子不愿意合作。

  “南田女士,你应该知道与警方合作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刚才,反复问了几遍,南田雅子就是躲在办公桌后,抱着昏迷的小林樱不肯回答,一位女警急躁起来,语气稍微加重了一些。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妻子现在不能再受任何惊吓!”

  柳生和岛大怒,妻子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惊吓,看着妻子抱着小樱死不撒手的样子,柳生和岛的心中难受异常,现在他简直是个炸药桶,女警这句话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在这种情绪下,柳生和岛完全不能忍受。

  周围的环境的确比较恶劣,屋子里气味难闻不说,还有两具尸体在房间里,明明可以先转移到比较干净的其他房间里,可是南田雅子坚持一定要等专业医生到来,将小林樱用专业医护手法安全转移后,才肯起身。

  即使现场剩下的两位警方人员提出由他们帮忙,先把小林樱搬到外面,南田雅子也不肯。

  至于警方的调查问话,南田雅子更是埋头抱着小樱理都不理,而柳生和岛当然站在妻子这一边。

  结果,现在就是警方人员和柳生和岛隔着一张椅子,在南田雅子的办公桌后面对峙起来。

  两名警察也很头疼,他们倒不是害怕柳生家的权势,在千代田区有权势的人家多了去了,要是他们执法时顾忌这个、顾忌那个,肯定落个里外不是人。

  所以千代田区的警察行动,向来是只问事务、不问背景。管你什么身份,我们就是按照规矩来办!

  不过,现在屋子里一地血腥,怎么看对方都是受害者,作为警务人员,他们也不方便在受害者情绪激动的时候,强行要求对方做什么。

  而且刚才顶头上司才打电话过来,要求他们务必注意态度语气,这话说得还不明白吗?肯定是这家人背景强到了连上司都要小心应对的地步,所以万万不能被抓住把柄。

  但是警察也是人,他们也不想呆在这么恶心反胃的房间里啊!没看见其中有四名警察中,已经有两位跑出去吐了吗?

  还好,外面传来的救护车声,缓和了屋子里略微有些紧张的气氛。

  ——————————

  一架担架车被两位护工推了上来,一位青年医生一路小跑跟在后面,手中还提着一个急救箱。

  小林樱被护工小心的抬上了担架车。

  大夫熟练的用弹性绷带取代了鼠标线,捆扎住小林樱的左腕,并对她右臂的伤口做了简易包扎。

  在更换鼠标线的时候,小林樱的左腕上,又有不少鲜血涌了出来,染红了手腕下垫着的白色卫生纱布。

  柳生和岛与南田雅子急忙问道:“大夫、大夫,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

  “不太乐观,柳生先生,雅子夫人,这位伤者受伤部位并不致命,而且你们止血也及时,她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这样的伤势肯定是要截肢的。

  时间拖的越久,对伤者的伤害越大,时间很宝贵,请您跟我一起回医院签字,要赶紧完成手术才行——”

  南田雅子哭了起来,小樱的伤势竟然严重到必须截肢的地步吗?可是,看着小樱缺了一块的手腕,那不是折断,而是整个缺了一块,白色的骨茬浸泡在鲜血中,这样的伤势又怎么可能不截肢?

  小樱为了自己才决死一搏,现在自己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可是小樱、小樱这么年轻,就要失去自己的左手!

  “先——让——我——看——看——”这几个字,以一种颇为古怪的节奏传入室内七人的耳朵。

  一阵狂风不知从何而来,吹得室内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等大家定下神来,室内的担架车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元和!”南田雅子惊喜的叫了起来,对她来说,除了丈夫就是这个儿子最让她觉得可以依靠了。

  “妈妈,我来了,小樱交给我,您放心吧。”柳生元和一只手早已按在小樱的胸口正中。

  “你——”青年医生大怒,这是哪里来的混蛋!

  伤者已经血流不止,你还一把按在伤者胸口,这不是加强心脏压力,让血液流动更快吗?就算急着揩油,也不能这个时候揩油吧?这是谋杀!

