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速之客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速之客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6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15

  

  同学们一听说可以免费游玩东京迪士尼,包间里的欢呼声顿时提高了好几个层次,几乎可以算是鬼哭狼嚎了,也不知道这些同学到底是因为免费游玩迪士尼,还是为柳生元和与小林樱的婚讯而欢呼。

  正当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KTV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了。

  推门走进来的,是两个在小臂上和脖颈上纹满了纹身,一看就像是黑道分子的年轻人:“我说小朋友们,这个包间被我们征用,前面的时间就算便宜你们白玩好了,现在你们把房间收拾一下,赶紧给老子出去——动作都踏马的快点!”

  欢呼声一下子就被打断了,大包间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今天来参加同学会的同学们,说到底还只是一些十八岁的高中学生,基本上都没有和社会人士打交道的经验,更何况是面对这样的黑道分子?

  突然面对这样的意外,大家都有点呆住了。甚至柳生元和都被惊得有点发呆,他好歹和三林会有些来往,也知道一点在东京这里,黑道的忌讳——这到底是哪路毛神,居然敢在东京都最精华的千代田区表演这么乱来?

  在日本,黑道说起来是很热血、很可怕的样子,但实际上也就是那么回事。

  能混的好,谁去干黑道啊?这些人吓唬吓唬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当然够了,毕竟拳头大嘛。

  但是稍微有点名气的企业,下面的企业员工都不会买他们的账——黑道再猛,还猛的过警察不成?

  要是黑道真的比警察还厉害,那就该军队出动了,要是比军队还强,得,那还做毛的黑道啊?做政府不是更好?

  所谓的雅库扎,其实是社会垃圾的意思。

  千代田区是日本最精华的区域之一,甚至连这个之一两个字都去掉,质疑的人也不会很多。

  这里包括日本天皇的住所、日本国会、警视厅、最高法院、与大部分的中央省厅(中央行政单位)。

  这等地方大佬云集,可以说是人人彬彬有礼(在这种随便扔块砖头就能砸到个二十级以上行政职员——相当于副处级以上——的地方,谁知道得罪的是那路神仙?),至于黑道分子那就更别提了,哪个黑帮胆上生毛敢在这里惹事?那是分分钟被捏死的节奏啊!

  三林会够猛了吧,盘踞东京超过七十年,一度操作东京都知事选举,就是这样盘踞东京的老牌黑道组织,也不敢对千代田区伸一个手指头进来。

  柳生元和还真没想到今天开了眼。

  同学们一愣之下,大家一起齐刷刷转过头来,望向柳生元和坐着位置,倒不是大家没勇气对抗两个黑道人物,但是有柳生元和坐在这里,这可是日本剑圣诶,大家还想看他露一手呢。

  但柳生元和坐着没动。

  有两只手从门外伸了进来,一把一个抓住两个黑道分子的后领把人拎了出去,接着就听见‘咚、咚’两声,人体撞击墙壁的声音。

  然后,一个有点生硬的声音传了进来:“柳生君,按照约定,我来日本找你了!”

  ————————————

  “对不起,打扰大家了,我是柳生君的好朋友,是个英国人,你们可以叫我莱拉。”

  走进来的是一位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身材有些瘦削的外国青年,在一头柔顺的金发下,是一张清爽英俊到近乎中性化的精致面容。

  “嗨,小樱,半年多没见,你的身材可是性感了许多!”

  这位莱拉有些轻佻的和小林樱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同学们震惊的目光中——竟然有人敢在剑圣面前调戏剑圣的未婚妻?——同时也在一脸懵逼的小林樱注视下(这是谁啊?),大摇大摆的走到柳生元和与三位同学打牌的包房角落(他们四个坐在角落里,已经开始打牌了)。

  而被同学们注视着的柳生元和,只是苦恼的用双手抓了抓头发,居然对这人调笑自己的未婚妻什么反应都没有。

  自称‘莱拉’的英国青年一伸手,把元金一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大块头,像拎一只小鸡般从单人沙发座位上提了起来。

