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四十四章 重伤

第二百四十四章 重伤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4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52

  

  南田雅子坐在办公桌后面,倔强的抬头盯着双手支撑在自己办公桌上,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的白T恤,心中愤怒、委屈、憋气、恐惧,百味杂陈,但是偏偏没有任何一味是让人高兴的感觉。

  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如此欺凌过!

  从小,南田雅子的家境算是不错,然后一路上学时成绩也很好,没受过什么校园霸凌的滋味,倒是曾经有过些同学追求,就算遇到一次危机惊魂,也有帅哥(柳生和岛)挺身相救;

  后来,为了与当时还是一个小小销售员的柳生和岛私奔,南田雅子受过一段时间的穷,可那时是穷而不是苦。

  柳生和岛就算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也把她照顾的很好,简直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两人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看着丈夫柳生和岛日日为家庭辛苦奔波,每次回家,都会充满希望的说,今天又取得了什么进步,将来会如何如何,南田雅子真的没觉得这种日子有什么苦。

  后来有了两个儿子,丈夫的事业也渐有起色,家庭蒸蒸日上的感觉,更是让南田雅子每天都充满希望。

  至于长子柳生元和给她带来的无数惊喜,倒只能算是锦上添花(有时还担惊受怕),毕竟当时丈夫已经算是创业成功,成为一家企业的社长了。

  可是,南田雅子做梦都没想到,在自己跻身上流社会的今天,竟然还有被人这么胁迫的一天。

  尤其是自己视为女儿的小林樱还在身边,两人一起被人胁迫,这种在晚辈面前,被人硬生生打破身为长辈尊严的耻辱感,让南田雅子羞愤欲死!

  到底脱还是不脱!

  脱,尊严丧尽,后患无穷;不脱,对方有三个人,而且都是有枪支的亡命徒,小樱可能会死,自己也可能会死!

  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还没等南田雅子做出选择,下一瞬间,一直在她身边扮演乖乖女儿角色的小林樱,像猛虎般猝然暴起、人随刀走,跃身飞上了办公桌。

  那个逼迫自己的白T恤男子,整个上半身被瞬间一分为二,脑浆血花飞溅中,半蹲半站在办公桌上的小林樱猛然回首,盯向坐在窗口沙发上的黑T恤男子。

  这一刻,从南田雅子的视角看过来,小林樱的侧脸刚烈决绝,小脸上还沾染了几处红红白白的血迹,与平日在南田雅子怀里打滚、耍赖、撒娇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南田雅子这时甚至还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那位灰色T恤男子已经被小林樱一刀钉死在墙上。

  这等突变前后还不到一秒钟,南田雅子因为委屈害怕,所泛起的泪花还在朝眼眶外涌出,眼泪还没来的及流下来呢,房间里却已经大变了模样。

  闯进来胁迫他们母女的三个恶徒,已经有两人当场死亡,而小林樱正从办公桌上一跃而起,直扑向沙发方向!

  在小林樱一往无前,面对枪口直扑向前的那一刻,南田雅子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黑T恤心中一团乱麻,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简直毁灭了他的三观。

  人力岂能做到如此地步?

  武道大师他又不是没见过!崔家三韩财团自己就供奉有三位武道大师,平日里也曾经给他们做过体能培训与作战技巧训练,可是那都是至少四十岁的中年人。

  而且,那些武道大师不说拳头上能站人、胳膊上能跑马,至少也是浑身肌肉发达好不?

  能成就武道大师者,各自都有自己的气度,那会像这个小姑娘一样,看起来一副温柔文弱的样子。

  可是当她暴起杀人之时,形象前后反差之大,简直如同妖魔现形一般。

  那一刀,先是斩开了实木办公桌面,然后又劈开队友的胸膛和头颅——头骨是那么好劈开的吗?给自己一把斧子,都不见得能把一颗人头劈成两半好不?

  而且这个少女在劈开队友头颅之后,竟然还有余力掷刀击杀自己另外一位战友,这等武力,简直比自己见过的几位武道大师还要强的多!

  情报人员坑死人!

  不过,心乱归心乱,黑T恤手上可没有半点犹豫!

  说起来心情不稳定的确会影响他的枪法,可是小林樱跃起的办公桌和他坐的沙发距离总共不过三四米,这样的距离,这么大一个人,他怎么会打不中?

  枪声响起!

  枪声打断了南田雅子混乱的思绪,南田雅子第一个反应就是闭上眼睛放声尖叫。

  现在小林樱可没空注意身后南田雅子了,她身在半空,眼睛紧紧盯着黑T恤手中的枪口指向和紧扣扳机的手指!

