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救出

第二百零六章 救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2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52

  

  风声在耳边呼啸,这种熟悉的感觉提醒洛克,他的脑袋正像橄榄球一样,被人捏在手中向前飞奔。巨大的拉力让他觉得,自己的颈椎似乎都要被人从胸腔里拔出来了。

  身体像一面旗帜一般横着漂浮了起来,失重感让洛克觉得自己现在速度恐怕要超过七十迈——大致上相当于一百一十公里每小时。

  洛克不算是死神镰刀会里最好的车手,但是根据身体感觉估算速度也不算什么难事。当然,这也可能是一种错觉,毕竟骑着摩托的感觉,和现在被人抓着脑袋狂奔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不管怎么样,速度惊人是肯定的——这是人能跑出来的速度吗?动物中短跑冲刺的速度冠军猎豹,急速冲刺也不过如此吧?

  本来洛克对于死神狂舞酒吧,在大门入口的地方保留这么长一条甬道颇有微词。

  毕竟这里早已不是当年的违禁品仓库,也不需要对进出者严加检查,更不需要放一架机枪对准大门。

  可是现在他只嫌这条甬道太短——这条甬道到头的时候,恐怕就是自己的脑袋被按在照壁上的时候吧?

  嗯,已知照壁是花岗石做的,莫氏硬度为6;颅骨属于人体骨骼结构,莫氏硬度为4,以七十迈速度产生撞击,求两者碰撞后,各自的变形系数?

  人死之前据说能回忆起一生的往事,不过轮到自己,踏马的怎么脑子里蹦出一道数学题来?

  虽说是生死一发,不过洛克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倒是安定下来。他对自己的预感非常肯定,在战场上,这种奇妙的预感已经无数次拯救了他和战友的生命。

  无论枪法还是其他作战技能,洛克都不算什么好手,灵感之枪在雇佣兵中的鼎鼎大名,就是靠这种危险预感得来的。

  就像刚才他毫不犹豫的对着大门开枪一样,因为那时候他预感到危险袭来。

  所以,即使眼看就要被来人一把将自己按在照壁上,变成一副血肉模糊的照片,洛克却安心下来。

  柳生元和的右手抓住洛克的整个上半截头部,正对着照壁直冲过去,然而下一刻,他右脚用力踏下,在地板碎块迸射中,柳生元和的右脚深深插入地面,像一道耕犁一般将木质地板硬生生的犁出一道深沟。

  当柳生元和停下来的时候,洛克的后脑勺离照壁距离不超过三公分。

  “呵呵,不好意思,好像有点误会?”

  柳生元和把洛克轻轻的放在地上,顺手给他拍了拍衣服,表示刚才大家真的只是一点误会,你看我都帮你拍灰了不是?

  柳生元和觉得现在的处境有些蛋疼,不过幸好没闹出人命,总算有些转圜的余地。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之所以突然爆发直冲进来,是因为他感应了到岳父小林熊光的存在。

  柳生元和在前来洛杉矶之前,为什么会对小林樱说,自己能很快把岳父带回日本?

  除了为了安慰小樱以外,这也不是他毫无依据瞎吹牛,作为剑圣,既然说出这样的大话来,他当然也是有些把握的。

  自从离开了郊区庄园那块证道之地,柳生元和的感知范围大幅下降,从半径接近三里方圆的感知领域,一下子降到了半径不足八十米的感知范围,可即使如此也是一个不短的距离了。

  尤其是岳父小林熊光和他的关系不同,或者说,凡是有幸参加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亲友们,与柳生元和的关系都不同。

  当晚,给这些亲友洗练身体的时候,在柳生元和自己都不甚了解的情况下,他与这些人建立了一种极为隐秘的精神联系。

  这种超越了物质层面的联系是被洗练身体的人无法感知的,但是作为能量的提供者和洗练过程的主控者,柳生元和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在这些亲友的身上,打上了自己的精神烙印。

