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进退两难的南田雅子

第二百四十二章 进退两难的南田雅子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3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49

  

  眼睛还没眨完一下,眼前就已经大变了模样,山本智庭很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那位久闻其名的少年剑圣,就在他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双眼中先是突然喷吐出两道绿色异芒,然后整张白净温和的脸突然变成了青黑狰狞的鬼脸。

  山本智庭虽然自持修养过人,也被吓的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就在他忍不住要惊叫起来的时候,随着身上一紧一松,耳边‘轰’然一震,眼前的大活人(也可能是活鬼)就那么不见了!

  要不是山本智庭眼角的余光,还能清楚的看见大岛慧和小林熊光就坐在两侧,他都想要叫救命了。

  理智告诉山本智庭,对方不可能因为接到天皇聘书,就高兴到突然想和大家玩一下捉迷藏的地步。

  山本智庭看了看左右,左边沙发上,小林熊光一脸茫然,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右边沙发上,剑豪会首席,女剑圣大岛慧面色凝重的望着客厅落地窗方向。

  “大岛老师,请问您看清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吗?”

  “刚才,柳生老师脸色大变,突然冲了出去。”大岛慧望着窗外,一脸沉重。

  她与柳生元和认识很久了,从未见过他露出如此难看、甚至可以说是狰狞的表情。

  “?冲出去?从哪里冲出去?”客厅大门还关着呢,想要出去,至少要有一个开门关门的过程吧?

  “从那里冲出去!”大岛慧用手指了指与门方向相反的落地大窗。

  山本智庭和小林熊光一起朝大岛慧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那面足有三米宽的落地玻璃窗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人形轮廓,在人形轮廓周围,玻璃完好无损,甚至连一丝裂纹都没有——就好像这块玻璃自从生产出来那天起,就带有这么一个大洞似的。

  山本智庭与小林熊光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难道是刚才被柳生剑圣硬生生撞出来的吗?

  当他们回头再看向大岛慧的时候,却发现大岛慧的面色也难看得似乎要滴下水来。

  刚才,柳生元和无声无息冲破玻璃窗,直接飞跃而出的那一幕,简直颠覆了大岛慧对认知。

  大岛慧固然知道柳生元和武道通神,已经踏入了她所不能理解的领域。

  但是,玻璃这种材料,一般情况下都是一种坚硬、脆弱的材质。

  柳生元和能撞碎玻璃窗一跃而出,大岛慧一点也不稀奇;但是他竟然无声无息的在玻璃窗上,硬生生撞出一个人形的空洞出来,而且空洞周边的玻璃上甚至没有一丝裂纹,这等能力却已经超出了大岛慧的武道认识——她完全不能想象柳生元和是如何做到的。

  而让大岛慧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是——柳生元和到底为什么如此急躁,连门也来不及走,一句交代也没有留下,直接冲破窗户走的无影无踪,将大家莫名其妙的扔在这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传说中,有些人会在亲人发生意外时产生心灵预警,而像柳生元和这样踏入神鬼莫测境界的武道强人,谁知道他到底会有什么能力?

  要说柳生元和能对亲人发生不幸产生感应,大岛慧半点都不觉得奇怪。

  大岛慧更担心的是,这位天才剑圣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刚才,柳生元和飞射而出的那一刻,脸色变化,实在让大岛慧不能从乐观的方向去想——假如他在东京都众目睽睽之下大开杀戒,谁都保不住他。

  大岛慧连忙想办法补救:“山本先生,柳生老师不是这么失礼的人,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急着冲出去!他的境界即使是我也无法理解。

  小林先生,你和柳生老师是亲属关系,赶紧去打电话,去查问柳生老师亲人的状况,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柳生老师感应到了什么!”

  大岛慧为柳生元和辩解——把天皇特使扔到一边,连话也没交代半句就闪人,怎么说也是伤害了天皇的面子,没有一个合理解释的话,即使柳生元和是剑圣,也会有麻烦的。

  更何况,大岛慧真的想不出,除了家人出事还有什么情况能让这位少年剑圣如此失态。

  “啊!好的好的,我立刻打电话。”

  小林熊光从玻璃上那个大洞带来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拿起电话,第一个就打给自己的女儿——无人接听!

