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莱拉妮的曲线行动

第二百二十三章 莱拉妮的曲线行动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8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19

  

  “柯罗尔,这份样本的供体还没找到吗?”嘉妮特疲倦的坐在沙发上,揉了揉额头,顺口问了一句。

  目前这份样本是宁静之湖直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第二份,细胞生命强度足以支撑‘英灵计划’的材料。

  而第一份材料是由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提供的。

  尤其可贵的是,与莱拉妮提供的一号材料相比,这份材料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和可控性,现在才刚做出三次分裂就可以看出,二号材料的稳定性至少是莱拉妮提供的一号材料的五倍以上。

  对于宁静之湖来说,现在已经开始把‘英灵计划’的资源向二号材料进行倾斜。

  “还没有,样本供体叫布莱克*奥威奈特,可是我们无论从那个方面调查,都找不到这个人的生活轨迹,就好像这个人是突然从空气中跳出来一样。

  糟糕的是,现在花旗那边,似乎有人正在封锁消息,我们获取信息越来越困难了。”

  柯罗尔一边翻看着嘉妮特拿来的基因分析报告,一边说道:

  “对了妈妈,你就好好休息两天吧,不然身体累坏了,恐怕研究进度就更加慢了。妹妹她跑日本去了,好像说要去找柳生元和去讨要个人情。”

  “柯罗尔,你直到现在还没有孩子,怎么也不努力点?整天瞎忙什么?”

  既然说完了小女儿,嘉妮特自然把注意力转移到大女儿的身上。对于王室血脉来说,她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血脉传承下去,然后才是完成女王的工作。

  更何况现在的英国女王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一个象征作用,哪有那么多政务要处理?

  说着,嘉妮特干脆在沙发上放松的横躺下来,英国王室的血脉当然精力过人,但是不代表就不会累,像嘉妮特这样日以继夜的努力,当然也有疲倦的时候。

  “妈妈,上次那个王八蛋去妮妮那里说我坏话,被妮妮吓的当场尿了裤子,现在人跑花旗去了,根本就不敢回来!就算我想生孩子,也得有人配合才能生啊?我现在发动人手找这个奥威奈特,就是想要找他来当情人的。”

  柯罗尔毫不脸红的与自己母亲、前任女王嘉妮特讨论自己出轨的可能性。

  “你要找个黄种人来当情人?那你要注意点影响。”嘉妮特问道。

  “啊?奥威奈特是白种人,不是黄种人。妈妈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柯罗尔惊讶的问。

  “这不可能,从你拿来的血液样本,分析出来的基因图谱就是黄种人的基因!你翻到最后一页,上面有具体数据。”嘉妮特惊讶的坐了起来。

  “这个奥威奈特如果是黄种人,那他是如何化妆成白种人的?他还能和妹妹交手,打得有来有往,难道——?”

  两母女面面相觑。

  “对了,当时我曾经说,这位奥威奈特吐血是装出来的,其中唾液占据绝大多数,艾洛安还不信,说他是被妹妹打飞出三十米之外才吐的血。”

  “恐怕那天,不光这位奥威奈特在演戏,妹妹也在一起演戏!怪不得她说要去日本讨人情,原来是这样!哎,我这是白高兴一场!”柯罗尔恍然大悟。

  “你是说,这位奥威奈特是那个柳生元和扮的?”

  “应该没错了。”

  嘉妮特‘蹭’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柳生元和那边的事情在她们关注度中不算是非常优先的事项,但是也一直没有放弃过。

  英国王室在东京的人手,其主要工作重点也不是监控柳生元和,结果那件事一开始还没有引起她们的重视。

  直到最近,从其他渠道中获得了一些侧面证明,嘉妮特才有些惦记上这件事,只不过当时她手头一些研究工作放不下,暂时没顾得上追查。

  “对了,那赶紧联系你妹妹,让她借这个人情,问一下,前段时间,在柳生元和那里出现的部分人员年轻化现象是怎么回事!”

