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假货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假货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3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02

  

  在克里斯家别墅的侧面,有一条马路通往不远处卡福尔小镇方向,在这条主要通道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大约四米多高的地方,柏瑞的狙击枪就架在这里。

  这里距离克里斯家别墅大约有八百米左右,从这个角度根本看不见克里斯家的别墅,但是却能控制整条马路,而八百米的距离也是柏瑞能够发挥有效杀伤的最大距离——距离再远的话,命中率会有些问题。

  即使是狙击枪,射程也不是无限的,何况对于高速飞行的子弹来说,连风速都会造成子弹的偏移,真正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是不存在的。

  柏瑞的位置保证了他可以观察整条道路,假如对方驱车而来,这条道路就是可能性最大的路径,毕竟其他几条路都是林间小路,走走摩托车还行,走汽车就有点困难了。

  而这条路线也是队长韦斯特设计的第五套方案中,给大家留下的退路。

  如果局势不妙,大家只要能够奔上这条马路。在这一段笔直的马路上,一把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枪,绝对可以有效掩护大家撤退。

  而且逃跑的众人还可以成为诱饵,诱使敌人毫无防备的落入柏瑞狙击枪口之下。

  即使凶手强大无比,敢在狙击手的威胁下强行追击,想必多少总要有些顾忌,只要追击速度有所下降,那么大家自然可以开车全速逃命。

  在这个方向,三公里以外就是卡福尔小镇的警察局,到时候随便制造点爆炸什么的,就可以惊动警察作为掩护,让大家能够安全脱身。

  虽然韦斯特想得倒是挺周到,然而,今天的‘蛇牙’小队着实踢到的不是一般的铁板。

  对方出手不但凶厉无比,而且诡秘莫测。

  整个杀戮过程中,韦斯特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甚至连对方是不是人都无法确定。

  对方不惧枪弹,正面在交叉火力网中,漫步前进的能力,让韦斯特对柏瑞的狙击枪失去了信心——既然在一百米内,劳伦斯和比拉两个人的连续交叉射击都奈何不了对方,那柏瑞的狙击枪成功的机会就更小了。

  面对如此可怕的对手,在没有彻底甩开对方的情况下,坐上一辆军用悍马就能带大家脱身?

  因此,虽然启动了第五套预案,但是韦斯特根本就没敢抱任何侥幸心理——事情如果有更坏的可能,就一定会发生。

  这种倒霉的‘墨菲定律’,在战场是几乎就是真理——凡是抱有侥幸心理的人,都早死了。

  所以,自觉在劫难逃的韦斯特特意在通讯频道中叮嘱柏瑞‘保持静默、注意观察’,是的,这句话韦斯特就是专门对柏瑞说的。

  他们驾车冲出来,除了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后挣扎之外,也要把凶手暴露在柏瑞的视线内——至少要让柏瑞有机会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杀了大家。

  如果说‘蛇牙’小队今天有谁能够逃出生天,未来有可能给大家报仇、至少能为大家了结一些后事的人,也只有这个远离克里斯家别墅,根本没有暴露在凶手面前的狙击手柏瑞了。

  而令柏瑞悲伤的是,即使小队伤亡如此惨重,他竟然完全没有看到凶手的身影,完全不知道队长他们是如何被杀死的。

  在柏瑞的瞄准镜中只能看见悍马车内,安特尔正在开车;队长韦斯特左手中握着一颗手雷,右手拿出手枪正在警戒右边、碧斯则警戒着左边。

  一切都很正常,整个车辆都已经在柏瑞的视线之内,柏瑞扣紧了扳机,虽然队长命令他保持静默,但是,假如凶手真的追出来,柏瑞难道眼睁睁看着队友没去死?

  然而,全无预兆之下,车里三个人头颅就那么无缘无故的滚了下来!

  鲜血喷溅中,车辆失去控制,笔直撞入马路对面的绿化带。

  整个过程,马路上根本没有出现任何人的影踪。

  ——————————

  “饶命!求求您,饶了我吧!先生,我不是泰德*克里斯,我是韦德,我真的不是泰德*克里斯!”

