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狂奔

第二百四十五章 狂奔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7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54

  

  作为一个死士,崔永源知道自己是不合格的。

  当年,崔家家主崔树普对他确有恩德,但是那也不过是居高临下的施舍。这也算了,毕竟施舍也是恩德,为崔家卖了一条命他也认了。

  可是那一天,崔树普当着大家的面,将崔永源送给长媳李圆珠殿下的时候,崔永源动摇了。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又所谓‘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当自己被当成一件物品赠送出去的时候,崔永源又不是那种崔家自幼培养起来,洗脑洗成白痴的私兵。

  他是负责行动策划、靠脑子吃饭的聪明人,聪明人往往就会想的多一点,被别人把自己这样当成一件东西般送来送去,他会怎么想?

  当然,在崔家收入和待遇还是很好的,所以要是没有什么危险变故的话,崔永源也不介意继续当一个名不符实的‘死士’,但是现在,由于那个骄横任性的李圆珠,崔家已经明显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崔永源就要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不过,在此之前,看在多年的战友份上,他还是要给黑T恤他们安排一条尽可能安全的退路。

  ——————————

  小林樱与南田雅子手腕上的腕带,是柳生元和前往花旗,追查岳父小林熊光失踪之前,留在家人身上的最后一道保险——那条腕带是柳生元和用自己皮肤组织培养出来的剑气载体,和他自己身上的自殖性生物护甲完全是一样的材料。

  以这条腕带作为中介,加上亲人们身上有接受三九天劫洗礼时,柳生元和留下的精神烙印,柳生元和就能隐约感知到亲人们身体状态和一些强烈情绪。

  而柳生元和预设中,最强烈激活信号就是亲人的鲜血!

  在必要时,那条腕带可以按照亲人们最强烈的潜意识,通过柳生元和在亲人身上留下的精神烙印,爆发出柳生元和预留下剑气,发出一次攻击或者进行一次守护。

  也正因为如此,小林樱的腕带才会斩断对手的枪支,因为她当时最大的顾忌就是黑T恤手中枪。

  而小林樱作为暗劲大师/剑豪大师的敏锐感知,在狙击枪发射的那一刻,虽然小林樱的表层意识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她的潜意识已经感受到了远处的杀意。

  所以腕带才会放弃进一步斩杀黑T恤,返回来抵御子弹,只不过小小一条腕带,剑气承载着实有限,做了这两次攻击防御之后,已经耗尽了能量,只能跌落下来。

  同样的,当时母亲南田雅子被这种血腥的场面,吓得几乎心灵崩溃。

  她那时潜意识里的最强烈愿望,就是有人能来保护她远离危险,所以戴在母亲南田雅子手腕上的腕带,才会绕着她游走飞行,守护着她。

  距离如此遥远,即使是此刻柳生元和,获得的感应也只是模模糊糊,但是他非常明确的知道,小林樱和母亲都有生命危险,而他之所以不打电话给父亲柳生和岛,那是因为论起战斗力,父亲还不如小樱呢。

  感应到亲人命在旦夕,心急之下,柳生元和哪里还管得了天皇聘书,他甚至连交代一句都嫌浪费时间,更别说绕路走门了。

  他直接一步跨出,人未到、剑气先行,无数细碎的剑气犹如洪流直泄,无声无息将玻璃窗切割成粉,被他身形带起的狂风一吹,漫天散去,只留下一个人形大洞在上面。

  第一步,柳生元和直接从室内跨出窗外;

  第二步,柳生元和身体前倾超过四十五度,隐隐有白色的气流在柳生元和身体两侧像羽翼一般左右展开,借助气流的冲击为他提供浮力,让他每一次脚踏大地所获得的反作用力,全部用来推动身形急速前冲;

  当柳生元和踏出第三步的时候,风声在耳边呼啸,轻微而连绵不断的‘铮铮’鸣响一直伴随着柳生元和贴地飞射的身影。无数细微到肉眼看不到的剑丝,在柳生元和身前开路,为他斩破大气撕裂风阻!

  一步之间,他已经跨越了百米之遥,身形如同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

  柳生元和不是不想开车,他即使能飞行绝迹,时速也绝不可能超过两百公里,毕竟他再怎么鼓动大气助力,脚下一路狂奔,也比不上汽车马达的转速。

  可是东京都的郊区还好,但是到了市区,很多路段开车的速度还及不上骑自行车呢。

  更何况柳生元和根本不会开车。

  这些年来,柳生元和从未敢浪费一分一秒,对于他努力的目标来说,短短一生就算他全力以赴也未必能够达到,又怎么能把如此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学习驾驶上?

