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陷阱

第二百零九章 陷阱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72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59

  

  “不用找人查了,这个柳生元和你们肯定听说过。”麦克风里一个女声传了出来,说话的是拉斐尔。

  这位拉斐尔是死神镰刀会首领中的格斗发烧友,镰刀会地下黑拳业务就是在她主持下开发起来的。

  “拉斐尔?你知道他是谁?”

  “废话,大名鼎鼎的‘东之剑圣’就叫柳生元和啊!半神阿尔托莉雅的唯一败绩。”

  “靠,原来是他啊,不过想想也正常,这种超人等级的高手,总不会凭空跳出来吧?”

  “听说这位奥威奈特输给东之剑圣一招,还很不服气的样子,想必也是一位超人级别的高手,如果能鼓动他去打一届无差别格斗大赛,应该能稳拿冠军。这样我们甚至光是押注也能赚的飞起!赶紧、赶紧,洛克,大家发财可都要看你的了!”

  “妈的,你们这些混蛋!一个个站着说话不腰疼,在那位面前搞不好说错一句话就没命了,要不然你们来试试?”洛克破口大骂,这帮混蛋们眼睛里只有钞票,哪里知道在老虎嘴边跳舞的感觉?

  ——————————————

  虽然忙碌奔波了一晚,但是房间里的柳生元和并无躺下睡觉的意思。

  当然,他也并不是因为身在险境才如此小心——这个地方虽然是暴走族的大本营,但对他来说,还称不上什么险境。

  自从发觉自己有物化的危险,柳生元和就没有再入定修行过。在他现在的状态,一旦入定,就会神意冥冥中与天地的某种奇妙波动合二为一,牵引着全身细胞波动趋于一致化,而且越来越平缓。

  所谓与天渐近、与人渐远说的就是这种与天地越发一致,但是却与人类情感波动渐渐告别的悲剧状态。

  在他未曾修成大地游仙之前,这曾经是柳生元和苦苦追求的境界——只有全身细胞波动一致化、平缓化,才有进一步修行的可能,就像只有最坚实平稳的地基才能建筑高楼一样。

  但是到了现在,天人合一变成他的常态。可是,个人的渺小力量在天地伟力面前不过是沧海一粟。

  在这种伟力面前,柳生元和的意志想要挣扎着维持‘我’的概念,真的是非常非常艰难。

  这就像他与天地的角力,虽然柳生元和全力以赴的情况下,的确可以维持‘我’的概念,但是天地之力在持续不断的碾磨着他维持自我的认知,尤其可畏可怖的是,这种天地的力量无穷无尽,永远看不到尽头。

  而柳生元和的自我认知的意志却是会波动,有高峰和低谷,每次低谷,就意味着他离天地更近了一步,也就是离物化更近了一步。

  柳生元和为什么在正式结婚前,取走了小林樱的红丸?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连这几天都忍不住?

  这不是他的自制力不够,忍不住诱惑。

  事实上,修行到他这个地步,阴识阳神化合为一,凝为一棵‘无忧树’。心灵中根本不存在任何无可控制的欲念,肉体和精神完成一体,常人的欲望和惰性,对柳生元和来说都只是一个选项,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任何诱惑和强迫都无法动摇他的意志。

  在婚前取走小樱的红丸,是因为柳生元和真的很需要这种肉体上的刺激,让自己加强‘我’这个概念的认知,让爱人、家人、亲友师长作为他的锚点,锚定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不被天地伟力将他的自我意志融化。

  所谓‘亲情、友情、爱情’,这些都是他加强自我认知的重要养分。

  而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听说高木美影和小林菊被打伤就如此勃然大怒,岳父的失踪更是让他决心大开杀戒。

  那不是因为柳生元和的性格发生了扭曲变化,而是因为这切切实实的碰触到了他的逆鳞,甚至妨碍到他的生存!

  昨晚,他亲手捏碎了四个凶手的浑身每一根骨骼,而随着他们撕心裂肺的惨叫,柳生元和总算觉得心湖中有了些许波动,那是一种来自祖先,深藏在基因深处的暴虐。

  柳生元和从第一个人试到最后的克拉克,这种感觉只有在别人惨叫悲号的时候,柳生元和才能有些强烈的感觉。

  而柳生元和获得小林菊她们被打伤,背后还有一个指示者的情报,其实也并不是他问出来,而是克拉克主动说出来的。

  当时,克拉克面对这位面容平静的变态凶手,被折磨的简直是只求速死,那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但问了就说,甚至不问也主动的说。