  看着眼前这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年轻人,奥威奈特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些年来,他打交道的对象中,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眼泪鼻涕一大把,跪在地上,哭着喊着叫饶命的家伙。

  甭管是武魂决上遇到的对手,还是小时候在康田学园中,打过交道的同学和不良学生,这些人一个个不管心里怎么想,外在表现还真没有这么没出息的。

  不过,这个熊包说的大概是真话,至少在奥威奈特看来,这小子无论心跳、瞳孔还是血管舒张,都未出现说谎者的相应特征,当然,心理素质强大的人也完全可以嘴里说谎,而身体上不出现任何特殊征兆。

  但是面前跪在地上的这个熊包,生理年龄已经达到三十一岁,据说泰德*克里斯年龄才只有二十二岁,这种差别可就没办法伪装了。

  虽然奥威奈特手头没有什么测量骨龄的仪器设备,但是他光靠自己的感知,也可以准确判断对方的实际年龄。

  更何况跪在地上的这位老兄,脸上实际容颜和用肉眼看上去的面容颇有些差距。

  这完全是一种通过光暗色差进行视觉误导的高潮技巧,简称‘化妆术’。

  “既然你不是泰德*克里斯,那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真正的泰德*克里斯在哪里?”奥威奈特问道。

  本来这只不过是一句平平淡淡的问话,但是在跪伏在地的拉罗德眼中,在墙边的阴影里,一双雪白的赤足踩在地板上,冰冷的声音在室内回荡,似乎在宣判自己的命运。

  韦德不敢抬头,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盯着面前的脚掌,颤抖的说: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威廉*莫里斯经纪人公司一个小小签约演员,他们答应我,只要我化妆成这个样子在别墅里呆三天,就在一个月以内,给我在电影里找个角色。”

  韦德恨不得把自己缩小成一只老鼠,让他就可以钻入家具间的缝隙。

  “看来你没用了。”冰冷的声音继续说道。

  “不不不,我有用、我有用,我知道今天的伏击是拉罗多*克里斯先生联系安排的,他是泰德*克里斯的父亲!泰德*克里斯就是被他藏起来的,也是他安排我化妆成他儿子,来这里充当诱饵的,他一定知道泰德*克里斯藏在哪里。”

  虽然声嘶力竭的为自己争辩,但韦德完全没有抬头的意思,虽然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但是看到凶手的脸,会增大被杀人灭口的风险,这一点,在哈里活的电影、剧本、小说中都已经是常识了。

  “先生,先生,我知道拉罗多*克里斯办公室的位置、我知道他明天有一份重要业务必须出席,他明天一定会出现在马里布海滩。

  明天下午,英国长公主、神下阿尔托莉雅会在马里布海滩拍摄卡维罗马具广告,作为联系人,拉罗多*克里斯一定会出现在现场!”

  韦德虽然不确定拉罗多*克里斯是不是真的会出席明天下午的广告拍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他都要拼命抓住。

  ————————————

  拉斐尔看着奥威奈特大师朝克里斯家别墅走去以后,她立刻停下摩托车,开始在周围寻找一个合适的视角。

  克里斯别墅所在的卡福尔东南角市郊号称是高档社区,换句话说就是这里绿化保持的很好。

  而拉斐尔开车过来的方向更是东边郊区的树林中的一条小路,从这里朝克里斯家别墅方向看过去,更是一片郁郁葱葱。

  反正在平地上,根本无法看到克里斯家别墅的墙角,而拉斐尔也不敢大摇大摆的跟在奥威奈特大师身后从大路上靠近过去。

  用了接近十分钟时间,拉斐尔才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大树,又在树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可以让自己的视线穿过克里斯家别墅外树丛,将大半个别墅纳入望远镜的视野。

  别墅方向一片安静。

  ‘啪’

  拉斐尔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把她吓了一大跳。

  夜深人静的时候,又是郊区野外,自己还骑在一棵大树上,却被人在背后拍了拍肩膀,也就是拉斐尔胆子不小,换个人可能都吓得掉下去了。

  “啊!”拉斐尔一声轻呼,回头望去的时候,奥威奈特大师正无声无息的站在她的身后。

  “走吧。”奥威奈特大师赤足踩在一根拇指粗细的枝条上,轻松的说,好像刚才那个说去杀人的人不是他一样。

  “啊?大师您已经完事了?”拉斐尔惊讶的说。从刚才摩托车停下的地方距离别墅大概有五百米,光是来回走路大概就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嗯。”奥威奈特大师点了点头。

  拉斐尔心中郁闷,老娘这么辛苦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观战角度,裤子都脱了,您老就跟我说:‘完了’?