  当时他就要抢上前来,拉开柳生元和的手。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情况简直颠覆了他的医学常识和世界认知。

  缠在伤者手腕上的白色弹性绷带寸寸崩裂,伤者手腕上鲜血一涌而出;

  可是,涌出的鲜血不但没有四处流淌,反而空气中像是有一根无形导管,将手腕动脉断裂处涌出的鲜血,从空中输送到手掌根部,伤者由于长时间缺乏供血导致肤色苍白的手掌,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

  然后,血肉模糊的创口处,星星点点的白色骨渣,从血肉中浮现出来,自动贴合到坑坑洼洼的腕骨上,转眼间,虽然伤者的腕骨还是缺了一小块,但是已经不那么惨不忍睹,这段腕骨居然大致完整起来。

  接着,伤者右臂上,包扎伤口的绷带同样碎裂,随着一点鲜血溢出,一颗弹头从伤者右臂伤口中自己挤了出来,掉落在担架上。

  这一刻的变化,宛如神迹!

  “这——,这怎么可能!”青年医生觉得自己多半是产生了幻觉,忍不住用力揉了揉眼睛。

  可是当他再睁开眼睛,伤者本来一片狼藉的伤口,居然已经变得整整齐齐,除了手腕上还有一个半圆形的缺口,其他地方甚至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元和,小樱的手能保住吗?”看着眼前奇迹般的变化,南田雅子也吃惊不小。

  不过南田雅子再想一下,在儿子身上,似乎出现些奇迹是很正常的事情。

  刚才要不是慌了手脚,她原本就该想到儿子可以救治小樱的——三九天劫时,在儿子面前,连天地都要变色,青春都能逆转,小樱的这点伤势又算得了什么?

  “能保住,不过要想快点治好小樱的手,恐怕还要找莱拉妮来帮个忙。”

  两人也算有过一段时间领域相融,他自然知道莱拉妮的生命力场有一种奇妙的辐射作用,只要她愿意,在她身边的人,新陈代谢都会自然而然加速,连细胞分裂也不例外。

  要是柳生元和自己操作,只能靠刺激人体潜力来进行恢复,但那种操作会永久性的造成人体暗伤,用在别人身上柳生元和当然毫不犹豫——能救回老命就算你赚到了,还敢挑三拣四?

  但是在自己亲人身上,当然要小心翼翼,精益求精。加上莱拉妮和小樱交情挺好,她应该会来帮这个忙吧?大不了再给莱拉妮一份自己的干细胞组织好了。

  眼看稳定了小樱的情况,柳生元和才有空回头问父母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倒不是柳生元和有了媳妇忘了娘,而是在八十米半径之内,柳生元和的意志笼罩一切,他早已经发现,母亲别看衣服上都是鲜血,可身上却是半点伤口都没有的。

  ————————————

  天野明峰一接到目幕总监的电话,就一刻不停,直接骑着电动车飞驰赶来。

  说到底,柳生元和也是他们剑豪会的名誉首席,而且正好他天野明峰属于警视厅编制,这种事他不出头谁出头?

  至于为啥不开车?在东京市中心,开车还没骑电动车快呢!

  幸好他今天就在千代田区附近,要不然还真赶不上。

  紧赶慢赶,当他远远望见青春永驻美容会所大楼的时候,只看见一道速度快的看不清样子的人影,从马路正中冲天而起,划过一道远超常人想象的轨迹,直接冲入了四楼的一间房间!

  “啊——”

  “忍者——”

  “超人——”

  “我勒个去!”

  “呯——咣——”

  马路上一片混乱,几辆汽车撞在一起,还有一辆小汽车直接冲上了人行道。

  幸好这是在市区,又是十字路口,汽车开得都不快,应该没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吧?

  当时天野明峰就觉得天气太热了——这位剑圣都急的飞起来了,目幕总监居然要我去给他稳定情绪?万一稳定不住呢?自己背锅吗?就算自己是老牌剑豪,也背不起这个锅啊!

