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杀戮

第二百一十章 杀戮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2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2:00

  

  “收到、收到、收到——”通讯频道里传来队友们的回答,让韦斯特心里安定了许多。

  在战场上,韦斯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一道命令发布下去,通讯频道中只有一片静默。

  这种恐怖在韦斯特的士兵生涯中经历过两次,而这些血的教训让他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队长。

  韦斯特的‘蛇牙’小队在整个乌特莱特公司排名第二,仅次于‘雷霆火’小队,而在渗透、刺杀等方面,‘蛇牙’小队在公司里的评价还要高出最擅长正面突击的‘雷霆火’小队。

  所谓百战精锐也不过如此。

  作为队长,韦斯特在执行每一次任务前喜欢尽量收集情报,和伙伴一起推演作战方案,尽可能将各种意外都做出应对预案。

  不过,哈克那个狗东西提供的情报,说这次任务,对方仅仅是一个、最多两个变态杀手,喜欢用钳子或者说棍棒打碎被害者的全身骨骼,目前已经有三个受害者。

  当然,这三位受害者的背景也调查清楚了,不过是些飞车党的小混混。

  当时韦斯特并不在意——能和这种飞车党小混混结下死仇的,还能是什么厉害人物?

  要知道,结仇也是要有资格的,一个小混混想和商业大亨结仇也结不上呢,连人都见不到,你怎么结仇?

  不过花旗虽然没有‘狮子搏兔’的说法,但是也有类似的警句,虽然对手很垃圾,但是韦斯特却也没有掉以轻心,而是按照惯例,做了一套正常方案、两套备用方案和两套撤退方案。

  比如说今天,第一套方案是以活捉对手为目的,应对的是那种非职业化、靠一腔血勇来报仇的小角色。

  而第二套方案就是应对职业化的杀手或者军人,拥有极强力单兵作战能力,甚至包括兵王级别的高手。

  至于第三套方案,那就根本不是对付一个人的,而是以一支实力强大、配合默契的作战小组为假想目标,把对方当做和‘蛇牙’小队同等级别的精锐来应对。

  第四、第五套作战方案,那是按照预先规划好的线路,大家有序逃命的撤退方案。

  别看逃命两个字说的简单,但是真正做起来,可不是撒丫子跑那么容易,说起来,这两套撤退方案,才是韦斯特最花心血的地方。

  现在,韦斯特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手下两个伙计,根本不可能在这么近距离、连几乎是静止的目标都打不中。

  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让韦斯特感觉很不好,因此,即使双方还没有正式交手,他也让伙计们做好脚底抹油的准备。

  比起强大的对手,他更不喜欢这种摸不着头脑的对手。

  至于保镖工作?去他妈的,伙计们的性命可要比一个纨绔小子重要多了。

  顶多撤退的时候带上那个小子就是了。

  ————————

  在别墅不远处,黑衣人(其实是一套带兜帽的黑色运动服)还在不紧不慢的朝别墅靠近。

  别墅二楼,在没有韦斯特下一步命令之前,他们还是拿着带有消音器的专业装备,两把枪一南一北,组成一个小型交叉火力网,富有节奏感的点射一刻也没有停过,可是,成果不过是把地面打的火花四溅。

  韦斯特守在一楼大厅,从窗帘的缝隙拿着军用望远镜看了出去,在军用望远镜镜头里,六七十米的距离简直是近在眼前。

  黑衣人身影在别墅庭院里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就像是一张被磨薄了的老照片,在望远镜的镜头里显得缺乏质感。

  韦斯特甚至看到,有几发子弹轨迹完全穿透了黑袍人的身体,击打在他背后的地面上,冒出了一簇火星,但是黑袍人就是毫发无伤的继续前进,连衣服都没有破损的痕迹。

  “妈的,克里斯家到底惹上了什么人?这是幽灵吗?用闪光弹!”韦斯特已经顾不得尽量惊扰当地住户的命令。

  “腾——”强光闪耀,韦斯特他们自然早已把视线规避开来,只有佩戴专用目镜的观察手艾伦,还在盯着外面。

  (如果没有专用目镜,在战斗中根本就不会有人用闪光弹这种玩意,让敌我双方一起失明的武器,实在是太搞笑了。)

  “他消失了!闪光弹有效!”观察手艾伦在通讯频道中叫了起来。

  “我去,真的是幽灵吗?我们可不是驱魔师,老大怎么接下这么一个破烂活儿?”通讯频道中传来抱怨的声音。

  “住口,各自小心戒备,现在还没确定安全!”韦斯特虽然也有些半信半疑,但是作为队长,可不能让伙计们松懈下来——还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死了呢!