  好歹得让人听个响动吧?

  再说,您老如果去杀了人,身上多少也要带点灰、出点汗吧,衣服上这么干净,连一双赤足上都没一点土,这是是闹哪样?

  该不是您老刚才走了几步,又改变了主意,回来找我带您回去吧?

  事实上,即使在夜晚,带着消音器的自动火器发出的声音也不算大,更何况绿化带也能吸收相当的噪音,五百米以外还真的很难听见动静。

  何况,奥威奈特从进去到出来,整个时间用了还不到十分钟,就这样,还有一大半时间是向那个叫韦德的冒牌货逼问情报的时间。

  不过借给拉斐尔两个胆子,她也不敢当面问这位奥威奈特大师到底是真的进去杀人了,还是临时打了退堂鼓。

  “对了,回去以后给我去弄一把狙击枪,射程越远越好。”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奥威奈特大师吩咐道。

  “啊!”您该不是真的虎头蛇尾,根本没去杀人吧?亏我还指望着,能看一场顶尖高手赤手对抗现代火器的现场大片呢!

  拉斐尔无比失望,连奥威奈特大师说的,会指点她拳法的事都提不起精神了。

  ——————————

  东京成田机场。

  在东京成田机场第一航站楼北翼,清水玲和女儿小林樱正在vip接待室中翘首以盼,而在她们身边,太原广美正不停的安慰着她们两人。

  今天这个场合长谷川中平和高木强都不适合出现,毕竟他们的身份比较敏感,一个是正处于上升期的政客,一个是新兴的财团法人,而且还带着点黑色背景,这两个人要是走到一起,如果被记者拍到了照片,对大家都是个麻烦。

  所以,长谷川中平虽然惦记着女儿的安危,可连秘书都不敢派一个;高木强倒是好一点,可以把不太引人注意的太原广美派来代表自己。

  至于柳生家,小林樱和清水玲根本就没跟柳生和岛夫妇说起过这件事情,这种事情不太好开口,难道说为了救自己的丈夫/姐姐,我们把元和君请到花旗去拼命了?

  一般情况下,接机人员当然是等候在机场人员出口外面,不过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一切都要向钱看,何况这等拥有私人飞机的财团,更是在机场可以享受专门的vip服务。

  飞机稳稳的停在停机坪上。

  “爸爸!姐姐!美影姐!留美姐!”

  看着从舷梯上走下亲人们——三个女孩都是被专人抬下来的——小林樱扑了上去,一把抱住担架上的姐姐小林菊。

  三天来的忧心忡忡,总算是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先不管姐姐们受了什么伤,人能回来就好。

  “额——,玲子,嘿嘿嘿。”在那边,小林熊光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的站在面无表情的妻子面前。

  走的时候,小林熊光信誓旦旦的对妻子说,自己要去花旗看望受伤的女儿,而且一定要找到打伤女儿的混蛋,给女儿出了这口气!

  结果倒好,自己不但没给女儿出上这口气,反而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要不是女婿柳生元和找人出手,自己恐怕就回不来了。

  现在,离开时说满了大话,结果却狼狈归来的小林熊光,如何好意思面对自己的妻子?

  现在妻子板着一张脸站在面前,别看小林熊光挺五大三粗的一条汉子,对着妻子的冷脸,还真是有些心里发虚!

  清水玲板着脸,眼睛就那么盯着丈夫一瞬不瞬,看着小林熊光的表情从满面堆笑,变成面容尴尬、最后又变成一张哭丧脸。

  直到这时,清水玲脸上才终于绽放开一个温柔的微笑,伸手拉住了丈夫的手。

  “熊君,回来就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