  不但人被提了起来,而且元金一的双腿还配合的蜷缩起来。

  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男同学,象一只被人提着后颈拎起来、四肢蜷缩的可怜小狗一样,就这样被一个一米七多点的小个子金发青年单手提过沙发靠背,轻轻放在沙发靠背后的地面上。这种身材和行动上的反差,让包房里的同学们都看呆了。

  直到被放在地上,元金一都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这位莱拉倒是老实不客气,顺手从元金一的手中接过他没打完的牌,坐在柳生元和对面,举手示意大家继续。

  “咳咳,我说莱拉,这些都是我的初中同学,拜托你注意点——”柳生元和摇摇头,无奈的说。

  就像当日,柳生元和在马里布海滩的时候,即使他已经伪装的天衣无缝,还是瞒不过莱拉妮的精灵之耳一样,这位英国长公主来到他的感知范围内,自然也瞒不过他。

  虽然柳生元和没有阿尔托莉雅血脉,也没有精灵之耳这种能够识别精神特征的奇特异能,但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可不是闹着玩的。

  再加上莱拉妮也没有特意收束力量,这么一大块、方圆近四十米的移动领域大大咧咧的靠近过来,除非柳生元和死了,否则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但是柳生元和能怎么办,有心阻止吧?他还真担心眼前这位,直接在这里和自己动手上演全武行——所以他能这么说一句就不错了。

  说到底这位也是英国长公主,柳生元和转世到了日本这么多年,要说完全不受日本文化影响是不可能的。

  日本非常讲究身份尊卑问题,如果元金一知道,刚才拎他起来的是英国长公主,说不定还会觉得荣幸呢。

  何况莱拉妮要是当场动手,柳生元和也没有什么把握能控制住局面,两人把这间包间拆了都是轻的,误伤同学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像自己化装成奥威奈特,在马里布海滩上的时候全无顾忌一样,这位今天连性别都扮成男性了,谁知道她会不会一时兴起,真的和自己动起手来。

  到时候,自己难道还能对记者们说,是英国长公主来日本,和自己在KTV中动手切磋武道?

  前几天,自己可也跑到人家的拍摄现场去闹了一番,这下报应来了。

  不过,今天莱拉妮居然出乎意料的很好说话。

  “啊?好的,我会注意一点。对不起啊,这位同学,我和柳生君是许久不见的好朋友,在这里见到他,一时间我太高兴了。”

  操着一口有些生硬的日语,莱拉毫无诚意的道歉。作为英国长公主,又曾经经历过战场杀戮,如果不是在公众场合为了保持形象,这位神下很多时,候都不把别人当人看的,这句道歉还是看在柳生元和的面子上才勉强说出来的。

  “元金君,真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一个英国朋友,他的思维回路有点不正常,我替他给你赔礼了。”

  柳生元和没好气的瞪了莱拉妮一眼,右手在自己的太阳穴处用手指画了两个小圆圈,表示这位莱拉脑子有点不正常。

  元金一不敢说什么,刚才被这位莱拉从背后抓住,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单单这样的话,还可以说对方是神力惊人,但是自己的双腿竟然会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整个人都在对方的控制之下,做出自己并不想做出的动作,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就太可怕了。

  更何况,这位瘦削的外国青年总给他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站在这位莱拉的面前,自己的感觉就像是面对一座冒着黑烟,但还未正式爆发的火山,虽然不知道这座火山到底什么时候会喷发,但是有选择的话,谁也不会想见识火山喷发的情景,尤其是自己就坐在火山口的时候。

  “没事没事,柳生君,这位莱拉先生的力气可真大啊,他也是一位武道大师吗?”

  “可以这么说,来来来,你坐到我这边来。”柳生元和拍了拍自己的沙发扶手,示意元金一坐过来。

  等元金一坐了过来,柳生元和才开口问道:“对了,莱拉,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莱拉随手拿起桌子边上的啤酒,也不用酒瓶起子,只是用握住酒瓶的手,把大拇指轻轻一弹:“我来日本,当然要先和你父亲打个招呼,是你父亲告诉我的。”

  ‘噗——’的一声轻响,啤酒瓶的盖子被弹高高飞了起来,打着转,掉落到放在墙角的垃圾桶里。

  “我靠,这一手帅!”即使刚被这位莱拉抢了座位,元金一还是忍不住喝了一声彩。

  莱拉得意洋洋的用左手举起啤酒瓶,对着元金一致意了一下,表示谢谢他的赞赏。

  “喂,莱拉,该你出牌了。”年轻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客套,柳生元和的同学虽然对这位莱拉的神力和开啤酒瓶子的神技表示惊叹,但也不耽误打牌。

  “奥,红桃2.”