  也就是说,这些人对于柳生元和来说,简直就是黑暗中的灯火一般显眼,只要接近到一定距离,他就能感应到的就是亲友们的位置和状态。

  所以柳生元和才会这么有把握的对妻子说,自己能很快把岳父带回日本,因为对他来说,只要接近了小林熊光的所处位置,就可以很容易找到他。

  当然,那是岳父小林熊光没有遭到不幸的前提下,要是他已经出了意外,那柳生元和能做的事情也只剩下替岳父报仇了。

  柳生元和之所以气势惊人的一路突进,就是怕对方狗急跳墙挟持小林熊光做人质。

  当然,此刻柳生元和已经改头换面扮装成白种人,对方多半也不会想到,能用小林熊光这么一个日本人来威胁他。

  可是,这种事情总还是控制在自己手里更安全不是吗?

  于是,他一路强突、破门而入,接近到了这个距离,他终于可以清楚感知到岳父目前所处环境,结果——

  尼玛蛋,这个老不修正趴在一个金发大洋马身上奋力耕耘,干得是波翻浪涌、热火朝天!

  这就很尴尬了,本来柳生元和准备一路杀进来,遇门破门、遇墙破墙,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神兵天降,拯救岳父于水火之中。

  让岳父回去在小樱面前,感叹一下自己的神勇表现,自己也在妻子面前涨脸不是?可是现在这个情况——

  柳生元和很担心,如果自己直接破开墙面和地板(此刻小林熊光在地下一层)冲进去的话,岳父不见得会感激自己不远万里前来相救,反而老羞成怒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

  “呃,误会,这当然是误会!我们和小林先生、丰原先生和藤本先生这几天一直都相处的很愉快,哈哈哈——雷蒙德、汉娜,你们去把小林先生他们请来。”

  外面自然有小弟去处理打碎的大门和地板,洛克热情的将柳生元和引入楼上,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笑呵呵的攀谈起来,气氛融洽的不得了。

  “汉娜,你刚才怎么不挡他一下,只要你能挡住他一秒,我们四把枪还不把他打成筛子?你倒好,直接靠墙举手投降了,还暴龙了,干脆叫狗熊算了。”

  走出门外一段距离以后,雷蒙德开口埋怨汉娜。

  在他看来,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固然速度骇人听闻,可是有他们五个人联手,说什么也不至于让洛克老大一照面就落在对方手里。

  “你得了吧,刚才都快吓死我了,刚才那位冲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半神殿下、英国长公主杀进来了!”

  汉娜先是回头看了看,发现他们已经离开房间三十米以外,房间的门也关着,抹了一把冷汗之后才低声说到。

  “汉娜你是什么眼神?连男人和女人都分不清楚?”

  在雷蒙德看来,洛克老大对这个白色运动服这么客气,实在有些太软蛋了。

  死神狂舞酒吧的大门都被砸了,这几乎可以算是把镰刀会的脸皮放在地上,不但踩了两脚,还在上面蹦迪,洛克老大还好意思说是误会?

  “你知道个屁,刚才大门破碎的时候,那突然爆发的恐怖感觉你是感觉不到,老娘可是全身一下子冰凉到了脚跟。

  我告诉你,也就是像老娘这样已经接近大师境界的人,才有资格感受到这种压力,你这么迟钝的人,连感受都没资格。

  前年,我在无差别格斗赛上,有幸在擂台上遇到过阿尔托莉雅神下,当时神下看了我一眼,我就是这种冰凉到脚跟的感觉,和今天的感觉一模一样!”

  汉娜一边说,一边后怕的又回头看了看。

  “不是吧,你是说——今天冲进来的这位,能比得上阿尔托莉雅神下?”

  雷蒙德真被汉娜的话吓了一大跳,汉娜是他们五人小组中的重火力手和近身搏击专家,单论战斗力来说,汉娜绝对是他们五个人中,最强的一个。

  他们五个人原本是罗克德财团旗下,信号弹保全公司的雇佣兵,负责在海湾地区保护公司旗下油田,偶尔也干干破坏竞争公司的生产设施的勾当。

  只不过这些年来罗克德公司江河日下,新能源的出现和花旗国内油田的开发,导致海湾地区油田被大量出售,他们这些雇佣兵也失业了,老大洛克带着他们回到自己的老家洛杉矶投靠当年的兄弟,大家一起加入了死神镰刀会。

  要按雷蒙德说,现在这个小日子可比在海湾地区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打生打死强多了,所以他当然对来找麻烦的白色运动服男孩颇为不满。

  “何止!我看搞不好这位要比那位神下还要强!你看到老大脸上的血印子没有?”