  莱拉妮曾经说过,手枪其实没什么了不起,不但子弹威力不大,而且速度还慢,最重要的是手枪射程短,所以只要是使用手枪的场合,必然能够看到对方的枪口指向和扣动扳机的手指。

  对于莱拉妮来说,硬抗手枪子弹压根不算回事;但是小林樱可不觉得自己能和那个怪物比。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尽量做到自己能做的。

  这时候小林樱心中没有半分恐惧(主要是没时间恐惧),她的全副精神都集中在对方的手指和枪口上。

  第一枪响起,小林樱左手握在剑鞘中段,准确的移动剑鞘,将剑鞘的上半段挡在枪口方向。

  随着枪响,小林樱左手猛然一震,坚硬的剑鞘崩裂,子弹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不好!子弹的冲击力比她想象中要大得多;

  第二枪响起,小林樱身体刚刚失去平衡,她右臂曲起护住要害,右臂一震,小林樱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人已经无法继续前扑,从半空中跌落。

  而黑T恤的第三枪已经扣下了扳机!

  被第二枪击中右臂,小林樱前扑势头已经被子弹的冲击力,硬生生打的坠落下来,让小林樱再也没机会扑近黑T恤身边。

  而眼睁睁看着枪口指向自己的胸膛,小林樱只能勉力将左手移动到胸口,企图用左手倒持,剩下一小段剑鞘做最后的抵抗。

  可是,右臂受到重创以后、小林樱的身体失去平衡,在这一瞬间,小林樱就算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枪口指向,可是有些不听使唤的左手却无法做出精确的动作。

  第三颗子弹并没有被剑鞘后段所挡住,直接击中了小林樱握着剑鞘的左手手腕,小林樱的左手以一种正常手腕不可能做出的姿势,歪倒在一边,伤口处,白色的骨茬被涌出的鲜血染红。

  同时也染红了小林樱手腕上,一条一指宽的白色腕带!

  就在鲜血染红小林樱左腕上白色护带那一瞬间,远在郊区庄园里,正要在山本智庭拿来的天皇聘书上,签下自己名字的柳生元和脸色大变!

  第四声枪响的同时,‘铮——’一声剑鸣,突然在室内鸣响!

  一道白芒闪过,第四颗子弹瞬间分成两半!

  下一刻,随着小林樱目光所视,白芒幻化长虹,黑T恤右手手枪一分为二,半截枪柄带着五根手指一起,跌落下来。

  而下一个瞬间,飞射在半空中的白芒突然倒卷而回,与此同时,玻璃窗户上出现一个拇指粗的小孔,

  “噗、笃——”几乎不分先后两个声音,一截一指宽白玉般的腕带和一颗小拇指长短狙击枪子弹同时跌落在地板上。

  也就在这一刻,虽然五指齐断,但是黑T恤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他左手一松,苹果向下坠落的同时急速蹲下、弯腰,伸出左手要捡起地上的手枪——枪管和枪柄虽然断了,但是激发结构还在,仍然有很大可能,可以打出一颗保留在枪膛里的子弹。

  然而下一瞬间,‘铮——’又是一声清脆的剑鸣,另外一条白玉般的腕带从办公桌后面像活物一般,凌空缓缓游走而出!

  黑T恤面色大变——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刚才就是这种东西,将自己的手枪连着手指斩成两截。

  不过,此刻他不敢有片刻犹豫,顾不上捡起地上的手枪,动作直接由下蹲变成了弹跳,奋力向后一跃,头也不回直接用背部撞开窗户,朝楼外跌落下去。

  这时黑T恤更加佩服队长崔永源——要不是队长开枪,自己肯定就被那道白芒斩杀;

  而队长早就在这扇窗户下,安排好队友驾驶一辆中型车停在下面,还特意在车顶行李架上放置了厚厚的气垫,作为一套应变方案。

  当时大家还笑着说‘队长你踏马想得太多了,对付这么个目标还需要搞这么多预备方案?’,结果现在不就用上了?

  这也是为什么一进南田雅子的办公室,他就坐在窗户附近的原因——这扇窗户在必要时就是他们的紧急退路!

  可惜,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有机会用上这条退路了。

  小林樱直到看着黑T恤跳楼逃走,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下安全了。

  可是下一瞬间,从未有过的疼痛感一下子冲上小林樱的心头——刚才高度紧张的时候,小林樱还不觉得,可是一放松下来,她全身好多地方,尤其是手腕一起发出剧痛的信号,让这位从未受过如此重伤的女孩,一下子疼的晕了过去。

  ——————————

  办公桌后面,南田雅子闭着眼尖叫了一会儿以后,才发觉枪响过后,自己身上好像没啥感觉?