  ——————————————

  ‘我说元和,’莱拉妮一边打牌,一边不知不觉在传音中,换掉了柳生君的称呼:‘你想过组织一个自己的势力吗?’

  ‘组织势力干什么,管理起来麻烦还不够呢。’柳生元和不以为然的传音说。

  ‘哼,没有自己的势力才会有麻烦,今天你和同学聚会都会有人闯进来,要是有些手下在门外守着,怎么会有这些扫兴的事?’

  莱拉妮开始循循诱导,对她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柳生元和没事就整天闭起门来做宅男,假如柳生元和继续保持这种生活方式的话,那完全就是一个没缝的鸡蛋,她就算想下手也无从着手。

  但如果柳生元和肯走出庄园,和这个世界产生交集,哪怕是去杀人,她也有办法建立合作关系——上次就配合的很好嘛,不光是帮柳生元和杀了人,自己还做了一次免费广告。

  要知道,要是莱拉妮一个人特意表演(装逼)的话,未免有些强行装逼的尴尬,落了下乘。

  而且这种操作,还要额外支付拍摄人员费用和宣传渠道费用,求着别人不说,人家还未必尽心尽力,哪有上次宣传效果那么理想。

  ‘元和,你看看我,在附近现在就有三个小组在时刻候命。假如我想办什么事,一个命令下去,十分钟之内就有相应的专业人员出现在我面前,这才是真正的方便!’

  莱拉妮继续劝说:‘元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武力解决,我们至少表面上也是要遵守法律道德的,别的不说,就算是小混混来捣蛋,你把他打一顿,被告上法庭,法院来传票你接不接?’

  ‘假如有人从中操作一下,偷偷干掉了这个小混混,然后以谋杀罪起诉你,你是不是需要耗费精力在这个案件上?’

  ‘再说的恶劣一点,法院、警察等人被收买控制,共同推动案件恶化,你难道要放手一个个杀过去吗?’

  莱拉妮越说越起劲,甚至还举出几个发生在英国的案例。

  ‘不是吧,谁会这么对付我,对付我又没有什么好处,惹急了我就直接去干掉他!’

  柳生元和被说的吓了一跳,他一路走过来顺风顺水,对这个世界的人心险恶还真没有什么准备,即使遇到黑道,那些人不是对他客客气气,就是干脆被他杀光了。

  以他的直线条思维方式,如果遇到这种算计,除了杀人,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别说这种事不可能,我见得多了,小人物遇不到这种事,是因为他们没有被算计的价值。

  这个世界上,有些混蛋总会擅自给别人分配角色,而且你不去干他们还认为你是不求上进!

  老娘本来想当个美食家的,结果现在还不是到处做展览品?

  你一个剑圣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

  元和,我不知道日本这个国家的政府是怎么看待你的,但是我可以用我这些年来的经历告诉你,像你这样具备高价值的目标,你不遇到麻烦就算了,如果你遇到麻烦,绝对不会是这么小打小闹!’

  莱拉妮用大拇指弹出一张方块7,把空了的啤酒瓶子准确的扔进垃圾桶,沉重的酒瓶落入垃圾桶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KTV包房里的垃圾桶,就是一个小型黑色的塑料桶直接放在地面上,桶底全无缓冲,玻璃瓶子这么远扔进去,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见这位莱拉对力量的控制精妙到了什么程度!

  冈本大熊看得眼角一抽,这种能耐他只在师父一个人身上见过。

  莱拉妮随手在桌子下又拿起一瓶啤酒,用大拇指弹开瓶盖,喝了一口,才传音给柳生元和,继续她的长篇大论。

  ‘元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是真正的异类!和其他的武道家不同,我们的力量已经突破了一个安全阈值,这个安全阈值指的是可以通过常规武器和战术进行压制。

  一般情况下,社会本身的常规力量是无法控制我们,比如说警察、特警和保全公司,甚至包括有些地下势力,对我们来说都不能造成掣肘。

  所谓‘侠以武犯禁’——柳生元和插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侠以武犯禁’这句话?结果莱拉妮很骄傲的表示自己‘学富五车’!’)——不是因为侠的道德水准有问题,而是指不受控制的力量,会对现有社会秩序造成冲击。’