  然后他又拨打了柳生和岛的电话。

  “和岛!你出事没有?”心急之下,小林熊光一时口不择言。

  “大熊,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没出事啊?”接到电话的柳生和岛一头雾水,哪有这么打电话的?

  “那弟妹南田雅子呢?我女儿小樱呢?她们在哪里?”小林熊光连忙追问。

  “到美容会所去了啊?今天是南田去值守的日子,她把小樱也带去了,怎么了?”

  “我打不通小樱的电话,刚才你儿子突然破窗而走,把大家吓了一跳,你赶紧打弟妹的电话,看看她是不是有事。”

  “————,我说大熊,你别吓唬人好吧,元和在郊区庄园呢,就算是雅子出了什么事,他怎么会知道?”

  “别废话,赶紧打电话问!”小林熊光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担心你老婆,我还担心我女儿呢。

  “好吧好吧,我马上打电话——”柳生和岛不以为然的拨打妻子的电话。

  无人接听。

  柳生和岛微微有些吃惊,再拨打妻子办公室电话。

  依然无人接听。

  柳生和岛有点慌神,本来这可能是妻子正好走开,或者一时手机不在身边,但是有小林熊光的电话在先,他实在忍不住朝坏处想。

  他给小林熊光回个电话,然后赶紧穿上衣服朝门外走去——妻子的美容会所离这里只有几百米距离,自己要过去亲眼看看妻女没事才放心。

  而在庄园这边,接到柳生和岛的电话之后,无论是大岛慧还是小林熊光、甚至是山本智庭,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那里可是千代田区!

  如果真是南田雅子和小林樱出了事,这位剑圣狂性大发的话,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本来,山本智庭还以为,即使是剑圣、半神这样的高手,也总需要合适的武器装备才能造成惊人的破坏效果,可是,看看窗户上那个无声无息出现的大洞,山本智庭着实无法想象这位剑圣发狂的后果。

  三人急忙各自拨打电话,尽量控制事态发展。

  ————————————

  时间倒退到半小时以前。

  “想必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士,就是柳生夫人南田雅子吧,果然不像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士呢!

  来,请将您的手放在桌子上我们看得到的地方,放轻松、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来拿一样东西,只要您合作,就不会有人受到伤害。”

  除了说话的男子,从侧门里又走出两个人,一共三个人走进南田雅子的办公室。

  他们身穿满大街到处都是的T恤衫,下半身也是最常见的运动裤类型,三人大摇大摆从南田雅子办公室边的休息室里走出来,走进南田雅子办公室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随意,其中一个人嘴里还咬着一个红苹果——那是放在南田雅子休息室里的水果。

  三人一走进办公室,就自然而然的分散开来,一个人懒散的坐在靠窗沙发上,另一个人斜倚在办公室大门边的墙壁上。

  两人腰间,略微撩起的T恤下摆处,各自露出一个手枪枪柄。

  最后一人走到办公桌前,拿出一张A4大小白纸摊在办公桌上:“南田女士,我们只是要那张您保持年轻美貌的药浴秘方,只要您乖乖把它默写出来,这里就不会有人受到伤害,您可千万别说,这么关键的东西您背不出来哦?”

  “这位就是小林樱吧,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您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要为她打算一下吧?”

  “假如您想呼救的话,喏,我们带的有枪,想必干掉两位以后,我们也来得及逃走。”

  “您现在的生意已经不仅仅建立在一张秘方上了,人脉和品牌是您这个美容会所更宝贵的财富,您看,您没必要为这么一张东西冒两个人的生命危险,不是吗?”

  “来,相信您一定记得秘方的内容,请写下来。不要骗我,虽然我不知道秘方具体内容,不过,您美容会所每天都采购了些什么药材,我还是知道的。

  如果让我看出您做手脚的话,喏,这位可爱的小女孩,呯——”

  说着,这位穿着白T恤的年轻人伸出拇指食指,对着小林樱比划了一个开枪的样子。

  他的T恤下摆,同样露出一只枪柄。

  南田雅子坐在沙发转椅上沉默了一会儿,又扭头看了看自己视为己出的小林樱。

  小林樱的小脸一片苍白、毫无血色。

  南田雅子缓缓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笔,开始在对方提供的白纸上写了起来。

  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再说,现在柳生家不缺钱。

  秘方没有了,最多也不过是在美容市场上,多出几个竞争对手,自己未必会输。就像这位不速之客所说,自己的美容会所建立的人脉和品牌,比这张秘方更加重要,更何况,儿子最近还提供了另外两种药浴方式给自己。

  至于自己容颜永葆青春,那和秘方关系不大,那是儿子的神通广大好不好?