  只恨不得要把自己最近干的狗屁事用自己生平最快的语速全都倒出来,就为了避免被这个变态再这么折磨下去。

  ————————————————

  “奥威奈特先生?奥威奈特先生?”拉斐尔站在房门外,略有些紧张的低声呼唤。她不是没见过世面,但是里面这位可能不仅仅是一位超凡的武道大师,甚至还有可能是一位心理变态的杀人狂。

  拉斐尔是死神镰刀会六位首领中最年轻的一个。

  别人加入死神镰刀会多半是因为喜爱飙车或者其他原因,但是拉斐尔却是因为热爱格斗才加入进来的。所以刚才被洛克一激,再加上遇到这等武道大师的机会可能以后再也没有了,她也就一时冲动,亲自跑来了。

  虽然这里是死神镰刀会自己的地盘,但是谁让里面的人实在恐怖呢?所以拉斐尔虽然有钥匙,但也只能在门口低声呼唤,没有必要的话,她甚至连敲门都不想敲,生怕引起里面那位的不快。

  “哦,进来吧,你给我带好消息来了?”房门打开,但是在房门背后却根本没有人,只有一个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虽然对房门到底是如何打开的很有些疑惑,但是拉斐尔可没工夫纠结在这些事情上,她刚才得到消息,泰德*克里斯已经回到克里斯家在卡福尔郊区的别墅,看来今天晚上会住在那里。

  “咦?小姑娘,你练得是什么功夫?很有点意思啊?”

  柳生元和原本并不在意是谁带来这个消息,反正消息到了就好。可是,眼前这位年纪大约三十不到的黑发女子,身上蕴含的气息却让他心中一动。

  这股气息虽然含而不发,但是隐隐有一种怒气勃发,刚猛爆裂的感觉,定然是一种怒气愈烈、威力越强的拳法。

  到了柳生元和如此境界,对于一切技法已经不太看在眼里,一路武功只有立意和气质才是他所看重的。

  这位女子的拳法气质,让他想到一个以前没有想到的问题——能不能用拳法中的感情刻意加强自己的心灵波动幅度?

  “啊?大师您是说?”拉斐尔当然没忘记正事,先把泰德*克里斯的情报汇报了一下,然后才敢小心翼翼的问起武道的事情。

  “演示一遍你的拳法。”奥威奈特坐在沙发上,随口说道。

  “额,是、是!”

  有些紧张的拉斐尔站到房屋中间,先闭上眼定了定心,然后才开始施展拳法。

  在陌生人面前,尤其是一位可能是变态杀人狂的武道大师面前,拉斐尔这一路拳法施展的七歪八扭,连自己都觉得越打越别扭,现在表现出来的水平还不到平时的三分之一。

  “好了,停下吧。”旁观的奥威奈特(柳生元和)倒是没什么不耐烦的样子。

  这路拳法虽然施展的不成样子,看起来也是破绽百出,完全是一套不成熟的拳路,但如果要形容其拳法理念的话,那就是——前冲、拼命。

  “这套拳法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奥威奈特饶有兴趣的问。

  “奥威奈特大师,这是我自己胡编的拳法,不好意思。”拉斐尔战战兢兢的停下拳法,小心的说,和平日里那个狠天狠地的女暴徒完全不一样。

  直到面对这位奥威奈特大师,拉斐尔才知道洛克说的,在老虎嘴边跳舞是什么意思。

  那是一种来自身体本能的警告,虽然这位大师的身材并不是如何高大,但就是给人一种面对‘深渊’的感觉——危险、神秘、还蕴藏着深不可测的恐怖。

  这是一种拉斐尔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看你骨骼清奇,跟我学拳吧!”奥威奈特的微笑中,带着一种自己也未曾发觉的冰冷:“今晚我去杀个人,你来给我开车。”

  ——————————

  迎着风,拉斐尔的心情激动,甚至想要高歌一曲。

  跟着大佬去杀人!这他妈的实在太刺激了,尤其是大佬表示,要现场表演空手杀人!

  今天,想必自己能有眼福,看到世界最顶级的武道强人的现场表演,这踏马的可比无差别格斗大赛的现场还要刺激多了。

  昨天晚上死了四个人,连他们死神镰刀会都得到消息了,克里斯家会不知道?

  泰德*克里斯可不是什么没有根脚的小人物,他的父亲是拉罗多*克里斯,是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的顶级合伙人!

  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在哈里活可是首屈一指的庞然大物,在洛杉矶,甚至整个花旗,都算是第一流的企业。

  “好了,车就停在这里,我进去杀人。”摩托车的后座上传来奥威奈特大师的声音,像是在说‘我下车去买包烟’的感觉。

  “啊?那我呢?”拉斐尔当然不是说自己要跟大佬一起进去杀人,空手对枪械,她还没那么不知死活,但是论起看热闹来,她的胆子可不小,看热闹总要找个有视野的好地方吧?