  莱拉妮痛快的长饮一口啤酒,传音表示自己往常喝的都是红酒,啤酒这玩意虽然不好喝,但是冰镇过后,居然出乎意料的爽口。

  然后,也不管柳生元和到底是不是认真在听,就自顾自的长篇大论下去。

  ‘统治本身,是趋向于消灭一切不受控制因素。不管这种统治阶层到底是国王、议会、政党、富豪、还是什么代表大会,本质上都是一样。

  现代以自动武器为主的社会中,哪怕武道大师级别的战士,如果没有合适的武器,与系统的情报支持,那就没什么了不起,随便来些持有自动武器的警察就可以镇压、制服、甚至杀死。

  所以,对于武道大师,现在并不存在严格监视管控的问题——因为想要‘以武犯禁’也没那个能力了。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嗯,尤其是有我这个参照物作为前例,日本政府绝对不可能放你彻底游离在控制外。

  假如我企图控制你,就一定会从你接受信息的渠道入手。

  你父母这些年来,事业发展的很顺利吧?你表现的能力越强,你父母那边的事业就会越发顺利。

  他们会获得财团支持、获取更高的社会地位、交到更多的朋友,这些肯定都是接踵而来的好事,然后就是你的一切朋友、亲人,都会被各种类似信息所包围

  等你看到,听到的信息已经被全面覆盖,我敢保证,那时候你被卖了还得感激涕零。’

  莱拉妮瞥了一眼柳生元和——这张年轻的脸看起来还是比较老实的,还没有被社会磨炼的充满警惕,应该比较好对付,要赶紧下手——下了最后结论。

  ——————————

  柳生元和作为灵魂转世的新生迭代产物,虽然拥有张明一整个世代的生命记忆(当然是模糊不清的),但是即使是张明,也不过生活在按个社会的阳光面,对于社会黑暗面也只是道听途说,更别说灵魂迭代中,自然损失了一部分记忆。

  对于一个成熟稳定的社会来说,社会的顶层是难以法律和道德约束的。

  所谓社会的顶层,不是指一个个具体的人物,而是一个个势力的代表。

  即使是赤旗古代高度集权的君王,做出的决断也必须符合他所在的阶层利益,现代就更别提了,个人是有道德良心和感情的,但是和大型组织谈这些就未免太奢侈了。

  对于大型组织来说,只有利益才是唯一决断的依据,当然,这种利益分为短期利益、长期利益和社会利益。

  ‘我告诉你,即使是我,也是因为拥有英国王室的背景,才得以摆脱征召,作为代价我有时候也要出任务。’

  莱拉妮不满的灌了一大口啤酒,打打杀杀她倒不反对,但是完成别人下达的任务,这就让她很不满了。

  不过,总算这些任务是以英国超级特种部队——圆桌守护者申请王室援助的名义提交过来,好歹算是给她留了点面子。

  ‘这么说吧,手下的存在主要有两个作用,一是为我们提供一层保护。我们不是万能的,但我们的杀伤力没人能够忽视,只要我们保持威慑,不要直接跳到前台,我们的利益就可以获得保证。

  比方以今天来说,即使我的保镖干掉了来捣乱的混混,别人也只能针对他进行起诉,不会直接在刑事上牵扯到我,假如是有人要对付我,就不会用这种低级的手段。

  而且依法处理我保镖过程还要考虑到我的反应,不会做的太过分。

  但是如果是我直接干掉了这两个混混,那他们就可以对我直接起诉,假如能把我控制住,就不用考虑我手下的反应了。

  你看,我个人当然不需要保镖的武力,但是在社会中,有保镖就可以过滤掉许多小手段了。

  当然,这套把戏对我没用,那是因为我身份特殊拥有豁免权,但是对你可就有用了。’

  莱拉妮在传音中滔滔不绝,说得似乎没有一个自己的势力作为外围保护,就要沦落到任人拿捏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