  “你说老大眼眶下面的那个血印?怎么了,不是被那位掐出来的吗?”雷蒙德当然注意到了,老大的眼眶下面多出了一块不太规则的圆形血印。

  “就你这样的观察力,能在雇佣兵这一行混到这个岁数还没挂掉,真是运气惊人,我看以后不用叫你蜥蜴雷蒙德,干脆叫你好运雷蒙德算了。”汉娜叹着气摇了摇头。

  “怎么了?”雷蒙德不解的问。

  “那踏马的是用子弹头按出来的印子!是老大射出去的那一发子弹弹头,被那位直接用手接住,按在了老大的脸上!现在你知道老大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了吧!”

  ——————————

  小林熊光这两天的日子其实不像柳生元和看到的那么幸福。

  前天他带着两个三林会的精锐手下,气势汹汹的按照得到的消息,找到死神镰刀会的一个秘密据点,想要找人逼问,到底是谁打伤了自己的女儿。

  他们三人毫不费力的制服了看门人,结果一冲进去就傻了眼——只见二三十号人拿着自动武器等在里面,围观三个举着小手枪冲进来的傻瓜。

  这里是根本就是死神镰刀会为了组织地下黑拳比赛,选拔黑拳选手的一个赛场,可谓戒备森严。

  小林熊光他们算是被不确实的情报给坑了,一头扎进人家的老窝里来。

  既然闯进人家选拔黑拳选手的秘密巢穴,那么在枪口下,三人不得不签订了一份自愿参加黑拳比赛的双方协议(连踏马律师和协议都是现成的,当然协议上可不叫黑拳比赛,而叫做表演赛)。

  这协议虽然不完全合法,但是只要有这么一份东西,就算闹到了法院,也有得扯皮了。

  自从花旗国眼红日本武魂决的收益,自己也开设了无差别格斗赛以来,这些年来,花旗国内的无差别格斗赛丰厚利润也吸引了许多黑道组织和半黑半白的组织进行效仿,地下黑拳在花旗大行其道。

  死神镰刀会也是组织地下黑拳比赛的组织之一,他们组织的死神赛在地下黑拳圈子里也有些名气,相对算是高额的报酬也常能吸引到不少亡命徒参加,当然,也有些人是被威逼利诱来的。

  无差别格斗赛制和武魂决不同,并不是谁都可以报名参加的,为了保证每场比赛都能卖出大价钱,参赛选手的严格挑选,比起武魂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有通过严格筛选的武道高手,才能参加比赛,可以这么说,能拿到无差别格斗入场券的人,都可以算是格斗界的顶级高手了,其中踏入大师境界的人,更是占了一半以上。

  当然,死神镰刀会组织的地下黑拳就没那么讲究了,只要你能打肯拼命,就可以上台表演——反正死了就死了。

  而像小林熊光这种被控制起来的人,更是大受欢迎——死了的话连应付的报酬都省了,还符合规则的除掉了对头,这简直是废物利用的典范。

  至于活下来拿到钱?你想的太多了,一场死不了还有下一场呢。

  昨天,三人中的丰原太一郎已经被逼着打了一场比赛。

  总算丰原太一郎是三林会的高级打手,身手不凡,在擂台上击败对手,还拿到了一份不错的报酬,当然只是名义上的。

  明天,就要轮到小林熊光上台了!

  正如死刑犯在执行死刑前还给一顿饱饭呢,为了让选手在赛场上能尽量表演的精彩,死神镰刀会也很人性化,为即将走上擂台的选手们提供了三种套餐服务。

  于是,小林熊光选择了三种套餐中的临刑炮——

  也就是刚才,柳生元和隔空感应到的情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