  停车的这个地方,离克里斯家的别墅还有两公里呢,更别说中间还隔着好多树木植物,从这里根本连别墅在哪里都看不见。

  “你自己去找个地方用望远镜看吧,别被人发现了。”

  克里斯家的别墅位于卡福尔小镇郊区的一个高档社区,高档社区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房屋之间距离相当远,绿化也相当好。

  奥威奈特大师沿着通往克里斯家别墅正门的马路,像是串门一般走了过去。

  “那家伙来了,大家准备一下,先使用麻醉弹,尽量抓活的。当然大家还是安全第一,如果不行,可以就地击毙。从现在开始保持通讯静默。”

  别墅内,就像拉斐尔所猜测的,早有专人做好了准备。今天,在这里,根本就是为那个变态杀手准备的一个陷阱。

  “劳伦斯、比拉,交叉射击!”

  ‘噗、噗’两声细微的声音从通讯频道中响起,两颗麻醉弹分别从二楼两边的窗口射出,射向那个已经走入别墅栅栏的陌生人。

  按照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没有收到邀请,闯入私人领域可以直接击毙。

  “fuck,你们两个这么近都没打中?吃屎了吗?”韦斯特大怒,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到,水泥路面是溅起了两朵小小的火花,那是麻醉弹撞击地面的痕迹。

  距离不到一百米,拿的还是专业枪械,而且是双保险的交叉射击,尼玛这都能双双射空?这要是在海湾地区,简直是要了命了。

  “sorry,sir。”通讯频道中传来两人不好意思的道歉,这对于职业好手来说,简直是低级到不能原谅的错误。

  不过幸好这里不是什么危险的战场,对方也只是一个赤手空拳,走路都慢悠悠的傻瓜,恐怕他还不知道刚才有人朝他开枪了吧?

  “再射击一次,再打不中,你们两个他妈的假期取消,给我去靶场练枪!”韦斯特气哼哼的说。

  “yes,sir!”

  在韦斯特的望远镜中,对方身后的地面上,又溅起了两朵火花。

  “fuck!情况不对,换枪,打断他的腿!”第一次可以说是自己的队友失误,但是连续两次失手的情况就不正常了。

  “呯——、呯——、呯——、呯——”低沉的,带着消音器特有的枪声连续响起。

  然而对方仍然低着头,安静的朝前走着。黑色的运动服兜帽下,面孔藏在一片阴影中,在他脚周围的地面上,时不时的迸发出一蓬蓬的火星,那是子弹击中地面的明证。

  “情况有些不对,执行第二套方案!第五套方案预备!”韦斯特当机立断,在通讯频道中发布命令。

  韦斯特小队原本是一只在海湾地区执行任务的战术突击小队,根本就不是什么职业保镖,对他们来说进攻才是本职工作。

  原本他们回洛杉矶,是来度过一个美好假期的,之所以会临时承担这次任务,还是看在公司人事部门领导哈克的面子上。

  这次据说只是要对付一个杀人犯,这种任务出动到他们这个级别的职业士兵,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但是韦斯特还是按照谨慎的工作习惯,制定了好几套预备方案。

  要知道在战场上,有组织、有准备的应变,要比一团乱麻,没有配合的乱战,队员生存率至少要高出五倍以上。

  而作为队长,尤其是像韦斯特这种久经沙场的老手,对于执行一次任务,那至少要做出两套应变预案和两条以上撤退路线才算合格。

  现在的情况可有些诡异,他的队员都不是什么菜鸟,一个人一枪失手是意外,两个人从理想角度进行中近距离的交叉射击,对方在没有掩体的情况下(对方甚至连战术规避动作都没做),居然连连失手!

  其中必有蹊跷——。最糟糕的是,韦斯特还完全看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因此,第一套以活捉对方为目标,不惊动当地其他住户的方案已经不适合眼前的对手。

  在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犹豫不决,甚至一个错误的命令都比让士兵无所适从要强的多。因此,韦斯特毫不犹豫的发布了新命令。

  胖子并非才思泉涌的写手,现在的更新实际上已经颇为勉强,胖子要真能写的如此顺溜的话,哪里还会因为一章推倒重写,就断更了一天?实际上胖子每天写2000字轻轻松松,三千字就有点吃力,现在4000字实在已经算是点灯熬油了。大家不要怪胖子补不上昨天的,而是胖子写的速度真没那么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