  她小心的睁开双眼,竟然一眼看见自己视为珍宝的女儿小林樱,就在办公桌前不远处,侧身扑倒在地上,满身上下鲜血淋漓!

  南田雅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连滚带爬的冲出办公桌,一把抓住小林樱肩头衣服(这时候的南田雅子早就顾不上形象问题了),将小林樱从地上拖回到办公桌后面。

  等她看清楚小林樱手腕的惨状和身上不停冒出的鲜血,南田雅子只觉得浑身发冷,被吓得乱了手脚。

  她一边躲在办公桌下浑身发抖,一边还手忙脚乱试图帮小林樱止血,嘴里还不由自主念叨着:“小樱不怕,妈妈在这里!小樱没事的,妈妈会救你,和岛、和岛、你在哪里啊?呜呜呜呜——”

  而在南田雅子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原本戴在在她左手腕上,那条儿子送给她的六寸长白色腕带,正默默的一圈又一圈,围绕着她藏身的办公桌,缓缓飞行着。

  ——————————

  崔永源也觉得浑身发冷。

  作为一个指挥者和策划者,他可没兴趣事事冲锋在前。

  而且对付一个全无防备的南田雅子并非难事,这件事难在事后撤退与扫尾工作——在日本东京千代田区干这种事,就相当于在花旗白宫附近开枪。

  日本方面肯定会严加追究,所以,动手倒是不难,难的是不留痕迹,并且让对方不要报案。

  出于谨慎和习惯,即使安排好的计划,他还是到现场附近坐镇观察,顺便作为计划的最后一道保险。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间斜对着南田雅子四楼办公室窗户,并与之高度平行的宾馆房间,倒不是他不想找个更合适的地方,而是这里就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监视场所。

  从这个角度不能看见南田雅子办公室的全貌,但是也能看见大部分空间了

  可是他看见了什么?先是情报中,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中,小林樱那一刀爆发如同霹雳闪电,别说近在咫尺的手下,就算拿着狙击枪,通过镜头观察的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两个一等一精锐的崔家私兵,就这样毫无还手之力被当场斩杀。

  然后,好不容易,剩下的一个私兵似乎控制了局面,可是,那道白芒是什么鬼?

  崔永源本能的开了枪,支援队友是每一个战术小队都会反复强调的东西,这已经形成了他的本能。

  可是,那道白光居然能把狙击枪子弹都给挡下来,这完全出乎崔永源的认知。

  当他想要不管不顾,干脆杀了南田雅子给手下报仇的时候(从他这个角度,看不见倒在地上的小林樱),又有一道白芒飞了出来,在室内漫空游走,而崔永源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位剑圣之母已经很警醒的缩了下去,看不到人了(其实是南田雅子爬了出去,想把小林樱拖回到办公桌后面)。

  现在崔永源的心里充满了鬼、神、妖、魔、阴阳师、妖怪等名词,这等超自然现象竟然是站在对方那一边的,让崔永源对自己的未来着实不太乐观。

  柳生家到底是什么人?他才不相信一个剑圣能做到这种事,何况,情报表明,那位剑圣还在郊区庄园呢。

  想到情报,崔永源顿时恨得牙痒痒的,这帮情报人员简直饭桶到了突破天际!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一刀,这等高手岂是一天能炼成的?竟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得赶紧跑路!假如落到拥有如此诡异手段的对手手里,恐怕死了都未必安生!

  唯一让他有些安心的是,这些崔家的精锐死士,都是经过最好的整容,保证就算他们的妈妈站在这里都认不出来他们。

  而他们携带的武器、身上的装扮都是最常见的东西,想要靠这些东西弄明白他们的来历,那是想多了。

  隐藏一滴水,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藏在海里。

  只要能安排好最后跳楼逃走的黑T恤,其他方面根本就没有留下可供追踪的破绽。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可不能和那黑T恤一起跑路,大家还是分头撤退吧。

  当然,他会给黑T恤安排一条最安全的撤退路线,这是他身为队长的职责。

  “你们执行第五套撤退方案,我继续观察。”崔永源一边匆匆离开房间,一边低声说道。

  作为一个战术小组,他们耳蜗内会被植入同一个专用频道的接收器,在一定距离内,可以将话语直接送到队友耳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