  “在——”通讯频道中,一声短促的呼唤截然而止,艾伦只发出了半个‘在’字,就断了下文。

  作为观察手的艾伦,他的作战岗位在别墅的楼顶花园中,也就是说,凶手在所有人的头顶。

  “各单位向我汇集!柏瑞准备接应!第五套方案!”韦斯特大吼。

  先不管对方到底是不是幽灵,光是这种神出鬼没的能力,已经让他毛骨悚然。

  没有什么比在复杂地形对付这种敌人更棘手的情况了。

  这时,韦斯特已经完全顾不上个人隐蔽问题,对方如同幽灵一般,再让伙计们分开作战,只会被对方各个击破。

  三人在大厅里汇集在一起的时候,别墅的二楼上突然枪声大作,然后瞬间安静下来,死一般宁静笼罩着整个别墅。

  在他们头顶不远处,劳伦斯的尸体被穿在一根钢管上,摇摇摆摆。

  ————————————

  对于现在的奥威奈特(柳生元和)来说,子弹速度已经并非无解。手枪子弹威力太小暂时不去说它,以步枪子弹来说,在枪管中子弹速度可以超过音速,但是离开枪管之后,子弹的速度就会大幅下降——高速运动物体受到的空气阻力是非常巨大的。

  尤其是带有消音器的步枪,消音器本身的存在就会大幅降低子弹速度,这点速度变化对于常人来说当然没什么用,该中弹的还得中弹,但是对奥威奈特来说,被降低了速度的子弹,要飞过他八十米的感知范围,简直有一种老牛拖破车的感觉。

  所以,在韦斯特眼里,他的身影有些模糊,其实那是奥威奈特在高速移动身躯时,在昏暗的灯光下留下的一层层残影。

  而闪光弹爆发的确把奥威奈特的眼睛闪花了,本来他还以为那是一颗炸弹,还特意加速了剑气流转,企图硬挡一下,试试手雷的威力。

  不过,奥威奈特观察世界可不只是用眼睛看的,在发觉不对的一瞬间,他身形下挫沉没,幻化流光贴地飞射。

  在原地,只有一个残影,在强光照射下,像是被融化的雪人一般渐渐消散。

  两层楼高的别墅对于奥威奈特来说,比一级台阶也高不到哪里去,淡淡的流光贴着墙面向上急升,人还没跨上楼顶,一只大手已经如天龙探爪,一把抓向正在伸着脖子,仔细观察楼下情况的观察手艾伦。

  人的颅骨是人体最坚硬的部分之一,但是在奥威奈特的爪下,坚硬的头骨如同脆弱的瓜果般四分五裂,白色的脑浆飞溅中,艾伦只来得及迸出半个‘在’字,失去了上半截头颅的尸体,已经软软伏倒在别墅楼顶的栏杆上。

  白色脑浆,混合着少量血液,红的白的,顺着栏杆,一缕缕蜿蜒向下流淌,也许直到死亡的那一刻,观察手艾伦还想提示战友,死神已经来到他们的头顶。

  别墅二楼,听到艾伦临死报警和队长韦斯特的招集命令,劳伦斯和比拉两人几乎同时从别墅两端的房间中冲出,别墅二楼的通道是一条笔直的走廊,毫无阻碍的视野可以让他们两人直接看到对方,而通向一楼的楼梯就在两人中间。