  所以,考虑到东京都的交通状况,柳生元和觉得比起叫司机去准备车辆,还是靠自己的两条腿能更快赶到。

  然而,虽然并非柳生元和的本意,但是他一路横冲直撞,已经引起了不小的社会混乱。

  最初发现柳生元和的是马路上的司机,东京都郊区的路况还是不错的,汽车速度也还算是可以。

  一辆满载游客的大型客车正在马路上高速行驶,中年司机一边跟随车里播放的音乐打着拍子,一边驾驶汽车一路飞驰。

  突然,他听到背后的游客们发出一片惊呼声。司机虽然好奇,可也没敢扭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下一秒,一条人影就在他身边飞奔过去——

  虽然知道自己身负一车人的生命安全重任,中年司机还是实在忍不住一只手离开方向盘揉了揉眼睛——就在马路上,就在眼前,有人用两条腿超了他的车!而且,超车的这位明显没有遵守交通规则嘛,连个方向灯都不打就突然变道——

  中年司机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自己方向盘边上的码表,码表显示现在时速九十公里,很正常的车速啊,可是踏马现在谁能告诉我,这位全靠两条腿的老兄,速度是多少?

  这个时代的网络已经不是四年前可比了,就算柳生元和一路全速奔行,速度快得简直是贴地飞行,也赶不上网上信息传递的速度。

  他的人还没冲进东京都市区,但是他一路狂奔、超车无数的视频和照片已经传得满世界都是了。

  “这里是自行车世界锦标赛东京站比赛,各国顶尖高手齐聚一堂——,额,这是什么?”

  在直播镜头里,一群自行车手头顶上空,一道人影排云驭气呼啸而过,划出一道几乎是平直的弧线,一直到百米外才落下地面,然而此人身形在地面一触即起,像一只贴地掠行的大鸟,瞬间远去!

  后面的自行车比赛选手们稀里哗啦,摔满了一地。

  这可不是柳生元和故意要出这个风头,谁让这条路因为要举办自行车世锦赛而封路清障了呢,心急如焚的柳生元和当然是哪条路近、哪条路上人少就走那条路了。

  至于打扰了别人比赛,这早已不在心急如焚的柳生元和考虑范围内。

  ——————————

  不过,即使柳生元和成就大地游仙以后第一次全力奔行,他也不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

  第一个赶到的人,是柳生元和的父亲柳生和岛。

  一般情况下,男人不能进入这间纯为女***的美容会所,不过,柳生和岛与这里的警卫还算熟悉,只要不进入为女客户服务的区域,没人会拦阻老板的丈夫。

  当柳生和岛打开妻子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却有一股中人欲呕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

  柳生和岛大惊!

  妻子的办公室已经大变模样。

  地板上到处都是流淌的鲜血,妻子的办公桌前,一具尸体横倒在地上,连头颅都被分成两半,白色的脑浆半凝固、半流淌的泡在地上的鲜血里,红红白白的混在一起;

  从柳生和岛这个角度,甚至还能看到这具尸体裂开的心脏,正在微微颤动,鲜血还在往外一动一动的涌出来;

  柳生和岛突然觉得眼角余光里有什么东西,急忙扭头一看——那是一个人!就站在大门旁边!

  柳生和岛吓得朝边上一闪,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个人将倒未倒、头无力的下垂着,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个活人了。

  而在他的腰间裤带上,还别着一柄手枪,在他的胸膛处,一个半尺长的刀柄嵌在那里,从这个人的想倒却倒不下去的姿势来看,他分明是被这柄刀钉在了墙上!

  对面的玻璃窗也破了一个大洞!

  沙发前有一滩血迹,在血迹中,有几根手指和一个黑色方块掉落在一起!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眼前血腥的场景,闻着腥臭的气味,柳生和岛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不过这时候他可顾不上恶心了,直接用袖子抹了一把嘴角,慌忙的大声叫道:“雅子!雅子!小樱?雅子?”

  “和岛、和岛、是你吗?小樱、小樱她——我怕——呜呜呜呜——”在办公桌后面,妻子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但是无论如何,好歹人还在,算是让柳生和岛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可是,当他绕过办公桌,看见的却是妻子南田雅子抱着小樱,两人都是满身鲜血!