  莱拉拿着牌的右手微微一抖,一张红桃2自己从扇形队列里中飞出来,落到了桌子上。

  “我去,你这出牌的手法真牛逼。”

  ‘莱拉妮,什么事这么着急,竟然直接找到这里来?’柳生元和传音问道,一边从手里抽了一张红桃k扔了出去,压住侧家的红桃J。

  ‘柳生,你这可有点不够意思了,都要结婚了,怎么也没告诉我们一声?我姐姐结婚的时候还特意邀请过你呢。’莱拉妮传音指责到。

  ‘————,你们身份不一样啊,我结个婚还邀请英国女王和长公主?’柳生元和传音解释,英国女王登基邀请他们家,那是人家英国王室的气度、客气和顾念人情。

  而自己结婚去邀请英国女王,那可有点自不量力了。

  ‘那你至少和我说一声吧,这世界上严格说起来,只有我们两个才是同类。’莱拉妮极为不满的传音说。

  莱拉妮是前天得到柳生元和要正式结婚消息的,毕竟她既然准备动身来日本找柳生元和帮忙弄化妆术,那就自然有人会把相关情报送到她的手中。

  听到柳生元和居然要正式结婚的消息(她早知道柳生元和订了婚,甚至和小林樱和小林菊都认识),莱拉妮心中颇有些复杂滋味,要说她会爱上柳生元和那肯定是扯淡,但是作为在世界上唯一能够与自己匹敌的男子,柳生元和就这么悄悄的准备结婚了?

  大家好好的一起当单身狗不好吗?

  尤其是看到姐姐选的那个垃圾亲王,莱拉妮对自己未来婚姻不抱任何期望。

  不过,在马里布海滩一场表演,久违的二人配合的居然很不错,这让莱拉妮心中多了一个想法——如果没马的话,有驴也好啊!至少柳生元和看起来不那么讨厌。

  到了他们这般境界,感知灵敏度是旁人的十倍还多,更别说莱拉妮继承阿尔托莉雅血脉,精灵之耳对识别人心别有一功。

  为什么平日里她总是会稍微放出威势,就是因为人心杂念实在太恶心,如果不放出威压来镇压人心,这帮簇拥在她身边的男人们(也包括有些女人)心里的念头实在太肮脏,让她常常忍不住燃起了人道毁灭的念头。

  这也造成了她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被簇拥在人群中心——大家都觉得低她一头,自然会像众星捧月一般围绕在她周围。

  但是柳生元和却是垃圾中的一股清流,在他的心中,几乎全无杂念发散。而且,如果说莱拉妮自己的气势特征是熊熊燃烧的烈火,那么,柳生元和的精神特征就是平静无波的深渊。

  这种精神上的绝对平静,正是莱拉妮梦寐以求的境界!

  如果自己能够做到如此境界,也许就可以真正彻底收敛自己生命能量发散,将生命能量从熊熊燃烧的烈火化作生机勃勃的植物,达成第一代骑士王留下笔记中描述的最高境界——天人合一,与世同君!

  而且柳生元和还很干净!这种干净不只是指心灵上的干净,而且指柳生元和的皮肤、气味都纯净无比,要知道,他们这种感知境界,无论什么香水和化妆对他们都没用——再强烈的香水,对他们来说,也掩盖不住香水下的体臭。

  在莱拉妮的认识的所有人中间,只有柳生元和不是这样,他的气息中,带有天地自然的纯净感觉,反正,莱拉妮觉得,要是自己一定要传宗接代的话,柳生元和这种男人还是可以接受的——虽然没有什么爱情,但抱着个香喷喷的男人总比抱着个粪坑要强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