  这么看起来,这张秘方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只不过,被人这么硬生生抢夺去秘方,让南田雅子心中很不舒服。

  但是不管怎么样,首先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回头找儿子去想办法,自然可以给自己出口气,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南田雅子虽然不是好汉,但是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不过,这帮人难道就没有调查过,自己还有个剑圣儿子吗?回头一定要让儿子好好为自己出口气!

  南田雅子一边默写秘方,一边愤愤不平的想,直到想到儿子将来如何为自己出气,才算是让她心里顺畅了一点。

  到现在,南田雅子心中并没有多少恐惧害怕,有钱人嘛,钱能解决的事就都不是事,这点损失南田雅子也承担得起。

  “好了,这就是全部秘方了,请你们离开我的办公室。”南田雅子看了看,没有什么写错的地方,才将手中写满字的a4纸略有不舍的交了出去。

  这张秘方曾经是她最宝贝的东西,是她走出家庭主妇小天地,进行第一次创业的依仗。

  美容会所最初发家,也是靠着它惊人功效,才吸引到第一批回头客人的。

  看着南田雅子一气呵成的写完整篇秘方,白T恤也松了一口气,主要任务算是完成了,后面嘛——

  “唔——,看来您没有在秘方上动手脚,谢谢您的合作,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请您现在把衣服脱下来。”

  白T恤接过秘方,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将纸折叠收了起来,抬头看向南田雅子,微笑着说。

  “!”

  “南田雅子女士,您看,虽然我看不出您在秘方上动没动手脚,不过我总要留点后手,万一您在秘方上做了什么,我看不出来的手脚呢?至少将来,我要有一个理由,可以请您帮忙修正吧?”

  “这不可能!你这是侮辱我的人格!”南田雅子愤怒的拒绝。

  “嘘——,南田雅子女士,您要是声音太大把人招来,我们可就不得不赶紧跑路了,不过,在跑路之前,呯——”白T恤又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

  “您看,我们只是拍一张照片而已,保证不会动您一根手指头。

  再说,我们也需要有些保命的东西,对吗?您的儿子,日本五百年来第一剑圣柳生元和可不是好惹的,我们只是要在手里留点东西,保住我们这条小命而已。

  您看,我们甚至都没敢让这位未来剑圣夫人脱衣服呢!”

  说着,白T恤笑了起来,在他看来,自己步步逼近,将这位剑圣母亲玩弄于股掌之中,真有一种操控他人命运的快感。

  何况,还可以顺便完成圆珠殿下交代,教训一下这位南田雅子的任务,想必回去会有更多的赏赐吧。

  坐在窗口沙发上的黑T恤和靠在门边的灰T恤也一起‘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们——”南田雅子自小到大何曾遇见过这样的场面,生死操于人手,对方每一步都正好卡在她的心理底线上,似乎又没有做绝。

  理智告诉她,对方这样步步紧逼,即使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可能依然有更难堪的要求在等着她;但是侥幸心理又告诉她,也许被拍了照片以后,对方就会离开呢?

  小樱还在这里呢,自己就算再难堪,也不能把小樱拖进危险中。

  可是,他们如果拿到自己的裸照,如果直接发布出去,自己还活不活了?别人又会怎么看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南田雅子心乱如麻,下意识的紧紧握住双拳,指甲深深的陷入手掌中,连下嘴唇被自己咬出血来都没有发现。

  当南田雅子的嘴唇上鲜血溢出,染红了牙齿那一刻,她的身侧,有一抹灿烂如银虹的刀光倒卷而起!

  胖子要保持每天4000字很困难。胖子文思不畅,打字也慢,一般好不容易码到了四千字就算完成一天任务了,毕竟胖子还得上班工作、带小孩,时间的确很紧张的。再说了,这不算断章,而是这一部分内容完结,下面是另外的交代部分了,从内容上,大家可以看出来的确是不连贯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