  妻子一边狼狈的哭着,一边紧紧用力握着小樱的手腕,企图阻止鲜血从小樱手腕上涌出;小樱的左手只有一半还连在手腕上,从伤口处可以看到碎裂的骨头茬子浸泡在鲜血中。

  柳生和岛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弯腰去帮助妻子,而是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快速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才放声大叫:“来人呐,快拿急救包来!”

  一边叫着,柳生和岛一边蹲下身,一把拉过一根不知道什么电线,可能是电脑鼠标的连接线吧,紧紧缠在小林樱的手腕上——人体组织失去血液供应五十分钟后,会开始坏死,可按照小樱这个流血速度,不用半个小时就要有生命危险了,所以先止血才是最重要的!

  一边用电线缠着小樱的手腕,柳生和岛一边问:“雅子,你哪里受伤了?小樱手腕这里有我,你赶紧包扎一下!”

  “我、我好像没受伤——”南田雅子愣了一下,才回答道。

  “————!”柳生和岛的手顿时稳了三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生和岛的声音对于南田雅子来说,就是一剂强效镇定剂,让她从慌乱中稳定下来。

  “刚才有三个人来抢秘方,都有枪!他们拿了秘方还不够,还要求我脱衣服拍照,小樱为了保护我,突然拔刀,一下子就杀了两个人,可是被第三个人开枪打伤了!”

  “什么!!!”柳生和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林樱在他们夫妻面前,可一直装得很好,一直是个温柔可爱的小女孩形象,他们夫妻向来是把她当女儿看待。

  柳生和岛不像是南田雅子一直缩在办公桌下没有出去,他刚进门就注意到那两具尸体,一个整个脑袋都被一劈为二,另一个被刀钉在水泥墙上,无论哪一具尸体,这种杀人法都不是常人可以做到!

  小樱居然这么厉害!杀性这么重!

  ——————————

  崔永源远远看着两辆警车开过,这个时候离他走出宾馆才刚刚过去五分钟不到。

  他毫不犹豫的走上一辆小轿车,一脚油门踩下远离这个地方,什么观察、扫尾、去他妈的,老子得赶紧溜了,在千代田区搞事还不赶紧开溜,是嫌命长吗?

  至于黑T恤他们,他已经给他们联系好了最安全的退路,要是这样的退路都不能保障他们的安全,那只能说明事情超级大条了,自己都要考虑到底要不要回高句丽了。

  ——————————

  “你们一定要注意说话方式,务必稳定住柳生先生的情绪!什么?要不要设置路障把他拦下来?你是弱智吗?你以为柳生剑圣是开车过来的吗?

  他是跑过来的!那是用两条腿,从七十公里外跑来的你知道吗!可不可以开枪?马鹿!你不要找死!找死自己去,别带着别人一起!”

  放下电话,警视总监目幕头疼的要死,作为东京都警察系统的最高负责人,保证东京都的正常秩序他责无旁贷。本来要是个车辆超速什么的,根本不会轮到他老人家亲自关注,可是人超速了这算怎么回事?

  要是电话能直接联系到这位柳生元和倒也算了,作为高桥广美的舅舅,又是柳生元和拿到剑豪资格的见证者,两人多少有点交情,也能说上几句话,在他印象中,这位少年剑圣不是什么不好说话的人。

  可是问题是现在联系不上啊!到底出了什么事,让这位剑圣如此暴走?

  还有个问题就是,这位日本千年不出的剑道天才现在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人能超速,简直是闻所未闻!

  根据摄像头测速,这位奔行的最高时速都快两百公里了!这踏马还是人吗?

  ‘玲玲玲——’电话又响起来了!真烦心。

  目幕总监接起电话:“喂,这里是东京警视厅目幕,青春永驻美容会所发生恶性凶杀案?这种案子怎么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什么?南田雅子是柳生剑圣的母亲?

  你立刻通知最先到达现场的警察,让他们务必注意说话方式,尤其是柳生剑圣随时会赶到现场!他的情绪可能很不稳定,不要做任何可能激怒他的事情!”

  好吧,这下柳生剑圣暴走的原因找到了,可是,下面就该轮到他担心这位剑圣看见家人的惨状,到底会做出何等反应了。

  “喂喂,给我接天野明峰!剑豪会的天野明峰,算了,你直接通知他,让他立刻赶往千代田区青春永驻美容会所,务必稳定住柳生剑圣的情绪!”

  “另外,赶紧在数据库给我查找柳生剑圣的社会关系,把能稳定他情绪的人都给我找出来,快!”

  “喂,广美吗?你在哪里?现在舅舅需要你帮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