  两人枪口互相指向对方身侧,无死角的视野可以确保战友的背后安全,这是共同出生入死许多次,才磨炼出来的配合与信任,如果换一个人这样用枪指向他们,他们非炸了不可。

  两人相向而行,朝中间的楼梯大步急奔,而在急奔中,手中的枪口却能够保持平稳,千锤百炼的训练造就了他们每一个动作都符合最优的作战需要。

  然而,下一刻,劳伦斯看到,在对面奔过来的比拉身侧,墙壁上突然探出一只手来,一把握住正在狂奔的比拉咽喉。

  在骨骼碎裂声中,比拉的脸色突然血红一片,然后脑袋向侧一歪,倒了下去。

  墙壁上伸出的怪手缩回去的时候,比拉的脖子已经只有一根棍子般粗细。

  劳伦斯惊怒而不乱,第一时间已经开枪猛地朝比拉身边的墙壁扫射,同时继续前急冲,企图去援助自己的战友。

  而发现比拉已经没救的时候,劳伦斯正好冲到别墅中间楼梯栏杆处。

  劳伦斯当机立断,战友还活着的时候,他当然要全力抢救,但是战友已经死了,对手又是如此诡异,甚至视墙壁为无物。

  自己可看不到墙壁后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样的敌人,又是在别墅这种复杂环境下,自己断然没有获胜的可能。

  现在是他全力自救的时候了。

  克里斯家的别墅是两层结构的小楼,别墅的楼顶是一个屋顶花园,而在别墅内,一进门是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厅,四周都是落地玻璃窗,当然是有窗帘的。

  在大厅尽头,有一个弧形向上的木质楼梯,通向别墅的二楼。

  楼梯的尽头在左端,然后向右延展出一排木质栏杆,防止人不小心从二楼跌落下来。

  劳伦斯此刻就在这一排木质栏杆处,他没有继续向前冲到楼梯口,从楼梯走下来,而是将枪口斜斜指向前方七米外,刚才怪手探出的墙壁处——作为战士,无论何时都不能背对敌人,那是取死之道。

  眼睛盯着怪手探出的墙壁,劳伦斯头也不转的向侧面奋力一跃,只要他能越过这一米高的楼梯扶手,就能跌入一楼大厅,那里有他可以交托生死的战友。

  至于二楼到大厅的这点高度,对于劳伦斯来说还不算什么,顶多因为落地姿势不好,受点轻伤罢了。

  就在劳伦斯感觉自己已经越过栏杆,身体正要向下坠落的时候,一根长长的钢管,如同闪电般从正对面的墙壁中刺了出来,直接贯穿了劳伦斯的咽喉,将他整个人挂在半空。

  劳伦斯的身体在钢管上左右摇摆了几下,右手还试图伸手去抓住钢管来,但是手伸到一半,终于还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而他的左手垂在身侧,做出一个“敌人不可抗拒、立刻撤退”的手势。

  “撤退!”韦斯特怒火熊熊,这他妈的对手到底是谁?或者说是什么东西?哈克那个混蛋,他提供的情报肯定有问题!

  这时候韦斯特哪里还顾得上在二楼的被保护对象?就这么一转眼的时间,自己的三个伙计已经凶多吉少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能不能带着剩下的人安全撤退。

  至于保镖工作,去他妈的,回头还得去找哈克那个老混蛋算账呢。

  一枪打碎了落地玻璃窗,韦斯特断后倒退而行,枪口指着楼梯方向,碧斯开路,安特尔在中间,三人鱼贯而出,就在这个方向,不超过二十米,就有一辆改装过的军用悍马停在那里。

  三人刚刚跑出别墅,还没奔出几步,一道张牙舞爪的身影从天而降,朝三人直扑下来。

  “是比拉!”安特尔大叫。

  “开枪!”韦斯特同时大吼,枪口朝上,对着从天而降的身影开枪爆射。

  半空扑下的身影霍然一份为二,一个加速下坠,另一个横向闪出。

  ‘噗通’比拉的尸体跌落尘埃,另一个黑影却在这一瞬间闪入一丛灌木,明明是稀稀拉拉的,完全藏不住人的灌木丛,却失去了他的身影。

  “走!”三人背靠背,各自紧张的扫视自己的方向,快速小步朝悍马车移动过去。

  刚到悍马车前,安特尔收枪开门发动引擎,韦斯特和碧斯互相轮流警戒,一个一个跃上车辆以后,悍马车一声咆哮,硬生生撞破别墅栅栏,冲上了街道。

  “保持静默,注意观察。”韦斯特低声在通讯频道中说道。

  下一刻,悍马车完全没有转弯的意思,笔直撞入马路对面绿化带,直到撞上一棵大树,才停了下来。

  血,从悍马车门下的缝隙中不停的溢出,滴滴答答,在草地上积成几个血洼。

  在八百米以外,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狙击手柏瑞已经是泪流满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