  反正,当天野明峰一路小跑来到凶案现场时,还没推门,脸上已经堆好了这辈子最温柔和善的笑容。

  ——————————

  刚走进屋子,天野明峰就被血腥气呛了一下,现在天气热,窗户玻璃也碎了,空调起不了多大作用,屋子里味道难闻的很。

  不过,更让他感到心中发堵的是现场情景。

  南田雅子胆小归胆小,可胆小的人并不是没有脾气,对付持枪恶徒她当然没办法,但是对付自己的儿子,她的办法可就多了去了。

  更何况,这次不仅她自己被吓得要死,连小樱为了保护她,都中了好几枪!

  到现在小樱还昏迷不醒,要不是儿子神通广大,小樱恐怕就要从此残疾了,这口气南田雅子说什么都咽不下去!

  要是放在以前,南田雅子为了家人安全,可能也要考虑忍下这口气,可是现在儿子像神多过像人,那她还忍个屁啊!

  现在还有警察在场,要是不赶紧敲定小樱乃是无奈之下的正当防卫,可能后面还有麻烦——无论如何,小樱杀了两个人不是吗?

  所以,南田雅子一边哭,一边努力添油加醋,把自己和小樱当时惨状增加了三五倍描绘了一番,又把恶徒的恶毒嘴脸痛下功夫丑化十倍有余。

  反正,哭述的主题思想就是这帮恶徒实乃人间残渣,要不是小樱迫于无奈决死一搏,我们母女二人那是生不如死,下场惨不忍睹!

  柳生元和当然不是随便就会相信别人,可是,那也得看谁来说话好不?

  母亲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他可一点都没想到母亲居然会夸大其词,再加上办公室里这么一片狼藉惨状,小樱身上的伤势也是明摆着,当时的情景肯定异常不堪,自己母亲难道还会骗自己不成?

  反正两位警官是不是相信还不知道,但是柳生元和可是句句当真的。

  此仇不报,当真是枉为人子!

  听着母亲描述对方的恶毒,柳生元和的头发都气得一根根倒竖起来,天野明峰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元和,你一定要给我们母女俩报仇!”南田雅子刚好说完最后一句话。

  “对,元和,一定要杀了那些混蛋!”柳生和岛听到妻子对儿子诉说的危险经历,可比刚才告诉他的要危险多了(他还不知道对他说的才是真的),几乎要气炸了!

  天野明峰脸都要绿了。

  “咳咳,柳生剑圣,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把伤员送到医院。”不管怎么样,天野明峰也不能看着这位要发狂的剑圣暴走啊,他赶紧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而且,现在凶手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您放心,这事情交给警方,我们一定能把凶手找出来。”中年警察接口说道。

  刚才柳生元和头发根根倒竖的异状和不知不觉外放的气势压迫,不但惊到了天野明峰,连旁边的两名警察和青年医生、护工也被吓得不轻——这又不是卡通片,现实中还真有人头发能倒竖起来啊!

  不过,那位中年男警察也不是乱说的,罪犯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要报仇你也得先找到目标。

  柳生元和低头看看躺在担架上的小未婚妻,昏迷中的小林樱,一张小脸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到近乎透明,眉头有时候微微皱起,似乎在昏迷中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柳生元和伸手入怀取出一条两寸宽的白色带子(其实就是自己护甲上取下来的),轻轻围在小林樱的手腕上,护住手腕上的伤口。

  然后温柔的用另外一小块白色薄带贴在小林樱右臂的弹孔上,最后,柳生元和用手轻轻抚平小林樱微微皱起的眉头。

  做完这一切,柳生元和深深吸了一口气!

  刚开始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人在做深呼吸。

  然而与常人不同的是,柳生元和吸得这一口气无始无终,越吸越快、越吸越快!到了后来,这一口气吸得简直犹如长鲸吸水、海纳百川!

  柳生元和不算巨大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黑洞,将室内空气源源不绝的抽吸进去,而大量空气从门缝里、窗户外涌进来补充室内流失的空气,室内一时间竟然刮起一阵旋风!

  胖子精神不好的时候,写的就有些没灵感。胖子工作很累,通常都精神不好。胖子要熬夜写,通常白天都没精神。嗯,等这一段过去,胖子需要休息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